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谢选骏: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中国社会信用系统管很大 研究:恐干预他国主权》(2018年6月28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今天公布的新研究指出,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一种监控和形塑商业与公民行为的大数据,正在跨越中国边界,冲击外国企业。


   
   英国「卫报」报导,中国社会信用系统常被比拟为欧威尔式的大型监控工具,是野心勃勃、还在持续发展的浩大工程。此系统使用一系列大数据及人工智慧(AU)技术,根据样本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行为打分数。
   
   中国政府打算在2020年前,将13亿5000万公民全数纳入这个系统。
   
   中国政府宣称社会信用系统可提高行政效率,坎培拉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Institute)美国中国学者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今天却发表报告,宣称此系统的冲击超越中国国界,大家对此了解不深,但此系统其实已在形塑外企行为,让它们符合中共偏好。
   
   因此霍夫曼认为,社会信用系统有「直接干预他国主权的可能性」。
   
   霍夫曼说,最近中国当局对美国和澳洲的国际航空公司施压,要求将台湾标示为中国的一部分,引发高度关注,就是社会信用系统规定延伸到外企的鲜明案例。
   
   霍夫曼解释说:「航空业者被控违反的民航业者信用管理措施,已写入文件,以落实建立中国社会信用系统的两个关键政策指南。」「社会信用特别被用在强迫国际航空公司承认和采用中共版本的事实,藉此压制台湾的另一种观点。」
   
   公司要在中国开业,都需持有中国商业执照,而从今年元旦起,这些公司必须依规定取得有18码「统一社会信用码」的新执照。
   
   霍夫曼表示,中国藉发放新执照之名,把所有企业纳入社会信用系统,藉此追踪企业,并在社会信用系统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通报所有违规行为。
   
   6月30日后,此项措施会扩展到非营利组织、非政府组织、工会和社会组织。
   
   霍夫曼告诉澳洲版「卫报」:「若想继续跟中国做生意,企业别无选择,唯有就范。」
   
   对企业的惩罚迄今都以罚款形式处理,例如日本零售商无印良品5月在销往中国的产品上把台湾标示成国家,就遭中国当局罚款20万人民币。
   
   中国是以违反广告法规定之禁止从事伤害「国家尊严或利益」的活动为由,对无印良品开罚。这些违规情事也会记录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若被列名其上,可能遭到政府其他机构更进一步开罚。
   
   当前不清楚外企能否取得社会信用纪录的信息,也不清楚外企若做出让步或因此改变了行为,该国公民能否得知消息。
   
   现为德国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访问学者的霍夫曼,今天透过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发表这篇名为「社会信用:科技加强集权控制造成全球后果」(Social Credit: Technology-enhanced Authoritarian Control with Global Consequences)的报告。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先前敦促澳洲政府,对中国政府干预澳洲民主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中国政府宣称社会信用系统可提高行政效率,鼓励信任和道德行为,但其实这是一种欧威尔式的社会监控和政治压迫工具。
   
   根据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3月声明,在火车上吸菸、持过期票坐车、没付罚款、散布不实消息、飞行期间造成麻烦都属违规,可列入黑名单。
   
   分数高的公民可入住较好的旅馆、取得更好的租房甚至学校。分数低者,则会被暂时或永久禁搭飞机或火车,2017年有615万人隶属这类。根据报导,社会信用系统今年在杭州试用时,分数高的公民享有免费使用健身房的待遇,在公立医院等待列表上的等候时间也会缩短。
   
   至于社会信用系统的商业面,华府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先前就曾报告,准时缴税并「遵守政府要求」的企业可取得更好的贷款条件,也更容易拿到标案。
   
   但部分研究人员认为,社会安全系统的权限和范围或许被夸大了。
   
   澳洲昆士兰理工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研究员曾孟津(Meg Jing Zeng, 译音)表示,社会信用系统虽可用于惩罚政治异议人士,但对中国公民或许有正面好处,因为政府官员可能因贪污被列入黑名单。
   
   根据国营媒体「人民日报」,2017年12月,有1100多位官员被列入限制名单。(译者:郑诗韵/核稿:陈政一)
   
   谢选骏指出:社会信用系统刚刚使用,其效果还很难说,如果真有如此能耐,那倒可以成为整合全球的利器。世界正在趋向统一,不论是否乐意,那都是无可幸免的全球秩序所需。人们的努力所能造成的区别仅仅在于——如何统一、由谁统一、何时统一。这是由技术的发展所逼使的政治整合——没有自由可以,没有秩序不行,这是政治学的基本原理。因为自由是奢侈品,秩序是必需品,这就是人生,呜呼哀哉。
(2018/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