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东海一枭(余樟法)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问题】或问:49以后,多少正人君子被恶鬼邪术所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其一,何谓正人何谓君子;其二,49以后有多少正人君子?

   【问题】正人必须正派,必须有一定的正义感和正知见,底线是不信邪说,不入邪教,不走邪路,不拜邪魔,不染邪气。君子的责任感正义感又更高,四勿三达,无忧无惑无惧,不移不淫不屈,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试问四九之后,正人君子有几?

   【说儒】对于具体个人和特定人群,当然应该因人制宜,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决定说什么内容,说到什么程度。但一般情况也不宜自我设禁过多,过于拘谨。什么词语观念不宜说,怕导致民众反感;什么话题内容不能论,怕触犯政治忌讳。儒家既然来了,对于社会和政治,就要尽力发挥引领导向作用。

   【说儒】君子明哲保身是应该的。但是,怕失去体制内职务权力和升迁机会,怕受领导批评、世俗歧视,怕牺牲在各种讲坛会议发言的机会,怕各种既得利益受损,这些既不属明哲保身,也不是无道则隐。明哲宜用于保身,不宜用于保利。如果连一点微利、一个微博都不愿牺牲,还奢谈什么文化、社会责任。

   【说儒】先知先觉,就必须也必然先行。儒者就是先行者。道德先行包括思想、言论先行。在非自由的社会环境中,为国民争自由,为儒家争自由,尤其是言论自由,以合情合理、合乎易理天理的言论不断拓展言论空间,是儒者应尽的责任。这样做纵然有风险,不至于危及生命,无伤于保身的明哲也。

   【说儒】世人怯懦可以理解,兹时兹世儒人怯懦也可以理解。但儒家不能比佛道和自由派更怯懦,不能比马帮官员和市井小人更怯懦。数十年来佛道自由派及马家官民,敢于说真话者虽不多,还是不断出现。遗憾他们有胆说真话,无力说真理。能够把道德、政治真理说正说圆说透者,唯有儒家。责任所在,儒者当勉。

   【说儒】比不说真话、不说真理、明哲保利更不堪的,是以儒家之名,以圣经圣言儒家义理为极权主义思想政治辩护和背书,甚至反过来防儒之口。前者只是不敢为善,不敢尽责,后者则是勇于帮忙,勇于助恶。怯懦冷漠犹可恕,无耻龌龊必成灾;人间法律虽无奈,天理因果自有灵。

   【说儒】有一个普遍的误会,认为四九以来无数知识分子遭灾受难是因为坚持真理讲真话。事实恰恰相反,它们遭灾受难的根本原因是坚持歪理讲邪话,很多人即使讲的是真话,也是歪理邪话。真正讲出道德真理、政治正理者,那是圣贤君子,天地间最尊贵,人类中最吉祥,要遭灾受难,大不易也。

   【击蒙】或调侃: “美国人、欧洲人、印度人、马达加斯加人、巴拉圭人真可怜,既没有儒家天理,也没有儒生救世,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这个问题东海解释多次,兹重复一下:无父无师大不幸,但仍有成长机会;有父有师最幸运,但若弑父灭师,那就自绝于人类。百余年来自绝于人类的运动一个接一个啊。

   【说儒】梁漱溟先生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中敢于逆鳞的硬骨头,四九后凤毛麟角,非常罕见,但依照儒家标准,梁先生连正人都谈不上,遑论圣贤君子。他虽然有一定正气和正义感,然思想、学术、言论、德行都欠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人,只能算准正人。

   【说儒】有名家颇懂儒学,曾劝我不要议论政治、批判现实,用了很多圣言儒理,诸如“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呀,“君子不失人不失言”呀,君子能群、不能孤僻呀;和谐为贵,不可好斗呀;入乡随俗、入国问禁呀……一套一套的,为我着想,怕我出事,态度诚恳谦逊友好。东海认真听完,限他三年内不许与我讲话。

   【说儒】患得患失是常人常态,不明道德真相,不明得失无常的道理故。非得乎道之得,外在利益之得,都是变化无恒的。有所得往往有所失,有所失往往有所得。欲保所得长久,必须利他益世,遵循道义,建立功德。否则,权位财势愈盛,丧之愈速,后患愈大,不仅悖出而已。

   【说儒】反儒派只有一条出路:求佛求道(道家或道教),主动出世,轻则不问政治,重则脱离社会。此外都是邪路,无论动机如何,必走上邪路绝路,必有其恶业恶果。盖反儒就是反对仁义礼智信,反对王道之政中道之德,反对天理良知,必然滑向反人道反人性反人权反人类。必然的。

   【说儒】孔子学院,国内外名声甚为不堪。姑不论间谍、洗钱之真伪,孔子学院不教孔学,“从上到下的规划管理及工作人员和方法太笨”,就非常不孔不儒,就是对孔子的亵渎。儒家以仁为本,智勇双备,古来为政为师,是老本行;为商为军,亦多高手,岂有不善于规划管理之理,岂有此理。

   【救恶】或说:“《老子》说:“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无弃人,善人恶人都不弃;佛菩萨救苦救难,包括对恶人的救助;孔子说仁者爱人,包括对恶人的仁爱。你反对助恶,有违三家教导。答:助恶和救恶不可混为一谈。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答客】或问:内圣外王依旧属于人道的范畴,但是如何跟天道结合在一起?答:儒家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统一。下学上达的内圣学就是连接、贯通人道与天道的。盖内圣学致力于致良知、明明德和尽心知性知天,良知明德即天性,即《中庸》所说的天命之性,宋儒所说的天地之性。天即性,性即天。

   【答客】或问:孔子说仁者爱人,包括对恶人的仁爱吗?答:儒家仁爱一切人类,但仁爱方式因人而异。对于圣贤是崇拜,对于君子是尊重,对于小人是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对于罪人是制之以法。义刑义杀义战,是以生道杀人,即是为了敬天保民,也是对大多数罪恶分子的一种仁爱与救助。

   【历史眼】如何尊儒,因人因派而异,可分为三种尊法:一是邪派的尊法,表面上、暂时性有所认同,以资利用,如暴秦统一之初秦相吕不韦门下的文人群,秦廷的博士群,大多是小儒杂儒;一是正派的尊法,如佛道和个别自由派的尊儒;三是儒家的尊法,尊之为最高信仰和指导思想。这是真正的尊重。

   【人生】古人云:“是技皆可成名天下,惟无技之人最苦;片技即是足立天下,惟多技之人最劳。”确然。尤其是无道之人,必须懂得一门技艺,使心灵、精神有所寄托。既无道又无技,无论贫富贵贱,皆不得安心。那种无趣、无聊、无所事事之苦,是无可救药的,不仅生命缺乏意义而已。

   【人生】安贫乐道,必须有道。如果未得乎道,必不能真正安心,患得患失是必然的。无道有技,有所寄托,尚可勉强小安。最怕无道无技,一无所有,心灵赤贫,精神苍白,不是“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欲不沦为权力主义或物质主义者,不可能也。

   【人生】我特能理解那些绝望的人,绝望于这个到处充塞着极权主义的龌龊和物质主义的丑陋的马邦。论道德之败坏和苦难之深重,马邦人堪称人类之最,或许只有秦人、长毛和中西各种邪教可以勉强与之仿佛。如果不是皈儒,我也早已绝望,或者逃出国境,遁向异国;或者逃离世界,遁入佛道。

   【人生】古今不少学者都认为,很多人道德败坏是因为贫困,衣食足则知荣辱。其实未必。小人穷斯滥矣,富了更滥。知不知荣辱,不在于衣食足不足,而在于德智足不足。所以,对于庶民,庶之富之教之,必须齐头并进,三管齐下。如果试图先富后教,先让他们不义而富且贵,那就失去了最好的教育机会。

   【实话】圣贤君子的话都是实话。所谓实话,一是指根源于实觉实证和实践功夫的话,二是指合情合理、合乎事实和道理的话。空谈一句也多余,实话千卷也嫌少。例如王夫之,一生著述近100种,400余卷,共五百余万言,内容广博豪富。闲来翻阅南岳麓书社编印的《船山全书》,津津有味。

   【实话】言行不贰,于儒者,有时行为就是发言,有时撰述就是实行,王夫之就很典型,在实践中撰述,以撰述为实践。传熊十力先生书斋设孔子、王阳明、王船山座位,朝夕膜拜。孔子、王夫之、熊十力亦是东海膜拜的对象。于王、熊二先生和历代贤人君子之撰述,只恨其少也。

   【成人】“学以成人”的成人是儒学意义上的成人。并非人之为人的底线,而是士君子的底线。孔子介绍过两种成人,一是“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二是:“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民族】民族主义要有效,离不开信仰和利益的加持。领导阶层与族民族众之间,共同的信仰越坚定,利益共同点越多,民族主义的旗帜就越灵验管用。两者缺一,效果减半;如果两缺,没有信仰或信仰缺失,没有共同利益或利益冲突,民族主义就无效甚至负效,对领导阶层产生反噬作用。

   【丑闻】外媒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境内有超过300名天主教牧师涉嫌对儿童进行性侵,受害者超过1000人。类似丑闻,对于耶教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对于耶教的品质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一个学派宗派,正人越多,丑闻越少,文化品格就越高。反之,丑闻越多,说明正人越少,其学说宗教的品格就越低。

   【丑闻】或谓不能因为性丑闻而完全否定耶教,儒门中也有性侵者,也有伪君子、大恶人、造反作乱者。答:这个当然,儒门中并非个个君子人人圣贤,肯定有如你所说的坏人,有丑闻。但是,相对而言,儒门中圣贤君子最多,丑闻最少。像性侵儿童这种事,纵有,也是稀有罕见之至!一旦发现,鸣鼓攻之。

   【自由】认同和附庸是两回事。儒家对于自由主义,有所认同,从善如流,理所当然,礼所当然。儒家对于各派良性学说皆应如此。这是在大本确立前提下的海纳百川。然自由主义儒学和自由儒学,则游移乃至丧失了基本立场,变成了以彼为主,甘为附庸,是一种异化的表现。

   【自由】从善如流和允执厥中,相反相成。儒家对佛道两家可以相当尊重,但不能佛道化;对自由民主理当有所认同,也不能自由主义化。儒家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中道。那样才能反本开新,开出与时偕宜的王道和礼制,借鉴西制之善,建设文明之新。占中为王,此之谓也。

   【自由】统合孟荀,统合三教,统合中西,都是杂家所为。对于儒门杂家来说,这是文化自信不足;对于各派杂家和无立场杂家来说,这是文化野心膨胀,试图集诸家之大成而超越之。义理粗疏,,思想混杂,三观不明,格致能力和明辨功夫不足,这是古今所有杂家的共同点。

   【自由】不同文化体系必有不同的道德标准,文化多样性必然体现为道德标准的多样性。这是客观存在。儒家主张“道并行而不悖”,就是对这种存在的尊重。但是,儒家本身,必须始终坚持仁本主义的道德标准而不动摇不变色。三观不能多元化,指导思想不能多元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