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谢选骏文集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谢选骏: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中国“一带一路”开始踩刹车,借贷风险引发担忧》(转载纽约时报 2018-07-02)报道:
   
   六月初,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的中国建筑工人。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等国的新政府对前任政府大举向北京借债提出了质疑。


   上海——中国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将数千亿美元不断增长的资金转化为一个大胆的计划,通过资助亚洲、东欧和非洲的大型项目来获得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现在,北京开始踩刹车了。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公司在这个名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大型全球计划中达成的交易规模要小于一年前。中国官员也发出了谨慎的声音,表达了担忧,即中国的金融机构需要对它们为该计划提供的放贷精打细算,并确保国际借款人有能力偿还。
   
   “当前国际形势具有不确定性,特别是经济上风险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汇率产生大幅度波动,”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本月在上海的一个论坛说。中国进出口银行是一个国有银行,在该项目的融资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的企业,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融资会面临更多的困难。”
   
   熟悉中国经济政策制定情况的人士表示,中国已开始对目前达成了多少交易、融资条款是什么、与哪些国家达成交易进行广泛的跨部门审查。由于这项工作目前尚未公布,相关人士要求匿名发言。
   
   一直以来,美国和欧洲官员都担心,“一带一路”表明北京正在争夺外交和经济方面的权力,它由中国庞大的政府财富支持,共产党对实现长期目标的极度专注对其亦有帮助。
   
   根据该倡议,中国政府控制的贷款机构向其他国家提供大量资金——通常是以贷款或财务担保形式——建设高速公路、铁路和发电厂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这些资金往往伴随着中国公司要大量参与项目规划和建设的条件,从而给这些企业带来了很多业务。
   
   但即使有强大的财力,中国也有自身的局限性。它的经济出现放缓迹象,并且正处于同美国的贸易战中。北京还在努力解决国内债务问题——狂热的国际借贷肯定无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2017年,在老挝万荣附近建设的一条中老铁路。从捷克共和国到老挝,从南非到哈萨克斯坦,中国财政部和国家控制的银行系统向各种项目注入了大量资金。
   
   过多的海外项目可能造成浪费的“白象”(指大而无当、造价昂贵、不实用的东西。——译注),从而拖累中国公司和当地合作伙伴。现在所有类型的交易都想和“一带一路”扯上关系,比如印度尼西亚的一座主题公园和捷克共和国的一家啤酒厂。
   
   此外,肆意挥霍的贷款可能会令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恶化,而不是促进它们。马来西亚和斯里兰卡等地的新政府质疑,他们的前任为什么要向北京借那么多钱。
   
   今年,一些中国官员对该计划中的贷款也表示了担忧。
   
   “保证投融资的可持续性非常重要,”中国央行新任行长易纲在4月底北京的一次会议上表示。
   
   官方数据显示,虽然“一带一路”的活动仍然巨大,但它肯定会变得更加克制。在2018年的前五个月,中国公司签署了价值362亿美元的合同,比去年同期下降近6%。
   
   与2016年相比,去年这个时候签订的协议数量也有所下降,不过幅度要小一些。那次下降主要是因为,2017年5月在北京要举行一个大型的“一带一路”论坛,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和其他主要政治人物都将出席,所以大企业和政府在之前有所保留。论坛结束后,项目活跃程度出现激增。
   
   “我感到与去年相比,对于‘一带一路’的热度显然是下降了好几个等级,”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中国分部的前负责人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道。他不久前访问过北京,与中国的金融政策制定者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当然,项目活跃程度在今年晚些时候有可能增加。但是,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令北京有更多谨慎行事的理由。
   
   美国与其他国家,尤其是跟中国之间旷日持久的贸易战,有可能会令信心动摇,阻碍经济的增长。美国已经调高了短期利率,使得借贷成本上涨。过去,美国加息有时候会给其他地方带来金融动荡,尤其是在新兴市场。
   
   2013年习近平开始推进这个项目时,“一带一路”贷款似乎还是确定无疑的事情。贷款是长期的,向借款人提供足够的偿还时间。中国还往往倾向于向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的国家发放贷款。如果一个有着丰富资源的发展中国家在还贷方面遇到了困难,也可以拿石油、铁矿石甚至食物等等来偿还。
   
   但就眼下来说,部分问题是没有人对贷款情况有全面了解,甚至连中国政府也是如此。从捷克共和国到老挝,从南非到哈萨克斯坦,中国财政部和国家控制的银行系统向各种项目注入了大量资金。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今年春天估计,中国的银行为2600个项目提供了2000亿美元的贷款。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各政府机构还提供了大量的出口担保、贷款担保和其他财务安排,尽管其中一些与银行贷款重叠。
   
   “保证投融资的可持续性非常重要,”中国央行新任行长易纲在4月底北京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中国官员对于中国在不确定的经济条件下发放贷款表示出新的担忧。 JASON LEE/REUTERS
   
   “一带一路”的放缓也有可能是正常的。官方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完成项目的速度与签署新项目的速度几乎一致,这表明,该计划可能只是在逐步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节奏。
   
   “他们仍然在非常积极地推动‘一带一路’,”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麦肯齐(Andrew Mackenzie)说。必和必拓是向中国钢铁企业供应铁矿石的最大输出者之一,也是“一带一路”的预期受益者之一。
   
   尽管如此,一些中国官员正在更密切地关注资金流向了何处。
   
   举例来说,据了解中国决策情况的人透露,他们一直在评估在非洲的金融风险,这块大陆因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而吸引了大量的中国能源和建筑企业。
   
   “一带一路”也受到多边机构越来越多的怀疑。他们警告,发展中国家不应该大肆举债。
   
   “第一要务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4月在北京的会议上说,“‘一带一路’只去那些真正需要它的地方。”
   
   谢选骏指出:谁也说不清楚“‘一带一路’只去那些真正需要它的地方”的地方到底是些什么地方?其实,一带一路所去那些地方,尽管千奇百怪,却有一个共同点——那都是些“不能透明”的地方。从出发点到目的地,都是“不能透明的地方”。问题与结果,都是绝非“债台高筑”那么简单。
(2018/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