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位卑言高岂是罪]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位卑言高岂是罪

   位卑言高岂是罪---孟言“位卑而言高,罪也”正解

   孟子说:“位卑而言高,罪也。”常有人引用孟子此言来阻止或批评民众和知识分子议论政治、批判现实,也曾有名家引用此言婉劝东海不要议论朝廷、构造儒宪。都是对孟言的误解乱用。孟子此言有其特定语境和含义。原文如下:

   孟子曰:“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娶妻非为养也,而有时乎为养。为贫者,辞尊居卑,辞富居贫。辞尊居卑,辞富居贫,恶乎宜乎?抱关击柝。孔子尝为委吏矣,曰:会计当而已矣。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位卑而言高,罪也;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耻也。”(《孟子•万章下》)

   士君子入仕,不是因为贫穷,而是为了行道。但在家贫亲老的特殊情况下,也不妨为贫而仕。为贫而仕,就不能贪图高位厚禄,应该辞尊辞富,无妨抱关击柝,做个低级官吏,像孔子为委吏乘田那样。为贫而仕,没有言责,更没有行道的责任,不必与“立乎人之本朝”那样责任自担。《正义》:“此章指言国有道则能者处卿相,国无道则圣人居乘田。量时安卑,不受言责,独善其身者也。”

   “位卑言高,罪也”,是指政治无道之时“位卑言高”容易获罪,并非指“位卑言高”本身有罪。倡导畅所欲言、言者无罪,反对以言入罪,是儒家一贯的政治态度。有位者言论非礼,可以削职为民(最重的处罚),不能入之以罪。至于无位庶民,更应享有议政自由。子产不毁乡校,博得孔子赞叹。顾炎武说:“天下有道则庶民不议。然则政教风俗,苟非尽善,即许庶民之议矣。”(《日知录》)

   至于文化人、士君子,议政治论时事,献良策建良言,放淫辞辟邪说,传真理倡正义,觉后知觉后觉,更是当行本色,哪管自己位高位卑,有位无位。陆游说:“位卑未敢忘忧国”,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真正忧国忧民,敢负起天下兴亡之责,就不能无言,不能逃避现实不问政治。

   如果“位卑言高”本身有罪,言论罪和文字狱岂非拥有了圣经依据?如果“位卑言高”本身有罪,历代无数正人君子包括孔孟在内,无不有罪、无非罪人矣。

   位卑言高,乃古来儒门习以为常的宿习。西汉梅福,少年求学长安,《尚书》和《谷梁春秋》专家。曾为南昌县尉,后去官返家,仍常上书言政。汉成帝时,大将军王凤专势擅朝。京兆尹王章平素忠直,讥刺王凤,为其所诛,群下莫敢正言,朝政日非。梅福以一县尉之小官卑位《上书言王凤专擅》,提醒皇帝广揽贤士,虚心纳谏,并警惕权臣“势隆于君”。

   其奏章洋洋数千言,《资治通鉴》全文照转,说明了司马光对其人其言的重视。其奏章中有一句话堪称警句:“天下以言为戒,最国家之大患也。”章上,被斥为“边部小吏,妄议朝政”,险遭杀身之祸。梅福因此挂冠而去。汉成帝久不生育,无继嗣,梅福曾上书建议建三统,并请封孔子之世以为殷后。书中说:

   “臣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政者职也,位卑而言高者罪也。越职触罪,危言世患,虽伏质横分,臣之愿也。守职不言,没齿身全,死之日,尸未腐而名灭,虽有景公之位,伏历千驷,臣不贪也。故愿一登文石之陛,涉赤墀之涂,当户牖之法坐,尽平生之愚虑。”(《汉书-杨胡朱梅云传》)

   很显然,梅福并不以位卑言高、越职言事为罪。相反,以“越职触罪”为荣。如果自己“守职不言”,那才是可耻的。

   或谓“位卑而言高,罪也”的罪,应释为过失,位卑言高是一种过失。此解不当。位卑言高,固非罪,也非过。盖位卑言高,乃历代大儒之常态,孔门弟子、孔孟程朱都有位卑言高时。四书五经无不论及王道之高,孔子作《春秋》,以布衣而言天子之事,更是位卑言高的典型,连他自己都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难道这是孔子自承有罪或有过吗。

   言论有过无过,关键在其言如不如实,合不合理,合不合宜,正不正确,正不正义,不在其人位之高卑,或者有位无位。官员言论有过,也只能纪律处分,不能法律惩罚。

   如果位卑言高有罪,越职高言犯法触罪,那么毫无疑问,罪在法律,罪在政治,罪在上层建筑。就像清朝文字狱盛行,非言者之罪,更非儒家之罪。那是清朝有违儒家经典和王道原则所致,是满族主义、君本主义两种政治倾向苟合的恶果。

   还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君子不失人不失言,君子能群不能孤僻,和谐为贵不可好斗,入乡随俗入国问禁,无道则隐明哲保身……诸如此类经言儒理,都曾被用来消除知识分子议论政治、批判现实的冲动,无非误解滥用。尤其是儒家学者,如此乱用儒经圣言,借用文革两句名言,这叫打着儒旗反儒旗,亲者痛而仇者快。2018-8-25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