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关于异化,一般定义是,人的异化是指自然、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于人本质的改变和扭曲。马学认为,异化作为社会现象同阶级一起产生,是人的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及其产品变成异己力量,反过来统治人的一种社会现象。

   东海认为,异化就是非人化,意味着四端之心的丧失。在异化活动中,人遭到异己的物质力量或精神力量的奴役,不仅个性丧失了发展的可能,整体人格都只能畸形、病态“发展”。这种“发展”实为萎缩和丧失,使人虽有人形,没有人格。

   马学视私有制为异化的主要根源,视社会分工固定化为它的最终根源。殊不知,马学和马制才是异化人类最厉害的武器,其对人的奴役,非任何异己的物质力量或精神力量所能及。

   物化是非人化的基本方式。信仰唯物主义,物化是必然的。让物质占据了本体、主体、本位、第一性的地位,神也好,人也好,佛道也好,乾元坤元也好,都只能靠边站。也就是说,信仰了唯物,就再也不可能树立其它任何信仰,包括宗教信仰、佛道信仰和儒家信仰。

   物质第一性,必然流于物质第一位,物质第一重要,以物质为最高价值标准。以有产无产分阶级,以共产主义为理想,把上层建筑的决定权交给经济基础,都是唯物主义的逻辑必然。信仰了唯物,就不可能得道,必然无德,极易悖德;信仰了唯物,就必然物化。

   物化的过程,就是恻隐、羞恶、是非、辞让等四端之心逐渐丧失的过程,伴随着爱的能力丧失。某群群友谓:“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认为学习没意义,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我现在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爱人和自爱能力双失,就是物化的特征之一。

   朋友圈有一文题为《教育最大的不幸在于不敬老师》。在儒家教育框架下,这个问题一般不成问题。但在现中国,教育最大的不幸是被马学窃据了第一学科地位。马学教育不是教育,而是蔽人心智、戕人慧命、让人恶化的洗脑。这是广大学生之大不幸,中华民族之大不幸。

   物化,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马帮最无同胞之情,根源在此。尽管马帮主要由汉族人、中国人组成,但有史以来没有比它们对汉族人、中国人更坏的了。原因很简单:马帮中人普遍物化,而且程度特严重,一不小心就成为禽兽中的豺狼。

   物化即恶化,恶性与奴性正相关。越恶,奴性越重;越奴,恶性越重。因此,物化之人,无论贫富、贵贱和强弱,都有一颗唯利是图、损人利己的强人之心,恶必奴故。详见东海《中华历史精神》。2018-8-22首发于北京之春

(2018/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