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麵 緣 ——記常熟興福寺望岳樓老面館]
半空堂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麵 緣 ——記常熟興福寺望岳樓老面館

   
   
   ——王亞法
   
   平生愛吃麵,吃過不少麵,記憶最深的,是少年時在蘇錫一帶吃過的酱油紅湯雙澆麵,有燜肉、爆魚,或者脆鱔當澆頭,其色可秀,其香可喜,其味可美,雖歲月流逝,流落他鄉,但每每憶及,仍齒頰留香。


    三十餘年前去了澳洲,身居海外,常常念及的,是想吃一碗正宗的江南醬油湯面,慰籍鄉思,然而海外的中國麵,幾乎是清一色的廣幫。所謂麵者,麵粉裡摻合了雞蛋,其形四方,其色薑黃,入口有彈性,味同嚼蠟,且與餛飩同煮,名曰“餛飩麵”,其外尚有日本的烏冬面;越南的米粉麵;還有據說是從閩南傳去柬埔寨的粿條麵……最難入口的是意大利人用硬粒小麥粗粉麵(Wheat semolina noodles)做成的麵條,蠟黃色,有光暈,品相好看,西人一般將它和黃油、奶酪、洋蔥、番茄醤混煮……但入口粗糙,總覺異味。
   悉尼是個移民城市,能吃到世界上所有的麵, 然而要吃上正宗的家鄉醬油麵,實在一碗難求。
    前些年,我陪幾位老華僑回國游江南。一路上我吹噓無錫崇安寺“拱北樓”的脆鱔面和崑山的“爊竈麵”,但到了那裡,且不說店堂的傳統氣氛不再,就是那麵的味道,也和記憶中的不可同日而語。
    今春,來常熟參加菱花館大鐵公的紀念活動,活動完畢,第二天一早,鐵公令哲公度兄,召集我等去興福寺望岳樓老麵館吃蕈油麵。
    去興福寺吃蕈油麵,是我神求已久的事,起因是我每次去美國舊金山拜見鐵公的大風堂師兄,九十六高齡的伏文彥老先生時,每提及鐵公,老人必反復絮叨,當年同門師兄們去常熟,大鐵師兄必欲盡地主之誼,邀我們去興福寺吃早麵,一碗蕈油麵過罷,再上一壺清茶,古樹綠蔭下聽聊文壇掌故,和風惠畅中聽他數風流韻事,過一番酸文人的西園雅集之癮,甚是快活!
   車子穿過一溜樹蔭,在停車場下車,對面坡下有一條小溪,不遠處就是興福寺的大門。溪邊遮陽傘星羅棋佈,傘下熱氣騰騰,喧譁聲中,吮麵聲不絕,眾生吃相,可入漫畫。
   公度兄在此地有“常熟鄉紳”的外號,和店主相熟。店主張淑英是一位純朴勤快的女士,她聽說有海外來客,分外熱情,特地端來一盤麻油拌香椿,其色青蔥,入口嫩脆而頗耐咀嚼。說起這拌香椿,真是久違了,憶及四十年前,我去浙江採訪“瑤琳仙境”的溶洞時,桐廬領導請我吃過,只記得席上有人說,你們生活在大城市裡的人,只能吃到腌香椿,吃不到剛從樹上摘下的新鮮香椿,鮮香椿是老天賜給有福之人吃的……腹思至此,不由心中暗生妒意,羨慕居住在常熟土地上的蒼生真有天福!
   一碗湯麵上桌,霧氣騰騰,香味撲鼻,但見濃湯似琴色褐褐,麵條似絲弦纖纖,端起碗來,心中驚嘆常熟真不愧為琴鄉,連這麵條也有琴的芳魂,麵蓋上的爆魚和燜肉,色澤紅白相配,濃淡适宜,一眼瞥之,不由令人舌尖生津,饞涎欲滴。
   爆魚外脆內嫩,肉質細膩,一口咬下,頃刻饞舌攪動,味蕾生津;挾起燜肉,但見色澤如玉,抖瑟嬌顫,似坤女有羞澀之容,如乾男得玄妙之趣,香糯適口,肥而不膩,其味美也,不可說,不可說……
   說來好笑,本饕端起麵碗,將麵湯吮吸見底,放下筷子,不由翹起拇指,驚歎:“天下第一麵”此一舉措,逗得公度兄側目大笑……
   放罷筷子,店主前來問候,聽其介紹這蕈油麵的生成,光說這香蕈,是常熟特有的山珍,此物只有在秋季潔淨的松樹林中才有生長,一年一度,每逢採蕈季節,周圍的姑婆姨嫂,挎籃入林,採摘其來,送往麵館,廚師撕去蕈身上的膜衣,洗淨後用菜油爆香,然後投入八角、丁香、醬油、糖、鹽等佐料,烹煮而成……
   望岳樓老麵館的麵好,環境更好。前有小溪,溪邊用太湖石堆壘,錯落有致,上有石橋,下有游魚,岸邊柳枝飄飄,花叢鶯啼囀囀,有桃源之恬,東籬之悠。廚房和店堂開設在老屋宇內,青瓦粉牆,庭室高敞,其建築款式,和興福古寺混為一體,和諧天成,古色古香,置身其間,幾欲忘卻時空光陰,倘若此刻,柳如是和錢牧齋坐在鄰桌,或鐵公攙瓶庵老人拄杖前來,你絕不會有時空錯亂之驚。
   環顧四周,道路整潔,小販守序,路人怡然,古舊建筑保護良好,不見新舊參差,有損傳統格局,可見常熟的領導是有眼光的,在當今各地拆遷成風的境遇下,保住這塊淨土,頗為難得。
   收罷麵碗,店主端上香茗,公度兄説:“老兄美譽,剛才贊我常熟望岳樓麵食為‘天下第一麵’,此語甚好,能否以此為題,賜寫錦文,以酬店主美意,如何?”
   我與公度稔熟,知其慧狤,他當年曾用此激將法,賺得唐雲前輩宜興茶壺,於是道:“你賺我文章,我賺你墨寶,你賜題‘天下第一麵’匾額,我撰寫《麵緣》小文,兩相打平,互不虧負,可呼?”
   公度兄笑諾,擊掌為定。
   笑謔,美食,香茗,不覺光陰易過,已近日中,興福寺傳來了清脆得鐃鈸聲,公度兄起身,邀我去遊寺,拜觀米南宮的“題破山寺後禪院”碑。
   臨別和望岳樓店主張淑英女士告辭,并約定今秋菊黃蟹肥時,召集世居澳洲的老外和廣東福建籍的僑友,來常熟游興福寺,品嘗望岳樓的天下第一麵,來常熟結佛緣、塵緣、麵緣……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於悉尼食薇齋北窗下
   
   
   
   
   
(2018/08/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