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城头变换总理旗]
非智专栏
·民主选举
·同学
·海 趣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二)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头变换总理旗

   
   非智
   
   
   早上一醒来,澳洲又换了个新的总理。


   
   
   澳洲总理之职,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做起来很不容易。不容易的不是管理不了澳洲国事,不容易的是得经常提防在党内的暗箭,还有那些昨天还笑脸支持,第二天就变脸的党内同僚。
   
   
   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知道挑战澳洲总理之位的党内同志,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工党财长基廷。基廷是一个非常聪明有头脑说话锐利的工党政治家,在霍克总理执政时期,他同霍克被认为是同僚兄弟,或者可以说是“战友加兄弟”。可是,在霍克第三任期内,基廷却起来挑战霍克,要夺总理之位。基廷当时挑战霍克的举动,真地轰动澳洲政坛,原是这么好的一对,这么配合默契的一双,为了权力,撕开脸皮,竟成了政敌。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霍克离职演说的情景,那是一次留着泪水伤心的告别。
   
   
   近30年前,在二次挑战后,最终成功就职总理的基廷,是我到澳洲后知道的第一个挑战总理位置的政治人物,当时以国内政治观点看,还觉得基廷大逆不道,以下犯上,是一种政变行为,如果在专制体制下,早就成了人民公敌,国家叛徒,要么被抓捕入监狱,要么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可在一个民主国家,总理的权威就那么轻松地被自己的属下挑战,就那么容易地被属下夺取,那时,以80年代的政治思维,我一点都想不通。
   
   
   在澳洲居住久了,才逐步了解到,其实澳洲的这个总理之位,是最吃力不讨好的职位,是表面上风光,实际上要对其选民恭谦的职位。多少次,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澳洲总理被路人骂,被工地工人拒绝握手,被在超市里的顾客竖中指,更危险的是,经常被党内同僚挑战下台。
   
   
   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被党内同僚挑战下台的澳洲总理除了霍克外,还有工党的陆克文,被他的副手吉纳德挑战下台,自由党的有艾伯特以及刚刚去职的谭宝。久居总理之位的自由党总理霍华德也曾面临他的“战友加爱子”的原财长卡特斯洛的挑战,还好,卡特斯洛有自知自明,最后没有跳出来挑战霍华德。故此,可以说,霍华德是近二十年来唯一的一个没有因为党内同僚挑战而下台的澳洲总理,而且也是澳洲第二位执政最长的总理,其从1996年当选,连任四届,到2007年下台。能稳坐总理宝座而不受到党内同僚挑战,也可见霍华德在其党内的威权和深获党员之拥戴。
   
   
   最富戏剧性的是工党的党魁陆克文,就任总理期间被副党魁吉纳德女士赶下来,几年后,又卷土重来把吉纳德赶下去,可是,赶下了吉纳德女士不久,陆克文也被澳洲选民给赶下来。上一任澳洲总理谭宝也曾在党魁位置上被艾伯特赶下来,结果,在艾伯特率领自由党获得政权后的十八个月,谭宝便寻机将澳洲总理的位置从艾伯特手上夺过来,不料,三年后,自己又被党内新起的右派势力,内务部部长皮特挑战,不得已离职,让原财长莫里森同皮特竞争,结果,莫里森胜出,成了澳洲第三十任总理。
   
   
   澳洲总理来来去去之快,怪不得我的一个朋友会惊叹到:澳洲总理又换人了,走马灯似的。
   
   
   幸运的是,这走马灯似的换总理,这城头不断变换的总理旗,并没有影响澳洲政局的稳定,没有影响公民的生活。多数选民以看戏心里,观看着澳洲总理换来换去充满悲喜剧情节的戏剧,因为选民们知道,这些党内同僚们的背信弃义,这些背后一枪以及政治上结盟的不可靠性的政客,在下一次大选时,可能就会被选民们淘汰。故此,目前谁上,谁来当总理,都没有关系。
   
   
   表面上看,澳洲的这套政治体系,有点紊乱,有点高层政局不稳,有点叛来叛去的,但实际上,澳洲的这套政治体系是源自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制,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议会民主制。在这个制度设计中,议会是国家权力的中心。总理不是由选民直选,而是由议会中席位最多的党派的党魁担任。总理及内阁成员必须是议会议员,一旦议员被任命为政府官员,如各部部长等,就成为前排议员, 如果没有担任官职,就只能为后排议员,后排议员只是一般没有权力的议员。一旦挑战总理之位失败,不管原来担当什么职务,只能辞职,乖乖地到后排当后排议员。前二天,原是权力熏天的内务部长的皮特,因为挑战谭宝总理失败,第二天就只能丢了职务坐到议会后排去了。
   
   
   所以,敢于挑战,也要敢于付出代价的。如果总理是选民直选,那么这个被选上总理的人就难以被党内的同僚们挑战,也没有被党内有野心的政客取而代之之可能,就像美国总统一样,党内是没有权力让总统下台,议会也要通过4个步骤,最后还要有67%的参议员的同意,才能迫使其下台。所以,虽然我们经常在新闻上看到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的丑闻,似乎总统都丑到就要当不下去了,就要很快地被议会议员们推翻下台了,其实,原不是那么容易。一个由选民选上的总理或总统,是不可能被轻易地推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选民的力量,也才能保证民主不被一个党或被议会所垄断玩弄。
   
   澳洲选民所选,主要是选党,党获胜了,党魁就是总理,这样,党委会就有很大权力来决定谁为党魁,谁能带领党来领导澳洲人民,如果,一旦发现这个党魁,即总理已背离党的利益,背离澳洲人民的利益,党内就会来个修正,就会用新人取代旧的党魁,然后,总理变了,内阁也变了,很快,又是一股新鲜力量来主导澳洲政治,这从杜绝专制独裁来说,是一大进步,同时也是政府和政党内部纠错的一大作用。说到底,这就不会让错误的决定得以长期实施。当然,这同时也存在着有可能将好的党魁,人民喜欢的总理换下来的危险。不过,澳洲的总理,其实相当于首席部长,是没有美国和法国总统的那种一句话,就可以成为行政命令的权威,故此,称澳洲政府是集体领导制,还是比较恰当的。
   
   
   自二十年前的霍克下来,基廷上去,陆克文下来,吉纳德上去,艾伯特下来,谭宝上去,及今天的谭宝下来,莫里森上去,这些总理的上上下下的变换,都没有影响到澳洲公民正常生活秩序。我想,这也是民主的一点好处吧。如果在专制国家,这种宫廷的政变不知要死多少人,不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甚至,有可能出现战火纷飞,割据奋战。西方民主制度的最大优势,就在于权力被控制住,任何担任国家最高统治职位者,都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凌驾于人民之上。
   
   
   当一个总理在街上俯身向路人鞠躬时,那么,我们知道,这个权力就真真地被关进笼子里了。
   
   
   在澳洲人民的眼里,澳洲总理这个位置,只是一个工作岗位,并不是权力权势的象征,更不是可以让总理自己及家人飞黄腾达的官位,如果按照民主制度设计者的意愿,西方国家的总理一职,实际上是人民的最大公仆。所以,那些曾经是总理的人,一旦知道自己不被人民喜欢,或一旦不被党内大多数党员喜欢,就不恋高位,就会自动辞职,这次谭宝辞职就是一个例子。没有了总理职位,依然能过好自己的日子,没有任何可能被政敌送进监狱的危险,这就是西方政治的优点,即便我们知道,这个制度有着许多不足,但保障执政者下台后的安全,这是独裁专制制度所不能提供的保障机制。谭宝从总理位置下来后,已决定完全脱离政治,他原来是个商人,是个亿万富翁,估计,他会回去经商赚更多的钱,或者会去到处演讲写回忆录,不管怎样,他必然有个美好的晚年。
   
   
   不管怎样说,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总理,一个任期不久就得率领他的党投入激烈大选的党魁,是否能竞选连任,还是个未知数。不过,澳洲人民到底还是在短短的十年里,迎来了自己第五位总理莫里森,迎来了据说既是个好父亲,也是个好丈夫的新总理。
   
   
   好吧,让我们看看这位好好人能否领导澳洲人民度过经济不景气的难关。
   
   
   
   2018年8月24日
(2018/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