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谢选骏文集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谢选骏: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为何“北京人一律不用”呐?难道是因为北京人属于满蒙余孽吗?过去的老北京,不是满蒙野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汉奸;但是现在的北京人,又大多是北漂。至于像我这样出生在北京的人,又和北京一点渊源关系也没有。北京人这么复杂,马云他一个浙江土人,他又哪里会知道什么叫做北京人呐——他或许以为北京人就是周口店人,就是被日本鬼子偷走了头盖骨的那个族类。如此店大欺客,马云的“公司”可能会瞬间倒塌的。
   
   《店大欺客 马云公司“北京人一律不用”》(2018-07-08 转载 世界新闻网)报道:


   
   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新零售平台盒马鲜生近日爆出“招聘歧视”丑闻。有北京网友在微博称,去盒马鲜生求职时遭遇地域歧视,晒出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招聘方告知“北京人我们一律不要”。事后盒马鲜生迅速作出回应,称公司并无相关规定,北京盒马有22%的员工是北京本地人。
   
   但网上舆论继续发酵,有网友呼吁抵制盒马鲜生。北京时间7月6日,盒马官方微博再次发布声明,称投诉微博中提到的“田经理”是盒马鲜生第三方劳务合作公司之一力伟的兼职员工,其私自声称“不招北京人”严重违反了盒马的准则,是“低级而愚蠢”的行为。声明还称,盒马已暂停与力伟公司的一切合作,并进行内部整改;同时希望爆料者“再给盒马一次机会”,保证提供一场公平公正的面试。
   
   招聘者称:“你们北京人我们一律不要”(图源:@暴躁的北京小娘们)
   招聘者表示,“北京人用不起”
   
   事件因为盒马鲜生的及时回应而迅速降温。通过比较清晰地划分事故责任,并提出合理的整改方案,盒马鲜生避免了一场舆论危机。尽管仍有网友对其将责任归于第三方公司的兼职员工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企业公关中惯用的“临时工法则”。
   他们的分析也不无道理:作为委托招聘的人事公司,如果没有招聘方的授意,力伟如何敢自作主张“不招北京人”,而且直言是“公司规定”?不过,从目前可得的信息看,并没有确切证据可以说明盒马鲜生在撒谎。
   
   而跳出这一具体事件,招聘方给出的“北京人有钱我们招不起”这一拒绝理由,其实透露了更多可解读的信息。正如一句得到不少网友认同的评论所说:“有些事可以这么做,但不能这么讲。”其背后的意思是,“不招北京人”也许是某些企业内部通行的潜规则。但这样的规则是怎么形成的?它的现实理由是什么?
   
   有网友分析道:
   
   北京人相比外地人有家庭依托,对于工作的依赖性没有一般进城务工者那么大,而且他们的权利意识也普遍更强烈。这些因素使企业在工资待遇和福利上更难与他们“讲条件”,日常管理成本也相应增高。
   坦白说,这些说法并不中听,但也很难否认其客观性,在一些企业和个人身上确实存在这种现象。需要强调的则是,这是一个十分概括的说法,它把所有北京本地人都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而忽视了其中必然存在的巨大差异。正是因为它以地域作为评判人群的唯一标准,才背上了“地域歧视”的骂名。
   
   沿着这一错误的分析逻辑,所谓“不招北京人”其实是一种逆向歧视——因为某一群体“太优秀”了,所以被排除在招聘范围以外。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某些中小企业谢绝海外留学生应聘,因为在工资待遇、业务需求、管理水平等方面都无法与之相匹配。按理说,这是企业根据自身条件和业务需求提出的筛选标准,某种意义上符合公司的利益,也属于公司决策的范围,本不应该受到指责。
   
   但是,就业市场强调的是求职者和用人单位的双向选择,一旦公司将自己认为合理的标准作为前置性的排除条件,它就侵犯了求职者自由择业的权利,也与企业公平用人的要求相悖。
   
   也许有人会认为,即使一些企业不把排除条件挂在嘴边,也无法避免他们不这样做;“可以做但不能说”本身很虚伪,也并不能对公平就业产生什么帮助。
   
   这种观点可能在现实中被很多人接受,但它忽视了原则与规范在社会运行中的潜在作用。
   
   就以盒马鲜生这次事件为例,如果认为企业可以把“不招北京人”这样的条件公之于众,则因此而起的所有问责将缺乏适恰的理由。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旦企业可以按照自己认为适当的标准设立排除性条件,则几乎等于为一切有违公平的招聘行为提供庇护,比如为内定人员量身定制的“萝卜招聘”。
   
   除了关于歧视北京人的争议,这件事情还提供了另一个反思角度,即对那些企业喜欢招聘的外地人来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表面上看,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其实,他们在此过程中放弃一些北京人或许不愿放弃的权利。
   
   如果真如网友所说,这样招聘现象并不少见的话,公众其实更应该关注那些外地人的就业权益是否得到了充分保障。因为只有确保所有就业者都享有同等合理的权益,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北京人与外地人的就业差别,以及各种各样的招聘歧视。
   
   谢选骏指出:为何“北京人一律不用”呐?难道是因为北京人属于满蒙余孽吗?过去的老北京,不是满蒙野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汉奸;但是现在的北京人,又大多是北漂。至于像我这样出生在北京的人,又和北京一点渊源关系也没有。北京人这么复杂,马云他一个浙江土人,他又哪里会知道什么叫做北京人呐——他或许以为北京人就是周口店人,就是被日本鬼子偷走了头盖骨的那个族类。如此店大欺客,马云的“公司”可能会瞬间倒塌的。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