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谢选骏: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被官方封杀的文章 中国人最绝望的一天》(2018-07-25 知乎专栏)报道: 
   
   2018年上半年可以这样概括——


   
   头等舱的早已收拾金银细软跑到对面船了。二等舱的问“好像感觉有触礁感?” 三等舱的依然在吃喝玩乐,谈养生或玩艳遇。下等舱的还在算着每月分批要还的船舱费。在底层大舱里一帮傻子还在瞎逼自豪:厉害了,我的船!
   
   今天,底层大舱恐怕再也喊不出声了。
   
   一、
   
   过去一周,对于全国千万p2p投资者来说,是惊心动魄的7天。
   
   一个星期炸掉100多平台,其中不泛一些排名在百强榜上的老牌平台,恐慌挤兑已经形成规模,一时间到了风声鹤唳地步。
   
   杭州,曾经是人人向往天堂,是互联网金融领路人。没想到,城里一夜间多了几十万金融难民,瞬间成了人间地狱。
   
   杭州的黄龙体那么大地方,塞满了密密麻麻被割的韭菜。这些成千上万的可怜韭菜,唱着国歌,拉着横幅,大多数都有“血汗钱”、“主持公道”等字样。
   
   有人好奇问他们,16%那么高利息,明明是传销,为什么还要买。
   
   他们痛心疾首答道:p2p平台都有国企、政府部门做背书,我们很信任他们,结果出事了。他们认为自己不贪婪,有着对标的信任的评判标准。
   
   有的人拉着横幅,跪在政府门前,依然在相信青天大老爷为他们伸冤。
   
   还有人意图以极端手段“给政府和人大代表们压力”。其中有火钱理财受害者号召十几个受害者一起去楼顶以跳楼相要挟,并安排老人送茶送饭下跪号呼,必能达成效果。不过这样的计划,以无人支持告终。
   
   这群中国人恐怕是最贪婪,也是最单纯的一群人了。
   
   老韭菜不暇自哀,而新韭菜哀之;新韭菜哀之而不鉴之,亦使新韭菜而复哀新韭菜也。
   
   二、
   
   P2P骗走他们养老钱,看病钱,学费,舆论上依然波澜不惊,这是因为中华民族的人民有着极强的耐操力。能忍就忍,于是事情慢慢就过去了。
   
   天朝人底线就是活着,只要有口饭就不会大大闹事。
   
   唯独这次假疫苗事件,这点天朝人民特别不耐操。兽爷那篇《疫苗之王》刷屏的背后,就是千万家长的愤怒与恐惧。
   
   成大生物疫苗的报价是149元,长春长生的报价则是239元,而且还要比成大生物多打一针。
   
   生物制药行业的朋友说:
   
   活了这么久,竟然见到价格更高、针次更多的产品,把价格更低、针次更少的行业老大给压下去。
   
   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也就是说25个销售人员每人的销售费用是2330万元,是康泰生物的4倍,是成大生物的47倍。
   
   劣币驱逐良币,可想而知里面多有腐败。
   
   2017年11月,长生生物被检查出疫苗指标不符合规定,结果没收了库存186支(这库存数。。。。),罚款300多万。25万儿童受害。
   
   兽爷文章提到的几个公司,除了山东孩子,上海儿童种疫苗是逃不掉的,你的百白破不是打这个公司就是打那个公司的,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一个地方出来的,市场份额最大的几个。
   
   你只要打国产疫苗,逃是逃不掉的,不信回家翻疫苗本看看。只能说孩子们辛苦了。
   
   三、
   
   大家可能忘了:在2016年,就有一篇文章《疫苗之殇》刷屏整个网络。
   
   这篇作品完成于几年前,作者当时在南方都市报,旧文说的是假疫苗事件,而山东疫苗则是疫苗没有冷链保藏,造成疫苗可能失效。
   
   如果当时政府能彻查全国疫苗质量问题,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事发生。
   
   然而利益集团能量太大,这些吃人血馒头的人纷纷抨击南方都市报,大家可以记住他们丑陋面目。
   
   首先发难是这位和菜头:
   
   《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这篇在网路上如病毒一样弥漫扩散、入脑入心。
   
   流氓男神级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老师,同样以俯视的姿态,悲悯着那些缺乏科学素养的群众,教训甚至威胁着相关媒体和记者。
   
   当然,还少不了这位环球时报:
   
   我想问下环球时报,中国的疫苗业到底是毁在谁手里的?毁在朋友圈么?是啊,只要没人讨论,没人知道,中国怎么会有过期疫苗和假疫苗存在呢?
   
   更讽刺的事,今年6月,中国药品监督发布一则声明: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 部分国产疫苗指标高于欧美
   
   这下脸都被打肿了吧。
   
   最让人绝望的是,疫苗造假毒害国人罚酒三杯,偷用洋药拯救国人判刑七年。
   
   2018年1月5日,这位上海美华丁香妇儿门诊部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决定采购、销售和接种未经国家药监等部门批准进口、未经依法检验的1.3万支疫苗,被以销售假药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是不是跟《我不是药神》某个隐喻很像:张院士卖假药十几年没事,改卖真药半年被抓。
   
   假疫苗有了批号就是真疫苗,真疫苗没有批号就是假疫苗。妖精有了后台就可以被收编不死,没有后台一棒打死。
   
   四、
   
   有人说,疫苗事件,如果再没有几个人头落地,中国制药行业就算彻底完蛋了。
   
   还记得鸿毛吗,还不是一样没事。
   
   说到这里,兽爷那篇文章已经永远消失世上了。
   
   打进口疫苗,在未来继喝进口奶粉之后成为国内中产家庭的另一项身份标榜。
   
   至于那些打不起或者没门路打进口疫苗的家长,以后恐怕会大概率被一些人嘲笑不够努力,以至于他们的孩子只配得上国产疫苗。
   
   不过也符合三架马车战略。不催垮你的身体,怎么拉动医疗这架马车呢,相信其他两架马车会爆出更大新闻。
   
   中国人真的很耐操的,像房价,污染,医疗等人们只是抱怨几声。但即使这样,有些人却一直触碰孩子这个底线,红黄蓝,三鹿奶粉,疫苗。。。。。一次比一次狠。。。底线一点点被打破。
   
   结语:
   
   早上去碧桂园维权,中午到跑路的P2P公司催债,下午为自己后代流泪,晚上还要响应国家号召努力‘共克时艰’。
   
   一天看尽一生,苦逼的中产擦干一把辛酸泪,举目四望,还能逃往何方?
   
   谢选骏指出:读了上文的文字,大家可以想一想了——
   
   1988年,北京的“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河殇》,当时被批判说是“骂祖宗”,第二年被打成“反革命暴乱的蓝图”,遭到取缔,作者全部通缉下狱。
   
   在2016年,就有一篇文章《疫苗之殇》刷屏整个网络。
   
   到了2018年的现在,“《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这篇在网路上如病毒一样弥漫扩散、入脑入心。”
   
   我想问问大家,是“骂祖宗”好呢,还是“断子孙”好呢?
(2018/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