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谢选骏文集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谢选骏: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发现牛仔裤的血泪真相》(2018年7月1日 转载纪录片:《the true cost》)报道:
   
   提到牛仔裤,你会想到什么

   时尚、性感、个性、自由、狂野?
   作为服装界最普及的单品
   牛仔裤的意义早已超越了“时尚”本身
   
   从一线大牌、轻奢品牌、快时尚品牌店,到连锁超市、批发市场甚至是夜市路边摊,人们都在尽可能以自己的消费能力,找到最青睐的那条牛仔裤。
   
   然而,当经过破洞、毛边、旧化等工艺打磨的水洗牛仔裤成了广受追捧的热款,却少有人知道:服装业是世界上第二大污染产业。
   
   牛仔裤,这个现代社会几乎人手一件的“时尚单品”,正是建立在对生态环境、对流水线工人造成的巨大伤害之上。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之一,有超过50,000家纺织工厂分布在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和山东等地。纺织业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不断出口到世界各地的纺织品也为中国带来了大量收入。
   
   与此同时,我国加工业的现状是,当地赚取的可能只是产品1%的加工费,但在我们的国土上,却留下了100%的污染和伤害。
   
   在德国纪录片《牛仔裤的代价》中,牛仔裤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和危害,彻底颠覆了人们对牛仔裤和时尚行业的认知,其中的黑幕也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后果,到底谁来承担?
   
   ?
   广东新塘:牛仔裤的代价
   
   在位于中国东南部的广东省,聚集了中国最多的国际大品牌加工厂,在许许多多“专业镇”中,新塘被称为“牛仔镇”,这里因高度集中的牛仔裤产业在国际上闻名遐迩。
   
   和广东许多高速发展的工业镇一样,新塘街道一派繁荣,各种制衣厂招牌在街头林立。
   
   ??每天,这里向全世界供应6亿条牛仔裤,中国60%以上的牛仔制品都在这里生产。
   
   据当地政府统计,2008年新塘年产2.6亿多条(件)牛仔服装,占到全国牛仔服装产量的60%以上,产品远销俄罗斯、美国、欧盟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占全国出口量的40%。
   
   在纪录片中,一条来自新塘的牛仔裤以9.9欧(75元人民币)的“白菜价”被售卖,虽然售价极低,但也是这个被当地人称为“断子绝孙”的产业,供养着当地49万的人口。
   
   占地1000多亩的新塘牛仔城,坐落在镇内主要的公路——新塘大道旁,这个分外醒目的新城也是新塘镇的地标。在巨大的产业集群下,人们从未意识到它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环境污染和健康危害。
   
   血汗工厂的工人现状
   
   新塘镇的牛仔纺织服装生意始于20世纪80年代,短短30年内,这项产业不断蓬勃发展,当地许多家庭的生活都围绕着牛仔产业展开。
   
   这里遍布着各类大大小小与牛仔相关的工厂,不管是商铺店面,还是乡村的居民住宅前,都随处可见正在手工处理牛仔服装的工人和村民。
   
   许多父母、老人甚至孩子也都会做一些剪线头的工作来贴补家用。
   
   在当地一些家庭作坊,孩子们也会帮着做些分拣布料、裁剪线头的零工。
   
   大多数孩子则和父母们一起到厂里帮忙,一方面大人可以在自己眼皮底下照料孩子,同时小孩每为一条牛仔裤剪线头,就可以赚到一角五分钱,一天下来就有三十多块钱。
   
   在牛仔裤加工厂内,众多工人在这个狭长的空间低头麻木地重复着自己手里的工作,谁也不说话,只有缝纫机嘀嘀嗒嗒的踏板声。
   
   缝纫间大多是女员工,她们每天工作8个小时,一周工作六天,周末也经常加班,一个月下来至少能拿到2000元的工资。
   
   在生产牛仔裤的每一个环节,机器永远不会停歇,工人们轮流上夜班和白班。
   
   整个生产过程中,风扇和抽风机因为长时间没有清理,积满了粉尘。
   
   在这个充斥着各种化学物质、空气粉尘和生产噪音的空间,工人们唯一的保护措施只有一个简易口罩。
   
   但由于通风设施太过陈旧,许多车间极度闷热潮湿,因此一些工人宁愿摘下口罩。
   
   缝纫完的裤子会被送到下一个环节进行专门的洗涤或漂染,通过漂染就能做出人们常见的条纹、做旧、褪色等效果,同时这些人为做旧的效果,也涉及到大量的化学用品。
   
   刘志新(化名)原本就在一处闷热的车间做漂染工。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做漂染的不能生育”,再加上自己的表兄因为在染厂上班最后得胸膜炎去世,于是他向厂领导申请,从车间漂染工换到了包装工岗位。
   
   忙碌了一整夜,刘志新终于可以躺下来休息,然而睡梦中的他并不知道,牛仔裤上的蓝色尘埃,正无情地侵蚀着他的肺。
   
   少数工人可以脱离闷热的室内环境,得以在室外工作。
   
   每天早上,这些人需要在牛仔水洗厂排除的废水中捞出石头,用它们不断打磨牛仔裤。因为长期在这里工作,从湖北来到这里打工的小罗说,和周围许多工人一样,他的十个手指早已因为布料被染成蓝色。
   
   在过去的30多年里,工人们用这样传统的方式,手工制作破洞、落色的旧化效果。但在一个小时里,一个技艺熟练的工人也只能生产出两到三条牛仔裤。
   
   与此同时,这些牛仔裤经打磨、喷刷、搅拌后排出的废水,本应该经过过滤、调节、沉淀、氧化等一系列处理再排放,在这里却没有得到任何处理。
   
   国际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在对当地污染情况的调查中,采集了当地三个底泥样本后发现,重金属铅、铜、铬的含量均超过国家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的铬竟超标128倍。
   
   还有一些车间工人每天的工作是用气枪吹走牛仔裤上的灰尘和线头,气枪的声音尖锐而刺耳,但他们却没有任何耳罩、耳塞作为防护。
   
   一位到访的德国供应商看到这样的场景,在震惊之余感慨到:“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如果在这种恶劣的环境继续工作下去,那么一年后就应该要变聋了”。
   
   还有些工人在喷砂工艺的流水线工作。这种技艺能够让牛仔裤产生独特的纹理,更受客户喜爱,但对工人的肺却会造成不可逆的严重伤害。
   
   事实上,喷砂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禁止的,但在中国却被偷偷使用。
   
   在这个环节,工人需要举着喷枪为牛仔裤打磨出新的纹理,然而在毫无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这些细微的尘砂会被直接吸入肺中,并在几年后导致矽肺病。
   
   目前,全世界没有能够治愈矽肺的特效药,患上矽肺病等于被宣判死刑。
   
   在牛仔裤加工厂,漂洗部的工作岗位会比其他岗位的级别更高,但长期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的胡兴磊,最后因为咳嗽不断生病后,被调换到了洗衣间。
   
   虽然现在的工作又潮又湿,但比起在漂洗部承受蒸汽和恶臭的困扰,眼前看起来60岁的40岁男子觉得当下更加幸运一些。
   
   大多数时候,为了赶制时间要求很紧迫的订单,劳动者的生理和心理状况都濒临极限,有设计师曾经听到一名缝纫工跟工头说:“你这么催我,我就只好给你垃圾了。垃圾你也要吗?”
   
   工人们忍受着恶劣的工作状况,厂主也没那么轻松。
   
   当绝大部分人认为全球化让更多的人以低廉的价格享受到更好的商品时,全球化早已在各个方面演变成了一场不断剥削的价格战。
   
   一家牛仔裤加工厂的老板表示,这样的价格简直低到了地狱。
   
   ??在服装品牌不断的压价下,加工厂也不得不在各个环节省钱,将出场价控制在三到四欧元内。
   
   那么,在这三到四欧元中再去掉制作牛仔裤的原料、工人工资、厂租、机器损耗、各项税费,还能剩下多少呢?
   
   显然,用于改善工人环境的经费已经变得少之又少。当各项成本被剥削到极限,还有一项可以剥削的关键环节:污染处理。
   
   ??环境污染造成的生态恶化
   
   在洗涤部堆积着的大大小小蓝色塑料桶内,储存着各式各样的化学用品。
   
   丙烯酸树脂、粘合剂、漂白粉,酚类化合物,偶碳化合物,次氯酸盐,钾金属、偶氮染料,高锰酸钾,铬、镉……这些重金属原料都是参与到牛仔裤制作过程中的重要关键。
   
   为了达到出口标准,牛仔裤必须通过多次清洗以除去化学物品,有时这一过程需要重复20次。
   
   即使这样,多次水洗也未必能完全清洗掉残留的化学制剂,隐藏在布料中的致癌物质,会在人们穿牛仔裤时,因为接触人体汗液而渗出,并危害身体健康。
   
   与此同时,水洗环境中大量的水资源被浪费,而带有污染的废水又会被排放到当地的河流之中。
   
   作为传统的高污染行业之一,纺织业所带来污染不仅仅是巨大的污水排放量,更重要的是,纺织行业在生产工序中会使用很多包括有毒有害物质在内的化学物质。
   
   在新塘镇,这里到河道流淌着黑色、红色、蓝色的污水,空气中弥漫着时而恶臭时而刺激的气味。
   
   从牛仔水洗厂后门排出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流入了围绕村庄的小河,而这些河水最终流向东江。
   
   住在小河边的居民小刘也是当地的工人,每天早上四点,他都会被屋旁江水退去后的气味臭醒。
   
   当地村民们反映,排污严重的时候,这里的河水简直已经不是污水,而是毒水。混合着高锰酸钾的紫色河水味道恶臭刺激,如果不小心接触到,皮肤还会发痒甚至溃烂。
   
   通过Google Earth的卫星地图,人们清楚地看到在新塘镇一处名为大墩村附近的河流,黑色的河水在流入东江的入海口,和浅色的江水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地人不是不了解污染的严重,新塘镇西洲村村民林舟(化名)抱怨说,“又不是不让他赚钱,我的家人还得靠牛仔衣服为生。但生产的同时也要干净,不要把环境污染。”
   
   在所有的受害者中,河流附近的农民也许是最无辜一个群体,他们不仅每天要忍受当地水域的熏天恶臭,还要被迫承受因为土地污染而导致的农作物欠收。
   
   不仅仅牛仔裤,全球快销品牌背后
   
   此刻,牛仔裤制造业遭遇的黑幕,不过是全球服装制造业的一个缩影。
   
   自1990年早期,服装品牌为了增加收益,开始鼓励消费者更频繁且更多地购买衣服。这种主推“快时尚”概念的营销手段,提倡消费者在最短的时间用低廉的价格买到新潮的衣物。
   ?
   以H&M、Zara、优衣库等品牌为代表的快时尚翘楚,牢牢把持着时尚更新换代的速度,将服装从设计稿到进入店铺的时间缩短到两个星期。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快时尚品牌会不断缩短生产和销售周期,力争将当下最时尚的服饰以最快的速度带给消费者。
   
   在快速更迭的新品和超低的价格面前,服装供应商被不断要求缩短工期、节约成本,包括牛仔裤在内的越来越多的服饰被制造、销售、丢弃,这也大大增加了服装生产周期中每一个阶段的健康成本和环境成本。
   
   对消费者来说,快时尚所推崇的“一次消费”,加上令人不敢恭维的质量和低廉的价格,都导致了消费者随意丢弃快时尚品牌服装的心态。
   
   全世界范围内,每年大约生产800亿件衣服,相当于地球上每个人每年拥有11件。与此同时,被丢弃的旧衣物也在成倍增长,仅仅在上海,每天被丢弃的旧衣服就达数百吨,一年则达到13万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