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谢选骏: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神秘声波攻击再现?美从中国撤离更多外交人员》(转载美国之音/环球网 2018年7月2日)报道:
   
   据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报道,令美国调查人员困惑的美国驻华使领馆人员因“异常的声响和压力”而感不适的奇怪事件进一步加剧。自美国驻广州总领馆人员几个月前最初报告此现象后,国务院已经从中国撤回至少11位美国外交人员接受进一步医疗检查。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官员透露,其中8位来自广州总领馆、一位上海总领馆,两位驻北京的使馆。报道表示,目前共有25位在中国的美国使领馆人员报告遭受外界所称的可能的“声波攻击”。报道还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在同中国外长王毅通电话,就朝鲜核项目进行协商时,再次提出美国使领馆人员遭受神秘声音侵袭的事件。
   
   据悉,美国政府雇员在中国近期感到的“不易察觉且模糊的、异常的声响和压力”以及不适,类似美国一些外交官及家属去年在古巴感受到一些症状,其中一些人受到轻度脑损伤。该事件令美国被迫撤离一些外交人员,并导致美国与古巴外交关系恶化。
   
   美国驻中国的官员不愿就事件发表评论,不过国务院星期六书面回应称,一些外交人员和家属被撤回美国进行进一步的评估。
   
   环球网新媒体曾发文《外交官得“戏精病”,美国确实得好好治》,质疑美使领馆雇员疑似受到所谓声波影响的问题。
   
   全世界目前只有美国外交官出现了这种“怪病”,迄今没有其他国家外交官受到同类攻击的报道。专家们普遍认为,即使有人想实施声波攻击,也是技术上很难做的一件事。它远远超出一般组织和个人的能力范围。
   
   我们认为,美方不应迅速做出使馆人员遭到外部力量攻击的结论,而应当在美方内部加强查找原因,我们这样说的理由是:
   第一,美国是医学和声波研究最先进的国家,如果美国自己都搞不清楚这种攻击是怎么发生的,解释不了它的实际情形,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是,这种攻击本来就没有发生。
   
   第二,美国外交官不断出现同样的患病抱怨,而其他国家外交官和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其他人没有出这样的事,美国外交官群体的工作环境或者心理因美方的原因出了问题,至少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第三,美国驻外机构的安保措施很严,担心随时可能受到攻击,少数馆员身体出现某种异常,美国官方首先就会警惕起来。这种警惕会影响外交人员的感受,增加他们对自己身体“异常”的敏感度。我们认为美国官方应该适当放松“敌情意识”,特别是在中国这样讲规矩、重视对外友好的国家,他们评估外交官的人身安全时,不妨在心理上更加“阳光”些。
   
   我们看到一些技术性分析,其中一种说法是有人给那些美国外交官的逗留场所安了窃听器,那些窃听器失灵发出了奇异声波,导致了伤害。但这种说法不太站得住脚,因为即使那些外交官的逗留场所真有窃听器,而且它们失灵了,窃听器是声波接收工具,而非声波释放工具,它们怎么也变不成“声波攻击源”。
   
   另外一种分析倒是值得注意,那就是美国驻广州总领馆的情报设备功率太大了,对馆员身体造成慢性伤害。美国驻世界各地使领馆的情报收集能力最强,借助的相关设备想必也最先进复杂,对人体的不良影响也应是最大的。这个直觉性线索不应被忽视,美方应当对内因开展地毯式排查。
   
   其实把美方缺少证据的怀疑通过媒体报道出来,受到最大损害的是中国的形象。这个事情很可能到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中国被质疑一路。华盛顿这样做对中国不公正,我们想劝它克制对自己怀疑的炒作,它需要给予中国应有的尊重,那也是它的自重。
   
   谢选骏指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在看了上述两造的陈述后,我觉得这确实很像一个灵异事件——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一方面,马克思家里又闹饥荒了,想到美国使馆里要点吃的,但马克思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鬼魂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声波幽灵当然比抽象的共产主义幽灵游荡更加骇人。另方面,美国社会主流虽然反共,但却像欧洲一样并不反对马克思主义,相反,美国不少人员甚至深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们在这种纠结之下到共产党国家干活,可能就会十分头疼了。
   

此文于2018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