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严家祺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中国政治发展的「鐘型曲線」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
當代中國政治 两岸关系
·
·两岸关系9篇文章(1989.1-2015.12)
·论台海两岸『协同外交』的前景
·和平加联邦,统一全中国
·联邦加和平,统一全中国
·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一个中国 两个政府』
·北京用行动支持蔡英文当选
·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當代中國政治 香港問題
·
·嚴家祺:預測『佔中運動』後果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 香港普選是中國民主化的第一步
·嚴家祺:香港普選:智慧出民主
·香港『提委』選舉需體現『普選』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嚴家祺: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原题:一帶一路和三寶太監下西洋
    香港《苹果日报》2018-7-28
   • 適中字型
   • 較大字型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鄭和下西洋》劇照
   
   一帶一路由兩部分組成,一帶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一路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對中國來說,500多年前,就開闢了「海上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的開闢者,就是明朝的三寶太監鄭和。
   鄭和小名馬三寶,十歲時接受宮刑而成為宦官,服侍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第四個兒子朱棣。朱棣比馬三寶大十歲,後來讓馬三寶改名為鄭和。朱棣42歲時,當了皇帝,三年後,即1405年,派鄭和率領船隊向印度洋進行遠洋航行。當時中國人稱加里曼丹島以西為「西洋」,以東為「東洋」。從1405年至1433年,鄭和七下西洋,最遠到達阿拉伯半島和非洲東海岸。這就是現在說的「海上絲綢之路」。
   哥倫布遠航發現美洲新大陸是在1492年,鄭和第一次遠航比哥倫布早了八十七年。鄭和時代,中國是世界強國,GDP(國民生產總值)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一。鄭和船隊有大船62艘,率士兵二萬八千餘人,滿載瓷器、茶葉、鐵器、絲綢和金銀,浩浩蕩蕩向東南亞出發,雖然也從事貿易,但首要目的是政治性的,是為了宣揚中國的「國威」,向所到國家的國王賜送禮物,用今天中國常用的話來說,就是「大撒幣」,擴大明帝國在海外的政治影響。
   哥倫布遠航的條件比鄭和差了許多。當時支持哥倫布遠航的西班牙王國,連年不斷的戰爭使國庫空虛,哥倫布的遠航經費不得不靠商人銀行家的支持,加上借貸後才勉強湊足。哥倫布的船隊遠小於鄭和,只有三艘,船員九十名,最大的船長度不及鄭和的五分之一。十五世紀的葡萄牙、西班牙,與中國相比,國力小得多,屬於那個時代的「不發達國家」。當鄭和「大撒幣」散盡明帝國的財寶返回中國時,哥倫布首航歸來帶回的印第安人的黃金飾物的價值,就是他首航經費的一百七十倍。在哥倫布以後,首次實現環球航行的麥哲倫的水手們,在亞洲收購了大量丁香,到歐洲以成本一萬倍的價格售出了整船二十六噸丁香。1545-1560年間,西班牙平均每年從美洲運入的黃金有5500公斤、白銀25萬公斤。
   1433年鄭和最後一次遠航回到中國,遠洋航行能力位居當時世界第一的中國,自己放棄了遠洋航行這一事業。1436年新登基的皇帝明英宗朱祁鎮宣佈停止建造遠洋船艦。1511年葡萄牙人攻佔了馬六甲,隨即侵犯中國東南海岸,派艦炮轟廣州。中國皇帝的反應是,驅趕入侵者,同時實施海禁。1525年明朝政府下令沿海官員摧毀一切可以作遠航的中國本國大船,並逮捕中國這些船隻的水手。當中國自廢海權時,葡萄牙、西班牙這些早期西方殖民者卻在全世界竭力擴張自己的海權,建立海外殖民地。
   在21世紀的今日,「宇航員」是「未知世界探索者」的名稱,在十五世紀初,「航海者」與今日「宇航員」一樣,也是「未知世界的探索者」。達.伽馬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到達非洲東海岸、哥倫布跨越大西洋到達美洲,當他們啟程時,他們連自己往何處去都不知道。與達.伽馬、哥倫布不同的是,三寶太監鄭和遠洋航行的是中國人與阿拉伯人早就熟悉的海上貿易路線。當葡萄牙人沿着達.伽馬開闢的路線在亞洲一些島嶼、沿海建立一個個據點、力圖控制跨越半個地球的商船航線時,當西班牙人在1521年征服北美的阿茲特克帝國,1532年征服南美的印加帝國和葡萄牙在此前宣佈佔領巴西時,中國不僅沒有向海外擴張、佔領殖民地的野心,而且主要是為了明朝的皇帝宣揚「國威」。
   

鄭和時代的「海上絲綢之路」,談不上發展對外貿易,而是空前的「大撒幣」。


   鄭和遠航,確實大大增強了中國的國際影響,但中國老百姓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

而哥倫布遠航發現了新大陸。中國和西方世界的差距,就是鄭和與哥倫布的差距。


    現在的「海上絲綢之路」,與500多年前的三寶太監下西洋

有四大共同點:


   1,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的目的,如他死前一年1432年所立的石碑題文,是為了宣揚「皇明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軼漢唐,際天極地,罔不臣妾」,是政治性的。現在中國開闢「海上絲綢之路」,主要也是政治性的,如果為了發展對外貿易,用不到像中國那樣把一種「商業行為」抬得那麼高,長年累月、反反復複大肆宣傳,不得不讓東南亞、印度、西亞、歐美國家大肆防備。
   2,對外貿易不尊重經濟規律,到處「大撒幣」,用金錢討好「海上絲綢之路」國家的統治者,效果適得其反。
   3,哥倫布的探索精神,在500多年前的三寶太監鄭和身上沒有,在今天「海上絲綢之路」中也看不到。
   4,三寶太監鄭和的「海上絲綢之路」,轟轟烈烈近三十年,就銷聲匿跡;今天由於把貿易政治化,如果繼續按現在政治方式發展「海上絲綢之路」,也同樣會造成「不可持續」。
   義大利耶穌會會士利瑪竇曾在1582年至1610年間居住中國,這正是葡萄牙、西班牙等國海外殖民的時代。利瑪竇認為,中國地域遼闊、物產豐富是中國不好戰、不尚侵略他國的原因。中國不好戰、不對外擴張,當然無可非議,但不能為了宣揚中國「國威」而到處「大撒幣」,這不僅損害對外貿易的發展,而且損害中國人民的利益。發展對外貿易,要走「非政治化」的道路,不要再把一些不適當的政治口號強加於中國對外貿易頭上。
   本文作者:严家祺(注:本欄每周由不同作者執筆。)
(2018/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