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谢选骏: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为何“北京人一律不用”呐?难道是因为北京人属于满蒙余孽吗?过去的老北京,不是满蒙野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汉奸;但是现在的北京人,又大多是北漂。至于像我这样出生在北京的人,又和北京一点渊源关系也没有。北京人这么复杂,马云他一个浙江土人,他又哪里会知道什么叫做北京人呐——他或许以为北京人就是周口店人,就是被日本鬼子偷走了头盖骨的那个族类。如此店大欺客,马云的“公司”可能会瞬间倒塌的。
   
   《店大欺客 马云公司“北京人一律不用”》(2018-07-08 转载 世界新闻网)报道:


   
   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新零售平台盒马鲜生近日爆出“招聘歧视”丑闻。有北京网友在微博称,去盒马鲜生求职时遭遇地域歧视,晒出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招聘方告知“北京人我们一律不要”。事后盒马鲜生迅速作出回应,称公司并无相关规定,北京盒马有22%的员工是北京本地人。
   
   但网上舆论继续发酵,有网友呼吁抵制盒马鲜生。北京时间7月6日,盒马官方微博再次发布声明,称投诉微博中提到的“田经理”是盒马鲜生第三方劳务合作公司之一力伟的兼职员工,其私自声称“不招北京人”严重违反了盒马的准则,是“低级而愚蠢”的行为。声明还称,盒马已暂停与力伟公司的一切合作,并进行内部整改;同时希望爆料者“再给盒马一次机会”,保证提供一场公平公正的面试。
   
   招聘者称:“你们北京人我们一律不要”(图源:@暴躁的北京小娘们)
   招聘者表示,“北京人用不起”
   
   事件因为盒马鲜生的及时回应而迅速降温。通过比较清晰地划分事故责任,并提出合理的整改方案,盒马鲜生避免了一场舆论危机。尽管仍有网友对其将责任归于第三方公司的兼职员工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企业公关中惯用的“临时工法则”。
   他们的分析也不无道理:作为委托招聘的人事公司,如果没有招聘方的授意,力伟如何敢自作主张“不招北京人”,而且直言是“公司规定”?不过,从目前可得的信息看,并没有确切证据可以说明盒马鲜生在撒谎。
   
   而跳出这一具体事件,招聘方给出的“北京人有钱我们招不起”这一拒绝理由,其实透露了更多可解读的信息。正如一句得到不少网友认同的评论所说:“有些事可以这么做,但不能这么讲。”其背后的意思是,“不招北京人”也许是某些企业内部通行的潜规则。但这样的规则是怎么形成的?它的现实理由是什么?
   
   有网友分析道:
   
   北京人相比外地人有家庭依托,对于工作的依赖性没有一般进城务工者那么大,而且他们的权利意识也普遍更强烈。这些因素使企业在工资待遇和福利上更难与他们“讲条件”,日常管理成本也相应增高。
   坦白说,这些说法并不中听,但也很难否认其客观性,在一些企业和个人身上确实存在这种现象。需要强调的则是,这是一个十分概括的说法,它把所有北京本地人都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而忽视了其中必然存在的巨大差异。正是因为它以地域作为评判人群的唯一标准,才背上了“地域歧视”的骂名。
   
   沿着这一错误的分析逻辑,所谓“不招北京人”其实是一种逆向歧视——因为某一群体“太优秀”了,所以被排除在招聘范围以外。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某些中小企业谢绝海外留学生应聘,因为在工资待遇、业务需求、管理水平等方面都无法与之相匹配。按理说,这是企业根据自身条件和业务需求提出的筛选标准,某种意义上符合公司的利益,也属于公司决策的范围,本不应该受到指责。
   
   但是,就业市场强调的是求职者和用人单位的双向选择,一旦公司将自己认为合理的标准作为前置性的排除条件,它就侵犯了求职者自由择业的权利,也与企业公平用人的要求相悖。
   
   也许有人会认为,即使一些企业不把排除条件挂在嘴边,也无法避免他们不这样做;“可以做但不能说”本身很虚伪,也并不能对公平就业产生什么帮助。
   
   这种观点可能在现实中被很多人接受,但它忽视了原则与规范在社会运行中的潜在作用。
   
   就以盒马鲜生这次事件为例,如果认为企业可以把“不招北京人”这样的条件公之于众,则因此而起的所有问责将缺乏适恰的理由。而且更重要的是,一旦企业可以按照自己认为适当的标准设立排除性条件,则几乎等于为一切有违公平的招聘行为提供庇护,比如为内定人员量身定制的“萝卜招聘”。
   
   除了关于歧视北京人的争议,这件事情还提供了另一个反思角度,即对那些企业喜欢招聘的外地人来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表面上看,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其实,他们在此过程中放弃一些北京人或许不愿放弃的权利。
   
   如果真如网友所说,这样招聘现象并不少见的话,公众其实更应该关注那些外地人的就业权益是否得到了充分保障。因为只有确保所有就业者都享有同等合理的权益,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北京人与外地人的就业差别,以及各种各样的招聘歧视。
   
   谢选骏指出:为何“北京人一律不用”呐?难道是因为北京人属于满蒙余孽吗?过去的老北京,不是满蒙野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汉奸;但是现在的北京人,又大多是北漂。至于像我这样出生在北京的人,又和北京一点渊源关系也没有。北京人这么复杂,马云他一个浙江土人,他又哪里会知道什么叫做北京人呐——他或许以为北京人就是周口店人,就是被日本鬼子偷走了头盖骨的那个族类。如此店大欺客,马云的“公司”可能会瞬间倒塌的。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