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享有王岐山“喉舌”的“财经网”VS 习近平]
藏人主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享有王岐山“喉舌”的“财经网”VS 习近平

鬧到這個地步 中美能否再回到從前?
   雪花新聞 2018-08-04 22:29:26國內閱讀 298,120評論
   
   原標題:金焱看美國 | 鬧到這個地步,中美能否再回到從前?
   

     《財經》特派記者 金焱 | 文 發自華盛頓 蘇琦 | 編輯
   
     「以中國人的身份生活在美國,尤其在當下,有人說是自1971年基辛格訪華以來中美關係最差的時段生活在美國,會是怎樣的體驗?還有人搭理你嗎?」
   
     這不是知乎上的問題,而是前幾天我偶遇一個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官朋友時,她毫無外交辭令地拋給我的問題。
   
     我非常認真地回想了一下,自中美有貿易戰的由頭以來,我的境遇還真是毫無變化:採訪時沒人會因為我是中國記者就斷然拒絕;日常中,我的中國人身份也沒有導致人們在態度和立場上的疏離或扭轉。這是美國社會的成熟之處,他們理解我只是一個個體,只是一個新聞詮釋者,和我是哪國人沒關。
   
     我的回答讓這個國務院的外交官稍顯驚訝,儘管更為驚訝的人是我。我無法想像這樣的問題出自於美國外交官之口。儘管她從來不和中國議題打交道,但在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中美關係走入低谷已不是停留在紙面上,也不僅限於政府和政府間的關係低迷,這種消極情緒已經擴大到社會的方方面面,以至於我的外交官朋友想當然地認為沒人會搭理我了。
   
     中美關係曾經一度被美國學者描述得像一對充滿了愛恨情仇的怨偶。1989年到2000年間的中美關係接近於同床異夢的夫妻;2001年到2008年間的中美關係,則像是學著管理婚姻的新人,為了婚姻共同體,雙方攜手打擊恐怖主義,聯手應對金融危機;美國甚至主動示愛,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也許天下的愛情都有點」因為相遇太美而愛到心破碎「的意思,中美也不能免俗。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 告訴我,在過去幾年中,美國對中國的態度發生了從代際、制度、國會、經濟和安全層面的全面轉變。 這個變化可以追溯到2012年,但不同的人群、不同問題的產生,其根源則可以回溯到2007年至2008年期間。 這種轉變現在已接近於百分百的完成,只是在官僚機構和智庫中,尚遺存一些老人,他們的轉變尚未如此有戲劇性。
   
     包道格進一步和我解釋說,所謂代際態度的轉變,是指美國年輕一代對中國的批評更為整齊劃一;在制度層面,美國各政府部門、包括國家政府部門在內都已成為對中國強烈質疑的大本營;從國會的視角,中國在國會議員和相關工作人員的眼中就像一個欠揍的男孩兒;在美國商界,支持中國的隊伍急劇減少,更多的人加入了新湧起的批評大潮;國家安全官僚機構則已把注意力轉移到了中國人、中國學生、中國商人甚至華裔美國人的身上。
   
   鬧到這個地步 中美能否再回到從前?-雪花新聞
     (特朗普從天而降,成為美國近一個世紀來最鮮明而堅定的反自由貿易的總統。圖:金焱)
   
     這種態度的轉變,對外經貿大學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感同身受。前幾天他隨中國智庫專家團訪美,與美國智庫同行交流。行程結束後他告訴我,華盛頓一行讓他更覺得悲觀。實地考察讓他發現,反華情緒在美國很有群眾基礎,包括這些智庫在內,不少人對中國的態度都非常消極,甚至「越了解中國,看法越消極」——他們覺得中國和美國背道而行,中國不是市場經濟,中國也不想真的開放。
   
     鬧到現在這個程度,中美還有多少愛可以重來?一切是否還可以再回到從前?
   
     屠新泉說,恐怕回不去了,因為中國不可能自我削弱。即使中國向著美國的模式轉變,中美間實力的競爭也只會愈演愈烈。但這並不意味著中美註定一戰,在這個過程中的確需要雙方充滿智慧的管理好衝突,但短期內前景並不樂觀。
   
     四年之後,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四年前,中美圍繞南中國海的問題一度向著衝突的方向演進,風聲鶴唳,我在美國找了很多著名的中國通,求解如何避免中美衝突的最壞演繹,其中包括美國國務院前助理國務卿幫辦、加州大學21世紀中國項目負責人謝淑麗 (Susan Shirk)。那時她的評論是,中美關係變得更為緊張, 雙方競爭性變得更強。傳統上,美中都嘗試以安靜的外交渠道交流,而不是爭搶話筒。
   
     8月2日我們再通電話時,她很感慨,現在的中美關係比起四年前,已進一步惡化了更多。
   
     惡化的實證是,特朗普8月伊始即指示貿易官員斟酌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加征關稅稅率從10%上調至25%。新措施的公眾意見徵詢期將於9月5日截止,此後可能正式實施。顯然,特朗普一再對中國貿易施壓而無效,倒迎來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逼急了。
   
     中國方面也沒有屈服的跡象,8月3日中國宣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5207個稅目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關稅。
   
     有媒體報道說,特朗普對華加稅來狠的、硬的,是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美中經濟問題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給特朗普出的主意。
   
   史劍道是我經常採訪請教之人。我印象特別深的一次是今年4月,中國提出「新一輪改革開放」時,我去採訪他,本以為他會說,改革開放利好中國,利好世界,結果他無比沮喪地說,「我研究中國經濟25年了,我都記不清已經聽說過多少次中國要進入『開放新階段』之類的話了,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中國總得要另一個新的開放階段。」
   
     史劍道對中國的沮喪之情正在美國智庫中蔓延。問題是,智庫的學者是美國政策決策中的精英,在我印象中他們本來是尋求與中國對話、合作的。
   
     我問史劍道,他給特朗普提供諮詢的周期和頻率,他說,「我從來不直接給特朗普本人以政策建議,只不過每隔幾周,我會和特朗普政府的人碰一次面,但他們是否聽則是另一回事。」至於他建言把關稅提高到25%的出發點,史劍道說,「我更傾向於對那些侵犯知識產權的特定公司進行制裁。既然使用的手段是關稅,10%的關稅不會有多少效果。」
   
   這是對中國的胡羅卜加大棒,還是白宮內鬥不斷,不同思路同場競技?似乎二者都有。史劍道說,這些信息不互相矛盾,因為美國政府中不同群體的意見並不一致。此外,美國的目標是迫使中國在談判中讓步,不起作用的情況下才適用關稅。
   
   過去美國學者中流傳著一句話,研究中國讓你愛上中國,研究俄羅斯讓你對它心灰意冷。
   
     但現在,美國智庫那些研究中國的也對中國態度普遍變得負面。謝淑麗對我解釋說,因為中國國內形勢和外交政策發展出現掉頭轉彎的傾向。中國在倒退,變成了個性化權威而非制度性權威,改革停滯,在世界舞台上放棄了自我剋制的立場,變得更加膨脹,外交政策變得好鬥,這三個維度的倒退在全球引發了失望以及對中國的反彈。
   
     如今網上大談美國對中國「幻滅」了,謝淑麗強調說,沒有人期待中國的政治和社會急速轉型,即刻民主化,但中國一直是在持續進步的,直到幾年前這出現了反向行進的跡象,「我希望中國領導人能意識到這個問題並及時有所調整。」謝淑麗說。
   
     四年前我去請教的還有美國國防部前助理部長幫辦謝偉森(David Sedney),前兩天我找到他時,他正在阿拉斯加。謝偉森對我還原了中美四年之變。他說,過去四年中,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都有所增長,但美國的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也變得更強。四年的時間證明了所謂的「中國崛起,美國衰落」是錯誤的。相反,過去四年中我們看到了「中國崛起,美國更強大」。
   
     雖然現在緊張局勢已經出現,但謝偉森相信中國經濟仍會持續增長,中國軍力規模可能會變得非常強大。中國的國際角色、國際影響力也在繼續增長。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取得了驚人的積極成果,並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引領世界;美國的軍費開支達到新高,新的軍事戰略、強者衡強的軍事領導力鞏固了美國作為世界領先軍事大國的地位。
   
   中美對弈的局面是,兩國都很強大,但兩國在國家政策制訂層面上都有弱點,都缺乏糾正機制,這導致未來二、三內發生衝突和緊張局勢升級的可能性增大。這對中美,對整個世界來說,都可悲而危險。
   
     誰推開了誰?
   
     上周,我《財經》的同事來美國度假時,介紹我認識了一個美國媒體人Matt,見面後才發現我們彼此早就通過郵件,甚至他告訴我,他看過一些《金焱看美國》的專欄文章,他發現通過這種方式看別人眼中的美國也很有趣。
   
     同理,我也喜歡讀一些美國記者的中國文章,他們的描述和視角也總是別有味道。比如上周六《華爾街日報》刊出了一篇文章「When the World Opened the Gates of China」,文章基本上回顧了中國入世時,美國一些關鍵人物、上至柯林頓總統,下至美方貿易談判代表當初接受中國的考量,並與如今的現實相關照。文章說,多年來,那些曾經力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美方倡導者中,很多人開始感到他們受了矇騙和背叛。
   
     同樣的情緒也出現在那些此前駐華的美國記者之中。有人指出,在他們當中,尤其是那些本身掌握了相當高水平的普通話技能、又能深入了解中國社會的美國駐站記者,現在他們大都對中國感到無比失望,進而成為最尖銳的中國批評者。
   
     我確實見過對中國非常尖銳的前美國駐華記者。 其中一個以美國標準來衡量,都是絕對的極品。
   
     這位美國某新聞雜誌前駐京記者從北京回到華盛頓後,向別人描述中國的語言基本上是:「世界上最糟糕」 、「世界上最下流」 等諸如此類的表達。甚至在談及一些中國的城市時,他也毫不吝嗇地扣上「世界上最乏味」的字樣。聊天過程中,雖然大多數時間我們用英語交談,但他會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得意地炫耀他地痞味十足的京腔。
   
     最後一次我在公開場合見到他,他已要奔赴紐約的智庫。在十多個在美的外交政策領域人士的眾目睽睽之下,他把會場上一瓶未開封的紅酒揣在懷裡,揚長而去。
   
   相對來說,我更喜歡和那些對中國有建設性態度的美國記者打交道,我也更關心他們這些有思考、有擔當的媒體人的看法。
   
     我找到了《華盛頓郵報》前駐京分社社長John Pomfret。第一次見到中文名叫潘文的John Pomfret時,我人還在北京。巧合的是,和他見面之前不久,我剛讀完他以自己在南京大學學習和生活為線索寫的紀實作品「Chinese Lesson: Five Classmates and the Story of the New China「。他書寫得非常生動,那些英語字母拼裝出了一個活靈活現的中國八十年代。
   
   
   
     John Pomfret現在又出了和中國有關的新書,他的身份也變成了《華盛頓郵報》的撰稿人。前不久他在一篇文章中寫道,20世紀50年代,美國通過政治迫害讓社會四分五裂,聲稱是要找到那些讓美國「失去了中國」、指責他們放縱了中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