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谢选骏: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川普绯闻女友被捕 竟是警方计划好的?》(2018年7月27日 转载侨报网)报道:
   
   新泄露出的电子邮件表明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绯闻女友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在俄亥俄州“希瑞”脱衣舞俱乐部(Sirens)的逮捕实际上是在她抵达前就计划好的。


   
   图为艺名为“风暴”的丹尼尔斯在俄亥俄州哥伦比亚一家名为 “希瑞”(Sirens)俱乐部因涉及非法性行为活动而被警方逮捕。(图源:警方)
   
   据费耶特县的地方新闻Fayette Advocate透露,来自逮捕官员谢恩·凯克里(Shana Keckley)的内部电子邮件显示,凯克里在7月12日周四逮捕之前给自己发送了丹尼尔斯的照片以及被捕前的地点信息。警方最初回应迅速撤销的检察官指控,称逮捕只是偶然事件,称调查人员在针对性交易行为的排查中,偶然看到了丹尼尔斯非法接触到顾客。
   
   然而, 每日邮报(Daily Mail)表示, 被捕之前凯克里就似乎对丹尼尔斯有着浓厚的兴趣。7月10日周二,副警长凯克里通过自己的私人电子邮箱给自己的工作邮箱发送了一个Vice新闻的链接。链接中写道丹尼尔斯将于周三和周四在哥伦布的脱衣舞俱乐部演出。另一封电子邮件中包含丹尼尔斯和总统特朗普合影的照片以及脱衣舞俱乐部的地图。这些电子邮件都是在周二晚上10点到6点到11点9点之间发送的。
   
   泄漏出的另外一封电子邮件是周四凌晨3点47分发送的, 刚好是在丹尼尔斯被捕后不久。电子邮件中称,“先生,女士/附件是我们在希瑞逮捕的投诉。” 几分钟后,凯克里似乎对某人的赞美予以回应。电子邮件上写着:“LT /不客气!!!!! /我现在是副警长! :D /是我,罗斯,兰彻斯特和布赖特 /请不要在脸书(FaceBook)上发布我的名字!! /:D以后面对面感谢我吧。”
   
   凌晨4点45分,凯克里给另一位哥伦布警察局员工发送了邮件(该人似乎是她的丈夫)。凯克里写道:“现在CNN新闻上全是(关于逮捕的)报道。在大家和你联系之前,我想让你知道……我,苏珊和兰彻斯特有对指控成立的犯罪证据,今天早上丹尼尔斯被逮捕了她现在在监狱里。”
   
   7月25日周三,丹尼尔斯的律师迈克尔·阿凡纳蒂(Michael Avenatti)发推回应泄露的电子邮件,宣称他对于“陷害”的假设一直以来都是对的。他发推中写道,“这非常令人不爽。我坚持要得到真相,以及到底是谁下令将丹尼尔斯被捕的?然后她为何被逮捕的真正原因。我说逮捕是出于政治动机原来是真的。”
   
   此前,曾曝与总统发生过关系的的成人片女星、艺名为“风暴”的丹尼尔斯于11号周三晚上,在俄亥俄州哥伦比亚“希瑞”脱衣舞俱乐部因涉及非法性行为活动而被警方逮捕。周四下午晚些时候,警方说他们放弃了这个案子,因为俄亥俄州对于 ‘规范脱衣舞女和顾客之间身体接触的法律’只适用于那些“长期”在俱乐部演出的人。而在丹尼尔斯是第一次在“希瑞”俱乐部表演。俄亥俄州哥伦比亚警察局局长雅各布说:“法律中的一点错误地没有对上。这是一个错误指控,我承担全部责任。”俄亥俄州于2007年通过了一项新法律(Community Defense Act),禁止顾客在涉及情色交易的场所接触表演者,也不允许表演者接触顾客,除非是直系亲属。
   
   
   谢选骏指出:侨报网是共产党中国在美国办的宣传机构,它在揭露上述黑暗的时候,恰恰忘记了它提出现象正好证明了三权分立对于法治社会是绝对必要的。试想,如果没有三权分立,就连美国这样的国家都会很快建立一言堂,并且变成终身制的独裁国家的。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因为要限制政府首脑为非作歹的能力。也许,侨报的从业人员用这一报道,表达中国社会的绝望情绪?
   
   《美国8岁华童学校遭霸凌 被校方认定家暴》(2018年6月27日 转载侨报网)报道:
   
   一名在麻州上学的8岁华裔女童在学校被同学欺负打伤脸,谁知第二天等她再上学时却被校方认为是父母家暴所致,结果女童被当地的儿童家庭局带走。尽管之后法官判决该案不成立,要求把孩子还给父母,但当地的学校依旧拒不执行,令女童被迫与父母分离长达3个月之久。
   
   家住麻州Amherst镇的黄太太25日驱车4个多小时,带着大儿子前来美国亚总会做法律咨询。据她讲述,小女儿Abby今年8岁,于去年3月才从中国家乡返回,在当地的Fort River小学读书,至今英文不好。
   
   在今年3月22日,下学回家的女儿被黄太太发现脸部有伤,便先后三次问她脸伤因何而来,女儿第一次说不知道,随后两次说是在学校撞的。之后,黄太太让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的大儿子去问学校,得知小女儿Abby在学校遭到一名同学的欺负,脸颊被打红肿。当时Abby将情况告诉了老师,老师带她去了医务室,医务室护士做了登记并为她做了简单治疗。
   
   黄太太说,等第二天女儿再去上学时,脸部的伤已由红变青,被学校发现后竟认为是被父母打的,马上报告了儿童与家庭局(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 and Families),该局工作人员到场把孩子带走说去验伤两天,谁知被带走的小Abby至今没再返家。
   
   据黄太太讲述,之后到了法庭,经法官审案认为女儿没遭到家暴,判决让女儿返家。但学校和有关机构至今不让女儿回家,把她放在寄养家庭里,只准她每周探望一次。之后他们多次和学校等机构联系,得到的答复是孩子不愿回家,因为每次询问时孩子都支支吾吾的,由此认定孩子是被打的而不敢讲。对此,黄太太说女儿英文不好,问话复杂了她不懂便支吾。
   
   为了将女儿争回来,黄太太一家又和学校多次联系,但学校一直不愿见他们。对此,律师楼案件经理表示,黄太太可再请律师前去法庭,申请强制执行法官的判决,因为法官已下令把孩子还给父母,有关机构不能拒不执行。
   
   25日下午,记者联系了Fort River小学,一名工作人员以不能透露孩子任何信息为由拒绝对该案做出任何解释,并表示他们将于本周与孩子父母见面做沟通。
   
   谢选骏指出:美国的公立学校属于政府机构,就像一切政府机构一样,具有蛮不讲理的权力。由此可见,要是没有司法独立,美国将会变得多么恐怖——变成纳粹德国和苏联中共都有可能!就此而言,侨报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不要只骂美国,应该照照自己。
(2018/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