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谢选骏文集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谢选骏: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放纵糜烂”晋升飞快“美女院长”被捕》(2018-07-07 转载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一份长达993 字“超严厉”的纪委通报,把一位副处级女干部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6月15日,广东省中山市纪委发布通报称:日前,经中山市委批准,中山市纪委监委决定对博爱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王莹(副处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对王莹的描述为:“人前攀附领导、巴结奉迎不知耻,人后穷奢极侈、放纵糜烂不检点,在婚姻存续期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放纵”,“将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当成发家致富的生意场,在医院工程项目建设、后勤服务承包、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过程中,甘愿被社会老板收买役使,披着医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隐名伙同他人开公司,利用职权帮助自己的公司承接与博爱医院有关的业务”等。
   
   这份“双开”通报,篇幅之长,用辞之严厉,在过往问题官员的通报中颇为罕见。
   
   一天后,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王莹涉嫌受贿罪一案,由中山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中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莹决定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中国新闻周刊》从博爱医院原医护人员等知情者处了解到,该院是一所公立三甲医院,以前声誉还可以,在王莹出任该院院长期间,发生过“产妇手术后阴道内遗留纱布”等多起医疗事故,涉医腐败问题凸显,王莹本人还曾被网友发帖举报。
   
   2014年,中山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就曾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王莹涉嫌贪腐问题展开核查,但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公开,王莹也一直稳坐该院院长职位。
   
   火箭式升迁
   
   籍贯辽宁沈阳,求学贵州遵义,就业广东中山,是王莹的大致履历。
   
   1995年,23岁的王莹从遵义医学院医学系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毕业后,来到中山妇幼保健院,当了一名普通医生。2000年市妇幼保健院与博爱医院合并。
   
   因含“博爱”两字,该院常被外界误解为是莆田系医院。事实上,该院与中山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并称为该市三大公立医院。
   
   合并后的博爱医院,突出原妇幼保健院在妇科、产科、妇幼保健等方面优势,同时发展原博爱医院在内、外科等综合科室的强项,成为一家集预防、治疗、保健、康复、科研教学于一体的三甲医院。
   
   2005年8月,王莹成为博爱医院医教科副科长。2008年被认为是王莹的“发迹年”,这年6月,她任药剂科科长兼医教科副科长。在该岗位上仅仅工作了两个月后,她便成为中山博爱医院副院长。
   
   不到两年后,她又被提拔为该院院长(副处级),这一年她不足38岁。2013年7月,她任博爱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成为党政“一把手”。
   
   一位在该院从医多年的知情者称,王莹被提拔为院长时遭到不少质疑。“在博爱医院,院领导都是主任医师,唯独她是副主任医师。在一众院领导中,王莹年纪最轻,学历最低,资历最浅,但最终却是职位最高。”
   
   该知情者称,2005年当上副科长后,王莹就很少来医院上班,医院也基本没人敢管她。“她的主要工作就是陪领导吃喝玩乐,职位却像坐飞机一样往上升”。
   
   这位知情者称,王莹升迁的背后,与一位时任主要市委领导有关系。“大家都知道,王莹是老领导的人”。有一年,博爱医院对中层干部进行民主评议,采用无记名投票,以王莹平常的表现,她很可能过不了关。此时,该领导来到博爱医院,名为到医院考察,实为为王莹助阵。另外,这名老领导还专门为她去做市委组织部领导的工作。
   
   在博爱医院院长职位上工作了8年后,王莹落马。2018年4月9日,中山市纪委发布通报称,王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王莹被调查近两个月后,2018年6月6日,王莹的前任,已退休的中山市博爱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朱洪全落马。
   
   朱洪全2002年任博爱医院副院长,2006年5月升任院长,2009年7月任党委书记。2012年4月卸任后,他延迟退休,继续在医院工作,当了两年多医生。
   
   朱洪全被查与王莹是否有关,目前尚缺少权威信息发布。但王莹快速提升,正是发生在朱洪全任院长期间。她于2008年6月任药剂科科长,仅两个月后就升任该院副院长。任职副院长不到两年,她就于2010年接任院长,与时任院党委书记朱洪全搭档。
   
   截至本文发稿时,中山博爱医院官网的“医院领导”一栏中,该院党委书记、院长一栏仍然空缺。
   
   四年前曾被查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莹落马,中山市的医疗卫生圈并不意外。“这些年博爱医院问题频发,王莹还被实名举报过。”
   
   2014年底,一篇题为《王莹——中山市博爱医院院长贪腐录》的网帖开始流传。发帖人自称曾在中山市博爱医院妇产科工作十多年。
   
   该网帖提出了王莹“医疗回扣”的问题,这在中山纪委的相关通报中也有表述。举报帖称,王莹在医疗设备购置、药品购销及后勤等方面存在问题,而在中山纪委对王莹问题的通报中也提到,她披着医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放任和配合他人继续插手医院设备医药采购和基建项目等管理事务,沆瀣一气,利益共沾,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发帖人称, 2010年,博爱医院花1983万买了一台西门子64排128层CT机,该型号的CT,不管是西门子、GE或飞利浦,进口价都在700万左右,卖到医院的价钱一般为1200万~1300万,而且已经含两年的全保和全部软件。“但是,我们医院居然买了个全世界最高价1983万。”
   
   中国政府采购网的公开信息与该发帖人爆料的价格一致。2010年3月,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的中山市博爱医院的评标公示显示,该套螺旋CT机的中标金额为1983万。
   
   通过中国政府采购网等公开渠道查询的信息显示,其他医院购买该套CT机要低廉很多,最高差额高达千万左右。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3年购买的价格为999.2万;景德镇第一人民医院2011年购买的价格是996万;海南省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2年购买的价格是1298万。
   
   该发帖人称,博爱医院买来这台CT机,不到两年竟然大修了三次。1年后,王莹又买了五年价值800万的全保。“这型号的CT的所谓全保一年也就是70万~75万成本,合同价最高也就是90万~100万。”
   
   该发帖人称,王莹的丈夫为香港人,这也为她的贪腐提供了便利,因为医疗设备很多都是进口,她可以通过外贸途径,在进口入关的时候就已经把价钱定得很高,“以这么高的价钱进和卖,医疗设备公司基本平账,也就是账面上还可以没钱赚,但实际上钱已经在境外如香港转移了,回扣在境外早就已经转移了。”
   
   该网帖发布后,中山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作出了回应。2014年11月24日,中山市纪委发布消息称,对前期有关信访中反映中山市博爱医院院长王莹的贪腐问题,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已经进行了核查。
   
   但在中山纪委宣布对王莹核查当天,她的工作动态仍出现在当地的报道中。《广州日报》的一篇名为《创建平安医院院长是第一责任人》的文章称,2014年11月24日,“深化‘平安医院’建设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实施工作动员大会”在博爱医院举行,医院院长王莹参加了大会,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谭培安,中山市副市长杨文龙等出席会议。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次日的媒体报道中,就同时出现了两条与王莹有关的消息,一条是《广东中山博爱医院院长“贪腐问题” 纪检部门正在核查》,一条是王莹端坐在主席台上,与副市长们一道出席动员大会。
   
   在此后3年多的时间里,调查组迟迟未公布核查结果。在此期间,王莹继续高调亮相在多个活动中。
   
   《南方日报》当年的一篇题为《人才培养不容易愿助其向高处游》的报道,称“活跃的思维和新颖的想法在王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位干练精明而又创意无限的医院掌舵人,正运用着她高瞻的管理理念带领着博爱医院稳步向前。”
   
   2017年6月,中山市在博爱医院举行了该市首家“一站式”涉外医疗服务试点的揭牌仪式。王莹与市卫生计生局一位党组成员共同参加当天的揭牌仪式。
   
   在被调查期间,王莹还主持多项科研项目,发表过多篇医学论文。2015年12月25日,中山市人民政府对上一年度中山市科学技术奖获奖项目进行通报。王莹撰写的《中山市适龄妇女大样本宫颈癌、乳腺癌筛查与干预模式探讨》一文,获中山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通报引争议
   
   多位受访者称,在王莹任院长期间,医患矛盾比较突出,其中以2015年年底该院发生的“产妇手术后阴道内遗留纱布”事件较为典型。
   
   2015年11月27日,中山一产妇在博爱医院剖腹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在生产过程中,产妇出现大出血的情况。一天后,该产妇在上厕所时发现阴道口有异物,后发现是一团纱布。随后,其家人多次和博爱医院进行沟通,并要求医院赔偿。
   
   在中山市纪委发布的王莹问题的通报中还提到:王莹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伙同他人经商办企业;违反生活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擅自办理出入境通行证出入国境;未吸取本人违规获取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受处分的教训,故技重施,暗地里指示他人为配偶办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想方设法逃避组织监管,当隐形“裸官”,是典型“两面人”。贪欲膨胀、擅权妄为,挖空心思钻营巧取,接受他人给予的干股,隐名伙同他人开公司,利用职权帮助自己的公司承接与博爱医院有关的业务,把国有资金和财产当成个人肥油满溢的“钱袋子”,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上梁不正带坏医院风气,医院管理混乱,乱象丛生。漠视群众利益,长期进行利益输送和利益交换,把组织交给的“责任田”当作个人的“自留地”, 明知组织正对自己开展调查,仍不忌惮、不知止,利欲熏心,大肆收受贿赂,贪婪成性,置党纪国法而不顾,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涉嫌犯罪,应予严肃处理等问题。
   
   第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周蓬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莹作为一名副处级“裸官”,级别较低,本不值得全国舆论关注。但因为中山市纪委监委的通报用辞严厉,她作为一名女干部,通报中又使用了多数男性贪官共有的“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便产生了爆炸式的传播效果。
   
   在对王莹违法乱纪的通报中,提到其“违反生活纪律,放纵糜烂不检点,在婚姻存续期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引发了一些舆论争议。有观点认为,这类用词欠缺对一位女性人格的尊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