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新冠肺炎是个不实消息
·土八路永远是土八路
·共产党为何不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每个人都是一个红太阳
·共产党退入民族主义的战壕浑水摸鱼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并不存在
·从“赞扬六四屠杀”到“切断一切关系”
·可以不民主但不能共产党
·政客并不等于骗子
·胡适一身媚骨摇尾满狗阿谀袁狗
·中国社会只有投机主义
·欧洲人都是畜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谢选骏:火刑与烧烤(barbeque)
   
   人们认为,在欧洲,由于信仰的关系,中世纪文艺复兴之前的火刑是非常普遍的。由于那时候被判火刑的人一般或多或少和宗教联系在一起,所以一般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烧烤而死。
   
   宗教裁判所的火刑是中世纪一个公众仪式,盛况空前;作为惩罚的公开展示,它是一种“轰动艺术”(艾滋病先驱福柯语),基督教正统的精神霸权在这里完完全 全落实为对其属下肉体上的无限权力。

   
   由于信仰的关系,尤其是中世纪文艺复兴之前的火刑是非常普遍的。由于那时候被判火刑的人一般或多或少和宗教联系在一起,所以一般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烧烤而死——用一根楔子贯穿手掌和脚掌钉在十字架上,下面堆上柴火,浇以火油。如果是宗教上的叛逆,一般用银质的或桃木质的,已达到驱邪的目的。而和宗教无关的则无所谓了,铜铁均可。
   
   欧洲的火刑柱,不是说不拿来烧异教徒,但更多的是烧基督徒的。例如烧死圣殿骑士,例如烧死圣女贞德,例如烧死布鲁诺,烧死胡斯,或者卡尔文烧死赛维,英王亨利八世烧死旧教徒。
   
   运用火刑柱
   
   布鲁诺:1600年2月17日凌晨,罗马塔楼上的钟声划破夜空,传进千家万户,这是施行火刑的信号。很快,通往鲜花广场的街道上站满了送别的群众。随后,布鲁诺被绑在广场中央的火刑柱上,向围观的人们大声宣布:“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
   临刑前,他又高呼“火,不能征服我,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的!”刽子手匆忙用木塞堵上他的嘴,然后点燃了烈火。熊熊烈火中,伟大的科学家英勇就义了。
   
   布鲁诺(1548—1600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思想家、科学家。他出生在那不勒斯市附近的小镇上。10岁时,贫穷的父亲把他送进修道院,在那里,他刻苦学习,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
   他痛恨反动教会迫害人民,用地球是万物的中心等谎言欺骗民众。当他看了哥白尼的著作《天体运论》,被深深吸引了,写了批判地心说的论文,受到教会的迫害,布鲁诺连夜逃亡。宗教法庭到处通缉他,整个意大利没有一块他立足的地方。
   在长期的流亡中,他满腔热情地发表演说,继续批判被教会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地球中心说,同守旧派展开激烈的论战。他写了好多书,发展了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把科学的宇宙观传遍欧洲。
   达·芬奇:24岁的时候就名声在外,不是因为他那稀罕的绝世天才,而是因为他差点被绑在火刑柱上烤熟。达·芬奇和他的3个同学,跟在画室里当模特的一名男孩太过亲热,其程度超过了男人之间普通交往的水准,据说还采用了点暴力。
   这件官司闹得满城风雨,达·芬奇一战成名,上了社会新闻的头条。要是搁在今天,10个人有9个会以为这家伙是借机炒作。可按当时的法律,如果罪名成立,达·芬奇都将因为这场倾城之恋被烧成挂炉烤鸭。不过,达·芬奇很走运,因为证据不足他得以脱身,否则我们现在虽然天天都有晚餐,却不会看到《最后的晚餐》这样的杰作了。
   圣女贞德:贞德(1412年1月6日—1431年5月30日),被称为“奥尔良的少女”,是法国的民族英雄、军事家,天主教会的圣女,法国人心中的自由女神。
   英法百年战争(1337年—1453年)时她带领法国军队对抗英军的入侵,支持法查理七世加冕,为法国胜利做出贡献。最终被俘,被宗教裁判所以异端和女巫罪判处她火刑。
   规则/火刑柱 编辑
   火刑的时间一般安排在节日之中,但这并不是定规。例如,在异端量特别大的西班牙,火刑分大型和小型两种;大型的定在节假日、国王加冕或王子诞生日——这需要积累一定量的异端死囚,小型的则随时随刻可以执行。
   死刑的执行从来都有集体庆典的意味——在远古就是图腾仪式中的血祭,人类心灵的狂欢在任何时候都带有他虐或自虐的因素;因此,在节日中安排火刑,我们除了推测宗教裁判所为了展示力量的刻意外,也许还可以加上这一点文化学或人类的注脚。
   由于火刑的判决和执行具有集体庆典的性质,各个牧区的领导通常在一个月前便开始通知全体教徒,邀请他们参加这一火的盛典,并许愿以一定量的赎罪券;几乎没有人会拒绝邀请,好奇心人人都有,侥幸逃脱异端罪名本身又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何况再加上赎罪券的诱惑和对成为异端同情犯的恐惧。
   在火刑仪式的前一天,宣判的主席台在城市的中心广场上搭了起来,而在临近的广场上竖起了火刑柱——也有两者合在一个广场上的;火刑柱有直接竖在地面上的,也有设在泥坛上的——如著名的贞德姑娘在受刑时便因泥坛和火刑柱格外高大而未能让刑吏事先给她"恩典"一矛,周围则预先堆满了木柴。
   为了营造 气氛,宣判在许多地方通常要彩排一次,宗教裁判所成员和告密者则身着遮头遮脸的白色长袍,——与其支持者们在城市的主要街道上游行。整个城市悬旗挂彩,整洁一新,洋溢着节日的喜气。
   
   场面
   
   处刑当天的黎明,教堂敲响了召唤的钟声。囚犯们被押上了街头,游行的队伍簇拥着他们;他们也被整饰一新,但赤着脚,脖子上套着绳索,捆住的双手上灌满了绿色的蜡烛油——死囚在有些时候直接被套上了小丑帽和悔罪衣。
   押解异端分子的任务仍然由宗教裁判所成员及其积极分子承担,他们举着白色的十字架,宗教裁判所的旗帜飘扬在队伍里。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唱着教会的丧歌,并不断奉劝异端们改邪归正。市民们则簇拥在马路的两旁,大声地辱骂着异端,但抛掷石块受到教会的禁止。
   在中心广场,世俗当局和教会当局的头面人物已经各就各位,人山人海的市民则热情地迎接着游行队伍的到来。
   宣判仪式首先是作弥撒,接着一般是大法官向国王宣誓坚持正统信仰和捍卫宗教裁判——例如在西班牙的马德里,然后是宗教裁判员冗长的布道。判决是宣判仪式的高潮,每一声判决都能引发阵阵欢呼声——权力对捧场的欢呼声有着内在的需求;悔罪了的异端被迫当场穿戴上了小丑帽和悔罪衣或者受到鞭挞,而火刑犯则被押到了火刑柱面前。   
   一般来说,死囚是站立着被铁链锁死在柱上的,也有让死囚坐在柴薪上的。柴薪堆积如山,几乎没过蒙难者的头顶,围观者看清他们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就此而言,许多描绘火刑犯英勇不屈的绘画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为了防止异端作最后的宣传,他的嘴里塞满破布之类的东西。
   在宗教裁判员及反异端积极分子喋喋不休的劝说声中,刑吏点燃了火堆,熊熊的烈火迅速地吞灭了火刑犯。添柴加火作为一种荣誉被授予对宗教裁判所作出贡献的人士或当地的社会名流。
   如果说教会在这个时候还保留一点它理应拥有的仁慈的话,那就是它还能够要求刑吏在死囚的脖子上挂上火药袋,在点火前勒死囚犯或者点火时用长矛刺穿犯人的心脏;但以上手脚必须做得干净漂亮以免让群众发觉:教会重在炫耀权力而非欣赏异端的肉体痛苦,但看热闹的群众则免不了要快感一把宛如当代人观看暴力片那样。蒙难者的骨灰撒向河川或扬向天空,没有烧化的骨头需要重新回炉加工以求彻底地销痕灭迹,旨在防止它们唤起人们对异端的回忆和崇拜。
   
   渊源
   
   从世界范围上考察,火刑倒并不为宗教裁判所专有,它是人类在蒙昧时代 处理巫师和邪术的普遍手段——北美的印第安人直至本世纪初还保留着以火刑处理妖人的遗俗;火能够彻底销毁物质本体,古代人普遍信仰火的祛魔御鬼能力。
   但是,宗教裁判所火刑制度并不能从这种普遍性获得多少辩护;没有一种处刑方式像宗教裁判所的火刑对于异端者那样被滥用,它经历时间之长、波及地域之广和蒙难者之多都是空前和绝后的。
   在宗教裁判所最为猖獗的西班牙,火刑处罚发展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1781年竟还执行了一例,而它的真正废除要等到神圣法庭最终灭亡的1834年。
   
   谢选骏指出:把火刑归之于基督教我想是很不公平的,因为只有西欧才有这种大面积的酷刑烧烤,在东方就没有听说基督教有此刑罚。因此我想,与其说火刑与基督教有关,不如说那是和西欧人的野蛮民风有关。那么,火刑与西欧人的民风有什么关系呢?我想,可能与西欧人喜欢烧烤有关。烧烤(barbeque)可以说是西欧人最爱的食物,不仅烤肉烤鱼,还烤蔬菜玉米,因此拿它烤人也就习惯自然,不足为奇了。当然,处于游猎阶段的印第安人也是经常烧烤食物的,而在远东的农业民族里,烧烤食物就比较罕见了。
   
   《古代日本酷刑》记载:
   
   古代日本酷刑,刑法一般是在战争时候对待敌国女性战犯的,这种刑法不是我们想像的从胸口刺进去,而是用带尖的铁棍从侧面穿透胸部,然后挂在木竿上面示众。
   
   简介
   
   古代日本酷刑,刑法一般是在战争时候对待敌国女性战犯的剖腹,日本古代有女性忍者,执行任务失败被抓之后,一般不让她自杀,而是剥光了衣服放在木板上,然后用尖刀从胸骨中间差进去,一直划到小腹部,之后内脏都会流出来,惨不忍睹。
   
   铜烙
   
   这是一个比较变态的刑法,一般用于通奸的女人。道具是一个铜棍,插在炉子上面,炉子烧热,铜棍就会烤得通红。把女犯人绑在架子上面,然后把阴部对准铜棍慢慢放下去……
   
   捆绑
   
   日本战国时候,抓到敌国女人之后用一种韧性很好的钢绳捆起来,而且捆得很紧,绳子末端穿一个铁环,然后用一个类似于辘轳的东西拽那个钢绳,最后犯人的骨头都会被勒断。
   
   板烧
   
   这个刑法类似于烧烤。即把铁板烧热,然后把犯人剥光放在上面。直到烤熟……
   
   开颅
   
   把犯人锁在铁箱子里面,只漏出头部。然后用一个大锤子砸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挖胸
   
   把女犯人的胸部用利刃割下。
   
   万箭穿身
   
   把犯人绑在一块大木板上,然后就有10几个弓箭手站立旁边。行刑官下令射在哪里,马上就会有雨点般的弓箭射在犯人的那个部位。
   
   砧板拖
   
   中间放一块铁板,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突起的小铁块,一般比较锋利,是铸造时铸的。两匹马拉着犯人在上面来回拖拽——当然犯人要赤身裸体。
   
   断指
   
   把犯人的10根手指截下,不过不是用刀砍,而是生生拽下来。很多犯人受刑之后都死于剧痛。
   
   绞刑
   
   这个刑法有点特殊,不是把人吊起来,而是用绳子缠住犯人脖子,然后有两个人拽两头,直到犯人断气为止。
   
   轮奸
   
   把女犯人发配到军队里面,长官会让士兵开色戒。后果就是一个女人被许多个男人弄,最后死掉。
   
   杖腹
   
   把犯人四肢分开,呈“大”字型绑住,然后用木棍击打腹部。结果往往是子宫破裂,内脏碎裂,大腿下面好多血。
   
   火刑
   
   用火烧人是最原始蛮荒的做法,古代的西方和东方都对火刑津津乐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