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谢选骏: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土墩墓的建筑特点,不挖墓穴,只在平地堆土起坟埋葬。随葬品多为印纹陶器、原始瓷器和带地方特征的青铜器。研究者多认为是吴越文化的葬俗。
   


   建筑特色
   良渚文化有60%左右的遗址属所谓的“土墩遗址”,这种土墩系人工堆造而成,一般高约六米,也有少数高度在两米左右。许多土墩上发现有由祭坛和墓葬组合而成的所谓祭坛墓地,由以早期的赵陵山、张陵山,中期的瑶山和反山,晚期的寺墩和福泉山最为典型。
   
   历史
   浙江余杭县长命乡雉山村的反山遗址,是一座高约5米,东西长约90米,南北宽约30米的人工堆筑的土墩,墩上发掘清理了7座良渚文化的长方形竖穴土坑墓。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青浦福泉山遗址,发现的是良渚文化时期的居民,在当地崧泽文化遗址和墓地的高地上面,专为建造墓地而堆筑起土墩,其上共发现10座墓,在早期文化层内发现3座平地堆土掩埋的墓葬,可能是菘泽文化葬俗的遗风。其余7座墓均发现于晚期人工堆筑土墩之上.由此推测,堆土墓和土墩墓在长江下游一带先后出现,他们之间可能有承袭、演变关系。
   
   《汉代土墩墓的南北差异与族属的推测》(2015-05-08 中国文物信息网)报道:
   
   土墩墓一般是指商周时期江南地区的一种特殊的埋葬方式,主要分布于苏南、皖南和浙江、上海等长江下游一带。“土墩墓”在上世纪50年代即有发现,70年代以来,随着资料的增多,1978年由邹厚本先生首先提出了这个概念,由于这类墓葬主要流行于商周时期,因此一般“土墩墓”指代的就是“商周土墩墓”。但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长江下游,甚至湖南、山东等地发现了一大批时间在汉代,甚至延续到魏晋时期的土墩墓遗迹。
   
   最早的是1986年湖州杨家埠汉墓的发掘,首次采取了以墩为单位的发掘方式,对每一个土墩划分地层,分清每座土墩内墓葬的开口层位。
   
   这类墓葬均埋葬在人工堆筑的土墩之内,土墩有些是沿用商周时期的土墩墓,有些是汉代人工堆筑而成的。之后在土墩上开挖墓穴,墓葬形制包括土坑竖穴墓、砖椁墓和砖室墓等,不见商周时期平地堆土掩埋的埋葬形式,以一墩多墓为主,随着时代的推移,土墩堆积越厚,墓葬数量越多,土墩的体量也越大。
   
   目前土墩墓主要集中发现在环太湖流域,此外湖南常德、安徽广德和胶东地区也发现了一定数量的汉代土墩墓。不同地区的土墩墓之间存在差异,随葬品方面普遍具有当地特色,例如浙江湖州杨家埠汉代土墩墓群的随葬品与山东曲海汉墓群的随葬品在器形上有明显的差别。
   
   山东日照曲海M106是属于西汉中期的墓葬,采用了南方地区土墩墓的葬式,将墓葬营建在大型人工堆筑的土台之上,是一座土坑竖穴木椁墓。从随葬品可以看出与南方地区汉代土墩墓的区别,墓中不见长江下游地区流行的高温釉陶而是多漆衣陶和漆器,缺少南方土墩墓中流行的瓿、罍、罐等具有越族特征的器物,同时陶壶均为长颈内束的造型,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
   
   位于二号土墩的M218、M222均为土坑竖穴木椁墓,年代为西汉中期,椁室分厢,棺呈长方匣形,与长兴七女墩的船形葬具区别明显。随葬品以陶器和漆木器为主,陶器包括数量最多的灰陶以及硬陶、漆衣陶等,不见高温釉陶,壶的造型也不同于中原地区和南方地区的壶,墓内不见越文化因素。西汉晚期的M217发现了施釉硬陶壶,在口沿及肩部施一层黄釉,与南方壶的造型不同。在东汉时期的墓葬M206、M203内,发现了施釉硬陶,出土南方地区造型相同的盘口壶。
   
   从山东日照曲海汉墓出土的随葬品可以发现,山东地区汉代土墩墓的墓主人仅仅是接受了南方地区的土墩墓葬式,在葬具的选择和随葬品方面更多的是受到楚文化因素和当地文化因素的影响,而非越文化因素。有学者曾经研究过南方类型的陶瓷器(鼎、盒、壶、瓿、罍、罐)在北方汉墓的出土情况,由此分析南北间物质文化的交流,其基本情况就是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多,特别是武帝统一南方后到东汉初期,这种趋势在海曲汉墓中也有反映。
   
   就目前的考古发现而言,山东地区没有发现烧造高温釉陶和硬陶的汉代窑址,这说明曲海汉墓出现越式陶器的原因在于渐进式的文化交流,西汉时期采用土墩墓的做法可能是受到早期吴国土墩墓的影响,之后随着越式器物在北方地区的流行而逐渐被接受,即山东地区汉代土墩墓随葬越式陶器的时间是在采用土墩墓葬法之后。
   
   山东沂南县宋家哨汉代墓地发现5座埋葬于同一封土之下的竖穴墓,分南北两排,北边3座,南边2座,并穴合葬、一棺一椁,椁外填塞青膏泥,椁室分厢,随葬品多放在边厢和脚厢,随葬的陶器有罐、壶、钫、盘、樽、鼎、耳杯、碗、盒、豆、釜、匜、熏炉、甑、灶、井等。从陶器种类看,并没有发现南方流行的瓿、罍和弦纹罐等器物,这种采用土墩墓的做法却不见越式器物的情况与海曲汉墓是类似的。
   
   墩类墓葬与普通的汉代非墩类墓葬表现出了相同的地域性,也许可以由此推测,汉代采用土墩墓这种埋葬形式的群体并不具有某种特殊的种族倾向,或虽然早在西周时期这种墓葬形式是源自于某些特定的族属,但之后逐渐由于汉化、文化的杂糅等各种因素,土墩墓成为了一种“并不具备某种考古学文化和某个古代族属的意义”。
   
   汉代土墩墓在长江下游地区、东南沿海一带和山东地区均有发现,其中的原因应当也与地理环境有关,很多学者推测应与防潮和汉代聚族而葬的需求有关,或者是这种埋葬习俗迎合了汉人崇尚高坟大冢的葬俗。这些地区地下水位偏高或容易遭受洪水侵袭,因此抬高墓基尤其实用,而高大的土墩也满足了汉人聚族而葬的需求。
   
   汉代土墩墓的葬式和随葬品中反映的是越、楚、汉等各种文化互相融合,而土墩的做法是基于其功能的考虑,因此不能武断的以商周土墩墓多属吴越文化而认为汉代土墩墓与之一脉相承。
   
   谢选骏指出:土墩墓在地表之上,很容易盗掘但却较少受到盗掘,是否说明江浙地区道德比较高尚?这种风俗是否促成经济文化较为发达?
   
   《重大发现:中国最早土墩墓竟在宜兴!》(2018年05月16日)报道:
   
   在日前召开的江南土墩墓葬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以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为首的与会专家结合对江苏宜兴下湾遗址前期现场踏勘与无锡市文化遗产与考古保护研究所(下称市考古所)的发掘成果,认定该遗址“一墩多墓”形制鲜明,是对家庭、家族墓葬最直观的反映,是迄今为止最早的中国土墩墓遗址。
   土墩墓是江南地区青铜时代分布最广、保存最好、最为典型、最具特色的特有墓葬形式。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即开展了相关的考古和研究工作。以往学术界有观点认为,土墩墓与良渚文化、崧泽文化遗址中的高台墓地存在联系。宜兴下湾遗址的发掘为土墩墓的起源增添了新的线索,使专家学者们眼前一亮!
   该遗址位于宜兴南部潢潼地区,占地1万多平方米。2016年,在宜兴市人民医院建造前期考古勘探中发现墓葬群遗址。在遗址B区发掘的13座土墩中,清理了崧泽文化墓葬160余座,其规模形制及随葬器物种类数量等方面未显示出明显的等级分化现象,仅发现个别墓葬随葬有玉器,种类有玉钺、玉璜等。这批崧泽文化墓葬垒筑的馒首形土墩,平地堆土、聚土成封、层层堆土的营建过程和埋葬理念,与两周时期的土墩墓存在很多共同点。
   
   这是在新石器时期首次发现的崧泽文化土墩墓葬,为探讨两周时期土墩墓的来源提供了材料支撑,由此推断,江南地区以人工堆筑土墩作为墓地的理念更有可能源自崧泽文化时期。
   
   谢选骏指出:土墩墓在地表之上,很容易盗掘但却较少受到盗掘,相形之下,中国北方的大墓深埋地下却屡遭盗掘,这是否说明北方地区的经济文化落后,与人们的懒惰贪婪喜欢掠夺有些关系?即使开发产业,也是掠夺性的,结果雾霾遍地。这种风俗是否阻碍了经济文化的发达?而偏偏不巧,多数政权又是北方建立的,难怪中国经常呜呼哀哉。
(2018/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