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谢选骏文集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谢选骏: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也许珍妃太可怜了,以至于冥冥之中得到了保护,连盗墓贼都不得其门而入。相反,恶毒的慈禧虽然削弱了帝制,死后却被弄了个底朝天。
   
   据传说,金龙峪此前的名字叫绝龙峪。为光绪陵寝选址的堪舆人员看中了这里的风水,但“绝龙”二字太不吉利,遂把这里改成九龙峪。碰巧的是,光绪皇帝是清入主中原第九代“真龙天子”,联系到此地的前名,“九龙至此,绝无后续”,更不吉利了。王公大臣再三商讨,最后定名为金龙峪。但是似乎命中注定,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还是连在了一起。在1988年播出的《河殇》演播室里,我就曾经指出过了,皇帝要把自己打扮成为龙,也就是打扮成为一种不是人的东西。呜呼哀哉。——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可以作为一个神秘的旁证。
   
   《珍妃被杀细节:慈禧太后传话处死》(2014年12月19日 海外网)报道:
   
   距离北京120多公里处,河北省易县城西永宁山下的清西陵,是清代自雍正时起四位皇帝的陵寝所在。末代皇帝溥仪逝后也安葬于此,但不再有皇陵。陪伴这些帝王长眠地下的,还有他们的皇后、嫔妃。这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位妃子,应该就是光绪帝的宠妃——珍妃。
   
   珍妃的一生只有短暂的25年,她被光绪帝宠爱,她被慈禧太后下令投井。爱情、政治、宫斗、谋杀……诸多戏剧性的强烈冲突交织在这个女人身上。在晚清历史舞台上,珍妃也许只是个微末角色,但她的生前身后事,无论是在档案记载、民间传说还是文艺作品中,都构成了晚清的一幕大戏。
   
   清西陵墓葬中的珍妃也不安宁。1938年,八个当地村民盗掘了珍妃墓,举世震动,其影响甚至不亚于另一起著名的皇陵盗案——孙殿英挖开了慈禧和乾隆的陵寝。
   
   上世纪80年代末,电影《夜盗珍妃墓》把这起盗墓案搬上银幕,阴森恐怖的故事场景,创造了当时中国恐怖片的巅峰之作,甚至有该影片上映时吓死观众的传闻。
   
   然而,比对档案资料和盗墓者的回忆,有清史研究者给出了这样的判断:当年的盗墓者和后来拍成的电影,都搞错了盗墓的对象,被盗的并不是珍妃墓,而是她的姐姐——瑾妃之墓。
   
   是耶,非耶?
   
   直到去年,探地雷达在瑾妃墓上探测出了一个清晰的盗洞,珍妃墓却完好如初。珍妃墓上笼罩的重重迷雾终于被拨开。
   
   珍妃之死
   
   北京故宫博物院珍宝馆的北门——贞顺门内,有一眼水井。尽管井水早已枯竭,四面八方的游人还是不住地向井底探望。
   这眼井淹死过清朝光绪皇帝的宠妃珍妃,故称之为珍妃井。在井畔的东墙上,挂着一块说明牌: “珍妃是光绪帝的宠妃,她同情并支持光绪帝的变法维新的主张。慈禧太后扼杀戊戌变法后,光绪帝被囚禁在瀛台,珍妃则打入冷宫。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慈禧太后仓皇出逃,行前命太监崔玉贵将珍妃推入井中淹死。次年后打捞出尸体葬于西直门外,1913年移葬清西陵之崇陵(光绪帝陵)妃园寝。后人重新制作井口,不再使用。”
   不过,“被投井”只是珍妃之死几个版本之中,最广为人知而且最可信的一个。而关于珍妃投井具体情形的描摹记叙,更是林林总总。珍妃之死,也是众说纷纭的谜团之一。
   有关珍妃的记载,关于她生前的部分倒是简单而确定的。
   在《清史稿后妃传》、《清皇室四谱》等有关书籍中,对珍妃生平都只略提过几笔,概括起来就是这样几句:珍妃,镶红旗,满洲,他他拉氏。生于光绪二年二月初三日,为礼部左侍郎长叙之女。
   1889年,珍妃两姊妹入选宫中,13岁的她被封为珍嫔,15岁的姐姐封为瑾嫔。
   在清朝的后妃等级中,嫔为九等嫔妃序列中的第五等,下面是贵人、才人、常在等级别。直至1894年,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她俩得以晋嫔为妃。
   妃之上还有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个等级,包括她们姐妹在内,光绪帝一生仅有一后二妃。光绪帝的皇后是慈禧太后的亲侄女,也就是后来发布退位诏书、结束满清封建统治的隆裕太后。
   根据历史记载,珍妃因为生性单纯活泼,略通西学,深得光绪的宠爱,光绪也因此日渐冷落慈禧的亲侄女隆裕皇后,令慈禧十分不悦。后来珍妃因为支持光绪进行戊戌变法而触怒了慈禧太后,被打入冷宫。也许,慈禧早就动了对珍妃的杀心。
   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西逃的这一天,也成了珍妃生命的最后一天。
   最初,《清列朝后妃传稿》这样记录:“妃有宠于帝,光绪二十六年各国师入京师,帝西狩,妃仓猝不能从,于宫中殉焉。”
   按照这个说法,珍妃是“贞烈殉节”,投井自杀。在慈禧的有生之年,清廷的公开记录一直是这样记载的。甚至在回銮之后,1902年11月,慈禧还下旨: “上年京师之变,仓猝之中珍妃启从不及,即于宫内殉难,洵属节烈可嘉,恩著追赠贵妃位号,以示哀恤。 ”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即1908年11月14日,太阳落山的酉时,光绪皇帝驾崩,终年38岁;十多小时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未时,慈禧太后逝世于中南海之仪鸾殿,终年74岁。
   24小时之内,皇帝和皇太后相继去世,年仅3岁的溥仪继位,成了中国历史上的末代皇帝。这奇特的历史一幕之后,关于珍妃之死的档案记录也有了变化,由投井自杀,改成了“被崔玉贵投入井中溺死”。
   指示做出这个改动的,是溥仪的生父载沣。后人在载沣的传记中记载,载沣亲眼见珍妃死时的情景。
   清东陵管委会副主任于善浦上世纪80年代曾发表一篇文章《珍妃与珍妃之印》,补充了这一说法的一些细节——
   关于珍妃被杀之事,颇多记述,一般传说由内监总管李莲英奉命执行。动手行凶的是二总管崔玉贵。
   当时城外枪炮声隐隐传来,宫中人心惶惶。慈禧太后在忙乱中传话处死珍妃,一时间左右太监面面相觑,不敢前往。只有崔玉贵攘臂而出,口说:“都是怂小子,看我去。”
   随后,崔玉贵凶神附体似的进入幽禁珍妃的院落,把珍妃连推带提拥到井口。珍妃跪地求见老佛爷一面,崔厉声说:“没有那些说的。”一脚把珍妃踢入井中,还投下了几块大石头。
   这是关于珍妃之死具体情形比较权威的记录,而在很多描摹处死珍妃的文字中,慈禧就在现场。
   1929年,成立不久的故宫博物院推出了《故宫周刊》,该刊第30期曾出版了“珍妃专号”,也是该刊的唯一一次专刊。
   《故宫周刊》的编辑找到了当时在世的太监唐冠卿,按他的描述,有了这样的记载:
   少顷,闻珍妃至,请安毕,并祝老祖宗吉祥。后曰:“现在还成话吗?义和团捣乱,洋人进京,怎么办呢?”继语言渐微,哝哝莫辨。忽闻大声曰:“我们娘儿们跳井吧!”妃哭求恩典,且云未犯重大罪名。后曰:“不管有无罪名,难道留我们遭洋人毒手么?你先下去,我也下去。”妃叩首哀恳,旋闻后呼玉桂(崔玉贵)。桂谓妃曰:“请主儿遵旨吧!”妃曰:“汝何亦逼迫我耶?”桂曰:“主儿下去,我还下去呢。”妃怒曰:“汝不配!”予聆至此,已木立神痴,不知所措。忽闻后疾呼曰:“把她扔下去吧!”遂有挣扭之声,继而砰然一响,想珍妃已堕井矣。斯时,光绪帝居养心殿,尚未之知也。这个版本中有慈禧和珍妃的直接对面冲突,更富戏剧性,因而在野史和文学作品中流传甚广,虽然多假借不同人物之口说出,但仍能看出是源自唐冠卿之说。只是,这个版本一直因为是一家之言而备受质疑。
   且不论那些或真或假的细节描述,故宫贞顺门的那眼井是珍妃的殒命之地,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
   多数人对珍妃的了解,大概就以投井而死为止。实际上,她死后的事情,像生前一样跌宕。
   
   迁葬西陵
   
   珍妃死后一年多的时间,遗体就一直沉在井内。这时,慈禧带着满清皇室避祸西安,连自己的宫城都保不住,更不会顾及那个被弃之井下的珍妃。
   珍妃后来被捞出来,据说是因为慈禧的噩梦。
   清西陵文物管理处资料室研究员邢宏伟告诉记者:“传说慈禧在逃跑途中,晚上睡觉经常作噩梦,梦到珍妃来找她算账,这让慈禧非常焦虑。1901年回到北京前,慈禧就下令,让珍妃的家人把她的遗体从井里打捞出来,安葬在恩济庄。”
   恩济庄墓地实际上是一处宫女墓地,珍妃虽然被掌权的慈禧太后幽禁、处死,但毕竟是妃子,安葬在宫女墓地不合礼制。她本应葬在光绪陵寝之侧。
   当时光绪帝尚在人世,但这并不是珍妃没有葬入光绪皇陵的原因。在封建社会,皇帝一般在登基之后就开始为自己寻找“万年吉地”、修建陵寝。一些先于皇帝离世的皇后、嫔妃,会被安葬在已经修好的皇陵之中。但珍妃投井而亡,乃至她的尸身被捞出,葬于恩济庄宫女墓之时,光绪的陵寝连一砖一瓦都还没有。
   光绪这个一直被慈禧操控于掌中的皇帝,在位33年,不但皇权虚掌,他的陵墓直到死后才开始修建。反倒是慈禧,虽然逝世仅比光绪晚十几个小时,但位于清东陵的陵寝早已建好,而且又按她的旨意经过了扩建大修,直到其豪华程度超过了东宫皇太后慈安,这才满意。
   从慈禧崩亡到棺椁抵达东陵,其间将近折腾了一年,最后总算于宣统元年(1909年)十月初四,将棺椁葬入菩陀峪定东陵地宫。整个殡葬共耗费白银达120多万两,为大清历代帝王后妃葬礼之最。
   位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是清入关后不久就划定的皇家陵园,第一帝顺治和第二帝康熙先后葬在了那里。第三帝雍正改弦易辙,把他的陵寝建在了易县泰宁山下,从此出现了东陵和西陵两个陵园。这就为以后的清帝提出了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即以后陵寝应建在东陵,还是建在西陵?
   第一个面临这个问题的是乾隆,他也为后世立下规矩:“昭穆相建”,也就是东陵安葬一位皇帝之后,继任者要葬在西陵。也正因此,他为自己在东陵建造了裕陵。
   不过,“昭穆相建”的规矩并没有被严格遵守。道光帝的陵寝原本应该建在东陵,但陵已经修好,逝世的皇后已经入葬那里,却发现陵寝漏水。于是道光拆了东陵的陵寝,改在西陵重新修建自己的慕陵。
   按照清朝皇帝陵寝择址的制度,光绪本应和咸丰一样安葬于东陵。那样就会出现他和慈禧这对“冤家”比邻长眠的局面。但现实情况是,慈禧葬于东陵,而光绪葬于西陵。
   这一次破坏“昭穆相建”规矩的是慈禧。同治是慈禧的亲生儿子,也是咸丰唯一的儿子。也许是不愿与儿子分开,慈禧把青年暴亡的同治帝的陵寝安排在东陵,确定陵名为惠陵。于是,光绪只能在西陵为陵寝选址。
   关于光绪葬地的选择,多半认为是直到他驾崩后,才由新登基的宣统皇帝溥仪之父、醇亲王载沣,派人在西陵界内找了一块叫金龙峪的地方,兴建陵寝。但清西陵文物管理处的资料显示,光绪十三年(1887年)时,光绪帝就已经为自己选好了位于金龙峪的墓地,许多史料确认光绪皇帝生前拜谒西陵和选定万年吉地的史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