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2018-08-30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完全是习近平挑起来的。刚一开战,中国大陆上的贫穷、落后和全面大崩溃的真相就彻底暴露出来了。国际社会未必吃惊,真正吃惊的是被共匪始终蒙在鼓里的中国人,许多人甚至感到有如云泥之别。更有众多的中国人看到或感觉到,中国大陆政局的大变革,以及共匪政权的最终垮台已是指日可待了。

   在这个似乎已是共识的话题下,我接触了一些朋友和一些不是朋友的形形色色的人,去探讨一下中国大陆可能发生和可能出现的种种事情。总的来讲,有两点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首先是对这场政局大变革都抱着积极的态度,认为政治制度的变革无论如何都会发生。晚发生不如早发生。现在已经是百废待兴的残破局势,即使大变革今天就发生,其实都已经晚了。虽说已经晚了,毕竟发生了比不发生好。总好过让这个政权再苟延残喘几年,中国大陆就真的成为了遍地豆腐渣工程,加上庞大的贫穷且又看不到生存希望的人口的情形要好些。

   另外一点是人们认为大变革必将引起民间的大乱,对这个看法是共同的。对于民间可能出现的大乱,则出现拥护和反对的两种意见。拥护的人的看法是:共匪政权的这七十年统治,使国家和国民无时无刻不是处于大乱之中。推翻这个政权是符合民心民意的。那么这个乱又能乱到哪里去呢?几千年中国历史经历的不都是从大乱到大治,再从大治到大乱的反复重复吗?普世的价值理念已深入人心,希望这次的大乱后的大治将是永久的大治。

   至于反对大乱的人却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仅是坚决表示中国大陆不能乱,温和地表示不希望大陆乱。对于这两种持反对意见的人当中,倒也没有匪二代,但却有所谓的红二代和那个政权的既得利益者。不过他们毕竟是少数,更不敢公然站出来代表钱权阶层去反对大变革。但是他们说出的一句话确实很能煽惑民心:他们说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的大乱,每次都造成大量无辜的百姓的死亡。于是他们的结论是,无论大变革是往好的方向变,还是变得更坏,老百姓是反对社会大乱的。

   对于他们的这句话,我就不得不多说几句话去加以分析了。社会的大变革都是由当权的统治者引发的。由于社会的不公,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使得百姓无以聊生,于是起来革命,推翻腐败暴政的现政权,建立一个新的宽松的新政权。而任何一个新政权的建立,都可以使百姓得到几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

   唯有共匪这个政权例外。从打进城的那天起,就对老百姓使用杀戳和抢劫的两个做法去震慑国民,而且七十年如一日地使用这两个办法来统治人民。这原本应该是个对共匪深仇大恨的大事情,但共匪政权把国情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前三十年共匪欠下的家家户户的人命债和财产债,被共匪愚化、毒化了的下一代,由于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中得到了一点点的现实利益,于是就把国仇家恨忘得一干二净,反而还为匪类唱赞歌。但如果在这后四十年中,个人的地位、钱财、名望得而复失后,仍然看不透这个政权的匪性,反而卷入人事纠纷或派系斗争,仍然抱着失而复得的强烈的个人利益纠缠之中。

   共匪把国民福利的教育事业变成了产业化,每年有千万的年轻人上大学。但共匪的大学早已成为对国民的洗脑机,使得上亿的大学毕业生有文凭无文化。言不由心,思维混乱,极易受宣传和犬儒、捂毛、篾片的影响,根本分不清事实和臆想的区别,搞不清是非对错的界限,却又偏偏一知半解地说出个看法或主张,对于时局则更是一团糊涂。

   上面提到的这两种人在大变革中,必然是晕头转向,不成为大变革的阻力已是万幸,更是极容易糊里糊涂地死于大变革中。共匪统治七十年,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素质普遍低下,人性丧失,道德沦落。明明共匪政权是全民的公敌,但恨共匪,誓死也要推翻匪类政权的人少。中国人恨中国人,甚至不惜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中国人多。

   究竟中国人之间的仇恨从何而来,似乎没有人可以解释清楚。儿女杀爹妈,兄弟相残,父母杀儿女的案件越来越多。难道血缘关系最近的亲人之间的仇恨,比对共匪的仇恨更大吗?如果这种人死于大变革的变乱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再就是读了点书,但又没能读透。学了几个新名词,便到处胡说八道的人确实不少。有人建议走新加坡的威权主义统治之路。殊不想想,政治上被钳制,经济上再开放也不过是表面上的亮丽。如同让一群被捆住了手脚的人去搞活经济,其逻辑性又在哪里?

   管理一个国家的大纲就是以民为本,宪法的最高精神就是人权至上。大谈威权主义的人仍然对共匪政权有着眷恋之情。真不知道这些人的祖孙三代中,究竟哪一代受到了共匪如山的重恩。如果这是真的,这些要报共匪恩的人,又和共匪有什么不同?共匪体制内的大小干部,以及或是升级的,或是青云直上的,哪一个不是造成了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家破人亡,踏着老百姓的血泪爬上来的?极权和威权两个词在定义上是有不同。威权统治比极权统治的罪恶或许轻一些,但政权造成无辜百姓死亡,无论如何都是罪行。让变本加厉搞经济统治的习近平去搞威权统治,习近平能同意吗?况且要想在中国大陆实行威权统治,难道必须是共党这个团伙吗?

   几乎三十年了,始终不断地听到中国人在说:“中国民间没有任何一个团体可以替代共党的。”甚至还有人说:“打倒了共党,中国今后可怎么办?”

   对这两种论调,我都不止几次地听到过,并且也都及时地驳斥了。对于第一种论调的人,我对他们的驳斥是不留情面的。难道今后直至永远统治中国大陆就非共匪莫属吗?究竟中国大陆应该以民为本,还是以匪为本?究竟是国民说了算,还是土匪说了算?共匪的几十年统治究竟是得民心,还是失民心?世界各国各民族的政局大变革不都是国民们搞出来的吗?共匪又有何德何能去长治久安?共匪治下的民安吗?

   对第二种论调的人,我则是用反问的方式说,当宋朝灭亡时,中国人曾否担忧赵家王朝倒台了,中国今后可怎么办的问题?以此类推,元、明、清三个朝代垮台后,并没有中国人去考虑今后怎么办。在大变革交替后,出现了“梦里依惜慈母泪,城头变换大王旗”的诗句。可见改朝换代对中国人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甚至是抱有支持和乐观的态度。

   因为法久弊深,所以改换朝代总比不改好。盼望这新朝代能有惠民的新政,这倒是普通草民的普通想法。虽说历史上的改朝换代的次数太多,但政治制度却始终是皇权专制。人民流血牺牲去改朝换代,但始终没能追求到新政。好不容易孙中山先生推翻了帝制,建立了民主共和的新政,但仅仅三十八年后,新政就被共匪颠覆了。

   共匪进城后,始终不遗余力地去愚化、毒化国民的思想、精神和灵魂。仅仅二十七年的时间,在毛泽东死后,“没有了毛,中国今后可怎么办?”的声音就出现了。这难道不是每一位有头脑的中国人该深深反思的一个课题吗?!毛死了,我没有发现哪怕有一个中国人为毛殉葬,或跟着毛一起去死的。

   看来共匪对中国人的洗脑基本上是失败的。中国人已经练就出了嘴上说一套去讨共匪的喜欢,而行动上则是完全不同于嘴上所说的另一套。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做两面人、阴阳人是为了活着。千万不要把自己搞糊涂了,以致在这场大变革中也做阴阳人、两面人。这不但不利于大变革,而且更不利于自己的身家性命。

   说实话,每次大变革的所谓大乱中,死于非命的就是这些人。共匪统治七十年,中国大陆上的愚夫蠢妇的数量远比历朝历代的多出不知多少倍,他们正是历次社会大变革中死人最多的群体。由于他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政治要求,更是缺乏一个坚定的政治立场,虽然死于大变革中,但既不是英雄,也不会被人民去祭奠,最多不过是博得一点人民对他们的同情。

   无论一个人是生是死,如果得到的不是人们对他的尊重,而是人们对他的同情的话,这个人就是个十足的可怜虫。今年的8月初,新疆共匪军队的一个工兵团在举行晋级大会时,现场出现了“听党话,就是听习主席话;跟党走,就是跟习主席走”的大标语。这些官兵的决心足以令习近平高兴放心。可是这些官兵难道是聋子、瞎子吗?复转老兵在全大陆的维权抗争,难道还不足以使他们清醒吗?曾经参战的老兵们生活凄惨,有病无钱治疗。习近平说过一句话,或采取过一项措施去解决他们的疾苦吗?

   文革中,军队是毛思想的大学校,军人们个个誓死效忠。结果一场珍宝岛之战,一场越战,全打败了。活下来的军人今天要以抗议和示威的行动去讨生活。相同的效忠口号或标语,上推到一百多年前,袁世凯在小站练新兵时就出现了。有兴趣的人不妨翻翻书,不难发现袁世凯的那条标语。可是袁世凯的新军却在中国民国成立后,成为了割据中国的地方军阀的军队。幸亏蒋中正先生带着黄埔军校的官兵北伐革命统一中国,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把这些忠于袁世凯的军阀打败了。

   读一点这方面的书,想一想祖父两代人的遭遇,也该明白作为官方的军警宪特,究竟应该效忠于人民和国家,还是效忠于一个个人?共匪军队有没有军魂,共匪的警察有没有警魂?随便再多问一句,习近平究竟有没有灵魂?

   近日习近平整党,要求号称八千多万的党棍,都要遵守140多条匪类的规矩,甚至宣传说党是党棍的妈。这实在是荒唐已极。所谓的八千多万的党棍,除去两千万受政府供养,纳税人每年为它们支付近两万亿元,把它们都变成了亿万富翁外;其余的六、七千万党棍,脱党的有多少,跑去海外定居的有多少,把共党恨得咬牙切齿的有多少?成为了亿万富翁的两千万党棍,又有几个是真心效忠习近平的?哪个不是在时时打着个人的小算盘。问题是党棍们为什么要效忠习近平?习近平当政快六年了,任何一个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习近平是个蠢货。向蠢货效忠的人,其实是蠢货中的蠢货。

   现实大变革在即的中国人,应该宣誓的是:不做蠢货,不当杂种,推翻共匪政权,建立以人为本的政治制度。中国人要与文明进步国家的人民一样,享有人权、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和民主。至于破败的国家、家园和民生,更是需要文明、务实和有体面的人去修复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创造历史。

(2018/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