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谢选骏文集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谢选骏: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港媒惊呼入狱贪官纷被减刑 曾引习拍案大怒的湖南贪虎也减刑出狱了》(法广小山 2018-07-02)报道:
   
   香港东方日报今天报道中央重拳反腐打贪,落马的老虎苍蝇不计其数,官场贪风为之收敛,老百姓拍手称快之余,亦担心反腐败之势能否持续。近期一些贪官纷纷因狱中「表现良好」而获减刑,提前出狱或即将出狱的消息纷传,加深人们立功减刑是否沦为特权阶层专利的疑虑。曾惹习近平震怒的湖南大老虎据信也减刑出狱。


   
   据明镜新闻引述香港东方日报说,因大面积贿选事件而落台的湖南省前政协副主席童名谦,近日获减刑六个月提前释放,成为十八大后落台的省部级官员中首个出狱的「老虎」。
   据报道指童名谦的罪行是玩忽职守,虽未涉及贪腐,惟违法问题严重,中共领导人曾在中纪委会议上连续六次追问「衡阳的共产党员到哪儿去了?」如今童名谦因改造积极而提前重见天日,何去何从惹人遐想。
   港媒提出疑问,是否涉嫌欲减之罪何患无词。报道说,事实上,中共近年有不少落台的高官被指获得减刑,如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由死缓减为无期,原中核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康日新由无期减为二十年有期徒刑,内蒙古自治区原党委常委王素毅,由无期减为有期徒刑二十年一个月,贪官减刑已然成惯例。报道说,然而,一些贪官的减刑过程不清不楚,甚至有违规操作之嫌,早已为人詬病。比如获减刑三年、已出狱的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原局长周久耕,2009年因受贿罪被判处十一年有期徒刑,三年后获减刑两年,2016年再获减刑一年,故周已于2017年初刑满释放。
   
   根据最高法於去年一月起施行的相关规定,确有悔改立功表现的,一次减刑不超过一年;确有悔改及重大立功表现的,一次减刑不超过两年,但周久耕在狱中的行为很难称得上有重大立功表现,就连作为立功减刑依据的数十万字狱中创作小说,最终也无处可查,唯一的解释就是周赶在新规出台之前被「宽大」了。报道说,有人说,贪官也是官,这绝非言过其实,毕竟在内地官场,官官相护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出於共同的利益需求,就算出了事也有人上下打点,能保则保,能少判则少判。近年不少在囚贪官被揭存在违法减刑、假释等乱象,有的假释期间毫无顾忌地吃喝玩乐,过着堪比自由人的逍遥生活;有的更迫不及待地重回利益圈,穿针引线继续权钱交易;一些贪官甚至被揭「判漏罪」,刑满出狱后仍要被追加刑期,导致出现「二进宫」丑闻。种种迹象表明,所谓的立功减刑不过是特权阶层的游戏。更荒谬的是,有的贪官甚至公然违反国家规定,出狱后居然能重回官场,实在是咄咄怪事。
   报道指出,贪官出了事可获特别关照,狱中又可利用立功表现减刑,出狱后更加不必担心出路问题,「组织」上早已将一切安排好。欲减之罪,何患无词,所谓的立功减刑多半成了度身订造。反腐败的「最后一里路」,看来仍是漫漫长路。
   据报道,童名谦2012年起任衡阳市委书记,其间卷入衡阳市人大选举中的贿选问题。人民日报社主管的《人民文摘》2014年曾发表〈领导人拍案时刻〉一文,提到在2014年1月14日的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因衡阳贿选案大怒,习近平追问「衡阳的共产党员到哪儿去了」。
   
   谢选骏指出:有人说,贪官也是官,这绝非言过其实,毕竟在内地官场,官官相护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出於共同的利益需求,就算出了事也有人上下打点,能保则保,能少判则少判。——确实的,狗官也是官,个别个别的狗官相护,叠加起来就会一直伴随整个政权的狗棺相护了。
(2018/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