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谢选骏文集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谢选骏: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网文《纳粹时代的受害者:纳粹种族理论》报道:
   
   大屠杀是我们理解西方文明、民族国家、现代官僚社会以及人性的一个核心事件。它是对数百万计无辜平民的有预谋的大规模屠杀。受到将犹太人视为只配消灭的“寄生虫”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驱动,纳粹实施了规模空前的大屠杀。他们打算将全欧洲的犹太人赶尽杀绝,无论健康或疾病、富有或贫穷、笃信传统教义还是皈依基督教、年轻还是年老,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


   战前生活在欧洲的犹太人中,每三个就有两个在大屠杀中遇害。1945 年二战结束时,欧洲有六百万犹太人死亡,其中超过一百万是儿童。即使这个统计结果也带有误导性,因为大多数幸存者战争期间居住在欧洲未被德国占领的地区:苏联东部地区、英国、保加利亚,以及西班牙、葡萄牙、瑞士和瑞典等中立国家。德占欧洲幸存下来的数万犹太人大部分都匿影藏形,或是被关押在集中营中直到解放。德军及其同伙在他们控制的欧洲区域无情追捕和杀害犹太人。
   关于大屠杀时期发生的事件,以及纳粹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执行其屠杀计划,都有大量记载。为了理解纳粹的行为,首先必须考虑和了解他们形成这种计划的理论基础。对纳粹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的种种信条进行检视,可以对其肉体消灭欧洲犹太人的残酷行径解释一二。
   纳粹种族主义意识形态
   纳粹党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制定并阐明了后来称为纳粹主义的思想。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深谋远虑的思想家,确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理解极其复杂世界的关键。他相信一个人的特征、态度、能力和行为是由其所谓种族构成决定的。在希特勒看来,所有种群、种族或民族(他互换使用这些术语)都有其内在特征,这些特征一成不变,代代相传。没有人能够克服种族的先天特质。所有人类历史都可以从种族斗争的角度来解释。
   在构建他们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时,希特勒和纳粹借鉴了 19 世纪晚期德国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思想。和他们之前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一样,纳粹认为人类可以分成不同“种族”,每个种族都有鲜明的特征,这些特征从人类在史前时期首次出现就已存在并且通过基因遗传。这些遗传特征不仅涉及外表和生理结构,还会影响内在的精神生活、思维方式、创造和组织能力、智慧、文化品味和鉴赏能力、体力和军事才能。
   纳粹还采纳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关于“适者生存”的进化理论。对纳粹而言,种族的生存依赖于繁衍能力,积累土地以支持和养活增长的人口,以及维持基因库纯度的警惕性,从而保存“自然”赐予该种族以供其在生存斗争中获得成功的独特“种族”特征。由于每个“种族”都寻求扩张,而地球上的空间是有限的,因此生存斗争就“自然而然地”导致暴力征服和军事对抗。因此,战争——甚至是持续战争——是自然的一部分,也是人类生存条件的一部分。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通过种种对民族外表行为和文化、积极和消极的刻板印象来定义种族,宣称它们根植于生物遗传,不可改变,与时间、环境变化、智力开发或社会化无关。对于纳粹而言,一个种族的成员不可能同化到另一种文化或种族群体中,因为原有的遗传性状无法改变:他们只会通过所谓的种族混合发生退化。
   目标群体
   纳粹将犹太人定义为一个“种族”。纳粹认为各种关于犹太人和“犹太”行为的负面刻板印象都与犹太教无关,而是将其归于由生物因素决定且不可改变的遗传,让“犹太种族”和其他种族一样,以牺牲其他种族为代价而扩张求存。
   纳粹的种族思想观念除了将犹太人归为首要“敌人”,还针对其他团体进行了迫害、监禁和灭绝,包括罗姆人(吉卜赛人)、残疾人、波兰人、苏联战俘和非洲裔德国人。纳粹还将不同政见者、耶和华见证会信徒、同性恋和所谓的反社会人员认定为敌人和不可靠分子,因为他们不是有意识地反对纳粹政权,就是行为的某些方面不符合纳粹的社会规范观念。他们试图通过对德国社会进行永久性的自我净化,来消灭国内的不守规矩者和所谓的种族威胁。
   纳粹相信,优等种族不只有权利,更有义务征服甚至消灭劣等种族。他们相信种族斗争符合自然法则。纳粹的战略构想是占主导地位的德国民族统治异族人,特别是斯拉夫人和所谓亚洲人(他们指的是苏联中亚地区人和高加索地区的穆斯林人口),在他们眼中这些异族人天生劣等。为了宣传,纳粹往往把这一战略构想粉饰为从“东方”或“亚洲”野蛮人及其犹太领导者和组织者手中拯救西方文明的十字军东征。
   种族集体
   对于希特勒和纳粹运动的其他领导者而言,一个人的终极价值不在于他/她的个人特性,而在于他/她在种族集体中的成员身份。种族集体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确保自身的生存。大多数人会认同人类有个体的求生本能,但希特勒进一步认定存在以群体、民族或种族(他互换使用这些术语)中的成员身份为中心的集体本能。对于纳粹而言,这种集体生存本能往往涉及到对“种族”纯度的维护和与竞争“种族”之间的领土斗争。
   在希特勒及其党羽看来,维护种族纯度非常重要,因为与其他种族混合会逐渐导致种族的堕落和退化,直至其丧失鲜明的特征,从而丧失有效保卫自身的能力,注定走向灭绝。希特勒坚持领土至关重要,因为种族不断增长的人口需要它。希特勒认为,如果没有新的领土来支持增长的人口,种族最终将会停滞不前,面临消失的结局。
   纳粹还假设了种族性质的层级结构,人为并非所有种族都是平等的。希特勒认为德国人是优等种族群体的成员,他称之为“雅利安”。希特勒声称,德国“雅利安”种族天生优于其他种族,这种生物上的优越性注定了德国人要统治一个跨越东欧的庞大帝国。
   “雅利安”种族
   但是,希特勒警告说,德国“雅利安”种族受到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消解威胁。内部威胁潜伏在“雅利安”德国人与天生劣等的种族成员之间的通婚当中,这些种族包括犹太人、罗姆人、非洲裔和斯拉夫人。这种通婚的后代被认为稀释了反映在德国血统中的优良特性,从而削弱了本种族在与其他种族的生存斗争中的优势。
   两战之间德意志进一步削弱了德国“雅利安”种族,原因还在于容忍了以下被纳粹视为基因劣等且会对种族整体洁净产生有害影响的人群中的生育繁衍:生理和精神残疾者、惯犯或职业罪犯以及被迫进行纳粹所谓社会“越轨行为”者,包括无家可归的人、据称放荡的女人、无法工作的人或嗜酒成性的人等等。
   德国“雅利安”种族也受到了来自外部的消解威胁,因为按照希特勒的说法,魏玛共和国在与“劣等”斯拉夫和亚洲种族之间的土地和人口争斗中失利了。在这次争斗中,“犹太种族”完善了其传统的社会工具——苏联共产主义,从而发动了本无能力的斯拉夫人,并欺骗德国人以为阶级冲突的人工机制可以推翻种族斗争的自然本能。希特勒认为缺乏生存空间将德国人的生育率抑制到非常危险的低水平。更糟糕的是,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迫于凡尔赛条约而将数千英里的宝贵土地拱手让人。
   希特勒主张,为了生存,德国必须打破敌人的包围圈,征服东部斯拉夫人的广袤领土。征服东方可以为德国提供大幅增加人口所需的空间、养活这些人口的资源以及在拥有适当的世界大国地位后实现其统治种族宿命的手段。
   灭绝种族敌人
   希特勒和纳粹党对他们的种族敌人进行了清晰明确的定义。对于希特勒和纳粹,犹太人是德国内部和外部的首要敌人。可以说是他们的种族和劣等基因组成催生了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剥削制度。出于扩张的动机,犹太人宣扬和利用这些政府和国家机构体系,包括宪法、权利平等宣言和国际和平,以破坏德国等优等种族的种族意识,从而有可能通过同化和通婚稀释优等血统。
   犹太人使用由他们控制或受他们操纵的工具——媒体、强调个人权利的议会民主制以及致力于和平调解国家冲突的国际组织——将他们由生物本能驱动的扩张推进为世界霸权。希特勒称,如果德国不能果断地对国内外的犹太人采取行动,那么犹太人能够动员的低等人类、未开化的斯拉夫人和亚洲人大军就将扫平“雅利安”德国种族。
   对于希特勒而言,诸如隔离种族、提倡与“最佳”特质的人繁衍后代、防止与劣等特质的人繁衍后代、准备战争扩张等政府干预可以让德国民族与其天生的、由生物因素决定的生存本能保持一致。此外,这样还可以在德国人民中间培养一种犹太人企图通过议会民主、国际合作协定和阶级冲突来加以抑制的“自然”民族意识。希特勒认为,凭借其种族优越性,德国有权利和义务从斯拉夫人、“亚洲人”和操纵他们的犹太人手中掠夺领土。希特勒坚持,追逐这些目标可以让德国人遵从自己的自然本能。为了永久地击败和统治斯拉夫人,德国统治者必须消灭该地区的领导阶级和犹太人,他们是唯一有能力通过粗暴的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学说将劣等民族组织起来的人,而这种教条本是由生物因素决定的“犹太”思想。
   为了消除这些对德国生存有害的险恶学说,必须消灭那些天生就是其鼓吹者的人。希特勒相信这是自然守则。最后,希特勒的战争和基因灭绝计划是源于他眼中的一个定理:“雅利安”德国人必须扩张和成为主导,这个过程需要消除一切种族威胁——尤其是犹太人——否则他们自己就将面临灭亡。
   
   谢选骏指出:从上述不难发现,犹太大屠杀其实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希特勒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当然,他也像列宁一样,修正了马克思主义,把阶级斗争解释为种族斗争。因为他想避免德国的内战,于是把阶级斗争的祸水引到外部世界,尤其是要把祸水引到阶级斗争的大本营苏联。
(2018/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