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郭知熠文集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二)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孤独与狂妄
·郭知熠的歪诗: 开门与关门
·郭知熠的歪诗: 佛缘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四)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一)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八)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二)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一)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康德哲学至今未被发现的明显错误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三)
·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二)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五)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六)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七)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关于《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答读者
·为什么说我的空间理论解决了罗素诘难, 而康德和胡塞尔的理论没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九)
·郭知熠的歪诗:秋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
·郭知熠的歪诗:哲学的天堂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一)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二)
·郭知熠的歪诗: 红尘
·郭知熠的歪诗:缘
·郭知熠的歪诗:冬天
·郭知熠的歪诗:诗人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三)
·郭知熠的歪诗:致青春
·郭知熠的歪诗:孤独
·郭知熠的歪诗: 无题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四)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作者: 郭知熠
   
   
   
   最近一直在写哲学文章, 也与一些朋友讨论过我的哲学思路。 有些朋友感到好奇, 你为什么会喜欢哲学?
   
   其实, 我也喜欢数学, 当然还喜欢很多其它的东西。 那些引人入胜的东西都往往与思想有关,或者说,与思考有关。这些思考都极端有趣, 对于它们的沉迷是我人生的一种无法自拔的乐趣。
   
   我喜欢数学是它的美, 这种美是形式美。在数学上, 我对于证明的喜欢远远超过对于计算的喜欢。 甚至可以说, 我对于数学的喜欢其实是它的证明部分。如果我能够绞尽脑汁,完成一个数学证明, 那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也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情。
   
   更开心的事情是我开始做数学研究的时候。我做数学研究远在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 我的第一篇研究论文后来发表在大学学报上(国家二级杂志)。数学研究需要自己提出定理,甚至自己提出新概念,自己去证明。 自己去发现定理根据什么原则呢? 往往是美的原则。 从一种次序性,从一种预期性中去发现新的定理。如果被证明这个定理是正确的,我就能直接从中感受到喜悦。
   
   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证明了两位外国教授提出的一个猜想,后来发表在《科学通报》上。我在证明过程中运用了一种新方法, 当完成这个证明时, 其喜悦的程度是无法言表的。这里有一种窃喜, 我能够证明别人无法证明的东西。
   
   但说实话, 我的最主要的才能并不是在数学证明上, 而是在我的关于数学的新想法上。而产生新的想法却正好是哲学所需要的才能。所以,我其实在很早就知道我的哲学才能远远超过我的数学才能。 我在数学上所取得的那些成绩实质上是我的哲学才能在数学上的运用。
   
   但如果我的哲学才能运用到哲学上会如何?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不是吗?
   
   我的哲学才能是无与伦比的。 我说这话没有丝毫想哗众取宠的成分,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的思想的才能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个人能够与之比肩。这也是我永远狂妄而不知收敛的根本原因。
   
   在大学的时候,我其实就对哲学有兴趣, 并且思考了人生的目的问题。 事实上, 我就在那个时候已经提出了人的存在概念,解决了人生的目的问题。 但只是在最近几年将人的存在概念推广到所有的物体, 建立了超存在主义。
   
   我是准备在我退休后再整理发表我的超存在主义的, 因为我对于世人的承认并不抱有幻想。所以,早发表或者晚发表对于我实质上无所谓。 只是后来想到, 人生无常, 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活多久。 虽然我现在身体还很健康, 但如果突然有一天得了癌症该如何? 我想我还是先发表吧,以免在情况有变时来不及而后悔。这也就是我最近迫不及待地写哲学的原因。
   
   我并不是清高,认为世人承认不承认无所谓, 但我绝不乞求世人的承认。从我关于历史的讨论我实质上对于世人的承认完全不抱有希望。 中国知识分子的愚蠢我已经领教过了。一个几千年的历史错误,一个只需要几个小时我就发展一个理论可以完全解释的东西, 中国的知识分子,一代一代的知识分子几千年却没有办法解决。 甚至当我完全解决的时候, 这帮人却完全不能理解。 我能够指望他们吗?
   
   不过,我还是非常开心我最近所做出的这个重要决定,因为这个决定也将我的哲学兴趣带到了一些新的方向。 说实话, 超存在主义虽然有意义,虽然非常非常重要, 但却和别人的哲学并不搭界。 我现在写哲学也将我的兴趣与已有的哲学联系起来。 我觉得非常开心,因为研究哲学本身所给与我的快乐就已经足够了。
   
   哲学是我的避难所, 是我的开心地。 是我冬日的炉火,夏日的避暑胜地。 在这里,我可以忘却所有的人世烦闷, 忘却一切荣辱,只剩下幸福和快乐的感受。
   
   
   
   
   
   
   
   完稿于2018年8月28日
(2018/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