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谢选骏文集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谢选骏: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结果殃及池鱼,连连发起排华运动。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就因为满洲人头上留有禽兽的辫子标记,从而让美国人把满清辫子和黑奴的假辫等同看待了。因为在美国,黑人由于毛发稀疏,为了鱼目混珠,就做起了人造辫子给自己披戴,下层白人恨屋及乌,就把种族歧视的怒火从不能奴役的黑人身上转移到了带着满清禽兽辫子标记的华人身上了。于是,在南北战争之后的长期社会忧郁症之中,美国就发起了轰轰烈烈的排华运动。
   
   满洲人由于自己的禽兽标记而遭到排斥,也因此反过来敌视美国。这种恨意,甚至在“后清人民共和国”也继承了下来。


   
   网文《为什么总有人忽悠我们憎恨美国?》(网络封锁和压制 2012年1月5日 转载)报道:
   
   中国有那么一批人,把子女配偶送到美国去学习定居,非法聚敛的巨额民脂民膏也转移到了美国,甚至于本人也暗中办了一份“美国绿卡”,却在国内高举反美大旗,动不动就在公众场合对美国口诛笔伐,大肆颂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大肆攻击民主、人权、法治,为“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大唱赞歌。人们奇怪的是,那些大力宣传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贪官政客们,为什么不把自已的亲属财产移送到“正牌社会主义国家”的朝鲜去?
   
    越来越多的贪官政客喜欢“裸体做官”,有条件者多把财产和亲属转移到了国外;眼下没有条件者也在努力创造条件。贪官政客转财移亲的首选国家不是他们满口称颂的“阶级兄弟”朝鲜,而是他们破口大骂的万恶资本主义代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坏人心中也有杆称,无论他们在台上如何抨击美国、声援朝鲜,他们心底都知道美国是标准的绅士贵族,朝鲜则是赤裸裸的流氓无赖,美国才是真正文明进步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国家。他们在台上大骂美国不过是忽悠平民百姓,方便自己长期公权私用以权谋私。当他们是掌握公权的官僚时,他们喜欢中国和朝鲜,因为中国是“官本位”,官主宰一切。但当他们是普通公民时,自然而然喜欢美国。美国是“民本位”,人民最大。那些主张学习美国的民主法治经验来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因而被贪官政客污为“崇洋媚外”的人们,多数都选择留在国内;就算有条件移民美国也一样选择留在国内;就算承担相当大的政治风险也一样舍不得离开自己的祖国。
   
   把亲属财产转移到美国的群体,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无疑是认同美国否定中国的。谁也不会明知对方是狼窝虎口也要把亲属财产往虎口里送,更不会选择从光明跳进黑暗里。所以那些“揣着绿卡骂美国”的群体,绝对不是真的反美仇美,而是认为自己全家到了“阳光地带”,在多数同胞面前有一种强大的心理优越感。为了长久保持这份心理优越感,就希望多数同胞的生存环境越差劲越好,最好永远生活在专制不公的黑夜,永远等不到人人平等个个幸福尊严的黎明。因此他们最害怕中国学习美国走上文明进步之路,缩小他们和多数国民之间的强大差距。裸体做官的贪官政客多属此类型。
   
   要想中国永远腐败不公,就得永远特权专制,千万不能学习美国的民主法治。因为一旦中国实行民主宪政,他们就会丧失公权私用贪污受贿的机会。一旦实行民主直选,把官吏的监督升降任免权交还到民众手中,99%以上的“裸官”都会被选下台,甚至于连过去的贪贿罪行也要受到毫不留情的责任追究。
   
   也有一些移民美国的学者专家,因为在美国无法象当初在中国一样出人头地,就转过身来忽悠欺骗中国特权阶层,用诋毁民主、颂扬专制的谎言来从特权阶层那里换取御用,谋求在中国大陆的各种市场。这号人口口声声咒骂美国民主推崇“中国体制”,但如果要他们全家离开“万恶资本主义”美国回到伟大光荣的中国大陆,他们却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
   
   不过,揣着美国绿卡的中国人,也有真正憎恨美国的群体;这一类型主要限于身居海外贪官政客子女。贪官政客利用职权转移到美国的子子孙孙,多数都不学无术品格低劣,除了钱外什么本事也没有。可美国主流社会是一个“认人不认钱”的国家,如果没有真才实学和必要的公德意识,绝大多数美国人就会打心眼里睢不起,就算你住着豪宅驾着豪车也一样是社会边缘人士。所以这些人尽管身在美国,却只能和其余中国同类来往,在美国结成一个“小中国”,继续用中国式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过颓废式“中国生活”,继续用“权钱”来衡量人生价值。他们被排斥在美国主流社会之外,自然会产生一种沉重的心理失落感,同时对美国滋生一种憎恨。他们不理解美国何以“认人不认钱”,何以害得他们无法显摆自己的优势。他们多么希望美国社会也象中国一样“认钱不认人”,有钱有权就高高在上。这是一个真正憎恨美国的“绿卡持有者”;但这种任憎恨美国,就象“妓女憎恨淑女”。
   
   当然,在中国大陆还有一些“憎恨”美国的普通平民,他们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反感。这主要归功于专制特权集团诋毁丑化“西方民主”。因为“民主”是“特权”的克星。为了长久维护自己凌架于平民百姓之上的特权,那就得把“民主”驱赶得越远越好,最好把“民主”妖魔化。在几十年如一日的官方教育与宣传下,很多普通民众也不自觉参与了诋毁“民主”的行列。尤其是官方长期将西方“民主直选”与“贿选”、“金钱操纵”、“黑社会操控”划等号,再加上多年来中国“一半专制一半民主”的“村官直选”出现的“贿选”、“金钱操纵”、“黑社会操控”的弊端,一些普通老百姓也就认为美国的选举完全和中国的“村官直选”一摸一样,从而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反感。其实西方“金钱操纵选举”的现象民主政治初级阶段偶尔出现在基层政权,但因为民主体制新闻自由,媒体记者一旦发现“贿选”现象,很快就会向全社会曝光并炒作得热火朝天,让贿选鸡飞蛋打。所以冷战后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基本上都消灭了“贿选”现象,“金钱操纵选举”早已成为不可思议的往事。
   
   在现代文明快节奏下,美国作为能够保持一百年长盛不衰,能击败所有挑战对手的国家一定有其不可忽视否认的优越之处。这些优越之处说不准恰恰是我们民族所缺少的,是中国由盛转衰的根本原因。中华民族要想复兴,重新找回“□□大国”的尊严和自豪,就得敞开胸怀学习借鉴那些明显优越于自己的文明成果,靠玩弄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放大“反美精神”,除了自欺欺人外,对美国一点害处也没有。 一个理性成熟的国家不但要虚怀若谷接纳吸收先进国家的文明成果,连敌人的文明成果一样要敞开胸怀学习借鉴。近邻日本就是靠“学习敌人”一步步富强文明起来的,早先向打败他们的中国敌人学习;后来向强迫他们签订不平等条约的“西方敌人”学习,最终超越了他的敌人“中国老师”和“欧洲老师”。没有哪个日本人把“学习敌人”误读成“崇洋媚外”。中国一样有向战胜自己的敌人学习的必要,尤其有向美国学习的必要。
   
   谢选骏:上文所谓的“阿Q精神”其实就是“满清精神”、“废垃精神”,但作者鲁迅的家族是满清的狗官,不好意思自宫自裁,所以在受到斯宾格勒“费拉论”的启发之后,就用洋名“Q”来记述“辫子”了。Q就是象形“一个人头拖着一条鞭子”。
   
   毛泽东的“后清人民共和国”也从东北入关,并且继承了憎恨美国的辫子精神。不过呢,美国人后来通过庚子赔款,逐渐把满洲人改造成为“无辫人”也就是“民国人”,可惜的是“Q”去掉了辫子,就变成了“O”,于是中华民国就化为了乌有。尽管所以毛泽东死后,“后清人民共和国”有一度推行亲美政策,但这在“后清”可以说是没有根基的假货。
(2018/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