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和我所在的大學行政部門的首長不同,因為他之上便是副校長(行政事務),而副校長並不嚴密監督下屬部門,於是部門首長對於其部門內的事務可說為所欲為,是一個小皇帝。這和大學的學術部門不同。學術部門的教員有非常高的自由和獨立性,系主任不加以管轄。我以前在港大,屬學術人員,一向慣於享受自由,以為整個大學都是如此。誰想在科大因為我是行政人員,我工作上沒有自由,比起在職業訓練局還大大不如。

   姓王的部門老闆,雖然是親手拉我入科大,卻並不垂青我。上班不久,我便發覺和他性格不合,這個不合,隨著時間,特別是那位女同事經常告假迫使我和王君更多走在一起而愈加顯露出來。他為人傲慢,喜自誇,經常和別人爭論,因此和別的部門的人關係不好。在部門內,他壟斷一切,開會時往往作一兩小時的訓話。

   這種性格,是我的大忌,因為我最不喜歡人自誇。我也不喜為爭論而爭論,而我知道姓王的凡事爭論,是表示他高人一等而已。這是我進入他部門後才知道,以前在和他有限的接觸中,是頗覺他謙虛明理的。

   然而,我是很有上下級意識和觀念的人。我知他是部門首長,他負起部門的一切責任,無論怎樣,我是要聽他的,雖然我的獨立性,已讓他覺得我‘桀傲不馴’。

   不過,讓我們的關係鬧僵,及使他覺得要除我而後快的,是以下的一件事﹕我在學生事務處負責幾項工作,其中一項是獎學金。獎學金是頒發給那些入學成績優良的學生的,由大學一個有關的委員會負責,而學生事務處提供秘書服務,我被委為這個會的秘書。問題的蹊蹺是,科大接受獎學金和執行獎學金分別由不同的部門負責,前者是公眾事務處,後者是學生事務處。要做好獎學金工作,兩個部門需配合得好才行。

   一般來說,每個獎學金都有不同要求,有些給男,有些給女﹔有些給商科,有些給工程科﹔亦有些沒有特別要求,只要成績好便成。我要收集所有資料,然後列表,並作出分配建議,供獎學金委員會討論通過。但在此之前,最重要和必要的事,便是公共事務處把所收取到的獎學金的資料交給我。但不知何故,(後來知道原因是兩個部門首長不和) 雖經我多番正式和非正式促請,有關資料遲遲未到位,到了五六月期間,亦即我上班後半年,因為要收第一批學生,要發放獎學金了,我的工作仍然被卡著。時間緊迫,我把問題向王君提出,希望他能協助,在部門首長這一個層級解決。但他和公共事務處的頭子關係不好,所以他也沒有辦法。一次,當我們談論這事的時候,王君的私人秘書也在場,出於好意,她說她和公共事務處的秘書熟悉,是好朋友,她可以聯絡這位秘書把檔案拿過來。我一聽,覺得不妥,因為不合程序,不能隨便拿別的部門的檔案。但是,當時王君在場,他是部門頭子,自然由他決定。他的態度似是模棱兩可,沒有說不,於是秘書果然把所有獎學金的檔案拿過來了,而我也可以開始我的工作。

   可是,這事給對方的頭子發現了,她大吵大鬧,自然包括向校長投訴。我們確是做錯了,百辭莫辯。不久,王君開始怪責我,說我不應私自拿取其他部門的文件。我第一次聽他說的時候,為了不想影響彼此關係,支吾以對,沒有駁他。可是他窮追不捨,大有要我負起這個黑鍋之意,所以到了第三次他跟我說這話的時候,我回覆一句﹕“王生,你當時也在場的。”這便很清楚了,他知道我不願意給他背這個罪名。

   這之後,他不再談這事了,也開始用種種手段迫我辭職。我的約是三年合約,提早離職是沒有約滿酬金的,損失慘重。我自問沒有做錯,毋須要辭職這樣委屈自己。不過,他的打壓接踵而來,總之上級欺壓、迫害下級的十八般武藝都耍出來了,這裡不一一詳述。

   碰巧這時我母親逝世,要告假處理殯葬事務。當我向他申請假期時,他竟然陰陰地偷笑,使我覺得此人心地太壞。從此之後,我便不一味忍讓,而和他對著幹。這,他便不好受了,因為他行政上是一個庸才,疏漏太多。到後來,他不敢見我,要避開我了。鬧到最嚴重的時候,副校長召見我,問我能否和他相處下去。我答可以,他是部門的首長,我自然要聽他的說話。

   到約滿的時候,他自然建議大學不和我續約,但他要向人事部舉出理由,這理由也需讓我這個當事人知道。他的理由不外是我的能力欠佳。對此,我作了回覆。不過我也準備離開大學了,因為我也不想在他下面工作。關於能力問題,我想指出一點,便是我所負責的範疇﹕獎學金、助學金、一般醫療和牙科服務,無一不妥妥貼貼,學生和教職員沒有投訴。相反,其他方面,即他親自主理的方面,例如宿舍和餐食,卻給學生貼了大字報。誰能力較高,一目瞭然。

   科大三年,春夢了無痕,我完全沒有成就感,完全不感覺到是服務學生。我經常戰戰兢兢,提防王君找錯和設陷阱。離開之後,有鬆一口氣之感。一年之後,我移民去了,那又是人生另一個階段的開始。這也結束了我和大學的緣。(完)

(2018/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