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谢选骏文集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谢选骏: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西方人诚实,只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上帝的惩罚。所以真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作恶的程度就会降低许多——不是由于善良,而是出于恐惧。我相信,如果没有上帝的审判、基督的救赎,西方就会重新回到基督教以前的奴隶社会,因为只有恐惧才能使人变得善良,呜呼哀哉。
   
   文天祥的正气歌说:“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现在的西方社会,日常生活中没有比车祸更大的意外了,所以可说“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谁是好人?车祸果真是块“试金石”》(2018-07-06 转载温哥华港青溪)报道:
   
   加拿大人从小接受诚实做人的教育。一般情况下,他们的话都是可信的。即使怕伤害他人感情而委婉表达出来的也是实事求是的真实想法。但我发现遇到一种情况,他们的诚实是要受到重大考验的。不知为什么,在车祸面前他们就是不容易保节。
   
   最早知道车祸是块“试金石”是从朋友撞车教训得来的。我朋友在自家小区被一当地人撞车后,和对方互换信息打算报案,但对方说不想在保险公司留下记录,提出赔钱私了,朋友好心帮忙,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的央求,根本没报案。不料,对方猪八戒倒打一耙,告我朋友撞了他。朋友一直蒙在鼓里,等来的不是肇事者赔钱的电话,而是车管所通知她出车祸的公函。她一听都懵了,怎么也没想到加拿大人还能这么捏造事实。她为自己辩护,但对方请了位假证人硬说是我朋友肇的事,害得朋友有理说不清,被判倒赔对方修车费和人身受伤医疗费。朋友无奈地说:“遇上撞车,才知道即使在加拿大也一样‘好人做不得’阿。”她老公说她太不了解加拿大人,就算花钱买个教训吧。
   
   我也被撞过,但我算是幸运,遇到一位好判官。撞我的是我孩子同学家长贞,早听说她人品不咋地,我们见面只点个头打个招呼,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讲过。那天我车停在她车的右边,我退出来后发现她也要倒车,就好心让她先走。没想到她根本没看见我在她后面,加大油門把车身倒直。“嘭!”她的车尾重重撞到我的车头,震得我心脏都疼。
   
   她立刻跳下车,让我把车子移开一点,然后帮我把撞散架的挡风板用力拍回原位,高兴地说:“好了,看,你的车现在没事了。不过,我的车得送去车行。”这意思是她遇上了不幸。一看到其他家长路过,她便大声向他们解释道“哦,我们同时撞上了。”当时,我还是中国人老观念,碍于情面不好直接揭穿她,没回敬她:“No,是你撞上我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有多狡猾,她让我移车是破坏肇事现场,让她人无法为我作证;她告诉别人我们同时撞上,就逃避了肇事责任,让我们各打五十大板。最后,她还走过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貌似安慰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这是我第一次遇上车祸,完全没有经验。但她大白天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让我很不高兴,我毫不犹豫地向她索要驾照号码。她却不当回事地说“没带驾照”,我真不知道,她没带驾照怎么也敢开车?我告诉她没有驾照号码我没法报案,她这才恍然大悟,说:“你看,我的车撞得比你重的多,你报案得付我一半修车费。” 难道她以为这样就会吓唬住我不去报案吗?这下我才搞明白刚才那个拥抱根本不是友好地表示,只是说明她以为万事大吉,省了一大笔修车费而已。她以为一个拥抱就让这起车祸自动被解决了?
   
   我坚持要报案,她便耍起无赖来,貌似吓唬我说:“这么说,我也要报案。”并坚决声称:“我们是同时的。”还反复重申“同时”这个词,好像谎言说上几遍就能变成事实一样。但不管她怎么说,我还是报了案,并且在第一时间报案。当我在电话中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后,审判官倾向于责任在她。
   
   我一颗悬着心稍稍放下了一点。几天后的周末,贞打来电话,语气郑重地说:“我是哈尔太太,是我撞了你,你能不能撤了诉讼状,我帮你修车,行吗?”我信不过她的人品,一边答应照她意思去修车行看看修车估价,一边提防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等我把估价告诉她后,她说:”这些人是抢钱吗?你不应该去车关所指定的修车行问价,你知道他们报的都是天价。你应该找个处理私了案件的车行。“我心里清楚,如果不去指定地方,万一被糊弄,她才不负责呢。我可不愿跟没有信用的人打交道。再说,我可不能重蹈朋友的覆辙。我很诚恳地告诉她我的决定,此后便再也没有她的回音了。
   
   不久,车管所倒是来音信了,说另一家私人保险公司认定责任在我,要求我百分之百赔偿贞一切损失。原来,她采取另一策略。因为她除了大家必须投保的车管所,还在另一家私人的保险公司投了保。她便想尽办法捏造事实,取得那家私人公司判官的信任,和我的保险公司打起官司来。
   好在我去车管所验车时,经验丰富的技师轻易就看出我车被撞的事实,审判官给我面试时也认定我所说情况属实。后来还特地安慰我:“我一定会竭力争取免除你任何责任,这只是时间问题,你等我消息。“过了没多久,正如审判官所言,我被“昭雪”。后续步骤当然是按正常程序处理,这事算是圆满结束。或许有些后悔自己的做法,此后每次见面,贞都没话找话想跟我搭讪。诸如找机会夸讲我儿子几句,或讲一些关于我的话题,试图引起我注意并与她和好。但我根本不愿跟她多啰嗦。
   不过,我也看到过经得住车祸考验的加拿大人。有次,一位老奶奶在白石市中心狭窄的马路上开车,不小心刮蹭到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她立刻下车来,在车旁等了一会,不见车主出现,便认真地写了张字条,贴在被撞车辆的车窗上,然后才将车开走。我看见,对面理发店店主从事发开始就拿手机录下了全过程,心想,这原本是想给被撞车作证的吧?但此举看来是多余了,人家肇事者很诚实地主动投案了。
   
   人性在车祸面前显出不同色彩,车祸果是块试金石啊。
   
   谢选骏指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西方人诚实,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但是等到撒谎的利益变得大了的时候,撒谎同样不会脸红的。否则,为何是西方先发明了测谎仪。上文作者还没有碰上恶劣的警察和法官,会因为各种原因歧视而公然袒护某方——“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的现实,不仅仅涉及车祸双方,还涉及了其他各方,其中更包括了保险公司的刁钻耍赖——这不过是因为,车祸的利益在和平法治的社会中相对突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西方人诚实,只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上帝的惩罚。所以真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作恶的程度就会降低许多——不是由于善良,而是出于恐惧。我相信,如果没有上帝的审判、基督的救赎,西方就会重新回到基督教以前的奴隶社会,因为只有恐惧才能使人变得善良,呜呼哀哉。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