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谢选骏文集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谢选骏:“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迟来的自由 揭中共释放刘霞的真实目的》(2018-07-10 综合媒体)报道:
   
   北京时间7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已搭乘班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她的弟弟刘晖在微博上发文证实。刘霞好友、中国大陆作家余杰曾撰文表示,刘霞出身于中共高干家庭,曾任公职,却因追求自由而辞职,成为一名自由奔放的诗人。


   
   综合媒体7月10日消息,刘霞当年为了名正言顺探望被劳改监禁中的刘晓波,苦苦向大陆官方争取结婚,这段被外媒形容为“超越劳改营”的爱情,感动了无数人。余杰曾在香港(专题)“开放杂志”撰文,谈到令国际社会动容的刘霞与刘晓波的爱情。文章指出,两人早在1980年代便认识。“那时,他们各自有家庭,第一次的认识并没有一见钟情”。刘晓波当时名满天下,身边簇拥着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子,当时曾说:“要在千百个女人的身上发掘不同的美。”
   
   六四天安门事件后,刘晓波被关押20个月,被释放后,没了教职,家庭破碎,一无所有。文坛上万人瞩目的“黑马”就像坐云霄飞车般,从此陷入人生谷底。重回单身的两人这次相遇,开启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刘晓波1995年再度坐牢时,两人还只是恋人关系,中共当局借此阻止两人会面。刘霞却坚持“我就是要嫁给那个国家的敌人!”旷日持久的争取结婚。最终由中国大陆公安部一名副部长批示同意,他们在1996年在大连劳动教养院中领取结婚证书。
   
   刘晓波2009年被大陆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徒刑。他当时以《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为题作为自我辩护时,特别提到自己20年来最幸运的经历,那就是得到刘霞无私的爱。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不久,刘霞就被居家软禁。长期的监禁,让刘霞罹患忧郁症。她曾在2010年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说,她不被允许告知刘晓波任何关于被软禁的细节,所以只能跟刘晓波说“我过的生活和你相似”。
   
   令人难过的是,当刘晓波离开人世时,刘霞拥有关于他的东西将会很少。刘霞说,刘晓波1996年10月8日到1999年10月8日接受劳改的3年里,联系两人的数百封信件在他们家被突击几次后全部消失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北京时间7月10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启程前往德国。观察人事分析指,北京最终答应让刘霞离开中国,可能与中国在应对中美贸易战时试图获得德国的支持有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0日引述刘霞的好友、中国诗人野渡说,跟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应该还是跟一直以来各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的努力分不开。
   
   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7月10日引述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中国政府此前不让刘霞出国,是“害怕她将关于刘晓波的真相公之于众”。报道称,刘霞的朋友、北京电影学者郝建6月初曾与刘霞一起吃饭。他表示,当时感觉到刘霞因为不确定自己和弟弟能否离开中国而十分紧张、焦虑。郝建说:“她情绪有的时候波动比较大,有时候突然很高兴,然后突然又很沮丧,突然就哭了。”郝建认为,离开中国对刘霞来说肯定是好事,但即使离开中国,她也没有完全的自由。“她肯定不会说刘晓波逝世前后的事情……因为她弟弟还在(中国),人质还在。”刘霞是诗人、画家,现年57岁。1996年与刘晓波结婚。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刘霞事实上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家中,近年罹患严重忧郁症。刘霞上次公开露面是在中国当局监视下为刘晓波举行的葬礼上。
   
   7月13日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前3天,刘霞终于获准搭机前往海外。中国当局曾多次表示,刘霞是自由的,享有中国法律保障的所有权利。不过,在北京的西方外交官表示,刘晓波去世后,刘霞受到中国当局严密监视,只有经过当局同意和安排,才能会见家人和朋友,接听电话。德国政府曾公开表示,如果刘霞选择德国,随时欢迎她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一直在为刘霞前往德国或欧洲第三国斡旋。在刘霞抵达德国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在德国访问,前一天还与德国签署价值200多亿美元的交易。中国官员表示,李克强访问德国意在发出中德两大出口国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讯号。
   
   背景报道:
   
   迟来的自由:刘霞离开中国前往欧洲
   
   来自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多家媒体引述数名消息人士的透露内容显示,中国最出名的一位持不同政见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刚刚乘坐芬兰航空的班机离开了中国大陆的首都城市北京,前往欧洲,另据悉,其胞弟刘晖未能同行。而据传言,刘霞获准离境中国的决定,来自与此同时正在德国与该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会面的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的一个外交表态。
   
   在丈夫刘晓波病逝后的这一年中,刘霞在与友人的电话中始终说她准备随时离开中国,但在此之前,她要求尽快离开的手段似乎总是被切断——这个最新动态很难不让人们想起即将到来的7月13日,那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日,一年之前,这位离经叛道的中国知识分子及民主人士在一家离其长期被关押的监狱距离不远的医院中病逝,享年61岁。临死时仍然是囚徒身份的刘晓波,曾在1989年的北京学生运动中备受瞩目,后来,他因为起草并传播了一份呼唤民主的宣言,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并于2010年在狱中得知了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讯息。
   
   刘晓波的离开也引起了他的朋友们、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以及国际团体将注意力转向其同样命运坎坷的妻子,而刘霞长期受到软禁对待的困境,也引发了广泛同情和强烈的关注,此前刘霞一直住在北京的家中,一直处于警方的监视之下。
   
   自那以后,全球各界人士纷纷施压和发声,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霞。而在断断续续被媒体刊登的,来自这位中国妇女一次次在与友人通话时嘶哑的抽泣所宣泄着的绝望中,人们渐渐理解了她那句“死比活容易”所表达的处境是多么令人窒息。
   
   针对刘霞获得的可以摆脱软禁和无孔不入的警察监视,让损害其健康的抑郁或许可以得到缓解的离境行为,事实上本应该早已发生,即使如今的消息值得很多人庆贺和欣慰,但它来得还是太迟了。长期以来,刘霞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而这种痛处只会变相伤害到中国共产党开始逐渐受到国际社会重视、尊重乃至对其崛起程度和速度有些畏惧的良好情势,事实上,这个政党正在愈发积极地努力帮助它的14亿民众实现生活富足和复兴东方文明,它不该为这些负面问题受到拖累。
   
   而即便有一类看待问题的取态,可能会不利于刘晓波夫妻二人的政治形象和国际社会普遍给予他们的赞誉及光环,但对刘晓波夫妇在政治层面的功过评价,到今仍然存在着众说纷纭的辩论,以及还需要经受历史维度的检视,但即便如此,多维新闻一直以来所倡导的观点认为,刘晓波夫妇还是不该遭此厄运,不论他们的主张是否适合于中国,也无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在看待中国异见人士时是否有着天然的“好感”,他们夫妻二人都应是受中国宪法保护的公民,并毫无疑义地需要享有中国宪法承诺的言论表达权利。刘霞迟到的自由所带给中共的公关危机,令后者如今被广泛视为得不偿失,这个失疏教训或许会让共产党更能体会包容和尊重知识分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这也是它在摸索未来可以更成熟地完全遵照宪法,来治理其广阔领土全部事务的执政改良道路上,尤其不可或缺的一课。
   
   谢选骏指出:大家看的很清楚,其实是“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这样,历史又回到了原点——在2002年共产党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几乎没变都会释放人质,换取美国的最惠国待遇。自从2002年共产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马上开始从越南绑架头号反对派王炳章回国,并且判处无期徒刑,连王炳章的绿卡国加拿大也只能装聋作哑。以后这一趋势日益加剧。刘晓波人等误判了这一局势,所以枉送了性命。由此可见,信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共产党,多么地依赖西方的胡萝卜甜蜜。2002年,确实像我在1991年预测的那样,是一个惨不忍睹的历史时刻。这就是小布什总统对于美国的致命贡献,其实是致命攻陷。对此,共产党中国实际上授予了小布什一个“共产主义杰出人才贡献奖”——奖金就是他的布什家族在中国大陆开办的各种企业和生意。小布什果然知恩图报,不顾美国朝野反对,下台之前还临门一脚,风风光光地捧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然,克林顿夫妇和奥巴马总统对于中国的崛起也是功不可没的,都应该立功受奖——他们的家族也有大量的“在华生意”。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此文于2018年07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