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徐水良文集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致朋友


   

徐水良


   

2003-7-1


   
   
   十多年前,世界日报以十多元钱的几个小小的龙虾,就把吾尔开希打垮了。从那以后,民运一再退却,被逐步赶出侨界,或者说被逐步边缘化。原来受人尊敬的民运,逐步变成被人唾弃的民运。有人宣布,民运死了!是的,狭义民运圈的旧民运死了,旧民运圈死了。但是,中国的民主事业不会死,整个民族的广义民运不会死,民主力量不会死。当他们摆脱身上的污泥浊水以后,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必将大放异彩!
   
   前几天,《网路文摘》就梁冠军打人案接连发了打击中共黑势力的文章,我觉得,现在是停止退却,开始反击的时候了。我们期待了好多年的战役终于开始了。这个战役不仅仅是要打击陈文英,梁冠军,花俊雄这些下三流的中共走卒,而且要把中共黑社会势力赶出侨界。这场战役可能会延续很长时间,可能会非常艰苦。但是,这场战役我们一定能打胜。这是海外民主事业的一场大战役,虽然对于整个民主事业说来,这不过是一场小仗。但对于我们,却是非常的艰巨。我们必须动员我们目前还是非常弱小的力量,与目前强大的,因控制了侨界而显得不可一世的中共黑势力,展开坚韧不拔的战斗。
   
   这些年来,一些朋友告诉我,中共的人得意洋洋,说侨界的“黑白两道,都在我党控制之下”!他们有理由为他们取得的成绩骄傲。由于过去的失败,我们落到非常弱小的地步,而他们则有整个国家力量为后盾。但是,我们也要有充分的信心,邪不胜正,我们一定能够战胜他们。我投入民主事业三十年了,三十年的艰难奋斗和空前苦难的生活,使我坚信,从事民主事业的人们,必须有无所畏惧的献身精神和坚忍不拔的奋斗毅力,还必须在非常艰难的条件下,保持气吞山河的勇气和气魄。当我投入民主事业时,真是非常孤单,那时,还没有李一哲大字报,还没有四五运动,还没有民主墙,包围我的,是全面专政的弥天恐怖,中共是湮没一切的浩瀚的大海,而我,只是一粒微小的灰尘。当时只能抱着义无反顾的赴死心情,去进行准备丢掉脑袋的拼命冲击。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稍微乐观的前景。当时,我告诉杭州一个朋友,这个事业的目标,是结束社会主义世界共产党的统治,但我们能够做的,也许只是牺牲。现在,三十年过去了,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虽然还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但离这个目标已经不远了。
   
   对手的强大并不可怕,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信心以弱胜强。以强欺弱,胜之不武,以弱胜强,才见功夫。刚到美国不久,我遭到大规模围攻,他们说你一个人,我们一个党,我们攻你,看你有什么办法?他们人多势众,他们背后的力量,更加可怕。但我却警告他们说,你们几个人合起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赢我一个人。这并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力量,而是因为我相信邪不胜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宣布他们把我打死的时候,其实正是他们走向失败的时候。现在中共的力量虽然远远超过我们,但中共是邪恶势力,正义在我们一边,时间在我们一边,这就是我们必胜信念的基础。
   
   现在国内的形势很好。中共采用恐怖手段威胁和经济利益引诱等各种方法,千方百计在海内外把民运与老百姓隔开,孤立起来。二十几年来,这一招可以说很成功。但现在,在国内,这一招正在失灵。这是因为国内老百姓越来越“民运化”,孙志刚案件和收容制度的取消,就是重要的一个标志。这件事做的非常漂亮。我非常钦佩国内朋友们的这次运作。这几年,我与国内朋友联系,一些非民运朋友的信件和文章,越来越大胆和激烈,往往远远超过所谓的民运人士,常常使我为他们的安危担忧。在国内,把中共看作黑社会犯罪组织,已经成为相当普遍的共识。在海外,我们应该借国内及香港同胞抗争的东风,努力打击中共黑势力,收复失地,反过来把中共黑势力逼走。我们应该相信,没有几个人喜欢中共,更没有几个人愿意为中共卖命,愿意为中共殉葬的,大约更是寥寥无几。像陈文英,梁冠军,花俊雄这些小丑,时候一到,也许比什么人都转得快,据洪哲胜先生介绍花俊雄这个人,四人帮在台上,他捧四人帮,华国峰上台,他捧华国峰。反正主子换成什么人,它就捧什么人,有奶便是娘。其实,中共豢养的那些走狗和黑社会流氓,几乎都没有一般黑社会起码的哥们道德义气。因此,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几年之后,把中共黑势力的主要力量赶出侨界或使之边缘化,应该有相当大的可能,尤其是当国内形势变化时,他们会立刻树倒猢狲散。
(2018/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