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邱国权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也谈孟晚舟女士的“以祖国为傲”?
·独裁专制国家官员多数都是“缺德鬼”!
·万维民主人士后脑勺残留的大清辫子!
·巴山老狼的观点怎么成了向松祚观点?
·打倒“教师爷”马克思,中国才有未来
·中国、美国谁好?中共官员用脚投票!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吗?
·集古今中外统治者邪恶之大成的毛泽东
·中国地方政府十八万亿债务和解决办法
·蔡英文元旦两岸关系谈话是一边一国
·就“六四”屠杀答“远方的孤独”
·1989年:中国学生不懂民主、政治
·万维“作家”毕汝谐是个没教养的流氓?
·“武力统一台湾”?空了吹吧!
·谈谈毕汝谐文《脸乎?链乎……》
·美国要中国遵守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
·独裁政权统治者的任性与人民无关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骗人的弥天谎言!
·台湾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是怎样来的?
·评当代诗人海子的一首诗:《七月不远……
·“六四”一代“绝食”学生是最愚蠢——致当年学生领袖们兼答某人
·愚蠢学生荒唐的“绝食”三大诉求
·当一个娼妓刚刚“从良”走出妓院后……
·做日本汉奸与做俄罗斯汉奸有什么区别?
·民主派赞扬孙中山是因对历史无知!
·笑看金三胖子玩儿残美国总统特朗普
·“去中国化”还是“去苏俄化”?——与远方先生商榷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真的很弱智?!
·巴山老狼停博公告: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五四运动百年祭:深刻反思彻底否定!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历史在“事后诸葛亮”的反思中前进!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 六四学生是“伟、光、正”吗?——与特有理先生们一辩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驳sparker“应该如何评价六四学生”文
·六四三十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六四三十年: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
·“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的观点得到更多认同
·诚实的、但语文水平有点差的 Robert 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作者:巴山老狼
   
   二○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点左右,老狼骑自行车路过成都长顺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狼把自行车龙头一打,自行车失去平衡,老狼突然从车上掉下来,额头重重在撞在街沿边的水泥石块的棱角上,一时间老狼头冒金星,用手一摸,撞击的伤口上冒出大量鲜血!老狼摸头的手上瞬间都是鲜血!老狼大惊,急忙用手把伤口捂住,想的是立即止住鲜血!此时此刻老狼只有一个念头:其他都不管,先把血止住再说。老狼一人独自坐在街沿边上,用手捂住额头,并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几分钟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手牵一个小孩子走到我面前问:你怎么啦?出这么多血?要不要送你去医院?老狼心中一阵感动说:谢谢你,我自己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了,撞在街沿上,我休息下,先把血止住再说。你不用管我,忙你的吧。小伙子听我这样说,牵着孩子慢慢地走了。又隔了几分钟,一个中年人来到我面前,看我手捂着额头并低着头。就问我: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上医院看下,老狼抬头看了下,忙对他说:没什么,我自己从自行车上摔下来,脑壳碰到地砖了。出了些血,等把血止住了,我再去看。谢谢你,你忙你的吧。这个中年人听我这样说,也就走了。
   
   老狼坐在地上,呆了十多分钟后,松开手,再摸伤口,已经没有再流血了。遂骑自行车先回家中。在家中对着镜子仔细看了下,额头上有约十五毫米长的伤疤,没再流血了。所幸的是额头上的皮肤完好,没有碰掉。只是一道伤口。另外手上有约十毫米长、五毫米宽的皮肤被碰掉了。所幸手上的伤口流血不多,且自行止住了。随后老狼用创口贴将伤口贴住后,没有再出门。只有在家好好休息了。


   
   可惜的是:原本老狼是要到成都棋园狠狠地抽一次“黑白大烟”,过足“瘾”后再回家的。这摔了一大跤后,“黑白鸦片”烟“瘾”也过不成了。这样也好,至少省了老狼一个死人脑壳(百元大钞)!
   
   到老狼发本帖为止,老狼的伤口没有恶化的迹象。心情大好。
   这或许是因为老狼一生没有起过什么坏心,更没做什么坏事,所以能“遇难呈祥”吧?
   
   当然也有可能是老天爷向我示警:你小子或许哪天有可能要“大难临头”也不一定呢?
   
   老狼对这人生和世界算是看得很透彻的人,不管是“遇难呈祥”也好、或是“老天示警”也好,都没关系,老狼都抱着一颗平常心。该吃吃,该喝喝。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愁和忧!棋中乾坤大,酒中日月长!阎王要你三更去,想多在阳间呆一秒都不可能。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尽情地享受属于你的幸福、快乐、痛苦、忧愁吧!
   
   最后,老狼要特别感谢两位在我受伤之时对我亲切问候的陌生人:衷心地祝福他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儿孙满堂!好人一生平安!
   
   

此文于2018年08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