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悠悠南山下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中越關係之對立面 : 互助與相斥
·中國移民與湄江三角洲的殖民狀況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平吳大誥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中共死穴
·河內玉山祠
【 中越關係 】
·從大戰略的角度上看越中歷史關係
·對胡錦濤訪越之評析
·胡錦濤訪越在越南人中之反響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越學者談胡訪越之意義以及中越關係 ( 續 )
·對越中、越美關係之分析與評價
·處於中國戰略中的越南
·中美在越南的競爭
·中越關係破裂十八年大事記 ( 1972 – 1990 )
·越南學者楊名易談越中關係
·十九世紀清越外交關係之演變
·越美中三角關係
·越南本土宗教與漢朝伏波將軍
·中國可怕嗎 ?
·中越美關係析評及中越兩國文化發展的比較
·越南人谈越中关系
·越中關係之敵視和友好
·對不起﹐越南並非是中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黎筍從1973年已擔憂“被中國進攻”
·黎德英與江澤民以及“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會晤
·越戰中共“援助河內,但不能支配越共”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本欄編者注:BBC中文網採用以下第一圖,背景建築物不是南越總統府及解說“坦克闖入、、.",極可能誤導不熟悉越南的讀者。

   
   
   原標題:北越上校裴信離世:從軍方黨媒高層變流亡異見人士


   
   2018年 8月 19日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一、裴信見證了越戰結束、坦克闖入南越總統府的一幕。(GETTY IMAGES)
   
   
   裴信(Bui Tin)在越戰時期,是北越共產黨的一員,1975年北越勝利,擊退美國支持的南越。但自從戰爭結束,他成為不受歡迎的異見人士,他的名字在越南的紀錄中被抹去。裴信日前離逝,終年90歲。BBC記者范娥(Nga Pham)報道裴信的生平:
   
   1975年,一個炎熱又乾燥的下午,越南西貢的總統府內,越南共和國(南越)的代理總統楊文明和他的幕僚緊張地坐在會議室。
   
   房間內有一張大桌子,放了幾杯水和腰果。當天的午餐是人參炆牛腱和蔗糖煮魚,但沒有人在吃。
   
   幾小時之前,北越的坦克撞向了總統府外的大閘。楊文明以總統身份,透過電台發表了投降聲明。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二、裴信2013年曾接受BBC中文採訪。他仍然能用中文叫出他50年前見過的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和多次見過的韋國清上將。(BBC圖片)
   
   
   裴信曾是一名軍隊記者,後任北越軍隊上校,這比他後來投誠西方後的軍銜低一級。
   
   但裴信是進入房間的最高階的軍官。楊文明那時候正凖備移交權力。但裴信說,「你沒有權力可以移交。」
   
   裴信為勝利感到十分興奮,與很多北越人一樣,他花了30年為自己所信的理念抗爭。
   
   「今天是很值得高興的一天,和平將會降臨,戰爭結束,所有越南人都是勝利者。只有美帝國主義者被征服了。」他在房內說。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三、這張1975年南越投降的照片,裴信穿著軍服站在右方背向鏡頭,楊文明則在中間。(BBC圖片)
   
   
   過了幾十年後,越共歷史學家刻意地在這歷史性的一天,不再提及裴信。
   
   理由很簡單,裴信已成為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
   
   越戰後,越南並沒有如好多人的想像般成為共產主義天堂。越南與原本是傳統盟友的中國也陷入衝突之中,越南在世界舞台上被孤立,一方面要面對疲弱的經濟,一方面要面對分裂的社會。
   
   政權無法做好經濟方面的管理,結果民怨四起。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四、裴信以北越軍方發言人身份與美軍握手。(GETTY IMAGES)
   
   
   裴信感受到國民的憤怒,他身為越共黨報《人民報》的副總編,他在前線看到領導層的衰弱。
   
   1990年9月,他獲邀出席法國共產黨中央機關報《人道報》的一個年度活動,裴信決定不返回河內。
   
   沒有人會想到事件會這麼峰迴路轉,他原本被視為是黨內精英,是堅定的社會主義者。
   
   所以,他在BBC廣播自己離開越南的消息,震撼了越南的黨和政府。
   
   一名BBC越南語的資深記者杜文(Do Van)回憶說,「在1990年代初,我到河內公幹,開始留意到裴信似乎已對這個政權幻滅了。」
   
   「接著11月,我們在巴黎相遇,他告訴我要透過越南駐巴黎使館,把『一名普通民眾的請願信』轉發給越共,他在信中發表了對越南經濟政治環境的深切關注。」
   
   「他叫我透過BBC越南語轉播這封信。」
   
   杜土被時任BBC越南科主任朱迪·斯托(Judy Stowe)委以重任,與裴信進行一連串的訪問,內容是有關他在請願信中的12點訴求。在接下來的六周中,訪問陸續廣播,裴信指控越共政權「官僚、不負責任、利己主義、貪污舞弊」。
   
   「所有越南人都在水深火熱之中,」他說,「當地有嚴重的經濟問題,包括急速擴大的通脹,物價上漲,公務員和幹部的生活質素每日下降。」
   
   裴信呼籲要合力建造「一個以人民為核心真正民主的國家」。他希望可以把國家由「社會主義共和國」改為「民主主義共和國」,把「越南共產黨」改為「越南工人黨」,「為我們的抗爭重拾真正的意義」。
   
   他對一些越南黨的領袖一直以來嚴密保護的私人生活的見解,觸怒了河內的高官。
   
   對BBC來說這也是一個大新聞。越南的聽眾在那幾個星期,每晚都緊貼收音機收聽外界的資訊,亦抄下電台廣播的內容,秘密地在民眾之間流傳。
   
   裴信1995年的《追隨胡志明:北越上校的回憶》,大大打擊了越共政府的認受性。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五、裴信撰寫了回憶錄《追隨胡志明:北越上校的回憶》(BBC圖片)
   
   
   裴信在死前最後一刻,仍然被越南官媒列為「叛國者」。越南媒體——包括他曾經工作過的《人民報》——都沒有提及他的死訊。
   
   1927年,裴信出生於一個官宦世家,當時越南仍然是法國的殖民地。裴信19歲加入共產黨。其父原是司法部官員,之後加入胡志明領導的越南獨立同盟會,後來成為新國會主席。
   
   因為父親的關係,裴信能夠接觸不少黨內高層。當時他在民族英雄武元甲的指揮下,參與多場戰役,其中一場著名的奠邊府戰役成功擊退法軍,裴信在戰鬥中受傷。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六、裴信(右一)1954年在奠邊府戰役中負傷。據他講,奠邊府戰役的主要軍事決策是武元甲(右三)做出的。(BUI TIN FB圖片)
   
   
   因為他是部隊中的軍方記者,他在現場見證了許多歷史時刻,包括美軍在1973年撤出越南,也見證了越南軍隊在1979年大舉入侵柬埔寨並推翻紅色高棉政權。
   
   「我爸爸是一位最盡忠職守的記者。」裴信女兒裴白蓮在河內的家中對BBC說。
   
   「他總會在現場,懷抱熱情去採訪報道。」
   
   裴信經常要去不同的地方採訪,即使裴信沒有在子女成長時陪伴左右,但裴白蓮說,他是一個「好父親」。
   
   「他教我們分辨對錯,以及作為公民,應該怎麼去思考這個國家,」她說,「他愛越南。」
   
   裴信流亡到西方國家,對他的家族帶來嚴重後果,特別是90年代,他們多次被盤問和騷擾。裴白蓮最後一次與父親見面,是2015年,她秘密到訪巴黎的時候。
   
   而在最後一通電話中,裴白蓮說,父親曾問她:「你對我惹那麼麻煩感到生氣嗎?」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七、裴信晚年甚少與家人重聚。(BBC圖片)
   
   
   裴白蓮回答說,「不會,你是我們的父親。」
   
   認識裴信的人都知道,裴信不會重返越南,因為這樣做,他便不能暢所欲言。
   
   但裴信一直夢想重回祖國。裴信用得最久的電郵地址是LienBat,這是他位於河內市外的祖居。
   
   而這個回鄉之夢,至他離世也未能實現。
   
   
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圖八、巴黎和平協議簽署後,1973年2月5日,國際監察停戰委員會及四方軍事代表團舉行記者新聞會。北越代表之一裴信意想與在場的南越別動隊隊員握手,遭對方拒絕。(原文並沒此圖,編者另加。網絡圖片)
   
   
   轉載自BBC中文網
   

此文于2018年08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