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谢选骏文集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谢选骏: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难怪从他以后,共产党中国红区,就开始了“妄议中央”的咄咄怪事。
   
   


   《傅国涌:“中国文明”能“整合全球”吗?》(2004-04-22 大纪元)报道:
   
   沉寂已久的谢选骏在其新书《中国文明整合全球》中指出,他并不忧虑“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全球秩序的挑战”,“这一挑战说到底还是可控的、在现有文明体系内部的”,让他忧心忡忡的“是现有的后殖民主义时期的文明系统本身已经失控,无法解决当今人类的重大问题,从而使得全球秩序因为开发过度而陷入环境污染、物种灭绝、资源破坏、道德败坏、瘟疫流行、战争恐怖的险境。”换言之就是西方主流文明“已经失控”,“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足为虑。紧接着他开出了救世的药方,即借鉴“中国文明的经验和模式”来“解决全球化过程中日益严重的倾斜失衡问题”。“中国文明的经验和模式”到底是什么?他说是“最为讲究平衡发展和中庸之道”,因此“适宜用来解决当代世界日益突出的极端主义倾向。”也就是以“中国文明的核心”–“礼制”来“整合人类,停止战争”。
   
   如果中国文明真的像谢选骏说的那样“讲究平衡发展和中庸之道”,也许就不会有“焚书坑儒”,不会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会有史不绝书的“杀人盈野”、“流血漂橹”,也不会陷入王朝更迭的周期性恶性循环之中。其实,说“平衡”、“中庸”都是假的,极端的专制、嗜血、暴力崇拜、强权崇拜却是真的。将“礼制”解释为“中心城市和方国自治互相平衡”机制,更不合乎历史事实,迄今为止中国文明也没有发展出城市自治,所有城市都不过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下的一个小小统治中心,最多也不过是军阀割据的局面罢了。一部中国史说白了就是一部战争史,为了皇位连兄弟、父子之间都要来一场血的较量,中国文明中最触目惊心的就是战争,以战争手段来解决一切才是根本,所谓“礼制”充其量也不过是战争的附庸和补充,是用来骗人的把戏,而且从来都没有人(尤其是历代统治者)将它当真。这样的“礼制”又怎么谈得上“整合人类,停止战争”?
   
   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中国的“礼制文明”可以解决全球面临的问题,那么在数千年历史中为什么它带给我们的只是专制、奴役和贫困,为什么如此美好的“礼制文明”下只是产生了“何不食肉”的皇帝、连绵不绝的文字狱、株连九族乃至十族,只是产生三宫六院、世袭制、等级制、小脚、辫子、姨太太之类,难道这就是“礼制文明”的优越性吗?
   
   明白了“礼制文明”是些什么货色,所谓“礼制文明”拯救全球、全人类就不过是痴人说梦,一种典型的“合群的自大”罢了。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些观点几乎都经不起历史和现实的诘问,并不需要多少高深的文化哲学、多少历史学、人类学研究。一个学者一旦丧失了最基本的良知,就会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从而作出令人笑话的荒唐结论来。谢选骏不是孤立的,无视本民族现实的苦难,奢谈、空谈本国古老文明的伟大,在我们这个不死不活的“灰色”的时代不乏其人。在他之前,早就有大师级的人发出过21世纪中国文明救世界之类的梦呓。
   
   令人不无疑惑的是——为什么像谢选骏这些功成名就的“高等华人”,有机会周游列国,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在享受人类主流文明带给他的种种好处同时,却最终自觉、不自觉地回到了“中国文明救世论”上来?作为《河殇》电视片的撰稿人之一,十六年前,谢选骏想必也曾向往过蔚蓝色文明的,在亲历了惊心动魄的“六四”事件和的“九一一事件”后,他的恐惧转化成了内在的恐惧,一方面是面对无情的杀戮所产生的对专制的无力、无助、无奈和绝望,一方面是“九一一”事件带使他丧失了对希腊文明发展过来的人类主流文明的信心,从而躲入幻想的楼阁,试图编制出一件早已没落的所谓中国“礼制文明”救世界的彩虹般的外衣,自欺也是欺人,自古以来传统中国文人在现实中受到挫折以后,常常会选择在道家的超脱中获得自我安慰,实际上只是对现实的回避,骨子里无非是对王权的恐惧。所谓“中国文明整合全球”大体上也可作如是观。鲁迅先生早就发现——中国从来不乏这样的人,比如认为“中国地大物博,开化最早,道德天下第一。”“外国物质文明虽高,中国精神文明更好。”等等……谢选骏说“东亚人是全球智商最高的”与这些高论一脉相承,“中国文明整合全球”不过是将这些“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在21世纪发扬光大罢了。(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epochtimes.com/gb/4/4/22/n517044.htm
   
   
   谢选骏指出: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难怪从他以后,共产党中国红区,就开始了“妄议中央”的咄咄怪事。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