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2013-08-12

   

   

   早在十几年前就有许多独立学者明确地说出,中国大陆的金融和经济已经崩溃了。不少的同胞不但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甚至还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共匪政权拼命地粉饰表面的强大繁荣,确实迷惑了中国人,以为大陆经济连年高速增长,国力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对政局、时局的看法和认识上,是不存在少数服从多数或多数服从少数的概念,只存在对与错的问题,而对的东西是经得住时间和事实的检验的。果然几年后,共匪政权指使一批犬儒、捂毛开始大肆批判“崩溃论”。凡是对共匪这个团伙稍有认识的人都知道,只要民间出现的声音触及到了政权真正的痛处时,它的喉舌就会跳出来去压制这个声音,目的是掩盖危机。当共匪政权大批“崩溃论”时,稍有头脑的中国人开始意识到了这个危机,而真正了解内情的则是赃官奸商们,于是捲款外逃高潮就掀起来了。

   调查数字证明,从2003年到2012年的十年间,从大陆外逃的资金高达2.8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20万亿元。但自从2012年温家宝说出“改革已经走到了绝路”和“改革已经走到了死路”后,仍没能使大多数中国人清醒。蠢货习近平上台,又是“四个自信”,又是“治大国如烹小鲜”地自吹了一阵,反而使不少中国人把它认作了自己的“大大”,和“东方新升起的太阳”,于是“经济连年高速增长”和“强大”的噪音便延续到了今年。

   愚蠢的习近平挑起了中美贸易之战,迫使美国抬高了大陆商品的关税,并惩罚了中兴公司,一下子揭开了共匪吹嘘的画皮,使世界、更使中国人看到了中国大陆不仅仅是一穷二白,更是债台高筑的金融经济真相。面对着真相,素质、道德、人性低下的中国人,自然又有百家纷纭众说不一的认知。

   但事实毕竟就是事实。7月31日共匪政治局提出了金融、经济、社会、就业、外资、外贸的六大稳定的要求。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不稳定才大喊稳定。8月6日《人民日报》有题为<中国经济增长有韧性>的文章,《光明日报》有题为<定力、信心、底气---三大关键词看中国经济>的文章。两篇文章既无新政策,又没有任何的措施,完全是口号式的空洞喊叫。

   7月31日共匪组织部和宣传部印发了一份《通知》,要求在知识分子中深入开展“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工立业新时代”活动,并作出了部署,要把各方面优秀知识分子集聚到党和人民的伟大奋斗中来,形成不懈奋斗、团结奋斗的生动局面。强调要把学习这份《通知》,形成知识界的一种热潮。

   从这几行文字中不难看出,这两个部的人都是奴才、蠢才。发出这个通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形成个生动局面;二是形成一种热潮,全都毫无实质性的内容。这就说明了习近平的这个政权已经倒退回文革时期暴力群众运动的表面形势化做法。这种做法除去破坏毫无实事求是之处,甚至极大地伤害国运民意,造成更大的倒退。共匪外汇管理局说,2017年仅进口芯片就花费了2,601亿美元。现在知识界又搞运动,研发制造芯片的工作不知又将拖延多少年。

   8月8日,川普在新泽西州自家的私人高尔夫球俱乐部,与企业界的领袖共进晚餐时,痛批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等若干政策。川普说,“我曾当着习近平的面说,一带一路的倡议是侮辱人。”席间川普还说,“几乎所有来到本国的留学生都是间谍。”川普说这段话时,虽然没有点名,但大家都知道是冲着习近平的所谓“千人计划”,和“2015中国制造”的目标而来的。

   中国有句古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把这句古训引深了去理解,自然就是政治制度的不同,所要达到的目的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宪政民主国家防范极权匪类政权的欺骗、敲诈、盗窃、腐败的下三滥行为,当然是必要的做法了。

   美国的詹姆斯敦基金会一位资深研究员在今年8月再次在期刊《国家利益》上发表一篇名为“中共崩溃我们准备好了吗?”一文,重申自己三年前的观点。他认为,美国需要在六个方面做好准备:

   第一,要确定中国内部的凝聚力和离心力,华盛顿要理解存在于中共文化之外的群体;

   第二,收集中共高层及其家属的档案;

   第三,了解中共军队指挥部内部和情报部门的情况;

   第四,了解针对大规模抗争时中共的运作方式;

   第五,如果中共截断国际联系,美国政府要找到与中国人民保持沟通的方式。紧急情况下,对中国进行无线电广播;

   第六,建立针对中国国内应急情况的情报工作。

   仅几天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立即要求美国政府和美国军队,做好短期内中共政权崩溃的准备。

   天下事和天下人都一样,无时无刻都在运动中和变化中。人的变化可以无规律,但事物的变化永远是按照规律在运动和变化。以前不相信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已然崩溃的人,仍然可以继续高唱“高速发展”。曾大批“崩溃论”的人,仍然可以继续批,但是现在继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崩溃后,就是共匪这个政权的崩溃了。这就是定而不移的规律。

   腐败的政权不可能长治久安,腐败政权下的国人不可能稳定或无限期地忍受被抢劫。民生的艰难必然产生求变的要求,国运的衰败就必然走上物极必反之路。这些都是人类社会乃至自然物理理论的必然规律。对于共匪这种政权的垮台崩溃,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记得文革开始那年,我刚好16岁。那年的8月,红暴徒开始疯狂了。有三件事使我永远不能忘记:

   第一件事是离我家隔几个门,一位从农村来的四十多岁的女人来照看她刚出生的孙子。几天后,一群红暴徒冲进她的家,说她是地主婆。院子里种了19棵向日葵,红暴徒就用这19棵向日葵的杆,活活把这女人打死。然后高唱凯歌扬长而去。那个刚满月的小孙子被好心的街坊邻居们从凌乱的废墟中找了出来,幸好还活着有一口气。

   第二件事是离我家仅五分钟路程,就有一间中国人民银行储蓄所。那天早上去学校看到这个储蓄所的墙上贴了几张大字报,上面列出了凡在该储蓄所有存款超过一千元的储户姓名、地址。周围三个中学的红暴徒在抄写这些人名和地址。毫无疑问,这些被银行公布了存款的家庭,在一、两个小时之内,肯定都将被红暴徒抄家、批斗,甚至丧命。

   第三件事是那年的8月18日,毛泽东爬上天安门检阅红暴徒,转天《人民日报》社论的标题是<毛主席是我们的红司令>。

   这三件事在我当时的头脑中所产生的是希望这个政权尽快倒台。以后七年多的农村插队生活,又使我从希望这个政权倒台提升到这种政权必将倒台的坚定信念。

   转眼四十年过去了。从种种现象、迹象和数字上分析,这个政权的倒台已是指日可数的了。共匪政权仍然可以指使一群犬儒、捂毛、篾片去大批“政权崩溃论”,但是即将倒台后的共匪头子习近平究竟还有没有胆子重上井冈山?这群犬儒、捂毛、篾片、毛左可不可能跟着习近平重上井冈山?最关键的问题是井冈山的人民究竟还能不能容留共匪们再次占山为王?

   佛家学术思想的精华之一,就是“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因缘”,正好解释了现今共匪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的“果”,正是它们过去几十年为非作歹所种下的“因”。因果循环、自作自受,所以今天面临崩溃的共匪政权也不必怨天尤人。此时此刻想金盘洗手、立地成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佛的果位更不是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的。无数的冤魂不得解脱,无数抢劫来的财富不归还得清清楚楚,所犯下的杀人抢劫罪行不受到惩办,便去莲花座上成佛了?且不论这是中国梦还是习近平的梦,都是毫无实事求是的虚幻的妄想。

   近日发生的P2P的大崩盘,据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报道说,涉及被骗走的钱的总额高达十几万亿,受害者人数达上亿,尤其每个平台都有政府官员、银行以及公安做后台。那么不言而喻,这场P2P大崩盘就是在共匪的策划下,对民间百姓私产进行的一场大欺诈、大抢劫。当这些家产尽失的投资百姓进北京上访告状时,又受到成千的警察的抓捕和驱赶,并且还把这些上访告状的金融难民称作是黑恶势力。真不知道习近平的四个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今年以来,出租车司机大罢工,塔吊车司机大罢工,接下来又是货运大卡车司机大罢工;然后是毒疫苗事件牵扯到了几十万名婴幼儿的今后;而这场P2P的大崩盘受害者人数最多。

   如此之多的坑害百姓的事情,发生得又是如此频繁,这个社会的稳定又何在?事情发生了,不去认真解决,反而以暴力的方式去压制。如果这就是维稳的话,那么暂时的被压制必将变成推翻共匪政权的怒火。

   这里需要特别提出的是,这种由政府公开出头去欺诈百姓钱财的P2P融资平台的做法,不正是说明了政府穷了?为维持政府的日常运作,不得不把共匪的黑手伸向老百姓的口袋里。

   我这样说既不是造谣,也不是空穴来风。就在前几天,共匪政权自己也承认,在31个省市自治区中,仅有5个可以达到财政平衡,其余的26个是亏损。

   我清楚地记得在1978年时,中国大陆既无外债,又无内债。所谓的开放改革刚开始,当时的总理赵紫阳就开始发行国库券。一开始还是自愿购买,以后就变成了强制性地每月从工资中扣除。李鹏当总理时,每年的财政赤字都在三千多亿到五千多亿元。朱镕基当总理开始,中央债务已是二、三十万元,同时还印刷出了17万亿元的新钞票。到了今天,中央债务已是两百五十万亿,地方债务近七十万亿。

   仅从这四十年的所谓改革所欠下的越来越大的债务来看,共匪的改革四十年其实是失败的四十年。借债搞经济,借债搞政绩,借债搞面子工程。搞出来表面的亮丽,而内里全是豆腐渣工程和一片的败絮。所谓的巨大成就,人民并没有受益,反而在共匪政权财政危机时,又从老百姓口袋里诈骗钱财。别忘了大陆上的贫困人口不是习近平说的两千多万,而是有多达九亿人口至今仍生活在贫困中。大陆上的失业人口不是习近平说的4%,而是超过了50%。

   再说得明白些,所谓的改革开放是共匪政权为了挽救它们自己而被迫做出来的。所谓的巨大成就,就是这个政权又苟延了四十年。同时政权内的狗官们,个个都成了百万、千万、亿万,甚至是几十、几百、几千亿的大富翁。而人民依然如同四十年前一样,享受不到任何的国家福利和法律保障。

   贫穷不可怕,勤劳和智慧的人民完全有能力脱贫致富。但被共匪扼杀了人们的自由精神、自由意志和独立人格,把人们变成了政治奴隶,任凭共匪肆意掠夺,国家和人民还有希望吗?当一国民众对自己、对国家的前途看不到希望时,这个政权不完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少人关注北戴河会议,小道消息满天飞,我是从不关注这些事的。我只是不断加深去认清共匪的本性,因为它们的本性太邪太恶。所以二十多年我不断地在写评论,意在唤醒民众精诚团结,推翻这个匪类政权,把沦陷为匪区的大陆还原成中国大陆。中国人民不再是匪区的人民,而是中国大陆的人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