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谢选骏文集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谢选骏: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发现牛仔裤的血泪真相》(2018年7月1日 转载纪录片:《the true cost》)报道:
   
   提到牛仔裤,你会想到什么

   时尚、性感、个性、自由、狂野?
   作为服装界最普及的单品
   牛仔裤的意义早已超越了“时尚”本身
   
   从一线大牌、轻奢品牌、快时尚品牌店,到连锁超市、批发市场甚至是夜市路边摊,人们都在尽可能以自己的消费能力,找到最青睐的那条牛仔裤。
   
   然而,当经过破洞、毛边、旧化等工艺打磨的水洗牛仔裤成了广受追捧的热款,却少有人知道:服装业是世界上第二大污染产业。
   
   牛仔裤,这个现代社会几乎人手一件的“时尚单品”,正是建立在对生态环境、对流水线工人造成的巨大伤害之上。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之一,有超过50,000家纺织工厂分布在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和山东等地。纺织业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不断出口到世界各地的纺织品也为中国带来了大量收入。
   
   与此同时,我国加工业的现状是,当地赚取的可能只是产品1%的加工费,但在我们的国土上,却留下了100%的污染和伤害。
   
   在德国纪录片《牛仔裤的代价》中,牛仔裤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和危害,彻底颠覆了人们对牛仔裤和时尚行业的认知,其中的黑幕也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后果,到底谁来承担?
   
   ?
   广东新塘:牛仔裤的代价
   
   在位于中国东南部的广东省,聚集了中国最多的国际大品牌加工厂,在许许多多“专业镇”中,新塘被称为“牛仔镇”,这里因高度集中的牛仔裤产业在国际上闻名遐迩。
   
   和广东许多高速发展的工业镇一样,新塘街道一派繁荣,各种制衣厂招牌在街头林立。
   
   ??每天,这里向全世界供应6亿条牛仔裤,中国60%以上的牛仔制品都在这里生产。
   
   据当地政府统计,2008年新塘年产2.6亿多条(件)牛仔服装,占到全国牛仔服装产量的60%以上,产品远销俄罗斯、美国、欧盟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占全国出口量的40%。
   
   在纪录片中,一条来自新塘的牛仔裤以9.9欧(75元人民币)的“白菜价”被售卖,虽然售价极低,但也是这个被当地人称为“断子绝孙”的产业,供养着当地49万的人口。
   
   占地1000多亩的新塘牛仔城,坐落在镇内主要的公路——新塘大道旁,这个分外醒目的新城也是新塘镇的地标。在巨大的产业集群下,人们从未意识到它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环境污染和健康危害。
   
   血汗工厂的工人现状
   
   新塘镇的牛仔纺织服装生意始于20世纪80年代,短短30年内,这项产业不断蓬勃发展,当地许多家庭的生活都围绕着牛仔产业展开。
   
   这里遍布着各类大大小小与牛仔相关的工厂,不管是商铺店面,还是乡村的居民住宅前,都随处可见正在手工处理牛仔服装的工人和村民。
   
   许多父母、老人甚至孩子也都会做一些剪线头的工作来贴补家用。
   
   在当地一些家庭作坊,孩子们也会帮着做些分拣布料、裁剪线头的零工。
   
   大多数孩子则和父母们一起到厂里帮忙,一方面大人可以在自己眼皮底下照料孩子,同时小孩每为一条牛仔裤剪线头,就可以赚到一角五分钱,一天下来就有三十多块钱。
   
   在牛仔裤加工厂内,众多工人在这个狭长的空间低头麻木地重复着自己手里的工作,谁也不说话,只有缝纫机嘀嘀嗒嗒的踏板声。
   
   缝纫间大多是女员工,她们每天工作8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周末也经常加班,一个月下来至少能拿到2000元的工资。
   
   在生产牛仔裤的每一个环节,机器永远不会停歇,工人们轮流上夜班和白班。
   
   整个生产过程中,风扇和抽风机因为长时间没有清理,积满了粉尘。
   
   在这个充斥着各种化学物质、空气粉尘和生产噪音的空间,工人们唯一的保护措施只有一个简易口罩。
   
   但由于通风设施太过陈旧,许多车间极度闷热潮湿,因此一些工人宁愿摘下口罩。
   
   缝纫完的裤子会被送到下一个环节进行专门的洗涤或漂染,通过漂染就能做出人们常见的条纹、做旧、褪色等效果,同时这些人为做旧的效果,也涉及到大量的化学用品。
   
   刘志新(化名)原本就在一处闷热的车间做漂染工。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做漂染的不能生育”,再加上自己的表兄因为在染厂上班最后得胸膜炎去世,于是他向厂领导申请,从车间漂染工换到了包装工岗位。
   
   忙碌了一整夜,刘志新终于可以躺下来休息,然而睡梦中的他并不知道,牛仔裤上的蓝色尘埃,正无情地侵蚀着他的肺。
   
   少数工人可以脱离闷热的室内环境,得以在室外工作。
   
   每天早上,这些人需要在牛仔水洗厂排除的废水中捞出石头,用它们不断打磨牛仔裤。因为长期在这里工作,从湖北来到这里打工的小罗说,和周围许多工人一样,他的十个手指早已因为布料被染成蓝色。
   
   在过去的30多年里,工人们用这样传统的方式,手工制作破洞、落色的旧化效果。但在一个小时里,一个技艺熟练的工人也只能生产出两到三条牛仔裤。
   
   与此同时,这些牛仔裤经打磨、喷刷、搅拌后排出的废水,本应该经过过滤、调节、沉淀、氧化等一系列处理再排放,在这里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理。
   
   国际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在对当地污染情况的调查中,采集了当地三个底泥样本后发现,重金属铅、铜、铬的含量均超过国家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的铬竟超标128倍。
   
   还有一些车间工人每天的工作是用气枪吹走牛仔裤上的灰尘和线头,气枪的声音尖锐而刺耳,但他们却没有任何耳罩、耳塞作为防护。
   
   一位到访的德国供应商看到这样的场景,在震惊之余感慨到:“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如果在这种恶劣的环境继续工作下去,那么一年后就应该要变聋了”。
   
   还有些工人在喷砂工艺的流水线工作。这种技艺能够让牛仔裤产生独特的纹理,更受客户喜爱,但对工人的肺却会造成不可逆的严重伤害。
   
   事实上,喷砂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禁止的,但在中国却被偷偷使用。
   
   在这个环节,工人需要举着喷枪为牛仔裤打磨出新的纹理,然而在毫无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这些细微的尘砂会被直接吸入肺中,并在几年后导致矽肺病。
   
   目前,全世界没有能够治愈矽肺的特效药,患上矽肺病等于被宣判死刑。
   
   在牛仔裤加工厂,漂洗部的工作岗位会比其他岗位的级别更高,但长期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的胡兴磊,最后因为咳嗽不断生病后,被调换到了洗衣间。
   
   虽然现在的工作又潮又湿,但比起在漂洗部承受蒸汽和恶臭的困扰,眼前看起来60岁的40岁男子觉得当下更加幸运一些。
   
   大多数时候,为了赶制时间要求很紧迫的订单,劳动者的生理和心理状况都濒临极限,有设计师曾经听到一名缝纫工跟工头说:“你这么催我,我就只好给你垃圾了。垃圾你也要吗?”
   
   工人们忍受着恶劣的工作状况,厂主也没那么轻松。
   
   当绝大部分人认为全球化让更多的人以低廉的价格享受到更好的商品时,全球化早已在各个方面演变成了一场不断剥削的价格战。
   
   一家牛仔裤加工厂的老板表示,这样的价格简直低到了地狱。
   
   ??在服装品牌不断的压价下,加工厂也不得不在各个环节省钱,将出场价控制在三到四欧元内。
   
   那么,在这三到四欧元中再去掉制作牛仔裤的原料、工人工资、厂租、机器损耗、各项税费,还能剩下多少呢?
   
   显然,用于改善工人环境的经费已经变得少之又少。当各项成本被剥削到极限,还有一项可以剥削的关键环节:污染处理。
   
   ??环境污染造成的生态恶化
   
   在洗涤部堆积着的大大小小蓝色塑料桶内,储存着各式各样的化学用品。
   
   丙烯酸树脂、粘合剂、漂白粉,酚类化合物,偶碳化合物,次氯酸盐,钾金属、偶氮染料,高锰酸钾,铬、镉……这些重金属原料都是参与到牛仔裤制作过程中的重要关键。
   
   为了达到出口标准,牛仔裤必须通过多次清洗以除去化学物品,有时这一过程需要重复20次。
   
   即使这样,多次水洗也未必能完全清洗掉残留的化学制剂,隐藏在布料中的致癌物质,会在人们穿牛仔裤时,因为接触人体汗液而渗出,并危害身体健康。
   
   与此同时,水洗环境中大量的水资源被浪费,而带有污染的废水又会被排放到当地的河流之中。
   
   作为传统的高污染行业之一,纺织业所带来污染不仅仅是巨大的污水排放量,更重要的是,纺织行业在生产工序中会使用很多包括有毒有害物质在内的化学物质。
   
   在新塘镇,这里到河道流淌着黑色、红色、蓝色的污水,空气中弥漫着时而恶臭时而刺激的气味。
   
   从牛仔水洗厂后门排出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流入了围绕村庄的小河,而这些河水最终流向东江。
   
   住在小河边的居民小刘也是当地的工人,每天早上四点,他都会被屋旁江水退去后的气味臭醒。
   
   当地村民们反映,排污严重的时候,这里的河水简直已经不是污水,而是毒水。混合着高锰酸钾的紫色河水味道恶臭刺激,如果不小心接触到,皮肤还会发痒甚至溃烂。
   
   通过Google Earth的卫星地图,人们清楚地看到在新塘镇一处名为大墩村附近的河流,黑色的河水在流入东江的入海口,和浅色的江水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地人不是不了解污染的严重,新塘镇西洲村村民林舟(化名)抱怨说,“又不是不让他赚钱,我的家人还得靠牛仔衣服为生。但生产的同时也要干净,不要把环境污染。”
   
   在所有的受害者中,河流附近的农民也许是最无辜一个群体,他们不仅每天要忍受当地水域的熏天恶臭,还要被迫承受因为土地污染而导致的农作物欠收。
   
   不仅仅牛仔裤,全球快销品牌背后
   
   此刻,牛仔裤制造业遭遇的黑幕,不过是全球服装制造业的一个缩影。
   
   自1990年早期,服装品牌为了增加收益,开始鼓励消费者更频繁且更多地购买衣服。这种主推“快时尚”概念的营销手段,提倡消费者在最短的时间用低廉的价格买到新潮的衣物。
   ?
   以H&M、Zara、优衣库等品牌为代表的快时尚翘楚,牢牢把持着时尚更新换代的速度,将服装从设计稿到进入店铺的时间缩短到两个星期。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快时尚品牌会不断缩短生产和销售周期,力争将当下最时尚的服饰以最快的速度带给消费者。
   
   在快速更迭的新品和超低的价格面前,服装供应商被不断要求缩短工期、节约成本,包括牛仔裤在内的越来越多的服饰被制造、销售、丢弃,这也大大增加了服装生产周期中每一个阶段的健康成本和环境成本。
   
   对消费者来说,快时尚所推崇的“一次消费”,加上令人不敢恭维的质量和低廉的价格,都导致了消费者随意丢弃快时尚品牌服装的心态。
   
   全世界范围内,每年大约生产800亿件衣服,相当于地球上每个人每年拥有11件。与此同时,被丢弃的旧衣物也在成倍增长,仅仅在上海,每天被丢弃的旧衣服就达数百吨,一年则达到13万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