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
点滴人生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三) 香港科技大學

   離開港大後,我在職業訓練局工作了三年半,然後過檔香港科技大學。

   我在職業訓練局的工作,是協助它成立一個公民教育組,在工業學院推行公民教育活動。當時有八所工業學院,遍布港九新界,學生有萬多人。我由零開始,到我離職的時候,公民教育組的體制已有十四人,即我加十三個下屬,後者稱為公民教育主任,全都有大學學歷。

   我在職業訓練局開創公民教育組,起初困難重重,到走的時候已經上了軌道,作為部門的負責人,正是享‘清福’的時候,為什麼要轉工呢﹖何況我在職業訓練局,已經從合約轉為長約僱員,職業有保障。而科大這份工作,除了是合約因而沒有職業保障外,職級和我當時在職業訓練局的相若,並無額外得益之處。那我為什麼要離開呢﹖

   原因之一是職業訓練局是由一個政府部門協助它工作,非常官僚主義。我在港大習慣自由,隨意參與社會活動,發表文章,接受傳媒訪問,但在這裡卻絕不允許。我失去公開發表意見的自由。還記得救世軍邀請我去演講公民教育時,先要得到上級的批准,然後再交講稿給其審批,這我非常不慣。何況監督我的人在這方面的知識比我相差的程度,有如天壤之別。 另外,由於全香港的教育機構,只有我們有公民教育組,有一份報章曾來訪問我,結果是全程有我的上級在場監視。這種氣氛,我如何能夠忍受﹖

   原因之二是,大學是英才集中,人物薈粹,追求知識之地,我因為曾經在港大服務,十分喜歡大學的氣氛,如果有機會再回到這些地方工作,是求之不得。

   這兩個因素,一推一拉,碰巧我看到新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事務處的聘請廣告,於是去信申請。我本來對大學的學生事務,並不熟悉,但它的招聘廣告中,列出入職者的責任之一,是負責學生活動。這就是我的專長了,因為我在職業訓練局過去三年多,舉辦學生活動不少,大型小型都有,積累了很多經驗。

   申請書遞進不久,一個姓王的,自稱是科大學生事務處處長的人打電話給我。原來我們是相識的,雖然不十分熟絡。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是香港理工學院學生事務處的高級職員。他有一次來港大教育學院找我談價值教育,大家相談甚歡。後來我申請職業訓練局的工作,在面試時他竟然在座,是面試員之一。我之後致電給他,問為什麼面見時他在場,他說他是被職業訓練局邀請為客籍面試員,因為該局沒有人認識公民教育,他是以專家身份出席的。我接著問他我的的機會如何,他說完全沒有問題,並用了一句成語‘鶴立雞群’來形容我。所以,我在職業訓練局公佈之前已知到職位申請結果,要離開港大的彷徨心情為之大定。

   王君打電話來,說收到我的申請信,想和我見見面,交換看法。我想,交換什麼看法呢﹖如果我的申請成功,你便是我的老闆,我便要聽你的話,一若我在職業訓練局要聽上級的話一樣,是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的。不過,既然他要求見面,那就見見面吧。

   我到理工學院去造訪他,談了一兩個小時,我當然沒有什麼與他不同的意見。他是滿意的。於是不久科大約我正式面試,面試由科大副校長之一的麥法誠主持,王君自然也是面試成員之一。我被取錄了,於1990年1月2日上班。

   當時科技大學在西貢的校園尚未建成,我們在尖沙咀的科大辦事處上班。我們大概在六七月方始搬入校園,並收錄第一批學生。那時我們是要建立一個新部門,訂立各種制度,正是百‘創’並舉,非常忙碌,光是設計各種表格已忙得不可開交。這點尤以開學之後,已有學生報到為然。那個時候,我是早七晚七,負責辦公室的開門和關門,是典型的‘開荒牛’。

   學生事務處王某是總負責人,他底下有兩個高級職員幫忙,我是其中之一。可是另外一位女士,在三年之內生了兩胎,經常告假,其後甚至是長長的產假,她的工作很大一部分便落在我身上。照理她在工作上應該沒有什麼表現,或沒有時間作出表現,可是她卻在最短時間內升了級。我對此當然沒有什麼意見,一方面在學生事務方面,我是新人,是邊做邊學,二方面我從職業訓練局轉過來,是想換個環境,從來沒有想到升級的事。不過,這使我聯想到,大學的行政部門和政府的行政部門,運作是十分不同。大學的行政部門的首長差不多是一個小皇帝,獨斷獨行。你在他手下,如果他垂青你,你可以短期內飛黃騰達。政府的行政部門則不同,一級之上還有一級,任何一級都不能夠獨斷。以我在職業訓練局的級別為例,上面有四級才到署長這一級。這意味你的直接頂頭上司不可胡作妄為,因為他也有上司,而他的上司也有上司。至於署長,也不是有絕對權力,他要向政務司負責,也要向社會負責。

(2018/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