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谢选骏文集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谢选骏: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柴静:崔永元是这个时代里一直醒着的人》(2018-06-07综合新闻)报道:
   
   《分家在十月》是他做的,很多人都看过。


   在2000年的年会上,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我来了评论部。刚到就赶上评论部的主持人合影。
   
   在《焦点访谈》的演播室里,前排是敬大姐,白岩松,水均益…… 还有他。
   
   我是刚来的小姑娘,自然而然站在后面。
   
   他转头看到我,轻轻扶了一下我的胳膊,把我带到第一排中心他的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后来每一年评论部的年会,看他的主持都是我的大节目。
   看他在台上手挥目送,开领导的玩笑,戏噱锋头人物,逗逗女同事,但让大家永远在最真挚的东西面前掉下眼泪。
   
   台下众人呼喝,叫彩,吹口哨。大家都爱他……
   
   后来常常在食堂遇见他,远远看着,面色不太好,我们几个都为他担忧。
   
   有次去部里开会,他晚来,众人面前,自自然然地说:“我的抑郁症…”
   
   我呆住,只顾看他。很久后,发短信,去看看他。
   
   他那时正寄望于童年幻梦,一大屋子,都是老电影的剧照,他自己穿了各种各样的旧年代的衣服,扮戏中人。
   
   我们坐谈数小时,他说得病的前后经过。他说的淡定,我听得揪心。
   
   再见他,是某个下午。坐在电脑前头的时候,突然办公室门开了,他走进来。
   
   “咦?”我很惊喜。“你找谁?”
   
   “找你。”他坐下了,在我对面。
   
   然后我们聊天,我坐他对面。
   
   杜小静过来说:“荷,真象调查的采访。”
   
   真的,这不似普通办公室里的谈话,也不是普通的聊天闲谈。他一句寒暄没有,那么认真,谈的是直见性命的事。
   
   他谈的问题我当然不陌生:“社会的良知的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让人想要放弃… 这些话,很多人在摄像机的红灯面前说,很多人在文章里说,很多人在喝酒后说。
   
   但是他只是在一个平凡的下午,坐在一个并不熟络的同事面前谈这些。
   
   他谈起这些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在表达,就好象,就好象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就象是石头一样,死沉地压着他,逼着他。
   
   我隐隐地有些不安……
   
   我只能对他说他不能放弃,因为我们需要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名,或是幽默,而是他代表着我心中评论部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
   
   还有他身上的真诚,和绝不伪饰,有了这个,他才有勇气和智慧去嘲弄那些可笑而巨大的东西。
   
   大姐找我问号码,他立刻起身走了。临走的时候,他拉开门又回身说了声“谢谢”。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一点心酸。
   
   今年年会,他仍在台上。只是没有像《分家在十月》那样的片子了。
   
   “评论部,现在也得了抑郁症么?”他站在台上说,底下悄然无声。
   
   这一场年会,他亲自张罗,请了赵本山,郭德纲。一个部里的小小年会,不知他花了多少功夫。
   
   但是陆陆续续,台下的人有些走了,或是打着手机出去了。
   
   最后一个节目,他请来罗大佑。罗大佑一直坐在场下,喝了两瓶酒,一直到11点多上场。
   
   大佑也不登台,踩支凳子抱住吉它,一束光。
   
   对着话筒说:“小崔,不怕,我也抑郁过,不是我们有病,是这个时代有病”。
   
   他们拥抱。我和大群人离开座位,围坐在他身后侧的地上。
   
   小崔向我招招手让我去他身边坐,那里正对罗大佑坐着,看着他晶光闪烁的双眼。
   
   我怕挡着大家,脚手着地地爬过去,与他并肩坐。
   
   大佑说“唱什么?”
   
   四百多条汉子齐声喊:“光阴的故事。”
   
   大佑轻捻弦索,琴声清洌。
   
   我们高唱:“流水他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我看到对面坐的小宏眼里的泪水。
   
   后来他说:“知道吗?不是因为歌声,是因为我看到小崔热泪盈眶。”
   
   今年,是他到评论部的十年。我听过他提起过一个梦。
   
   谁都知道他睡不好,更不要说深度的睡眠。但只有一次。他说:“我做过一个梦,梦到象白洋淀一样的地方,和朋友们在船上,能听见船桨划过水波的声音,还有水鸟从耳边掠过。”
   
   然后他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三分钟。他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里,在这样的夜里,一直醒着的人。
   
   我只希望他能拥有那个只有水波和飞鸟的,宁静的内心世界。
   
   谢选骏指出:人说崔永元是个忧郁症患者,如此看来,忧郁症患者才是中国唯一清醒的人。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令人忧郁的世界,人若不忧郁反倒不是正常的了。
   

此文于2018年07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