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毒贩的理论]
谢选骏文集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贩的理论

   谢选骏:毒贩的理论
   
   《观点:特朗普当局对中美贸易的四点谬误》(余淼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大博雅特聘教授 2018年7月6日)报道:
   
   特朗普当局对待中美贸易摩擦有四个核心观点。


   
   第一,美国认为双边贸易顺差是好事,双边贸易逆差是坏事。
   第二,认为中美贸易的长期失衡是因为中国政府的补贴,或是其他不公平的贸易政策所导致。
   第三,认为解决中美贸易失衡的办法是通过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高关税。
   第四,认为中国应该长期待在贸易价值链的中低端,而美国应该长期待在中高端。
   据笔者了解,前三点仅是特朗普当局的观点,并未获得大多数美国经贸学者的支持。而第四点则不仅是特朗普当局的观点,也是部分西方经济学家的观点。笔者下面将加以辨析。
   
   受中美加征关税影响,美国大豆价格下跌
   第一点,特朗普当局认为贸易顺差才是好的。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去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为2758亿美元。诚然,中美贸易失衡从2001年中国“入世”开始就在持续增大。但实际上,特别是对美国而言,贸易逆差并不见得是坏事。
   
   贸易逆差是由于中国把产品卖到美国而导致的。但中国拿到美元后必然会到国外投资。作为回报最为稳定的产品,中国把大部分外汇储备拿去购买美国国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是在借钱给美国,美国在用中国的资金来发展本国经济。所以,美国实则得到了双重好处,既享受了中国的产品,还从中国借到钱来发展本国经济。
   
   第二点,美国认为双边贸易顺差是因为中国政府的补贴或者不公平的贸易政策所导致的。笔者认为这个说法有失公允。中国的贸易顺差可以从两方面来分析,一个是劳力密集型产品,一个是资本密集型产品。
   
   对于劳力密集型产品而言,中国之所以有贸易顺差,是因为中国的劳工成本仅为750美元,美国则约4200美元,是中国的5至6倍。但是,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达到美国的45%。换言之,对于劳力密集型产品,中国的生产方式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这种比较优势的存在,使得中国产品出现大量向美国出口的态势。
   
   对于资本密集型产品,大量的贸易顺差是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必然结果。美国处在产业链的上游,美、韩、日等国大量向中国出口零部件、核心产品的中间品。中国把中间品加工成最终产品后出口到美国、欧盟等地。所以,尽管中国贸易顺差巨大,但是贸易所得很小。以iPhone4为例,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成品价格是179美元。但是中国在这179美元中所得到的附加值只有6.5美元,另外172.5美元全是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原材料和中间品的出口。所以,从对劳力密集型产品和资本密集型产品的分析来看,中国的贸易顺差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全球价值链分工的必然结果,也跟中美两国的贫富差距紧密相关,并非中国对本国企业进行补贴而造成的。
   
   在贸易政策方面,美国当局认为中国对美国产品关税较高,比如在汽车方面,中国对原产自美国的汽车征收25%的关税,而美国对中国汽车只征2.5%的关税。实际上,认为美国人吃亏这种观点也是有失偏颇的。
   
   中国在今年7月1日前对美国出口汽车征收25%关税是在2001年加入WTO时明确规定的,也得到了美国的同意,中国是在按规则办事。按照规定,发展中国家可以定较高关税。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去年的人均GDP为59660元人民币,折合约8836美元,未达一万美元,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中国仍属于发展中国家。倘若美国对中国的关税不满意,必须通过WTO谈判,而不是单向提高关税。当然,如果有朝一日中国得以从发展中国家变成发达国家,那么中国的关税也应该相应地降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另外,汽车只是中美间关税差距的极端例子。实际上,中国对6000多种进口产品的平均关税是9%,美国的平均关税则是3%。两国间平均关税的差距并非外界盛传的这么大。
   
   第三点,特朗普政府认为,要通过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高关税来解决中美贸易失衡。实则这是个错误的做法。倘若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势必引起中国或其他国家的贸易反制,对美国的产品也征收高关税,引发贸易战。
   
   我们的课题研究估算表明,如果贸易战真正开打,对美国的经济损失将会达到0.7%,对于美国这个经济总量巨大的经济体而言,0.7%的比例从绝对值来看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不小的损害。
   
   第四点,在当前全球贸易分工中,中国处于贸易价值链的低端而美国处于中高端,特朗普和很多美方经济学家都希望这样的局面长期存在。他们认为,若中国也变成贸易价值链的高端将影响美国经济。这种看法明显是错误的,亦可从两个方面来分析。
   
   中国希望能从制造大国成为制造强国
   
   首先,从历史的比较来看,美国并不是长期待在贸易价值链高端的。一百年前美国跟欧洲大陆做贸易时,便是处在贸易价值链的中低端,然后通过技术升级、结构变迁慢慢爬上高端。今天的中国与美国就类似以前的美国与欧盟。中国当然有道理、有能力向贸易价值链的中高端爬升。
   
   另外,如果中国也从贸易价值链的低端爬到中高端,是不是意味着美国就会无利可图?答案是否定的。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市场的扩大会降低每个出口产品的固定成本,因而厂商就有动机多生产,从而实现了企业生产的规模经济,即1+1>2。
   
   中国和美国可以在贸易中实现市场扩大带来的规模经济。倘若如此,两个国家都可以在自由贸易中获利,这也是我们两个国家应该坚持的。
   
   
   谢选骏指出:说一个国家可以从自己长期增长的贸易逆差中获益——这显然类似毒贩的理论,也就是说吸毒上瘾就是药物治疗、借贷不还就是提前消费,总之坏事都是好事的一面。这样的毒贩理论出自英国的广播公司BBC,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大英帝国与大不列癫,正是毒贩的祖国!
(2018/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