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民意】儒家讲仁民、亲民、爱民、保民、富民,但不讲顺民从民,只讲顺天从道。《洪范》讲“谋及庶人”,只是“谋及”,并非惟民是从。《泰誓》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将民视民听等同于天视天听,那是有特定语境的,是在涉及主权问题的时候。在其它政治领域和文化道德层面,民意不能代表天意。

   【儒眼】如果百家争鸣而没有一个主体文化,或者主体文化不彰,国家精神就会分裂,陷入丛林化的混乱,如战国和民国。这种混乱极有利于邪说上升为主体,百家争鸣宣告结束,国家从丛林化变成监狱化。一个国家,如果邪说泛滥或者邪教成了主要教派,必然乱象纷起。即使制度不错,也会大受侵蚀,逐渐败坏。

   【儒眼】道能否并行而不悖,要看是些什么道。正道与邪道、邪道与邪道就无法并行,必然相悖。邪道与邪道即使为了某种利益勾结在一起,也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终将相仇相敌。邪教内部也没有真正的团结可言,自相残杀是所有邪教恶势力无法摆脱的宿命。

   【仁眼】极权政治之下,一切都会败坏腐恶无止境,政治各派、文化各派、宗教各派都不例外。宗教有其信仰,最难异化,在所有宗教中,佛教又最为正派而高明,然在极权疫区,亦不能免疫。能够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者,唯我儒家。

   【出路】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结局毫无悬念。邪派不仅经济、军事不行,危机、内忧深重,而且人心丧尽。多数官民是幸灾乐祸、坐观成败甚至故意捣乱,不少民众生无可恋,欲与偕亡。要避免溃灭,唯两条出路:或者民主化,或者儒家化。吸收民主精华建设王道政治,无疑是最佳选择。

   【民意】对于西方媒体,国人或者偏听偏信,或者疑信参半,或者信与不信分为两派,吵成一团。唯独它们批评中国没有宗教自由、压迫伊教和回民的报道,无人相信。传华盛顿邮报指责中国对穆斯林搞种族清洗,网络留言冷嘲热讽,一致抗议。公道自在人心,人心自有公道,此之谓也。

   【历史眼】邪不胜正,往往不是邪恶方太强大或者太凶恶太狠毒,而是正善方仁而不义,善善有余而恶恶不足,对于邪恶势力过于心慈手软,宽容绥靖。仁而不义,正义性不足,这种仁不是真仁,更不是大仁,而是妇人之仁,圣母心态。西方圣母和东方圣人都是好人,但好的程度和表现大不一样。

   【共识】不同辈分,或有代沟。但若有一定文化共识,代沟最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没有共识,同代也有大沟,同辈同样隔阂。如果双方三观冲突严重,任何话题和问题都无法正常交流,都只能鸡同鸭讲。文化共识和政治共识是人类两种最重要的共识,其中文化共识又更具根本性和决定性。

   【共识】若有文化共识,即使政治立场冲突或敌对,也较容易沟通;即使不能化敌为友,也可相互尊重,例如羊祜与陆抗。没有文化共识,即使有相近或相同的政治追求,也很容易互生误会和矛盾。当然,这里的文化必须是正善文化。若是邪说,共识无用。邪派虽信仰同一神或同一人,照样自相残杀。

   【共识】决定一种文化体系品质的是三观。三观正确则文化优秀,三观错误则品质低劣,三观极端反常就是邪恶文化,即邪说。信奉邪说的势力就是邪派。邪派人物即使说了些好话正确的话,也改变不了本质的邪恶。而其好话正话也大多是无法落实的巧言浮词口头禅---除非其改变文化立场,从根源处改邪归正。

   【仁眼】“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这句话,前半句适合正人君子,后半句适用于那些还没出事的恶物。其中有三种人将最容易大祸临头:一是传邪播恶、毁人慧命的恶知识,二是防民之口、以儒为敌的恶吏,三是谋财害民、积恶深重的巨贪。坐等它们恶贯满盈,天诛地灭!

   【立宪】某学者提出党主立宪制。想法很好,却是空想。只有个人主义或民本主义才能开出宪政来。民主可以立宪,因为民主的指导思想自由主义以人为本;君主亦可以立宪,因为儒家外王学以民为本。党主立宪要实现,其党必须改变物本主义哲学和集体主义政治经济学,变成儒家党或自由主义党。

   【平等】马主义和自由主义都讲民主和平等,但性质截然不同。自由主义的是人本位,其民主平等有法治宪政的配套,不能违反自由人权的原则。马主义所倡导的民主,是党本位的民主,结果只能是伪民主;所追求的平等,是民粹化的平等,结果必然极不平等。自由主义无礼但有法,马主义无礼亦无法。

   【平等】平等这个理念有其适用范畴,不能扩大化和主义化。易言之,该讲平等的地方就讲平等,不该讲平等的地方就不要追求平等,不能用平等去否定、铲平各种差别。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如果贵贱毫无区别,天地完全平等,就会天翻地覆,一切乱套,造成事实上最大的不平等。

   【平等】有人说:“给天地贴上尊卑的标签,是对自己的德性有多自信,对于以德性定尊卑多渴望,才想得出来的亵渎天地的主意。”答:天尊地卑,乃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大中至正的易理。抹杀天地之实,否定经王之理,是何等骄狂虚妄而不自知。

   【平等】平等和差等,各有其适用范畴,不能越界。我们应知,就天性而言,同类的人,天性平等;在法律面前,同样是人,人格平等。但是,后天德性即道德人格则因人而异。我们应该追求:机会的平等,权利的平等,法律的平等;我们应该反对:结果的平等,权力的平等,地位的平等。

   【平等】机会平等,必须的,但也不可僵化理解。比如在录取考生时,对老少边穷地区考生适当照顾,略微降低分数线,何尝不可?何碍平等?关键是掌握其度,且应广泛征求意见,获得民意支持。如果多数民众反对,就有问题,就要慎重。例如对回族的各种“照顾”就太过分了,对汉族极为不公,已引起强烈民愤!

   【释仁】仁,天性也。

   【释仁】何谓仁?可以从不同角度、方向、领域、层面和境界予以解释,历代大儒、古今学者有过无数阐说。仁即天性,这是最根本的解释。天性,即天命之性,于天为天道,于人为本性。此性为生命之根、众德之本、万善之源,一切人类文化、文明由此兴起和展开。

   【释仁】仁即天性。也可以说,天性即仁,仁性即天。仁道即人道之最高,人道与天道的圆满统一。故东海曰,仁道三通。仁道三通可作两层理解:一指通天道、地道、人道,三道合一;二指通道统、政统、学统,三统合一。故儒者应为仁者,儒学即是仁学,仁本主义学说。我最重要的一本书的书名即《仁本主义》。

   【释仁】王阳明《咏良知四首示诸生》:“无声无臭独知时, 此是乾坤万有基。”这个良知,就是仁性,性即天道。道在乾坤为万有之基,仁在人类为身心之本。天地无道,就不成其为天地,就会天崩地裂乾坤毁;人类不仁,就不成其为人,就会心败身坏禽兽化。

   【释仁】君子小人,圣贤盗贼,仁性无异。小人盗贼不仁,是因为仁性受到了遮蔽。小人有两种:一种有所尊儒,一种一味反儒。有所尊儒,说明遮蔽程度较低,良知还有漏光;一味反儒,说明遮蔽程度很高,内心一团漆黑。前者不失为好人,可以导之以德;后者就是盗贼,必须制之以法。

   【释仁】仁者爱人,是以仁为本的仁爱,不能改变仁本这个原则。万物以人为本,政治以民为本,都在仁本原则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至于忠君爱国,就更不能变成以国为本、以君为本了。君不仁则尽力劝谏之,三谏不从可以去之;国不良则努力改良,改良不得亦可以去国。去不去,仁者可以自由选择。

   【仁本】可以不助善,绝对不要助恶。尤其是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之类邪恶势力,不敢反对,无力反对,可以不反,或三缄其口,或避而远之,都可以。但千万不能支持帮助勾结之,否则必有后患必招恶果,个人和国家都一样。例如,为小金、小伊之类政权提供支持帮助,无异自侮自毁自伐也。

   【仁本】反儒崇马,反华赞夷,反善助恶,辟正倡邪,堪称知识群体百年恶习,至今没有根本性改变。这是最根本的文化逆淘和道德颠倒,导致天翻地覆、天下沦亡是逻辑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和天理的必然。知识分子几乎被群体灭绝,至今普遍不思悔改,只怕这个群体苦难尚未有穷期也。

   【真诚】或为胡氏辩护说他“说中国好惨遭围攻”云。其实胡氏的问题不是说中国好,而是胡说中国好。对中国说好说坏都没问题,但应该如理如实、实事求是。说坏不能造谣,造坏人的谣也不行;说好不能撒谎,以谎言赞美好人也不行。造谣撒谎,就是胡说。

   【游艺】吉字从士从口,但上面的士也可写成土,两种写法皆可。吉字两横的长短因时而异,先秦同样长短,唐宋上短下长,宋元上长下短。一般隶、行则“土”,楷书则“士”。焦国标曰:土口不吉士口吉;东海曰,士口土口皆吉。土者生养万物,口者滋养生命并言说真理,有土有口,吉祥莫大焉。

   【游艺】黄裳元吉,语出《易经》坤卦:“六五,黄裳元吉。”坤卦代表地道,土居五行之中。土色黄,黄是中央正色。《坤文言》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黄中二字值得深长思。故黄裳元吉的吉字上部只有写为土,才与此语配套。若写成士,意就狭了。

   【自由】有微友说:“说一只鹿好看不好看,叫言论自由;说一只鹿是一匹马,不是言论自由!”这是对言论自由的严重误解。其实,言论自由恰恰是维护“指鹿为马”的错误言论不受法律惩罚的自由。注意,是不受法律惩罚。指鹿为马者,是官应受官纪处分,为师应受师规处理,轻则警告贬职,重则削职为民。

   【自由】或说:“照你的说法,则一个化学家写错一个方程式,也叫言论自由了?把鸿鹄读成honghao,也叫言论自由了?”没错。言论自由意味着,无论怎样错误、荒唐、反常、反动的言论,都有表达的权利,都不会被以言治罪。言论问题言论解决,对于官员教师,可以诉诸于官纪师规,仅此而已。

   【自由】关于言论自由,美国的双阶规则值得参考借鉴,双阶规则即,将言论区分为高价值言论及低价值言论。高价值言论指政治性、宗教性、文化及艺术性的言论,无论对错,都受到法律保障。低价值言论,通常指商业性言论和猥亵性、诽谤性、挑衅性言论。后者一般不受法律保护,民告法究。2018-8-5余东海

(2018/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