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四大界碑]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既有通权达变的灵活性,又有坚定强烈的原则性。有些问题可以随顺大化,原则问题必须旗帜鲜明。有原则就有判教和分界。邪说邪教不用说了,即使是正学正教,儒学与它们也有各种本质区别和明确界限。故儒家与其它学派宗派可以求通求同,不能横通、混同和苟同。

   儒家最高原则是仁本,一切立场观点方法,无不源于仁本主义三观,即乾元为首的世界观、本性至善的人性观、五常统帅的价值观。体现于外王,则是以民为本的政治观。这是儒家文化四大道德支柱和思想根本,来不得丝毫模糊、混淆和动摇。是否儒学,学之纯杂正偏,皆由此而决。

   这四观堪称儒家四界碑。进入四碑之界内,就是儒家;有一违离,就非儒家,或为杂儒或儒门外道。如荀子,有违性善论,便为儒门外道。

   外道之正邪,以与此四碑关系为准。全部背反为邪,有所接近便正。以此来判教,判断古今中西各门各派之高低优劣正邪善恶,便可洞若观火。

   例如,政教合一之黑暗,根源在于神本主义,与仁本主义远距离。法家之邪,是因为政治、制度大恶,其政制之恶的根源又在于性恶论,与性善主义相反。

   纳粹之邪,也是因为政治、制度大恶,其政制之恶的根源则在于集体主义,与民本思想背离。纳粹者,民族社会主义也,种族主义加社会主义,属于集体主义范畴。有学者认为儒家是集体主义,严重误解。儒家反对任何性质的集体主义。任何集体,包括国家、社会、民族、种族、家族等等,都不能主义化。集体主义是双刃剑:对内有害于个体,对外有害于其它集体。纳粹就是最好的榜样。

   又如,道家之正,是因为有得乎道,对太极有所觉悟。然所得有限,只知坤元不知乾元,蔽于坤而不知乾,蔽于天而不知人,不明人道,不通外王,故不如儒家之中正。佛教亦类似。都讲天道,儒家是立足于人道,佛道则是离人道而讲。

   或说:“净空法师说孔子、孟子、老子、庄子都是明心见性的菩萨,甚至还说文王、武王、周公都明心见性,大彻大悟了。”通达了仁本主义四观,就知道这种说法似是而非。儒家是圆证“性与天道”,道家只是偏得,略有所得。论明心,孔子、孟子、文王、武王、周公是大明,老庄是微明。

   又如自由主义,其哲学依据是人本主义,与王道政治的民本原则有所近似,故有一定的正义性文明性。但与儒学的区别非常鲜明,都讲人道,但儒家是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统一,内圣与外王不二,非自由主义所能媲美也。

   不存在什么“自由主义儒学”,这个概念本身不正。主义者,主体、本体、本位、第一位、第一性也。在政治上,儒家对自由主义的价值和制度可以有一定的认同,但不会把自由当成主义,让自由主义凌驾于儒学。

   自由主义的自由是政治性的,可作为比五常道次一等的价值,在新礼制下获得相应安顿。因为儒家也是很重视自由的。在政治上,礼乐制度提供的是秩序和自由的双重保障:既保障良好的秩序,又保障官民享有各自的自由。官员的自由以礼为边界,民众的自由以法为边界。

   同时,自立自达、希圣希贤就是追求道德自由。从心所欲不逾矩,可称为道德自由的最高境界。求仁是追求这个境界,成仁是成就这个境界。

   立稳了四大界碑,就抓住了大象,就可以此解释中国,以此观照和解释西方,就可以反本开新,即返回仁本主义之道德和政治原则,在学术上与时偕宜、因地制宜地开出新的思路和观点,在政治上,建设新的王道仁政和礼乐制度,开辟中华文明新境界。2018-8-11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8/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