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谢选骏文集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谢选骏: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神秘声波攻击再现?美从中国撤离更多外交人员》(转载美国之音/环球网 2018年7月2日)报道:
   
   据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报道,令美国调查人员困惑的美国驻华使领馆人员因“异常的声响和压力”而感不适的奇怪事件进一步加剧。自美国驻广州总领馆人员几个月前最初报告此现象后,国务院已经从中国撤回至少11位美国外交人员接受进一步医疗检查。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官员透露,其中8位来自广州总领馆、一位上海总领馆,两位驻北京的使馆。报道表示,目前共有25位在中国的美国使领馆人员报告遭受外界所称的可能的“声波攻击”。报道还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在同中国外长王毅通电话,就朝鲜核项目进行协商时,再次提出美国使领馆人员遭受神秘声音侵袭的事件。
   
   据悉,美国政府雇员在中国近期感到的“不易察觉且模糊的、异常的声响和压力”以及不适,类似美国一些外交官及家属去年在古巴感受到一些症状,其中一些人受到轻度脑损伤。该事件令美国被迫撤离一些外交人员,并导致美国与古巴外交关系恶化。
   
   美国驻中国的官员不愿就事件发表评论,不过国务院星期六书面回应称,一些外交人员和家属被撤回美国进行进一步的评估。
   
   环球网新媒体曾发文《外交官得“戏精病”,美国确实得好好治》,质疑美使领馆雇员疑似受到所谓声波影响的问题。
   
   全世界目前只有美国外交官出现了这种“怪病”,迄今没有其他国家外交官受到同类攻击的报道。专家们普遍认为,即使有人想实施声波攻击,也是技术上很难做的一件事。它远远超出一般组织和个人的能力范围。
   
   我们认为,美方不应迅速做出使馆人员遭到外部力量攻击的结论,而应当在美方内部加强查找原因,我们这样说的理由是:
   第一,美国是医学和声波研究最先进的国家,如果美国自己都搞不清楚这种攻击是怎么发生的,解释不了它的实际情形,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是,这种攻击本来就没有发生。
   
   第二,美国外交官不断出现同样的患病抱怨,而其他国家外交官和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其他人没有出这样的事,美国外交官群体的工作环境或者心理因美方的原因出了问题,至少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第三,美国驻外机构的安保措施很严,担心随时可能受到攻击,少数馆员身体出现某种异常,美国官方首先就会警惕起来。这种警惕会影响外交人员的感受,增加他们对自己身体“异常”的敏感度。我们认为美国官方应该适当放松“敌情意识”,特别是在中国这样讲规矩、重视对外友好的国家,他们评估外交官的人身安全时,不妨在心理上更加“阳光”些。
   
   我们看到一些技术性分析,其中一种说法是有人给那些美国外交官的逗留场所安了窃听器,那些窃听器失灵发出了奇异声波,导致了伤害。但这种说法不太站得住脚,因为即使那些外交官的逗留场所真有窃听器,而且它们失灵了,窃听器是声波接收工具,而非声波释放工具,它们怎么也变不成“声波攻击源”。
   
   另外一种分析倒是值得注意,那就是美国驻广州总领馆的情报设备功率太大了,对馆员身体造成慢性伤害。美国驻世界各地使领馆的情报收集能力最强,借助的相关设备想必也最先进复杂,对人体的不良影响也应是最大的。这个直觉性线索不应被忽视,美方应当对内因开展地毯式排查。
   
   其实把美方缺少证据的怀疑通过媒体报道出来,受到最大损害的是中国的形象。这个事情很可能到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中国被质疑一路。华盛顿这样做对中国不公正,我们想劝它克制对自己怀疑的炒作,它需要给予中国应有的尊重,那也是它的自重。
   
   谢选骏指出: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在看了上述两造的陈述后,我觉得这确实很像一个灵异事件——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一方面,马克思家里又闹饥荒了,想到美国使馆里要点吃的,但马克思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鬼魂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声波幽灵当然比抽象的共产主义幽灵游荡更加骇人。另方面,美国社会主流虽然反共,但却像欧洲一样并不反对马克思主义,相反,美国不少人员甚至深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们在这种纠结之下到共产党国家干活,可能就会十分头疼了。
   

此文于2018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