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文集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 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2018年7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美中贸易战,暴露出中国内部诸多经济问题。但当局却监控网络相关经济评论,删除分析文章,甚至打压民间经济智库。遭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向本台表示,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上星期被当局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周一(7月1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专访。他表示,在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盛洪:假如一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那么我们就是第二种声音,有两种声音就比只有一种声音好。我们是否应该有多一个角度看问题?我们这些年的一些研究确实谈了一些社会上非常重要,而体制不谈的问题,譬如国有企业的问题。这次的贸易战我们也提出我们的看法:实际上,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我们和美国没有什么冲突。
   
   盛洪表示,他们是不会妥协,早几日已按非法拘禁和破坏生产经营罪报警。但北京公安当局反应消极,现时研究所职员只能改在家里办公。
   
   盛洪:我们不想以我们的私利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想依靠法制,社会建立起来的这套法治体制去解决。如果我们现在去拆(门),我们完全是有权力的,但是我们现在不这样去做。实际上,我们仍然是在期待着当局来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在于当局会给这个社会一个信心。
   
   “天则”周五的“双周论坛”也一波三折。原定场所的负责人怀疑受到压力,拒绝让“天则”使用该场地,论坛一天内3度“搬家”,最后改为在街头露天举行。盛洪计划就连串事件直接致函中共高层反映。
   
   盛洪:我们会用尽所有合法的方法,包括行政上的请愿,包括司法诉讼,甚至直接跟(中介)公司去谈判。
   
   面对外界质疑资金来源,谴责“天则”实际上依赖美国的资金支持,盛洪这样回应:我们肯定获得过美国的福特基金会的资助,我们获得过2笔总共不超过20万(美元),报告都放到网上。福特基金会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到中国,当时获得中国国务院批准,它挂靠在中国社科院下面。这个钱相当于我们收入的不到1%。
   
   近年敢言杂志“炎黄春秋”和思想文化网站“共识网”先后受到打压,独立学者章立凡忧虑,“天则”将成为下一个失守的自由派阵地。
   
   章立凡:不一定是由于某件事触怒了谁,而是长期来讲是既定方针,就是要打压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我觉得,这是长期方针。
   
   “天则研究所”上世纪90年代由茅于轼和盛洪等自由派学者共同创立。年近90的茅于轼目前仍然是“天则”的名誉理事长。茅于轼多年来一直向外讲述文革真实的历史,因此也经常受到极左派人士围攻。
   
   谢选骏指出:自由派的错误之一,不懂“中国没有社会”,只有“军阀党阀全面专政”;中国既然没有社会,只有党国体制和群众专政,何来独立声音?最多只有冒充独立声音的随声附和——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连随声附和也被禁止,一切都要像军营那样,号令分明,违令者斩!自由派的错误之二,以为中国可以和平过渡,不经过一次手术就可以结束百年革命。自由派像哈巴狗一样地鼓吹“告别革命”,但其主人并不领情。因为革命只能结束、不能告别,这就是战场经济的顽固性。连这个都不懂,还开什么研究所,难怪会遭到拳打脚踢。再不听话,大刑伺候——威武!要想活命,赶紧跪下——磕头!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2018/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