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民主政治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王道政治则是要把权力尊在礼台上。只要权力的来源和使用,合法合礼合理,就理应受到相应的人民的崇敬服从和国家的礼待。礼台指礼乐制度,既保障民众应有的自由,也维护政治和道德相应的尊严。

   当然,官员不被当作笼中兽,并非没有制约。王道政府的官员受到礼法双重制约。各级官员都站在礼台上,既接受人民的尊重,也接受相应的监督和评判。丧失了为官资格、不配受到尊重的官员,将受到相应的纪律惩处。触犯法律者依法处理。

   新礼制下,民有民的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没有恐惧和匮乏的自由,都不容侵犯。相反,官员有责任保护之。同时,官有官的尊严,包括政治尊严和道德尊严,也不容随意冒犯。相反,人民应该维护之。官员的尊严来源有二:一是合法合礼的权力,二是公正廉明的官德。换言之,官威由权威和德威相辅相成。

   教师说错话,有师规;官员说错话,有官纪,政府都可以管。唯独民众说错话,政府不能管。相反,政府应该维护民众的言论自由。对民众不能高标准严要求,不能要求民众众口一词,群言一致,没有非礼的话,错误的观点。对于民众的错误言论,政府只能以加强文化教育、道德启蒙对治之。

   侵犯、剥夺庶民的言论自由,是特别非礼恶劣的行为,却是古今中外极权主义的通病。这个问题,民主制已经予以很好的解决,新礼制自当借鉴之,以法律的方式有效保护民众应有的权利自由,让政治文明起来,让社会焕发新的活力和生机。

   对儒家的批判之一是,欠缺限权思想,即礼制对于权力尤其是皇权缺乏刚性制约。其实儒家的制度制约是礼法双重的,礼法条款和监察部门对于一般官员的制约也颇为有效,而对于皇权的制约确实效果有限,不够刚性。

   但这不是王道思想的欠缺,而是在王道思想落实于家天下君主制时所产生的局限。这种局限属于历史。当儒家文化重新开出“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新王道政治和礼制,这种局限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各级官员都站在礼台上,站在最高礼台上的领袖,应该德才皆高,特别高。这就需要合适的方式选贤与能。

   民主制可以与能不足以选贤。要推举出既贤又能的领袖,只能采取儒式选举法,详见《儒宪微论之一: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东海提议的这个选举法,既重视文化、政治两大精英群体的意见,又保障了全体国民的主权地位,一举三得,比西式民主选举高明得多。这也是外王学高于自由主义的一点。

   东海设想的选举法,既从贤又从众。对于领导人的产生,精英群体享有推举权和初级决定权,广大人民享有终极决定权。精英群体推举、同意的领导人,可以拥有一段时间段的摄政权。然后要取得全体人民票决认可,才能正式上位。这样,既不至于民意一重独大,而人民的主权又得到了充分保障。2018-8-16余东海儒家网

(2018/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