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谢选骏: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世杯赛假票近四成卖给了中国人》(2018年6月16日 转载法广RFI 安德烈)报道:
   
   中国媒体引述知情人士报道,本届俄罗斯世杯赛爆出史上最大假票丑闻。假票计有一万多张,涉及金额一亿美元,其中近百分之四十已卖给中国人。


   
   中国华西都市报报道,在全部假票中,大约3500张票已流入中国,俄罗斯政府已经介入,中国驻俄使馆发出警告,购票须经正规管道购票。
   
   中国驻俄使馆周四在微信公众号发出信息称,接获多家中国旅行社和球迷投诉,透过莫斯科安郅公司订购世界杯门票至今仍未收到,致使无法进入球场观赛。
   
   莫斯科安郅公司出示俄罗斯世杯赛组委会官员签名信函,声称有门票销售权,但经查证信函纯属伪造信函。
   
   报道引述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俄罗斯专线负责人杨军表示,是一家公司打着商业合作的幌子,找到中国这边的旅游公司。杨军表示,根据旅游圈内部消息,在本次假票时间中,全球总共一万多张球票有问题,流入中国市场的就多达3500张,据他了解,“成都地区有1000张左右被销售了出去”。
   
   报道引述消息指出,中国市场的门票几乎都来自北京的一家旅游公司,这家旅游公司负责人已经飞赴俄罗斯解决假票问题。
   
   除了成都,重庆同样有旅游公司是假票案的受害者,以上三家旅游公司合计销售金额高达人民币285万9160元。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中国是一个假货王国,但是看来俄罗斯才是中国假货的根源——俄罗斯输入中国的最大假货就是马列主义,而马列主义又进一步教导中国人要说假话、办假事、做假人,把中国大陆变成了一个全球首屈一指的假货大国。
   
   《世界杯假球票入中国 俄方假票公司跑路》(2018年6月18日 转载澎湃新闻)报道:
   
   上游新闻客户端6月17日报道,搭乘莫斯科地铁系统中最古老、最破旧的一号线,随着摇晃的火车前往位于莫斯科最中心的红场站。从6号出口出来,沿着Vararka大街一直朝南走,路过克里姆林宫军械库,再穿过莫斯科河来到拉弗鲁申斯基路。再走上几百米,就到了5A一号的位置。这里有一片两三层楼的欧式建筑,其中有一家名叫安郅(ANJI MSK)的旅行社——这家已经人去楼空的旅行社,炮制了世界杯史上最大的一起假票案件,涉及虚假球票1万余张,其中有3500张流入中国,90多名重庆球迷也成了受害者,付了钱却拿不到票,根本看不了世界杯。
   
   90多名重庆球迷被骗
   
   由于从这家名叫安郅的旅行社那里买到了假票,30名重庆游客错过了16日晚在莫斯科斯巴达克球场进行的阿根廷和冰岛的世界杯小组赛。而据重庆市旅游监察执法总队介绍,整个世界杯期间,将有90名重庆游客因为这起假票事件,无法到现场观战。而在全国范围内,安郅公司更是涉及3500多张假票,涉案金额高达1亿美元,屡屡收到游客咨询的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都被惊动,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相关消息。
   
   这起骗局大概是这么一回事——安郅公司自称有世界杯的相关售票权,打着商业合作的幌子联系上了国内不少旅行社,并出示了世界杯俄方组委会官员签名的信函。但实际上,此信系伪造。也许是缺乏相关经验,不少国内的旅行社 “中了招”,花重金买了一批所谓的门票。结果旅行社和看球的游客到了俄罗斯之后,发现根本拿不到门票,才发现被忽悠了。
   
   重庆一家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旅行社表示,他们也是重庆三家受害者之一,之前受假票事件影响,他们也组织了一批游客过去,结果发现被骗。前天,他们紧急凑了100万元,忙活了整整一个通宵,在俄罗斯四处买票,最终以20000多人民币一张的超高价,紧急买到了数十张正品球票,解决了游客的看球需求,也安抚了他们的情绪。
   
   公司早已全部搬空
   
   安郅旅行社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16日下午,记者特意前往拉弗鲁申斯基路打探了一番。
   
   按理说,能够代理世界杯门票这种“大业务”的公司,办公地点和办公环境应该不错。不过来到这栋红色二层小楼,其破败的状况让记者震惊。
   
   小楼的大门靠近拉弗鲁申斯基路,但铁栅门紧锁,只能通过背后的小路走向它的后门,穿过一片漂漂亮亮、尚未完工的砖路,就可以一览这栋红色建筑的真面目。这栋小楼分上下两层,一共大概有20多个房间,然而所有房门都上了锁。窗户上积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要想看清楚里边,只能用力把窗户擦拭干净,才能勉强看见里面的场景——一楼大多数房间内,都已经完全被搬空,只有一个小房间内有一些生活和办公用品。粗略数了一下,包括六箱饮用水、一箱罐装啤酒、六个纸箱和几个白色箱子。至于电脑、电话、传真机、打印机等办公必备的设备,早已不见踪影。
   
   可能利用FAN ID漏洞
   
   其实,除了这批通过旅行社买票想来俄罗斯看球的重庆球迷被骗,还有一些想来现场看球的重庆球迷,也在球票上遇到了麻烦事。
   
   一位微信名叫“飞鱼”的重庆球迷透露,他们想看19日波兰和塞内加尔的球赛,有人告诉他们,可以在俄罗斯本地的STUBHUB这个网站上面买,票比国际足联官网上要多一些。球票价格为1840元,外加320元的手续费,他们三人本想买三张,算下来就7000多人民币,但是又怕万一出问题,钱基本上就会打水漂,最终选择了只买一张做做实验。果不其然,付款已经几天了,球赛还有十多个小时就要开始了,登录网站只能看到“正在验证付款信息”的提示,估计很难能及时拿到这张门票了,而且能否退钱、如何退钱也是一个大问题。后来,他们经过多方努力,通过莫斯科大学的一位学生,花高价买到了一张包厢的票。尽管过程有些复杂,至少能现场看到世界杯比赛了。
   
   另外,有记者探访俄罗斯假票事件,来到俄罗斯之前,记者加入了一个世界杯球票的微信交流群,里面很多人都在求购或者转让门票。最近,也出现了一些和球票有关的争议。一位名叫“冷蓝山”的网友在群里表示,他从别人手中以210美元买了一张球票,过了两天,卖他球票的人表示,之前卖给他的价格太低了,要求他重新补上500美元,否则这位卖家就会去票务中心以主申请人的身份重新打印球票。这样一来,“冷蓝山”手上的这张票就会作废。至于这个说法是否成立,尚不得而知。
   
   这个事情,多多少少说明通过FAN ID买票容易出现纠纷——根据规定,持票球迷才有权利办理FAN ID,但一张球票除主注册人之外,还可以有几位副注册人。在官网上注册账号的即为主票持有者,这个账号可以购买四张门票,如果不是本人使用,即为副票。副注册人在使用球票时跟主注册人权益没有差别,因此在入场时,只要持有FAN ID和球票即可,无须严格对应。但出现上述“主注册人”和“副注册人”发生纠纷时如何解决所有权,也成了一个大问题。
   
   购买球票应选择正规途径
   
   本次世界杯,大中华区唯一官方票务授权在盛开体育。根据统计,中国球迷购买了4万多张世界杯门票。而且早在半年前,安郅公司仿造的票务授权代理书就已经流传到中国,盛开也曾看到过这个信息,并做出过相关提醒,但还是没能阻止球迷被骗的事情发生。
   类似世界杯奥运会这样的大赛,最可靠的购票途径除了官方网站,就是正规的球票代理机构。至于其他的交易方式,一定要擦亮眼睛,多方鉴别。
   
   谢选骏指出:看到这里,读者们不难想到,一百年前,缺德的俄罗斯鬼子,正是用同样的缺德手段,欺哄无知的中国愤青参加了全球骗局“共产主义世界杯”,迄今为止,已经折磨害死了几亿中国群氓。
(2018/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