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谢选骏文集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谢选骏: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温州动车和德国高铁事故善后对比》(大纪元2011年07月29日)报道:
   
   “7?23”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责任部门铁道部一系列令人无法理解的所为遭到民众的指责。德国高铁史上也发生过惨重的交通事故,对比德国高铁与温州动车事故的搜救工作、事故调查及善后处理,发人深思。

   
   温州动车事故之后的处理
   
   温州动车事故发生时间为2011年7月23日晚20时34分,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凌晨5时(距离事故发生仅仅9个小时),搜救工作基本停止,现场领导忙着指挥挖土机捣毁车头,就地掩埋。而车头正是这场特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取证的重要物证。
   事实上停止搜救的时间可能更早。一位失去了四位亲人的家属在接受采访时说:“我(24日)两点钟到达事故现场,我们发现,武警在那里列队欢迎领导,等候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是省里的领导还是铁道部的领导,拍手鼓掌做动员,不去营救,你们就在那里做秀!”(注: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到达现场)
   《浙江在线》报导,7月25日早晨6时57分,事故后“7?23”甬温线动车事故路段开始通车,距离动车事故发生35个小时,事故原因尚未查清。
   7月26日,“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遇难者福建人林焱的家属签署了伤亡赔偿协议,获赔50万元。赔偿方案没有按照新法律给予赔偿,而是按照旧条例。两者赔偿数额相差几十万元。大部分死者家属要求先调查事故原因,交出真相,再谈赔偿。(注:按《侵权责任法》受害者应当获赔90~100万)
   
   德国高铁事故善后处理
   
   德国高铁ICE(高速城际列车的缩写)于1991年6月2日开始通车,最高时速为250公里/小时。1998年6月3日上午10时59分,一辆德国高铁从慕尼黑开往汉堡,以20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至艾雪德镇附近时突然脱轨,其中一节车厢撞上双线路桥右侧第一根桥柱,后方车厢撞在一起,造成101人死亡,194人受伤。
   德国高铁事故发生后,当时的德国交通部长马蒂亚斯?魏斯曼向德国公众保证:“一定清查到底。”
   11时5分,事故发生6分钟,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抵达现场;
   11时18分,德铁公司决定停止运营;
   11时25分,停驶所有列车;
   12时左右,首先将找到的重伤者送到附近医院。几十名医护工作者和很多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就地救治轻伤者;
   12时25分,展开大规模的救援行动;
   下午1时,所有伤者在当时被发现;
   约15时,已有87名伤者被送往医院。
   事发后约2小时,德国联邦军队的三辆军用坦克和一部40吨重的消防起重机挖掘现场残骸,寻找遇难者。
   事发第二天,德铁全线降速,并停运所有同型号列车。搜救工作整整持续了三天才结束,约有1900名救援人员参与了现场抢救。
   为了保证幸存者的救治,德铁赋予专员以500万马克的应急资金支配权,用于第一时间的救治需求。德铁在事发后,为每名遇难者的家属发放3万马克(约1万9千美元)。事后,死伤者获得德铁赔偿共计4300万马克(相当于3000万美元)。
   事发路段于6月9日恢复行车,时速降至160公里/小时。
   6月21日,在策勒镇教堂举行了悼念会,共2,000人参加,总统赫尔佐克在讲话中特别感谢无数的志愿所做出的贡献,高层领导人员在事故现场敬献了花圈。
   救援和搜寻工作结束后,德国联邦铁路局组成了独立调查小组,对事故原因展开全面调查。经专家们取证分析,列车出轨的根本原因是由于车轮设计不良;此外,车轮爆裂后列车未能刹车,是导致之后一连串事件发生的主因。事发前的一段时间,德铁工程人员只用标准型的闪灯检查车轮,却没有使用可探测金属疲劳的仪器。
   德铁在事发后及时主动公开信息,公开透明地调查,并很快改进了高速列车。德铁将59辆同型号列车上所有箍著钢条的双毂钢轮,换成安全的整块钢材切割而成的单毂钢轮。直至次年(1999年)11月全部车轮更换完毕。德铁还规定新建的铁路要避开隧道和桥梁等设施。定期对列车进行超声波安全检查,而且至少要有两名工作人员共同检查。现在,负责监管的德国联邦铁路局要求所有行程超过3万公里的车轮每周都要接受检查。在艾雪德事故营救过程中,因为车窗难以被打破而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于是,在事故发生几个月后,德铁在ICE列车的每一节车厢都设置了能在紧急情况下敲碎的逃生玻璃车窗。
   德铁检查钢轮的员工及相关工程师遭到起诉,当时有媒体认为,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故,德铁高层应当承担责任。
   事故发生的第二年(1999年),德铁公司主席约翰内斯?路德维希被免职。
   对相关工程师的审判在2002年开庭,庭审在市议会大厅进行。2003年庭审结束,工程师被判无罪,每人支付一万欧元的赔偿金。
   损坏的车体没有被丢弃,在事发后长达5年的调查和审判期间,供调查机构研究、取证,被专业人员当作最宝贵的“教材”。
   事后,人们在艾雪德事故周围种下了101棵樱桃树,以纪念事故中遇难的101位生命。2001年,德国当地政府在这101棵樱桃树中立起一块长8米、高2.1米的纪念碑,上面刻着101位受难者的名字、出生年月和家乡,以及对事故的简介。
   专家评说
   原中国铁道部桥梁工程师张侠(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说:“德国高铁善后处理是非常慎重的,他先把救援工作做好,然后搜集证据,调查分析,对事故的原因分析得非常科学,非常负责,非常的谨慎。然后采取相应的措施,德铁更换了所有的轮子,没有更换之前都降低车速。对公共交通就是应该持这种态度,这是对科学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
   此前,对中国的高铁我是很担心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故。高铁这种工艺是很细的,我们目前操作、技术、人的素质各方面都没有达到标准,而且还在抢工期,速度还这么快,一旦出轨就很难处理,后果是很可怕。像这一些技术的情况,如果当时没有处理得很到位的话,总有一天要爆发,长期运行之后它的缺陷就要暴露出来,总有一天要爆发。
   像德国人对技术是非常认真的。以前我工作的单位有一位德国监理对我们的做法很吃惊,他认为我们有的东西是超越规范在操作。就像中国动车司机10天的快速培训班,觉得这样的做法比较疯狂。
   另外,温州动车车祸没有调查之前就匆匆忙忙恢复通车,而且也不降速度。问题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就正常速度恢复通车,我个人很难理解。温州动车事故如果是信号问题,就不仅仅是这一辆动车的问题,可能是普遍问题,像这样急着通车,不考虑安全,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百度网友说:外国调查一个事故原因的时间是一年两年三年,我们是几天,有时甚至只要几个小时;外国援救被困人员可以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们就是所谓的黄金72小时,现在连72小时都不到就宣布结束。我们知道国家丢了面子,但面子比人民的生命更重要吗?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真的感觉好悲哀!
   
   谢选骏指出:上文对德国只有美言,没有批评,十分恶劣。“德铁在事发后,为每名遇难者的家属发放3万马克(约1万9千美元)”,这是实的。“事后,死伤者获得德铁赔偿共计4300万马克(相当于3000万美元)”,只是虚的。实际的事实是,每名遇难者的家属得到仅仅是1万9千美元的丧葬费。这就是德国人命的价格。还不到德国人均收入的一半。可见德国人就是不值钱。难怪他们那么喜欢打仗。穷鬼啊。而比德国人更穷的就是吹捧德国的小汉奸。
   
   艾雪德列车出轨事故是1998年6月3日发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策勒区艾雪德村落附近的严重铁路事故,造成101人死亡,88人受伤,为世界上伤亡最严重的高速铁路事故,也是德国境内伤亡最惨重的铁路事故,事故原因起于其中一个车轮因为金属疲劳发生破裂,这个破裂最终导致车辆出轨。
   
   事发经过
   1998年6月3日,编号51的ICE-1列车运营884次(威廉·伦琴号)车次,从慕尼黑开往汉堡,中途停奥格斯堡、纽伦堡、维尔茨堡、富尔达、卡塞尔、格丁根和汉诺威。
   德国时间上午10时30分(UTC+1,后同),列车从汉诺威站开出继续行程。40分钟后,当列车驶至策勒区艾雪德镇以南约6公里时,第2节车厢的第3条车轴上的一个车轮外钢圈因疲乏而突然破裂,钢条插进了车厢内,拖行了6公里后,列车驶过第一岔道时,破裂的车轮外钢圈把第一岔道的内侧护轨铲起,插穿了第2节车厢走道并冲破车厢顶,造成第2节车厢后段转向架向右脱轨,左侧车轮触动了第二岔道左侧的右转轨道,迫使原本主线直行轨道转换成进入支线轨道,使第3节车厢往支线冲入,并脱轨撞向一条行车桥梁的梁柱,桥梁因而断裂,两名正在桥下工作的德国铁路员工当场被出轨列车撞死。
   第3节车厢撞毁桥梁后,第4节车厢躲过了坍塌的桥梁,但抛离轨道冲入树丛之中,第5节后半段被桥梁压毁,阻断了第6节以后的车厢去路,后方的车厢挤成一团,死伤惨重。肇事列车的首节机车与1.2节车厢脱离后,则继续向前滑动3公里,才停止。
   
   救援
   上午11时正,110接到第一个报案电话。这时,人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2分钟后,警察报告“艾雪德火车相撞事故”。同时消防和救援机构也接到了报案电话。最先到达的救援者是事故现场附近听到响动的居民。
   11时6分,红十字会救援协调中心宣布临近的汉诺威、吉夫霍恩和乌埃尔岑等地区医疗和救援机构进入紧急状态。
   11时7分,第一辆消防车到达事故现场。1分钟后,人们从消防队长现场报告中终于明确得知现场情况,一列高铁列车出轨撞桥。驶向现场的途中消防队长即下令调集本地区所有设备参与救援。与此同时,策勒市、汉诺威两架救援直升机和Fassberg直升机中队的也收到警报赶往现场。根据首批到达现场的救援人员报告,策勒的救援指挥部确认这是一场大规模伤亡事件并启动高级别的警报。该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只协助一个人问同样的时间,便通知周围的控制中心,最后由就近的汉诺威控制中心,配置了救援直升机采取行动。
   为了确保重伤员能够第一时间被运走,11时18分,德铁公司决定停止运营,并于7分钟后停驶所有列车。一次偶然听到交通广播的机会,是于11时42分从国家消防学校伋出的。11时45分,开始创建控件的操作。
   为救治伤者,当局搭起了帐篷,轻伤者在300米外一所健身室就地诊治,再转送医院。事发后一小时,50多名医生到达现场。12时5分,首名伤者由直升机送往医院。
   12时15分起,集结区191名主要道路沿线的移动注册工作队成立。德国希尔德斯海姆提供从铁路发送Tunnelrettungszug,在12时25分展开救援行动。下午1时,显然有足够的急救人员在场,所有伤者在当时被发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