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它们】三种势力指极权主义、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势力。这三种势力,品质同样恶劣,性质最能相通。太平天国就是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民粹主义的圆满统一,另再加上民族主义。反孔反儒和平等主义,民粹主义也;以民族为区分敌我的标准,民族主义也。

   【十条】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儒家民本与西方人本有所不同。民本的民是个体性与集体性的统一,人本的人是个体的人。故人本政治过于强调个体,集体精神和社会建设不足;民本政治则个体和社会并重。民本政治建立在仁本道德之上,既极为关心个体,又富有“中国一人天下一家”和民胞物与的情怀。

   【十条】有大大小小的命运共同体,从家庭、家族、民族、国家、天下直到宇宙,都是命运共同体。故儒家的爱,自内而外,自近而远,有差等而无局限。在政治上,先爱民后爱国,先爱本国人民后爱外国人民。这里不能平等兼爱,利他主义,更不能先人后己,次序颠倒。

   【十条】要真正以儒立国,就必须去马修宪,确立儒家道统的宪位即意识形态地位。这才是治本之法,才能从根源上解决各种政治问题,杜绝人道灾难的发生,并在道统指导下重建政统和学统,吸收传统和西方的精华,重开中华文明新一轮的辉煌。

   【因果】元士云:“魔鬼蛊惑伤害的都是崇拜它的人,骗子欺骗的都是相信它的人,狐妖吸榨的都是爱恋它的人!”确然如此。因此,打击惩罚魔鬼、骗子、狐妖们,固然是爱人救人;开展文化启蒙,让人们认清它们的真面目,更是爱人的必然和救人的必须。这是对人根本性的救助。

   【殡葬】罗辉: “其实土葬是最好的方式,既厚风俗又不占地。因为过两三代,就恢复自然了。关键是要控制封土面积,不允许封土有体量过大建筑。”此言甚是。现在虽是火葬,城市公墓墓地越建越大,并无节省用地的作用。要价也越来越高,动辄几万十几万,以致不少市民有“病不起活不起也死不起”之叹。

   【为什么】习先生关于中华文化重要性的讲话连篇累牍,去年初两办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尤其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有西方价值,又有儒家思想,中西合璧,何其全面。为什么讲话精神和两办意见无法贯彻落实?核心价值观只有装饰作用?

   【苦笑】曾有人劝我不要批贪官恶吏,理由很怪异,说贪官恶吏挖马家墙脚,为马家树敌,有利于推动人民觉醒和社会进步,并借闻一多《死水》的诗句为贪官恶吏辩护: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这让我不由得想起马恩的“恶动力论”,哭笑不得。

   【骗子】骗子种类很多,概乎言之有三:感情的,利益的,思想的。三种骗子愈趋愈下。思想骗子也着眼或归结于利益,毕竟是间接的。思想骗子又有两种,一种是明白人,知道自己所宣传的思想是错误邪恶的,但因为种种原因,仍然努力宣传;一种是糊涂人,真心信奉歪理邪说,既是骗人者,也是被骗者。

   【骗子】五四派知识分子,不是骗子者寡。可以说,所有反孔崇马的知识分子,都是骗子,区别在于,有的自欺欺人,有的只欺人。可以四九为界,之前自欺欺人者多,之后只欺人者多。但由于利益刺激、名位牵扯或政治恐惧等种种原因,心里虽然明白,笔下依然糊涂。

   【君子】硕果不食,硕大的果实不被吃掉。一阳在上,在率兽食人、人吃人的社会硕果仅存,何其吉祥。君子得舆,君子得到车子,实为人民所载。得舆,意谓得到权位。将来哪位儒友有机会为官,可以此贺之。语出剥卦爻辞:“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儒家】儒门中有不同观点意见很正常,有所争论也很正常,但儒儒争论,应该就事论事,有理说理,只论事是否实,理是否正,唯理是从,不及其它。论理之时,追究动机,特别无聊。君子之心,非小人所能测度;小人之腹,是君子亦不逆诈。某文标题颇合我意:“你从背后开枪打我,我依然相信是枪走了火。”

   【东海律】恶必原子化。恶意味着唯利是图、见利忘义、损人利己乃至以怨报德。故恶人之间只有暂时性的利益勾结,绝无相敬相爱的道义团结。如果没有定于一尊的权力强制和武力威慑,恶势力恶社会都是无法形成良好的文化政治共识的。而在权力强制武力威慑下形成的共识,非邪则伪。

   【东海律】文化上反孔反儒,必然导致政治上反华反汉。因为儒家、中华和汉族,同体同命,血肉交融。盖儒家是中华的灵魂,中华是儒家的载体,汉族是中华的主体。反华反汉的结果,轻则夷狄化,重则禽兽化甚至豺狼化。要重建中华,必须复兴汉族;要复兴汉族,必须重新尊儒,让儒家取得宪位成为国魂。

   【击蒙】或说:“时代在发展,文化也在发展,灵魂和思想也在发展,不可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文化也不可能是一个民族永远一成不变的灵魂。”答:这是只知时代、思想文化、政治制度、道德规范之变易,不知道德原则之不易,不知五常道普适于一切时代一切人类。

   【东海律】民弱而国强,强国难以持续,必然迅速衰弱;民贫而官富,官富难以持续,必然迅速返贫。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政治定律,也是考诸史籍而不谬的历史规律。注意,官员返贫,不仅返贫而已。不义之财悖出的时候,往往要带走主人的半条乃至一条命,并遗祸家人和子孙。

   【看中国】财经网报道,一篇《公司收入200万,税后到手只有2.14万》的文章,以一家年入200万的工业制造公司为例,除去公司各项成本,以及增值税城建税所得税等9项税务支出后,得出企业主最终剩2.14万元。专家认为计算有误,余额应为3.16万。不由得失笑又悲愤。重税至此,夫复何言!

   【东海曰】邪说最大的作用是以邪知邪见抹黑真理,粉饰罪恶,为罪恶行为提供冠冕堂皇的理由。有了邪说支持,罪犯可以充当功臣,屠夫成为充当救主,魔鬼可以化身圣佛,人世间各种罪恶,包括极权主义暴政和极端主义恐怖,都可以变得理直气壮。邪说之用大矣哉。

   【东海曰】仅仅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就开过无数会议,行业领导、各级领导和历代领导包括习,都作过大量指示批示,类似“坚持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的话,国人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效果又如何?毒食假药依然无穷无尽,泛滥成灾。

   【东海曰】大量政治恶行,在西方行不通,在古代更行不通,在马家社会则畅行无阻,即使受到阻止,也无法根治,会不断复发,根源就在于独特的文化体系。在这种文化体系之下,任何好话都会沦为巧言空谈,即使形成纪律、法律、宪法都没用。保护言论自由保护私产,都是宪法或法律规定,又如何?

   【儒家】就理论理地批评对方的思想认识不对,就事论事地指出事实认定有误,是一种善意和尊重,猜测动机则另当别论。如这篇《习近平终结了持续百年的“去中国化运动”》专访,饱受质疑批评。东海看法判断是否正确,可以商榷批评,但有些人测度我想攀附当局想当帝王师,就很无知无聊很不君子。

   【顺天】顺天方能应人,应人必然顺天。顺应人民、顺应时代、顺应社会的前提是顺天。唯有顺应天道之正,才能得乎人道之中,人道之中就是中道。故顺天就是执中,就是顺乎仁义之道、君子之道、孔孟之道,就是顺儒。而逆儒就是逆天。顺儒者昌逆儒者亡。百年来我们就在灭亡之路上狂奔,先亡民国后亡天下。

   【救世】东海弘儒救世之想,常遗笑亲友网友。确实,我救民救世的一点痴念非常热切执着,饱经风霜而不敢。我深深地认识到,唯有儒家才能救民救世,也一定能。兴儒去马是从根本上救民救国的唯一手段,兴儒也是救佛道救西方的不世良方,还是成就人生美好和辉煌的最佳法门。舍此,连独善其身都不可能。

   【救世】儒家可以救佛道,非虚言也。马家在本质上对所有宗教包括佛道都是敌视的,兴盛时必灭佛灭教,灭之后快,衰败时会予以利用。但被利用亦非佛道之福,一则导致学术中毒,邪化;二则导致道德堕落,恶化。唯有王道政治,才能让佛道两教得到正常健康的发展。

   【救世】一些良性学派宗派,中了马毒或受了马导,也会异化,轻则低俗化,重则邪恶化,佛教就是典型。佛门中宣扬佛教正理者寡,支持儒家弘扬正义者更寡,官僧勾结、敛财帮闲、藏污纳垢、穷奢极欲者众。不认同某工但很认同某工的一个判断:在此五浊恶世,佛道也救度不了人。确然,它们自救都难也。

   【救世】儒家可以救西方,也是实在话。如果说佛道两家是蔽于天而不知人,不通人道;自由主义导出来的西方现代文明,就是蔽于人而不知天。因为不通天道,所以也不得人道之正。人欲缺乏天理引导,科学缺乏道德制约,野蛮因子潜藏,文明高度有限。唯有仁本主义文化,才能为之补漏去蔽,予以导良提升。

   【领袖】或谓伟大常常是虚伪的。这成什么话。伟大焉能虚伪?虚伪必不伟大,两者完全绝缘。历代圣贤和圣王的伟大实实在在,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程朱阳明的伟大信而有征。如果虚伪的伟大指的是暴君的“伟大”,那又未免隔靴搔痒。暴君的“伟大”岂仅虚伪,那是极邪大恶。

   【领袖】当年还是儒学爱好者,不识圣贤之圆满伟大,曾誉汪精卫为圣贤。后来深入儒学精义,始知汪离圣贤境界差得远,连儒士都不算,只是有一定儒学修养的外道罢了。论德性,汪与蒋在伯仲之间;论智慧见识,汪犹逊于蒋,意必固我俱全,可惜了一手好诗,可谓玩诗丧志。

   【中美】亲君子远小人,适用于生活,适用于政治,邦交也不例外。在国际上,应该亲近君子,疏远小人,防范或惩罚盗贼。美国虽非君子国,但相对正常、正义,不妨亲近;金朝们则为盗贼,必须严阵以待,必要时协同或配合美国消灭之。这才是正道。

   【击蒙】反儒派有两种拿手好戏:一是曲解儒经圣言,明明是正确、正义的话,偏要解释为极权主义的话。二是伪造儒家观点,进行思想栽赃,“用幻想的儒学否定真正的儒学”(网友语)。百年来反儒著作文章浩如烟海,基本手段不外乎这两种。

   【嘿嘿】昨天刚提出“儒家可救佛道”,“唯有儒家政治,才能让佛道两教得到正常健康的发展。”今天就爆出了佛教界大哥大的大丑闻,为东海的说法提供了即时性、活泼泼的例证。

   【游艺】德才、德艺如主客,不可喧宾夺主,不可玩艺丧志,更不可本末颠倒。然在以德为主的前提上,亦不妨有所讲求。游戏的心态游于艺,恰恰游得更远更高。儒学是高端性、根本性学问,精义入神,大本确立,对于所好之艺,必然事半功倍势如破竹。故大德必有大才,必然艺高,必然德艺双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