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郭知熠文集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作者: 郭知熠
   
   郭知熠在这里发展一种全新的现象学, 取名为“认知体系现象学”。
   
   这个现象学与已有的现象学有什么区别呢?还是从我们的基本思路说起:
   
   我在批判现代认识论的时候, 曾经说过,粗略地看, 康德哲学让我们戴上时间和空间(还有范畴)的“眼镜”看世界, 而我们实质上是戴着一个“认知体系”的“眼镜”在看世界。 郭知熠认为这个思路是对于已有的认识论的一个真正改进, 所以迫不及待地想建立这个新的认识论。
   
   这就是我建立“认知体系现象学”的初衷。
   
   究竟在什么样的框架下建立这个新的认识论? 我还是想采用现象学的基本思路,也就是采取将外部世界“悬置”的方法,而直接从主体的意识着手。不过, 有些假设将与传统的现象学截然不同,我在后面再来全面讨论这些基本的假设。
   
   从这个意义上说, 认知体系现象学是康德哲学的一个推广和改进, 同时也是现象学一种推广和改进。
   
   当然,我们在这里的野心很大。 是否能够一帆风顺地建立起来? 郭知熠相信是没有问题的。我的方法还是边写边建立(如果建立不起来,最坏的可能就是扔掉, 哈哈哈)。所以,可能思想会前后有所变化,甚至可能会有前后矛盾的地方, 但最后会做一个总结。
   
   我们先回答一些基本问题:
   
   (一)。什么是“认知体系”?
   
   我想大家一定会很好奇, 究竟什么是“认知体系”?这个“认知体系”是与“我”相关的,是“我”的体系。它是认知者在认识事物之前所先有的, 它包括两个部分, 一个是认知者已有的知识体系, 一个是认知者的认知能力体系。
   
   (有些术语恐怕没能仔细斟酌, 望大家有问题,及时指出来)
   
   这个认知者已有的知识体系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认识论理论所假定的。所以, 这是“认知体系现象学”与所有的哲学完全不同的地方, 也是根本区别之所在。
   
   经验论者洛克预先假设“心是白板”,但这个假设是显然错误的, 任何一个认知者在进行新的认识之前其心必然不是“白板”。 康德其实已经对洛克的“心是白板”批判过了, 因此,康德把认知者的认知能力体系加进来, 如此一来心就不可能是“白板”了, 但是康德却没有将认知者已经有的知识体系加进来。这个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
   
   我们来看胡塞尔的现象学,胡塞尔的现象学做得更绝。他将康德的“认知者的认知能力”体系也清除掉了。但这个体系能够被消除掉吗? 显然不能。 所以, 胡塞尔就暗渡陈仓。 胡塞尔就只考察现象, 但现象是如何来的呢? 它的一个绝对重要的途径是通过感知而得来的, 而感知显然需要有感知能力,而感知能力(甚至胡塞尔的直观)都需要认知者的认知能力体系。 所以,我说胡塞尔暗渡陈仓。
   
   但不管是康德, 还是胡塞尔,还是其他任何人, 他们在建立认识论的时候都没有假设“认知者的已有的知识体系”。 我说过, 这是我现在所发展的“认知体系现象学”与所有的哲学的第一个根本区别(还有第二个根本区别,就是加进我所建立的超存在主义的内容,我们后面再讨论)。
   
   但问题的关键是:是否我们能够避免这个“认知者已有的知识体系”?
   
   不能。完全不能。 我的回答是根本不可能。
   
   任何一个认知者在认识事物的时候, 都必然(我说的是必然)带有一个已有的知识体系。 至少他会某种语言, 这个语言体系就属于认知者的已有的知识体系。 但这还不止, 他可能还知道一些理论, 一些基本常识等等等等。 所以, 任何认知者都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个已有的知识体系。
   
   (我粗略地考察了这个问题, 这个已有的知识体系其实是一个优势,而不是一个累赘。读者在我后面考察海德格尔的“讲台”议论的时候就会看到这个已有的知识体系的明显的优越性)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清楚了我们是带有一个“已有的知识体系”去认识世界的。 我在这里还要声明的是, 尽管这些(是所有的)哲学家都不假设我们已有知识体系, 但他们所建立的理论完全无法避免这个“已有的知识体系”的幽灵。 没有“已有的知识体系”,一个哲学家甚至不能谈论“一朵红的花”这样的现象。 那么, 胡塞尔如何能够直观到“一朵红的花”呢? 康德又怎么能够谈到从直观到概念呢?
   
   譬如现象学家直观到一辆汽车, 他必须要有关于汽车的一点基本知识(知道这是汽车), 有汽车功能的一些知识。 不然, 他就不会直观到一辆汽车。 他会直观到那是一堆铁。 甚至他可能还不能直观到那是一堆铁, 因为直观到那是一堆铁也需要有关于铁的知识。
   
   所以, 从胡塞尔的现象学中, 实质上(我是说实质上)他假设了一个知识体系。
   
   另外, 在康德哲学中,假设主体看到了一朵红色的花。这是经验, 通过直观得到的。但他并不知道这是“花”,直观只告诉他有一个如此这般的东西在那里。他要将这个认识过程表达出来, 他就必须有“花”的概念以及“红色”的概念或者观念。 从而做出判断:“这是一朵红色的花”。 而这“花”和“红色”两个观念(或者概念)必须是他在认识这个事物之前先有的。 这就是说, 他必须先有一个知识体系。
   
   同样, 在康德哲学中, 他也实质上假设了一个知识体系。
   
   所以, “这个已有的知识体系”就是一个幽灵, 是这些哲学家完全无法回避的幽灵。他们一方面不假定(不公开假定)有这样的知识体系,想要避开这个幽灵, 一方面却完全无法避免,所以只好在暗中假定(当然, 不排除他们在无意识中假定)。
   
   这个矛盾似乎还一直没有被其他人发现过,也许郭知熠是发现这个矛盾的第一人。
   
   当然, 既然是一个认知体系, 那么, 它究竟包含有哪些内容呢? 由上所述, 它由知识体系和能力体系两部分所构成。 但知识体系包括了语言体系以及其它的一些内容, 我想把记忆,经验等等都加在这个知识体系里面。 能力体系包括哪些内容呢? 康德的空间和时间是否应该加入这个能力体系之中?我愿意将康德的时间和空间加入这个能力体系之中,事实上,加入这个时间和空间才能完善地解释“观看”事物的过程。不过, 这个时间和空间将与康德的时空不完全一致。我把它们称为“空间化能力和时间化能力”, 并且这个能力不是先天的。我们在后面会举一些具体的例子来讨论“观看”事物时, 康德的理论, 胡塞尔的理论以及我的理论的一些本质不同的地方, 这个本质的不同就是加进了这个知识体系后所“看到”的不同。这些讨论都很有意思。看了我的理论后, 读者诸君可以用你们的眼光来判断究竟是谁的理论(郭知熠的理论, 康德的理论,还是胡塞尔的理论)更加符合实际的情形。
   
   我也许会在合适的时候来规划这个认知体系的全部内容。现在只是粗略地考察一下。
   
   
   
   完稿于2018年8月31日
(2018/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