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文集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 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2018年7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美中贸易战,暴露出中国内部诸多经济问题。但当局却监控网络相关经济评论,删除分析文章,甚至打压民间经济智库。遭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向本台表示,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上星期被当局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周一(7月1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专访。他表示,在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盛洪:假如一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那么我们就是第二种声音,有两种声音就比只有一种声音好。我们是否应该有多一个角度看问题?我们这些年的一些研究确实谈了一些社会上非常重要,而体制不谈的问题,譬如国有企业的问题。这次的贸易战我们也提出我们的看法:实际上,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我们和美国没有什么冲突。
   
   盛洪表示,他们是不会妥协,早几日已按非法拘禁和破坏生产经营罪报警。但北京公安当局反应消极,现时研究所职员只能改在家里办公。
   
   盛洪:我们不想以我们的私利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想依靠法制,社会建立起来的这套法治体制去解决。如果我们现在去拆(门),我们完全是有权力的,但是我们现在不这样去做。实际上,我们仍然是在期待着当局来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在于当局会给这个社会一个信心。
   
   “天则”周五的“双周论坛”也一波三折。原定场所的负责人怀疑受到压力,拒绝让“天则”使用该场地,论坛一天内3度“搬家”,最后改为在街头露天举行。盛洪计划就连串事件直接致函中共高层反映。
   
   盛洪:我们会用尽所有合法的方法,包括行政上的请愿,包括司法诉讼,甚至直接跟(中介)公司去谈判。
   
   面对外界质疑资金来源,谴责“天则”实际上依赖美国的资金支持,盛洪这样回应:我们肯定获得过美国的福特基金会的资助,我们获得过2笔总共不超过20万(美元),报告都放到网上。福特基金会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到中国,当时获得中国国务院批准,它挂靠在中国社科院下面。这个钱相当于我们收入的不到1%。
   
   近年敢言杂志“炎黄春秋”和思想文化网站“共识网”先后受到打压,独立学者章立凡忧虑,“天则”将成为下一个失守的自由派阵地。
   
   章立凡:不一定是由于某件事触怒了谁,而是长期来讲是既定方针,就是要打压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我觉得,这是长期方针。
   
   “天则研究所”上世纪90年代由茅于轼和盛洪等自由派学者共同创立。年近90的茅于轼目前仍然是“天则”的名誉理事长。茅于轼多年来一直向外讲述文革真实的历史,因此也经常受到极左派人士围攻。
   
   谢选骏指出:自由派的错误之一,不懂“中国没有社会”,只有“军阀党阀全面专政”;中国既然没有社会,只有党国体制和群众专政,何来独立声音?最多只有冒充独立声音的随声附和——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连随声附和也被禁止,一切都要像军营那样,号令分明,违令者斩!自由派的错误之二,以为中国可以和平过渡,不经过一次手术就可以结束百年革命。自由派像哈巴狗一样地鼓吹“告别革命”,但其主人并不领情。因为革命只能结束、不能告别,这就是战场经济的顽固性。连这个都不懂,还开什么研究所,难怪会遭到拳打脚踢。再不听话,大刑伺候——威武!要想活命,赶紧跪下——磕头!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2018/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