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法术】古今各种巫术法术,有假有真。但即使是真的,效用也有限,而且很容易招灾引祸。唐初有西域僧人,擅长咒术,咒人立死。太史令傅奕请太宗命僧咒己,结果僧自毙。又如某宗教学教授介绍,亲眼见过有人会意念搬运法,搬来一些小物小钱。但术者称搬来的钱财不能使用,否则法术会消失并有后患。

   【法术】我一再强调,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信仰者得福,不信者不幸也。盖天地之性人为贵,人类之中圣贤君子为贵。孟子说:“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拥有天爵,就是人世间最吉祥的人。吉人天相,鬼神护佑,恶鬼不能侵,邪术不能害。凡试图使用邪术危害君子的邪人,都会受到其邪术和鬼神的反噬。

   【释疑】或问:你说良知护身,为什么古来无数圣贤君子受尽迫害甚至被害死?答:圣无败局,贤无死地,古来没有死于非命的圣贤。正人君子被害死,有些是勇敢有余而智慧不足,大多是主动求死以取义成仁。另复须知,危害圣贤君子是自绝于天人的滔天大恶,这种人物和势力必有奇灾大祸。

   【释疑】大恶必有恶果,这是因果之必然,易理之必然,天理之必然。至于什么恶果,因人而异,种种不幸无数无量难以遍举。另外,恶报或显在或潜在,或即时或滞后,本人或子孙,往往不易为外人和世俗所知也。比较明显的如恶疾、横死、破家、绝后、遗臭千古等,都是恶果之大者,俗眼易见者。

   【君子】看到一句很赞的话:“對既有的惡無線容忍,對新生的善吹毛求疵。”这是世俗常态。类似的常态是,对盗贼开罪脱责,无限宽容;对君子吹毛求疵,无限上纲。所以,君子对他人应道德宽容,大德不逾闲,就值得赞美;对自己则要严格要求,小节也要慎重,避免因小失大。

   【君子】《儒行》说:“儒有今人与居,古人与稽;今世行之,后世以为楷。适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谗谄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当代儒者所置身的环境和面对的状况比这更为恶劣。危之者,不仅有谗谄之民,还有“文化”之人,更有盗贼之群。正人君子一不小心就会被抓住把柄而无限上纲。

   【君子】二十年来陆续与多数朋友及亲戚断绝了联系。曾被故人严责,说我得意忘旧,富贵相忘。唯有苦笑而已。二十年前巧得机缘破大蒙昧,得大觉悟,不忍山河破碎民胞浮沉,遂发心要说点真话真理,为自己也为了天下后世。惶恐滩头,零丁洋里,铁心坚持,一切艰险,独自承担,不愿累及他人也。

   【君子】或说:对于君子高标准严要求是应该的,春秋责备贤者。答:请注意《春秋》和贤者这两个概念。《春秋》是圣经,孔子所作;贤者是有贤德又居于高位者。《春秋》对贤者求全责备严要求,与世俗对君子吹毛求疵高标准,两回事也。你可以对自己严格要求,不可对他人道德高标。明白吗?

   【儒眼】在马制马官框架下,所谓的以民为本,只能是自欺欺人。在这种既定框架下,任何改革都只能是局部性、表层性的,任何改革会反弹,甚至越改越坏。在这种既定框架下,任何好政策都难以落到实处,或者在落实的过程中都会异化恶化,变成与民争利,巧取豪夺。

   【击蒙】或说,越读中国文化和历史,就越被愚昧和黑暗所笼罩,就越自卑云云。可以肯定,说出这样的话的人,没有认真看过一部儒经和正史,只是抄袭五四滥调而已。而五四派没有一个懂儒通史的。某些人虽然小时候读过一些儒经正史,无非蜻蜓点水、走马观花耳。

   【受害】以前民众自杀多,现在官员自杀的也越来越多。民不聊生官不聊生,都因为“赖以生存的东西”缺失,对前途和人生绝望了。然所缺不同,民众物质匮乏,度日如年,生活困苦;官员财富太多,后患无穷,心灵困苦。困苦之极,生不如死。归根结底都是缺了好文化和好制度,都是马学马制的受害者。

   【君子】开发人脉资源,俨然成为一门专业学问,权力主义、利益主义赤裸裸,无耻之耻,无耻矣。东海青年时期交游遍天下,试图广交英雄客,有所作为。论人脉资源,非一般人所能媲美也。后来我不是开发,而是逐渐主动关闭之。马邦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东海拒之唯恐不彻底。知我者其天乎!

   【答客】或认为,目前儒家弱势,不妨将标准降低或者模糊化,对于马家儒学、自由主义儒学以及其它主动与儒学挂钩的学说,姑且予以认同或者默认,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慢慢澄清说明。答:类似问题,孟子的态度值得重视:中道而立,能者从之。来者不拒,往者不追。枉尺直寻,非儒所宜。

   【民主】或谓儒家反对民主,或谓儒家追求民主,都不对。儒家反对极权主义,追求礼乐制度。新礼制必然从善如流,择传统君主制和西式民主制之善者而从之。对于民主,儒家既不反对也不追求。不过,在王道追求无望或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可以认同和接受民主制,乐观其成并提供道义支持。

   【革命】或谓“经典中革命的发动者必须是圣王,孔子之后再没有圣王意味着历代农民暴动都不是经典意义上的革命”云,不一定也。首先,只要革命的发动者是儒家,或者革命的指导思想是儒学,就是高度正义的、经典意义上的革命。其次,有儒家深度参与和指导的革命,也具有相当的正义性。

   【革命】革命的经典标准是“顺乎天而应乎人”。获得人民广泛支持,应人也;以儒家为指导思想和革命精神,顺天也。领导层尊儒度、人民支持度与革命品格高低正相关。刘秀革命的品格就很高,他本人和多数文臣武将都是儒生出身,其革命就是儒式革命,经典意义上的革命。

   【革命】儒家并不一概反对暴力,盖惩罚罪恶、吊民伐罪离不开暴力,义刑义杀义战都是暴力。暴力有正邪善恶之别,政治暴力可分为三种性质:王道、霸道和极权。王道的暴力,正义性最高;霸道尊王攘夷,其暴力也有一定正义性。极权主义的暴力,最为野蛮。宗教极端主义暴力也可纳入极权主义暴力之范畴。

   【爱民】民为本还是国为本,先爱民还是先爱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政治观。以民为本,爱民为先,王道政治也;以国为本,爱国为先,国家主义也。爱不爱国,可以巧言;爱不爱民,不易狡辩。以爱国的名义谋私祸人,容易;以爱民的名义利己害民,不容易。

   【大同书】此书虽然利用了儒家的三世论和大同论,但已经违离王道之中正,充满了平等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反常。其描述的大同理想,无邦国、无君主、无家族、无夫妇、无兄弟、无爵位、无私产,还主张火葬和“男女同栖不得逾一年,届期须易人”云,已非儒家矣。

   【君子】圣贤,是小人的福星,盗贼的克星,盗贼则是小人和庶民的灾星。如果小人和庶民反对排斥圣贤,支持拥护盗贼,那是最严重的自作孽,去善驱福,招灾引祸,莫此为甚。当他们享有选择的自由、反对的自由的时候,他们反对圣贤君子,选择乱人贼子,就注定了今后的噩运。

   【历史眼】历史上的儒家王朝也有兴衰存亡,中晚期政治品德会逐步降低、败坏。但儒家王朝都有两个特征:一是有盛世而且较长,二是衰亡的过程也较长,不会像极权主义王朝那样兴勃亡速,忽然而崩。因为她们有儒家文化和制度在,变坏不容易,道德从兴盛到败坏、礼乐从建立到崩坏,必有一个较长的过程。

   【历史眼】历史上的王道政治,最好也有一定的限度。即使公天下的尧舜禹时代,其文明度也是有限的,道德文明、制度文明都有限,遑论物质、科技文明。这是历史的局限性,也就是人性和智慧的局限。未来的王道政治之文明度,一定会高于历代儒家王朝,且完全有能力突破兴衰存亡的历史律而直达大同的永远。

   【历史眼】孔明不可能背叛刘备,取刘禅而代之。对此刘备应该相当放心。除了一定的制度性制约,文化、道德的制约更加严厉。孔明若要自立,不仅无法对蜀国同僚和广大官民交代,更无法对自己交代,过不了自心之关。在那种文化、道德、制度框架下,孔明一类人物就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历史眼】曾国藩先生消灭洪杨帮之后,不可能挥师北上,取清而代。这也是当时的文化、道德、制度环境决定的。当时清朝虽衰,民心军心仍有所系。姑不论曾连“北上”这种念头都不敢不会产生,即使他过得了自心关,也毫不具备“北上”的条件。挥师灭洪可以,若欲挥师灭清,团队、军队都会土崩瓦解。

   【历史眼】暴秦不能改良,只能焚书坑儒,只能分崩离析,是其文化、道德、制度环境的必然。除非圣贤得大位,或可扭转世局、挽回劫运,然那种环境下,圣贤绝无可能得位,即使略微同情儒家的太子扶苏尚且自身难保。在那种环境中,君子应该无道则隐,明哲保身,同时尽力弘儒传道,争取多多积德积福。

   【历史眼】暴秦的灭亡无可避免,秦官秦民的个体命运则仍可选择。任何时候,个体命运永远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里,关键在于作何选择。扶苏、蒙恬可以不自杀,自保完全没问题,还不乏保障一方平安的能力,努力为善积德,命运将大不同。李斯、胡亥若不与赵高合作,下场当不至于如此之惨……

   【历史眼】圣经的智慧何其深厚,历史的经验何其丰富。东海解经论史,是为了弘儒传道,是试图多多地拯救人心和人命。在大转型时代,若能听得进东海真言,苦命的人或许还有转机,该死的人或许可以不死,在邪道绝路上过于深入的人,或许还能给自己留条后路,给子孙留点后福……

   【答客】或问君子如何才能得位。答:儒家政治,君子最易德位相称。在非儒家政治中,君子得位需要两方面条件的配合:一是政治有一定的正义性,领导人和领导层有一定的政治道德;二是社会有一定的儒化度,可以为君子为政行道提供一定的民意基础。

   【历史眼】既不要低估恶人改恶从善的难度,也不要把所有恶人完全看死。其一,大恶人偶尔为小善,固不足以改变其命运整体,但只要是善事,就有意义和价值,其本人也当获得相应的善报。其二,如有恶人侥天之幸而幡然悔悟,坚持为善,积小成大,甚至为民为国立下大功德,其个人命运获得改良自是理所当然。

   【历史眼】报应方式无数无量。恶有恶报,被正义力量所亡,固然是恶报,被邪恶势力所毁,被自己人乃至亲人所灭,同样是恶报。秦法家之文化政治精英,死在自己人乃至亲人手里的特别多,被灭族的特别多,就是因为秦法家的罪孽特别深,天怒和恶报也特别重。

   【历史眼】长平之战是春秋战国持续最久规模最大最惨烈的一战,双方伤亡达七十五万,其中赵国降卒四十万被白起坑杀。仅此一役,暴秦之罪、白起之恶皆无可绾。当时秦昭王和丞相范睢都强调,战场一切事宜听凭上将军处置。如果白起选择不杀,于他个人于秦国都是幸事。任何后患都不会大于杀降四十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