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王之治之我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王之治之我见

   圣王之治之我见

   关于蒋庆的“圣王之治”说,吴亚波所记如下:

   “极而言之,若圣王再兴,儒教宪政可消失,因圣王依其“王心”直接及身进行统治,圣王及心及身乃是制是法,无须预定制法约束也。盖此仅太平世之治,而据乱、升平世之治,圣王隐退,故须赖圣王“王制”维持王化,在此制度化之“无王历史”中充满信心,虔诚期盼圣王复临而及身统治也。因圣王即一切心性、制度之源,故儒教宪政实现后,尤须静待圣王再兴,复临统治。”(《圣王重现是儒者永远之历史期盼——问学蒋庆》)

   这段话极有远见,然两个问题未明,特简说拙见如下,以请教蒋和儒门高明。

   其一,儒宪如何实现。正常次第应该是,先有圣王之兴,后有儒宪之成,然后逐步通往太平。唯有圣王,才能制作和实践儒宪。换言之,能够制作和实践儒宪,就是现代或未来的圣王。儒家宪政就是现代仁政和王道政治,新礼乐制度之所出。

   当然,圣王之兴又有赖于一定的文化道德气候和政治社会条件。这个只能不断创造条件,循序渐进。

   顺及,我习惯将儒宪称为儒家宪政。儒教侧重于教育、教化和宗教性,而儒家可以涵盖儒学、儒教、儒德、儒政诸义。儒家宪政即中华宪政。儒家是中华之民族魂,中华是儒家的文明体,儒家即中华。

   其二,圣王何以为治。依据外王理义,“王心”必须落实于王道原则和礼乐制度。我认为,圣王之治是圣王任心而治,没有问题,但并非不需要宪法等形式性东西。盖儒学体用不二,本质与形式不二。圣王任心而治,必然体现为王道礼制。

   以仁为本的文化开蒙、以民为本的礼乐制度和以身作则的道德教化,是圣王安顿世俗世界、落实“四为”方针的三大支柱,缺一不可。

   时代不同,三大支柱或有所侧重。太平大同之世,全体人民德智普高,制度法律的重要性弱化,但圣王不至于撤销之或任其消失。太平世未必人人都是士君子,士人未必不会堕落,同时,也不能保证世世代代都是圣王。故礼乐制度永远有其存在的必要。

   圣人罕见,圣王更难得。圣贤无倚于外,我欲仁斯仁至;圣王之现则有赖于一定的政治社会条件的成熟。圣王一现,没有礼制则建设健全之,礼制有失则补苴罅漏完善之。荀子说圣王尽制,即建设完善与时偕宜的礼乐制度。圣王从心所欲,必不逾天理之矩;任心而治,必不逾儒宪之矩,不会摆脱王道和礼制的模式也。

   关于“圣王任心而治”,米湾也异议说:

   “政治究归世俗领域之事,而“圣王之治”,按蒋之说,则是摆脱宪政,任“心”而治。如此,美则美矣,然其理想则近乎人间天堂,恐如海客瀛洲,信难求之。故讨论中区区对此有所保留”云。

   东海赞成这个保留。然关于“将来在此经验世间是否能出现圣王之治”,我赞成蒋庆“必然会出现圣王”之说,认为米湾的“不一定”之说不符合外王三世说。(详见米湾《圣王之治不是“常道”,儒教宪政当是“永制”》一文)太平世一定会出现,通往太平世的新王道礼制一定会建成,王道礼制建设有赖于圣王之兴。2018-8-22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