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谢选骏文集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官民二元社会
·拉斯维加斯的犯罪基因
·民国斗不过党国
·反抗公司暴政的个人主义
·马崽洞里的毛泽东
·魂不守舍的古代人
·川普成功分裂北大西洋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擦干了他的眼泪
·美丽的风景丑陋的人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得民心者得天下”总结了文化战争的制胜经验
·《含泪活着》为什么感动日本
·中国官员都是妖怪
·猪头们只懂利益不懂正义
·韩国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中国
·共产党怎么走回头路
·后生不可畏也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波兰女人一再破坏地球生态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外行领导内行的又一代价
·你所不认识的NED
·中国为何产生不了名牌
·死也不要自由的中国人
·自相冲突价值观将剪断自己的命根
·皇帝与统一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能力
·希拉里救了民主党
·川普受虐狂他的克星是老祖母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猎巫才是一个假新闻——川普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猪有时也比人民具有尊严——杀人放火就可以删除尊严
·无神论者和异教徒都不把人当人
·虐待儿童的“家”应该回吗?
·中国军队为什么不经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谢选骏: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柴静:崔永元是这个时代里一直醒着的人》(2018-06-07综合新闻)报道:
   
   《分家在十月》是他做的,很多人都看过。


   在2000年的年会上,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我来了评论部。刚到就赶上评论部的主持人合影。
   
   在《焦点访谈》的演播室里,前排是敬大姐,白岩松,水均益…… 还有他。
   
   我是刚来的小姑娘,自然而然站在后面。
   
   他转头看到我,轻轻扶了一下我的胳膊,把我带到第一排中心他的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他也不知道,后来每一年评论部的年会,看他的主持都是我的大节目。
   看他在台上手挥目送,开领导的玩笑,戏噱锋头人物,逗逗女同事,但让大家永远在最真挚的东西面前掉下眼泪。
   
   台下众人呼喝,叫彩,吹口哨。大家都爱他……
   
   后来常常在食堂遇见他,远远看着,面色不太好,我们几个都为他担忧。
   
   有次去部里开会,他晚来,众人面前,自自然然地说:“我的抑郁症…”
   
   我呆住,只顾看他。很久后,发短信,去看看他。
   
   他那时正寄望于童年幻梦,一大屋子,都是老电影的剧照,他自己穿了各种各样的旧年代的衣服,扮戏中人。
   
   我们坐谈数小时,他说得病的前后经过。他说的淡定,我听得揪心。
   
   再见他,是某个下午。坐在电脑前头的时候,突然办公室门开了,他走进来。
   
   “咦?”我很惊喜。“你找谁?”
   
   “找你。”他坐下了,在我对面。
   
   然后我们聊天,我坐他对面。
   
   杜小静过来说:“荷,真象调查的采访。”
   
   真的,这不似普通办公室里的谈话,也不是普通的聊天闲谈。他一句寒暄没有,那么认真,谈的是直见性命的事。
   
   他谈的问题我当然不陌生:“社会的良知的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让人想要放弃… 这些话,很多人在摄像机的红灯面前说,很多人在文章里说,很多人在喝酒后说。
   
   但是他只是在一个平凡的下午,坐在一个并不熟络的同事面前谈这些。
   
   他谈起这些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在表达,就好象,就好象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就象是石头一样,死沉地压着他,逼着他。
   
   我隐隐地有些不安……
   
   我只能对他说他不能放弃,因为我们需要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名,或是幽默,而是他代表着我心中评论部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
   
   还有他身上的真诚,和绝不伪饰,有了这个,他才有勇气和智慧去嘲弄那些可笑而巨大的东西。
   
   大姐找我问号码,他立刻起身走了。临走的时候,他拉开门又回身说了声“谢谢”。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有一点心酸。
   
   今年年会,他仍在台上。只是没有像《分家在十月》那样的片子了。
   
   “评论部,现在也得了抑郁症么?”他站在台上说,底下悄然无声。
   
   这一场年会,他亲自张罗,请了赵本山,郭德纲。一个部里的小小年会,不知他花了多少功夫。
   
   但是陆陆续续,台下的人有些走了,或是打着手机出去了。
   
   最后一个节目,他请来罗大佑。罗大佑一直坐在场下,喝了两瓶酒,一直到11点多上场。
   
   大佑也不登台,踩支凳子抱住吉它,一束光。
   
   对着话筒说:“小崔,不怕,我也抑郁过,不是我们有病,是这个时代有病”。
   
   他们拥抱。我和大群人离开座位,围坐在他身后侧的地上。
   
   小崔向我招招手让我去他身边坐,那里正对罗大佑坐着,看着他晶光闪烁的双眼。
   
   我怕挡着大家,脚手着地地爬过去,与他并肩坐。
   
   大佑说“唱什么?”
   
   四百多条汉子齐声喊:“光阴的故事。”
   
   大佑轻捻弦索,琴声清洌。
   
   我们高唱:“流水他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我看到对面坐的小宏眼里的泪水。
   
   后来他说:“知道吗?不是因为歌声,是因为我看到小崔热泪盈眶。”
   
   今年,是他到评论部的十年。我听过他提起过一个梦。
   
   谁都知道他睡不好,更不要说深度的睡眠。但只有一次。他说:“我做过一个梦,梦到象白洋淀一样的地方,和朋友们在船上,能听见船桨划过水波的声音,还有水鸟从耳边掠过。”
   
   然后他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三分钟。他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里,在这样的夜里,一直醒着的人。
   
   我只希望他能拥有那个只有水波和飞鸟的,宁静的内心世界。
   
   谢选骏指出:人说崔永元是个忧郁症患者,如此看来,忧郁症患者才是中国唯一清醒的人。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令人忧郁的世界,人若不忧郁反倒不是正常的了。
   

此文于2018年07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