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谢选骏: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因批评十九大 英国教授在中国分校被降职》(2018-7-3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  
   
   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诺丁汉大学宁波分校的副校长因发表批评中共19大的网络文章,被迫退出学校管理委员会。这被视为中国对包括中外合资大学在内的高校学术自由进一步限制的体现。


   
   据《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英国学者司马辉(Stephen Morgan)2016年开始担任中国宁波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Ningbo)副校长。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校方中共党组织反对他继续担任这一职务,原因是他在半年前发表了一篇批评中共十九大的文章。
   
   司马辉向《金融时报》证实,自己已不再是大学管理委员会成员,但仍在原科系任教。他不愿进一步置评,只是表示,管理委员会人事的定期更迭属正常现象。校方也在回答媒体询问时称,管理委员会正在进行一些改组,由于合约到期以及招揽新人,每年都会有这样的变动。
   
   据宁波诺丁汉大学官方网页介绍,该校创建于2004年,是中国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大学,有7800名在校学生。中国的中外合办大学,大多以外国名校在华分校的形式开办,49%股份由外国大学持有。
   
   引起风波的这篇文章,是司马辉2017年10月发表在诺丁汉大学亚洲研究所的网上刊物"亚洲对话"(Asia Dialogue)上的,题为"十九大和中国的悲哀"。文章认为,十九大上通过的修宪案,"对中国人,对他们的思想求知欲,对他们未来的经济繁荣,是一幕悲剧"。作者分析道,习近平的"中国梦"核心是经济增长,但从人口和生产率这两个增长主要动力来看,中国面对的前景都不乐观。习近平也深知创新对提高生产率的关键作用。而创新意味着不确定性和对现有秩序的解构,包括对现行政策的挑战。但在习近平掌权以来,此类对话和试验的空间不断被压缩。
   
   “修宪是一个悲剧”——文章写道,与韩国、台湾等亚洲国家民主化的道路不同,中国可能成为第一个成功转型为发达富裕国家、却保留专制体制的国家。在习近平设想的"新时代",中国"富裕、繁荣、强大,向世界展现一个新模式,一个以专制排他性为基础的未来"。作者最后写道:"这样一个未来不仅对中国人,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悲剧"。
   
   "亚洲对话"是诺丁汉大学,而不是宁波分校所属的刊物。《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宁诺的中共官员认为这篇文章让校方难堪,要求解除司马辉的管理层职务。这不是诺丁汉大学第一次因涉及中国的言论或校务引起关注。两年前,该校意外地宣布关闭在英国本部的当代中国研究院,时任院长、华裔学者曾锐生随即离开诺大。
   
   现任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的曾锐生对德国之声表示:"如果有关报道属实,Stephen Morgan的事情是绝对不合理,绝对不能接受的。"他指出,宁波诺丁汉大学是诺丁汉大学的一个分校,不是一个独立的单位。"诺丁汉大学在英国享有的学术自由,在宁波一定要有。如果这个大学不能这样做,那就不应该再继续办下去。"
   
   近年来,中国当局加强了对高校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管控,措施包括限制引进外国教材、增加"习近平思想研究"等教学和科研内容。曾锐生说,不论是外国分校还是中国大学,学术自由氛围都受到压制。"跟5年前相比,现在的气氛紧了很多。中国同事在公开场合都不会说,但私下会很老实地说,气氛改变了,有些以前可以做的事现在不能做了。"
   
   高校是中共要占领的“思想阵地”——《金融时报》去年曾报道,中国教育部和中共中央组织部提出,要求在外资大学设立党委,并由党员干部在管理委员会任职。但据称一些外国大学迄今尚未严格执行这一规定。目前较普遍的操作是,中方合作高校会派出一名党支部书记参与管理委员会。在中国教育部的官网上,记者看到"中共宁波诺丁汉大学委员会"发布的新闻稿。
   
   目前中国教育部认可的"具有法人资格的本科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共有7所,除宁波诺丁汉大学,还有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等。鉴于中国高等教育市场潜力巨大,对外国大学有相当的吸引力。
   
   但曾锐生认为,如果要以牺牲言论和学术自由为代价,将得不偿失。"外国大学在中国,要是不能做到在本国应该做的事的话,就不应该在那里存在。否则长远来说,对学校的国际声誉打击非常大。如果学校领导人用短浅的目光来处理这样的事,长远来说,对大学绝对是不好的一件事。"
   他还补充说:"所谓学术自由,不是说我支持一个同事,因为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而是我要支持同事说我完全不同意的话。不管我觉得他的话是对还是不对,他都有自由说。"
   
   谢选骏指出:在中国,不能评论和研究政府,因为政府不是民选的。正如在西方,不能评论和研究种族,特别是有职务的人——正如官位会让人变成狗官甚至狗棺一样,职务也会让人变成植物人甚至植物……因为有说不能说,慢慢地就不会说话了,只会打打哈哈,像动物一样,甚至是低级动物和水母、植物了。任何社会,都有它的难言之隐;如果没有,也要创造一个,否则如何维持权力的运作呢。
(2018/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