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胡志伟文集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同盟每月支出要8萬港元
·伍憲子說反共不一定要在香港
·同盟成員有大約二、三百人
·陳濟棠妻莫秀英一人的鑽石逾兩千粒
·港英政治部與張發奎聯絡的警官竟是張昔日的下屬
·年輕人被派遣到大陸從事情報工作
·張發奎感覺百份之九十的情報是假的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地位低下如賤民?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编者按]:此文描繪了香港寫稿佬的辛酸一面,相信大多數文友都經歷過那類不愉快的事。本刊樂意充當文化人的喉舌,歡迎專欄作家來信參加這一專題討論:究竟寫稿人是否需要社會保障?立法局是否有必要立例規定最低稿費及最後付酬期限?專欄作者的稿費需要同通脹率掛鉤嗎?同時,本刊也歡迎報老闆發表各自的高見。
   劉慧卿仗義執言
   十二月十三日,立法局民選議員劉慧卿女士在本港出版業協會的午餐會上指出,本地新聞從業員待遇奇差,起薪點十分低,工作環境惡劣,這種條件實在難以使新聞從業員維持獨立、自由報道的精神。

   劉女士為新聞工作者仗義執言,克盡了民意代表的職責。然而,新聞工作者至少還有工會組織,有政府頒布的勞工法例保障,更慘的是毫無保障的一群——報刊專欄作者。
   根據一九九一年版的《香港年鑒》,港府統計處資料顯示:本港目前有報章六十九種、期刊610種。註冊報紙包括每日印行的中文報紙卅九家、英文報紙兩家。若干通訊社的內部通訊亦註冊為報紙,其中有用中、英文印行的,也有用日文印行的,註冊出版社有二百多家。據報壇老行尊說,報刊「增加銷紙靠獨家新聞,維持銷量靠副刊文章」,基於某些獨家消息出於專欄作家之手,益發顯出寫稿佬的重要。
   貢獻與待遇極不相稱
   香港報紙有多少專欄,有人作了一次約略的統計,在十三家有代表性的中文日報中,有欄名有筆名的框框(即王亭之所言「販文認可區」)約一千二百多個。以平均每人寫兩個專欄計,即有專欄作家六百人,再加上馬經、體育欄作者、不定期報紙作者與雜誌作者,則人數逾千。可是,純靠鬻文為生的作家,尚不足全港作家總數的十分之一。當稿酬菲薄到不足以養活妻兒老小時,寫稿佬便不得不兼職當編輯、教師,打理些小生意,甚至當花王,當大廈看更。
   香港的報刊文章,常為外國報刊與通訊社所引用,有時對中國大陸政局影響不小。譬如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選舉中央委員時,保守派頭目鄧力群名落孫山,因而喪失了中央書記處書記要職,這就是香港多家政論刊物長期批評鄧力群頑固守舊言行的結果。可惜,香港作家的待遇同他們為文化繁榮、社會進步所作出的貢獻極不相稱,他們不像大陸同行那般由國家包起來,也不像台灣同行那般享受「無冕之王」的待遇。 
   視作家為賤民的偏見
   前不久,在美國全國新聞記者協會訪港團會見同行(在香港,作家與記者的概念很含混)的宴會上,黃髪碧眼的記者們對香港有人每日在不同報章撰寫五個專欄嘖嘖稱奇。他們說,美國的專欄作家,依慣例可以在全國各地五百家報紙同時發表一篇文章,其收入羨煞了一般白領,在香港為五個專欄大概是超級巨富吧!我答道,敝友今聖嘆風頭最勁時寫過廿一個專欄,一時間洛陽紙貴,但如今他一塊地盤亦沒保住,晚境極為凄涼。不是嗎?七百年前蒙古人入主中原時,曾確立七優八娼九儒十丐的歧視文人規矩,可惜時至廿世紀九十年代,仍有人把作家視為賤民。香港有個別報老闆揚言:「找二十條狗甚難,找二十個寫稿佬易如反掌。我放出話去,多一個框框,不知有幾十幾百個人爭着要寫。」在這種偏見誤導下,專欄作家想提高待遇談何容易?
   願意忍受千字四十元?
   在香港,有個別大牌作家津津樂道自己「一字五元」或「一字十元」,那畢竟是個別現象,並無代表性。中國古代有個昏君陳後主對飢民說:「無飯食,何不食肉糜?」香港的大文豪倪匡則對他的窮朋友說:「你們嫌稿費低,不會團結起來罷寫?既然你們願意忍受千字四十元寧產可恥的稿費,為何還要發牢騷?」
   大文豪不知道,香港非但有千字四十元的低酬,還有千字零元、甚至白寫倒貼的專欄。例如某報副刊有個長命專欄,名為健康保健,實則是為一個醫生吹噓醫術,他在該報吸引到病家無數,撈到盤滿砵滿,所以非但卻酬,還對副刊編輯時有「孝敬」。奇怪的是,該醫生病逝異域後,那個鱔稿專欄又持續了一年多。顯然,他的生命力與競爭力是任何寒士所望塵莫及的。
   經營手法落伍與管理失當
   香港稿費的低賤,要歸咎部份報館經營手法的落伍與管理失當。有一張老字報紙,老闆多年不給編輯加薪,但又默許他們各顯神通「創收」。據說,該報港聞版編輯每發一段鱔稿,要從商家手中收取五百元紅包,以每日發一鱔稿計,月入萬五,超過底薪三倍。至於副刊編輯,更是生財有道,他旗下的作者,都要付回扣孝敬,一旦停付,便立即被炒。
   有些報紙的副刊是採用包版制的,老板每月撥付一筆固定的經費,編輯費與稿費之和是一個恆量。如果作者要求加稿費,勢必分薄編者的薪酬,如果報老闆幾年不增加包版費,編輯便對作者來個大換班,鑒於青年作者只求揚名不問收入者大有人在,每換一批人便降低一次稿費,編者就能「創收」。
   騙財騙色的编輯
   我相信副刊编輯多散數是有職業道德的,但以權謀私騙財騙色的例子也時有所聞。數年前,本港報壇崛起一顆熠熠發光的新星,多家報紙讚譽某才女的處女作,一時捧得天上有、人間無,儼然李清照再世。後來聽說她做了某富豪的黑市夫人,住華屋坐房車,繼而聽說她瘋了,漸漸在香港文壇蒸發,其來也怱怱,也也怱怱。
   上月筆者去深圳會友,聽深圳文聯一位負責人說,該才女酒後對祖國的文化官員吐露真情說,她當年之所以在香港那麼多報紙佔有地盤,都是付出肉體代價的。她當著眾多表叔,開出一張文化新聞界的色狼名單,聲稱幾乎每一個專欄都是陪編輯上床換來的。她鳴咽著說,外界以為她名利雙收,她內心極為痛苦云云。
   我將這個故事復述給一位相熟的副刊編輯聽,他聞言忿忿不平道:「我編副刊十年從未有過一位才女投懷送抱!」我說,那要怨你貴報稿費太低,才女不悉垂涎你的地盤。他方才恍然大悟。
   拖欠薪水與稿費
   香港的報老闆,最不通人情的便是不明白寫稿佬也是個人,也要養家餬口,七天不吃飯便要餓斃。
   按慣例,公務員都是先發薪餉,後做事;私營企業職工是先上班後發薪;寫稿佬最不幸,有拖欠稿費三個月的。譬如香港政府新聞處的新聞主任,一月一日是發一月份薪金;民間報館是一月底或二月初發一月份工資;但一月份的稿費,很少報館能在二月初付清,有些要拖到三月初甚至四月初。倘有人不識相打電話去催問,對方會教訓你:「這是本報的制度,你不滿意可以不寫嘛!」
   大凡拖欠稿費的報老闆,都會嘆窮,都善於向作者要求「共體時艱」。可是,他們往往都是紙醉金迷、驕奢淫逸的豪客。有一個六四時支持鎮壓學運的報老闆,每去拉斯維加斯豪賭,輸個五十萬美金都面不改色。還有些報老闆,在慈善事業、社會公益方面一擲千金,可就是不肯把他們的慈善心腸眷顧到每日為他們生財的專欄作家身上去。
   吸血鬼經營有術
   在香港,確實有些報老闆禮賢下士,對作者普遍給予千字五百的稿酬,對大牌作家還贈送傳真機、預支稿費等等。但多數老闆是能慳就慳、能拖就拖。
   七年前,有一家報紙的老闆請我寫社論,第二個月底我到他的豪華辦公處索薪,剛打開話盒子,秘書小姐便穿梭般進來簽支票、收批文,兩架電話機交替使用。我按捺住性子陪坐到中午,他突然傳話賞飯。十來個職員浩浩蕩蕩到灣仔一家九流餐廳飲茶,連小賬只付了百零元,我的稿費就此撇賬。
   不久前,老報人李勇在美國揭露,此人主動去新華社找老鄉拉關係,說只要大陸每個縣買他一部印報機,他就立刻讓那份剛收購到手的反共報紙停刊。「六四」後,此人跟陳香梅去北京,號稱台灣大財團主席,還住進了釣魚台國賓館。他那份報紙停刊時,同樣賴掉一筆員工薪酬與稿費。香港現行的法例,竟對這些吸血(吸文人之血)鬼束手無策。
   連苦力都不如
   有一家報紙,十年不加稿費,我代表本版全體作者向老闆要求加稿費。此人竟說:「你這一版加了,其他版的作者都要加,怎麼辦?」我說:「這十年報紙從三毛漲到三元一份,您的薪金也加了近十倍,為什麼稿費不能加?」對方說:「這是社方的決策,外人不得干涉,嫌稿費低可以另謀高就。」我的天哪,這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喲,任何一家工廠的老闆都不敢開除鬧工潮的工人,偏偏賣文為生的作家就連苦力都不如。
   香港報紙有一項普遍性的陋規:漏發的稿費不肯即時清償。各報的會計部都不約而同說,每個月只能簽一次支票,這是制度。而報老闆們居然都以為專欄作家枵腹從公、餓着肚子寫稿是天經地義的。有一次,某報漏開了我的稿費,編輯又頻頻換人,結果拖了半年才給我補發。
   黃玉郎厚待文人
   有一次,金融日報漏了我一筆稿費,我打電話問會計部,對方說要該版編輯報賬。我多次向老編催促,他都說報了,可一直沒有下文。後來了解老編與會計部有齟齬,所以禍及作者。我一怒之下致函黃玉郎抗議,橫下心來出了這口鳥氣不要這筆錢了。不料,黃玉親筆簽了封致歉函,還派專人找到舍下補發了這條數,又叫秘書來電道歉。金融日報停刊後,社方還補了我一筆錢,寫稿佬拿遣散費,這是頭一遭。現今黃玉因案下獄,仍不減我對他的尊敬。光憑他對作者的尊重,我想他定有機會東山再起的。
   領稿費的周折
   六四後,有家報老闆托人約我寫特稿,我推說時間不夠用,他拍拍胸脯派記者開車上門收稿。那位行家說,他當記者多年,頂替後生出來收稿還是破天荒之舉,言下十分委屈。
   文章刊出後三個月未收到稿費,我向老闆的秘書投訴,經查,老總、老編無人認賬,結果我憑借文章的影本與介紹人手書致函老闆,才取回這條數。但是,來回交涉所耗精力,足足可以寫多三篇特稿。
   有一次,某大報寄下的稿費單(那時尚無自動轉賬)郵失了,按照香港規矩,股票、股息支票郵失,寄信人都不必負任何責任。我向該報會計部查詢,一位好心的小姐偷偷幫我查明,這條數沒人冒領,仍掛在賬上。可是會計主任堅稱:「本報從無補發稿費之先例,閣下只能自認晦氣!」我向經手的老編交涉,他說,類似事件向來都是碰壁的。兩個月後,老編電告:「恭喜您,會計部同意補發,這是編輯部向會計部力爭的第一次成功案例。」我聽了啼笑皆非,這筆錢本該屬我,社方不肯寄掛號才遺失,補發時猶擺出「恩賜」的架勢,果真九儒十丐嗎?
   不付稿酬的抄襲轉載
   香港寫稿佬的另一困擾是五大洲華文報紙抄襲轉載(有時整版整版移植)香港專欄文章,居然從來不付給稿酬。
   敝友容若先生告訴我,他曾寫信給南洋商報老闆,指出該報轉載了他幾百萬字稿件,為什麼每日刊登那麼多商業廣告卻對作者一毛不拔?所幸那時該報老闆天良未泯,回函一次過補了一大筆錢。但其他人針對其他華文報的投訴就沒有這般幸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