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谢选骏:“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迟来的自由 揭中共释放刘霞的真实目的》(2018-07-10 综合媒体)报道:
   
   北京时间7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已搭乘班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她的弟弟刘晖在微博上发文证实。刘霞好友、中国大陆作家余杰曾撰文表示,刘霞出身于中共高干家庭,曾任公职,却因追求自由而辞职,成为一名自由奔放的诗人。


   
   综合媒体7月10日消息,刘霞当年为了名正言顺探望被劳改监禁中的刘晓波,苦苦向大陆官方争取结婚,这段被外媒形容为“超越劳改营”的爱情,感动了无数人。余杰曾在香港(专题)“开放杂志”撰文,谈到令国际社会动容的刘霞与刘晓波的爱情。文章指出,两人早在1980年代便认识。“那时,他们各自有家庭,第一次的认识并没有一见钟情”。刘晓波当时名满天下,身边簇拥着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子,当时曾说:“要在千百个女人的身上发掘不同的美。”
   
   六四天安门事件后,刘晓波被关押20个月,被释放后,没了教职,家庭破碎,一无所有。文坛上万人瞩目的“黑马”就像坐云霄飞车般,从此陷入人生谷底。重回单身的两人这次相遇,开启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刘晓波1995年再度坐牢时,两人还只是恋人关系,中共当局借此阻止两人会面。刘霞却坚持“我就是要嫁给那个国家的敌人!”旷日持久的争取结婚。最终由中国大陆公安部一名副部长批示同意,他们在1996年在大连劳动教养院中领取结婚证书。
   
   刘晓波2009年被大陆官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徒刑。他当时以《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为题作为自我辩护时,特别提到自己20年来最幸运的经历,那就是得到刘霞无私的爱。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不久,刘霞就被居家软禁。长期的监禁,让刘霞罹患忧郁症。她曾在2010年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说,她不被允许告知刘晓波任何关于被软禁的细节,所以只能跟刘晓波说“我过的生活和你相似”。
   
   令人难过的是,当刘晓波离开人世时,刘霞拥有关于他的东西将会很少。刘霞说,刘晓波1996年10月8日到1999年10月8日接受劳改的3年里,联系两人的数百封信件在他们家被突击几次后全部消失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北京时间7月10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启程前往德国。观察人事分析指,北京最终答应让刘霞离开中国,可能与中国在应对中美贸易战时试图获得德国的支持有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0日引述刘霞的好友、中国诗人野渡说,跟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应该还是跟一直以来各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的努力分不开。
   
   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7月10日引述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中国政府此前不让刘霞出国,是“害怕她将关于刘晓波的真相公之于众”。报道称,刘霞的朋友、北京电影学者郝建6月初曾与刘霞一起吃饭。他表示,当时感觉到刘霞因为不确定自己和弟弟能否离开中国而十分紧张、焦虑。郝建说:“她情绪有的时候波动比较大,有时候突然很高兴,然后突然又很沮丧,突然就哭了。”郝建认为,离开中国对刘霞来说肯定是好事,但即使离开中国,她也没有完全的自由。“她肯定不会说刘晓波逝世前后的事情……因为她弟弟还在(中国),人质还在。”刘霞是诗人、画家,现年57岁。1996年与刘晓波结婚。自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刘霞事实上一直被中国当局软禁在家中,近年罹患严重忧郁症。刘霞上次公开露面是在中国当局监视下为刘晓波举行的葬礼上。
   
   7月13日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前3天,刘霞终于获准搭机前往海外。中国当局曾多次表示,刘霞是自由的,享有中国法律保障的所有权利。不过,在北京的西方外交官表示,刘晓波去世后,刘霞受到中国当局严密监视,只有经过当局同意和安排,才能会见家人和朋友,接听电话。德国政府曾公开表示,如果刘霞选择德国,随时欢迎她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一直在为刘霞前往德国或欧洲第三国斡旋。在刘霞抵达德国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在德国访问,前一天还与德国签署价值200多亿美元的交易。中国官员表示,李克强访问德国意在发出中德两大出口国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讯号。
   
   背景报道:
   
   迟来的自由:刘霞离开中国前往欧洲
   
   来自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多家媒体引述数名消息人士的透露内容显示,中国最出名的一位持不同政见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刚刚乘坐芬兰航空的班机离开了中国大陆的首都城市北京,前往欧洲,另据悉,其胞弟刘晖未能同行。而据传言,刘霞获准离境中国的决定,来自与此同时正在德国与该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会面的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的一个外交表态。
   
   在丈夫刘晓波病逝后的这一年中,刘霞在与友人的电话中始终说她准备随时离开中国,但在此之前,她要求尽快离开的手段似乎总是被切断——这个最新动态很难不让人们想起即将到来的7月13日,那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日,一年之前,这位离经叛道的中国知识分子及民主人士在一家离其长期被关押的监狱距离不远的医院中病逝,享年61岁。临死时仍然是囚徒身份的刘晓波,曾在1989年的北京学生运动中备受瞩目,后来,他因为起草并传播了一份呼唤民主的宣言,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并于2010年在狱中得知了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讯息。
   
   刘晓波的离开也引起了他的朋友们、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以及国际团体将注意力转向其同样命运坎坷的妻子,而刘霞长期受到软禁对待的困境,也引发了广泛同情和强烈的关注,此前刘霞一直住在北京的家中,一直处于警方的监视之下。
   
   自那以后,全球各界人士纷纷施压和发声,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霞。而在断断续续被媒体刊登的,来自这位中国妇女一次次在与友人通话时嘶哑的抽泣所宣泄着的绝望中,人们渐渐理解了她那句“死比活容易”所表达的处境是多么令人窒息。
   
   针对刘霞获得的可以摆脱软禁和无孔不入的警察监视,让损害其健康的抑郁或许可以得到缓解的离境行为,事实上本应该早已发生,即使如今的消息值得很多人庆贺和欣慰,但它来得还是太迟了。长期以来,刘霞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而这种痛处只会变相伤害到中国共产党开始逐渐受到国际社会重视、尊重乃至对其崛起程度和速度有些畏惧的良好情势,事实上,这个政党正在愈发积极地努力帮助它的14亿民众实现生活富足和复兴东方文明,它不该为这些负面问题受到拖累。
   
   而即便有一类看待问题的取态,可能会不利于刘晓波夫妻二人的政治形象和国际社会普遍给予他们的赞誉及光环,但对刘晓波夫妇在政治层面的功过评价,到今仍然存在着众说纷纭的辩论,以及还需要经受历史维度的检视,但即便如此,多维新闻一直以来所倡导的观点认为,刘晓波夫妇还是不该遭此厄运,不论他们的主张是否适合于中国,也无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在看待中国异见人士时是否有着天然的“好感”,他们夫妻二人都应是受中国宪法保护的公民,并毫无疑义地需要享有中国宪法承诺的言论表达权利。刘霞迟到的自由所带给中共的公关危机,令后者如今被广泛视为得不偿失,这个失疏教训或许会让共产党更能体会包容和尊重知识分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这也是它在摸索未来可以更成熟地完全遵照宪法,来治理其广阔领土全部事务的执政改良道路上,尤其不可或缺的一课。
   
   谢选骏指出:大家看的很清楚,其实是“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这样,历史又回到了原点——在2002年共产党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几乎没变都会释放人质,换取美国的最惠国待遇。自从2002年共产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马上开始从越南绑架头号反对派王炳章回国,并且判处无期徒刑,连王炳章的绿卡国加拿大也只能装聋作哑。以后这一趋势日益加剧。刘晓波人等误判了这一局势,所以枉送了性命。由此可见,信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共产党,多么地依赖西方的胡萝卜甜蜜。2002年,确实像我在1991年预测的那样,是一个惨不忍睹的历史时刻。这就是小布什总统对于美国的致命贡献,其实是致命攻陷。对此,共产党中国实际上授予了小布什一个“共产主义杰出人才贡献奖”——奖金就是他的布什家族在中国大陆开办的各种企业和生意。小布什果然知恩图报,不顾美国朝野反对,下台之前还临门一脚,风风光光地捧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然,克林顿夫妇和奥巴马总统对于中国的崛起也是功不可没的,都应该立功受奖——他们的家族也有大量的“在华生意”。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此文于2018年07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