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问题】或问:49以后,多少正人君子被恶鬼邪术所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其一,何谓正人何谓君子;其二,49以后有多少正人君子?

   【问题】正人必须正派,必须有一定的正义感和正知见,底线是不信邪说,不入邪教,不走邪路,不拜邪魔,不染邪气。君子的责任感正义感又更高,四勿三达,无忧无惑无惧,不移不淫不屈,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试问四九之后,正人君子有几?

   【说儒】对于具体个人和特定人群,当然应该因人制宜,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决定说什么内容,说到什么程度。但一般情况也不宜自我设禁过多,过于拘谨。什么词语观念不宜说,怕导致民众反感;什么话题内容不能论,怕触犯政治忌讳。儒家既然来了,对于社会和政治,就要尽力发挥引领导向作用。

   【说儒】君子明哲保身是应该的。但是,怕失去体制内职务权力和升迁机会,怕受领导批评、世俗歧视,怕牺牲在各种讲坛会议发言的机会,怕各种既得利益受损,这些既不属明哲保身,也不是无道则隐。明哲宜用于保身,不宜用于保利。如果连一点微利、一个微博都不愿牺牲,还奢谈什么文化、社会责任。

   【说儒】先知先觉,就必须也必然先行。儒者就是先行者。道德先行包括思想、言论先行。在非自由的社会环境中,为国民争自由,为儒家争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以合情合理、合乎易理天理的言论不断拓展言论空间,是儒者应尽的责任。这样做纵然有风险,不至于危及生命,无伤于保身的明哲也。

   【说儒】世人怯懦可以理解,兹时兹世儒人怯懦也可以理解。但儒家不能比佛道和自由派更怯懦,不能比马帮官员和市井小人更怯懦。数十年来佛道自由派及马家官民,敢于说真话者虽不多,还是不断出现。遗憾他们有胆说真话,无力说真理。能够把道德、政治真理说正说圆说透者,唯有儒家。责任所在,儒者当勉。

   【说儒】比不说真话、不说真理、明哲保利更不堪的,是以儒家之名,以圣经圣言儒家义理为极权主义思想政治辩护和背书,甚至反过来防儒之口。前者只是不敢为善,不敢尽责,后者则是勇于帮忙,勇于助恶。怯懦冷漠犹可恕,无耻龌龊必成灾;人间法律虽无奈,天理因果自有灵。

   【说儒】有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四九以来无数知识分子遭灾受难是因为坚持真理讲真话。事实恰恰相反,它们遭灾受难的根本原因是坚持歪理讲邪话,很多人即使讲的是真话,也是歪理邪话。真正讲出道德真理、政治正理者,那是圣贤君子,天地间最尊贵,人类中最吉祥,要遭灾受难,大不易也。

   【击蒙】或调侃: “美国人、欧洲人、印度人、马达加斯加人、巴拉圭人真可怜,既没有儒家天理,也没有儒生救世,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这个问题东海解释多次,兹重复一下:无父无师大不幸,但仍有成长机会;有父有师最幸运,但若弑父灭师,那就自绝于人类。百余年来自绝于人类的运动一个接一个啊。

   【说儒】梁漱溟先生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中敢于逆鳞的硬骨头,四九后凤毛麟角,非常罕见,但依照儒家标准,梁先生连正人都谈不上,遑论圣贤君子。他虽然有一定正气和正义感,然思想、学术、言论、德行都欠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人,只能算准正人。

   【说儒】有名家颇懂儒学,曾劝我不要议论政治、批判现实,用了很多圣言儒理,诸如“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呀,“君子不失人不失言”呀,君子能群、不能孤僻呀;和谐为贵,不可好斗呀;入乡随俗、入国问禁呀……一套一套的,为我着想,怕我出事,态度诚恳谦逊友好。东海认真听完,限他三年内不许与我讲话。

   【说儒】患得患失是常人常态,不明道德真相,不明得失无常的道理故。非得乎道之得,外在利益之得,都是变化无恒的。有所得往往有所失,有所失往往有所得。欲保所得长久,必须利他益世,遵循道义,建立功德。否则,权位财势愈盛,丧之愈速,后患愈大,不仅悖出而已。

   【说儒】反儒派只有一条出路:求佛求道(道家或道教),主动出世,轻则不问政治,重则脱离社会。此外都是邪路,无论动机如何,必走上邪路绝路,必有其恶业恶果。盖反儒就是反对仁义礼智信,反对王道之政中道之德,反对天理良知,必然滑向反人道反人性反人权反人类。必然的。

   【说儒】孔子学院,国内外名声甚为不堪。姑不论间谍、洗钱之真伪,孔子学院不教孔学,“从上到下的规划管理及工作人员和方法太笨”,就非常不孔不儒,就是对孔子的亵渎。儒家以仁为本,智勇双备,古来为政为师,是老本行;为商为军,亦多高手,岂有不善于规划管理之理,岂有此理。

   【救恶】或说:“《老子》说:“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无弃人,善人恶人都不弃;佛菩萨救苦救难,包括对恶人的救助;孔子说仁者爱人,包括对恶人的仁爱。你反对助恶,有违三家教导。答:助恶和救恶不可混为一谈。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答客】或问:内圣外王依旧属于人道的范畴,但是如何跟天道结合在一起?答:儒家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统一。下学上达的内圣学就是连接、贯通人道与天道的。盖内圣学致力于致良知、明明德和尽心知性知天,良知明德即天性,即《中庸》所说的天命之性,宋儒所说的天地之性。天即性,性即天。

   【答客】或问:孔子说仁者爱人,包括对恶人的仁爱吗?答:儒家仁爱一切人类,但仁爱方式因人而异。对于圣贤是崇拜,对于君子是尊重,对于小人是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对于罪人是制之以法。义刑义杀义战,是以生道杀人,即是为了敬天保民,也是对大多数罪恶分子的一种仁爱与救助。

   【历史眼】如何尊儒,因人因派而异,可分为三种尊法:一是邪派的尊法,表面上、暂时性有所认同,以资利用,如暴秦统一之初秦相吕不韦门下的文人群,秦廷的博士群,大多是小儒杂儒;一是正派的尊法,如佛道和个别自由派的尊儒;三是儒家的尊法,尊之为最高信仰和指导思想。这是真正的尊重。

   【人生】古人云:“是技皆可成名天下,惟无技之人最苦;片技即是足立天下,惟多技之人最劳。”确然。尤其是无道之人,必须懂得一门技艺,使心灵、精神有所寄托。既无道又无技,无论贫富贵贱,皆不得安心。那种无趣、无聊、无所事事之苦,是无可救药的,不仅生命缺乏意义而已。

   【人生】安贫乐道,必须有道。如果未得乎道,必不能真正安心,患得患失是必然的。无道有技,有所寄托,尚可勉强小安。最怕无道无技,一无所有,心灵赤贫,精神苍白,不是“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欲不沦为权力主义或物质主义者,不可能也。

   【人生】我特能理解那些绝望的人,绝望于这个到处充塞着极权主义的龌龊和物质主义的丑陋的马邦。论道德之败坏和苦难之深重,马邦人堪称人类之最,或许只有秦人、长毛和中西各种邪教可以勉强与之仿佛。如果不是皈儒,我也早已绝望,或者逃出国境,遁向异国;或者逃离世界,遁入佛道。

   【人生】古今不少学者都认为,很多人道德败坏是因为贫困,衣食足则知荣辱。其实未必。小人穷斯滥矣,富了更滥。知不知荣辱,不在于衣食足不足,而在于德智足不足。所以,对于庶民,庶之富之教之,必须齐头并进,三管齐下。如果试图先富后教,先让他们不义而富且贵,那就失去了最好的教育机会。

   【实话】圣贤君子的话都是实话。所谓实话,一是指根源于实觉实证和实践功夫的话,二是指合情合理、合乎事实和道理的话。空谈一句也多余,实话千卷也嫌少。例如王夫之,一生著述近100种,400余卷,共五百余万言,内容广博豪富。闲来翻阅南岳麓书社编印的《船山全书》,津津有味。

   【实话】言行不贰,于儒者,有时行为就是发言,有时撰述就是实行,王夫之就很典型,在实践中撰述,以撰述为实践。传熊十力先生书斋设孔子、王阳明、王船山座位,朝夕膜拜。孔子、王夫之、熊十力亦是东海膜拜的对象。于王、熊二先生和历代贤人君子之撰述,只恨其少也。

   【成人】“学以成人”的成人是儒学意义上的成人。并非人之为人的底线,而是士君子的底线。孔子介绍过两种成人,一是“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二是:“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民族】民族主义要有效,离不开信仰和利益的加持。领导阶层与族民族众之间,共同的信仰越坚定,利益共同点越多,民族主义的旗帜就越灵验管用。两者缺一,效果减半;如果两缺,没有信仰或信仰缺失,没有共同利益或利益冲突,民族主义就无效甚至负效,对领导阶层产生反噬作用。

   【丑闻】外媒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境内有超过300名天主教牧师涉嫌对儿童进行性侵,受害者超过1000人。类似丑闻,对于耶教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对于耶教的品质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一个学派宗派,正人越多,丑闻越少,文化品格就越高。反之,丑闻越多,说明正人越少,其学说宗教的品格就越低。

   【丑闻】或谓不能因为性丑闻而完全否定耶教,儒门中也有性侵者,也有伪君子、大恶人、造反作乱者。答:这个当然,儒门中并非个个君子人人圣贤,肯定有如你所说的坏人,有丑闻。但是,相对而言,儒门中圣贤君子最多,丑闻最少。像性侵儿童这种事,纵有,也是稀有罕见之至!一旦发现,鸣鼓攻之。

   【自由】认同和附庸是两回事。儒家对于自由主义,有所认同,从善如流,理所当然,礼所当然。儒家对于各派良性学说皆应如此。这是在大本确立前提下的海纳百川。然自由主义儒学和自由儒学,则游移乃至丧失了基本立场,变成了以彼为主,甘为附庸,是一种异化的表现。

   【自由】从善如流和允执厥中,相反相成。儒家对佛道两家可以相当尊重,但不能佛道化;对自由民主理当有所认同,也不能自由主义化。儒家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中道。那样才能反本开新,开出与时偕宜的王道和礼制,借鉴西制之善,建设文明之新。占中为王,此之谓也。

   【自由】统合孟荀,统合三教,统合中西,都是杂家所为。对于儒门杂家来说,这是文化自信不足;对于各派杂家和无立场杂家来说,这是文化野心膨胀,试图集诸家之大成而超越之。义理粗疏,,思想混杂,三观不明,格致能力和明辨功夫不足,这是古今所有杂家的共同点。

   【自由】不同文化体系必有不同的道德标准,文化多样性必然体现为道德标准的多样性。这是客观存在。儒家主张“道并行而不悖”,就是对这种存在的尊重。但是,儒家本身,必须始终坚持仁本主义的道德标准而不动摇不变色。三观不能多元化,指导思想不能多元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