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谢选骏: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旧照暗讽李克强两年来对毒疫苗光说不练》(2018年7月24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在报道总理李克强称长春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是“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时,所配上的照片,竟然是2016年3月23日李克强对山东毒疫苗事件批示务求“彻查到底,绝不姑息”时的同一张照片,苹果日报24日的社评认为,这是对李克强的最大讽刺,反映两年以来,李所说的“疫苗质量安全,是不可触碰的红线”,而这条红线一而再再而三被触破,道德底线也是一再突破,只有更低,没有最低。


   
   李克强对长生生物假疫苗一事的批示,根据苹果日报指出,官媒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并没有即日报道,反而中央人民政府网的配图却是两年前他狠批山东毒疫苗事件时的旧照片,而网民转贴、议论最多的是两条旧新闻:因毒奶粉被处分的官员升官成疫苗安全总监、报道毒疫苗新闻的报纸总编辑被免职。该报社评指出,旧照片、旧新闻都是对李克强的最大讽刺,不受舆论监督的官员、商家,何来政治道德?何来道德底线?
   
   两年前山东爆发毒疫苗,李克强批示“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对相关失职渎职行为严肃问责,绝不姑息”。其后,李克强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山东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性质恶劣,教训极其深刻,“疫苗质量安全事关人民群众尤其是少年儿童生命健康,是不可触碰的‘红线’”。
   
   但所谓不可触碰的红线,早被轻而易举地翻跃了。难怪如今网民讥讽是“绝不彻查,姑息处理”。
   
   其实李克强的前任温家宝,也经常把道德挂在嘴边,例如2008年,温家宝访问纽约被问及三鹿毒奶粉等食品安全问题时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流着道德的血液。2011年4月,温家宝在一个座谈会上又就毒奶粉、地沟油、彩色馒头等恶性食品事件痛陈:“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社评指出,中国两任总理对企业的道德说教,显然并未抓到中国毒奶粉、毒疫苗问题的关键所在,甚至有回避政府责任、自己责任之嫌。在一个官员没有政治道德的国度,怎可能要求企业家们流着道德的血液、守住道德的底线。
   
   最后社评指出,从温家宝到李克强,再到在非洲指示要严查毒疫苗的习近平,谁阻止过因为三聚氰胺事件受罚但后来却竟然获得升官的孙咸泽之类官员的复出、晋升?谁为揭发毒疫苗事件而被免职的中国经济时报前总编辑包月阳这样的新闻工作者撑过腰?孙咸泽、包月阳的升贬,正正说明了毒疫苗、毒食品在中国不可能被彻查、不可能被杜绝的根源:舆论监督缺席,官德缺失,商德何存?总理的道德说教再狠,又能对吃透了这套制度的官商奈何?
   
   谢选骏指出:李克强都总理了,对待假价疫苗也还是只能光说不练,是否因为假疫苗根红苗庄,已经定于一尊,实在没有办法拔掉他了?
   
   《王五四:请给我来一针岁月静好疫苗 再来一针爱国疫苗》(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24日 转载)报道:
   
   我最近有些负面情绪,仇视社会厌恶人类,一些事情让我愤怒不已,我知道,这是我的修养不够,情绪不够稳定,请问有没有什么疫苗可以给我打一针,比如说岁月静好疫苗,打完后人就变得温和平静,遇到什么事都情绪稳定,即便是毒奶粉、劣假疫苗、幼儿园毒橡胶跑道等等。
   
   
   
   我希望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再废寝忘食一点,早日研发出岁月静好疫苗,居家旅行和谐社会必备。有了这款情绪稳定的疫苗,马路上再也不需要那么多摄像头了,各大互联网公司再也不需要那么多夜以继日的删帖者了,宣传部门网信部门的指示电话也可以停歇了。
   
   人之所以会愤怒,就是因为想不开,想开了,什么事都不算事,你们有信仰的,不是认为死后可以去天堂吗?早死的孩子,进天堂了,你应该为他们欢欣雀跃,你怎么能泪流满面,境界低,想不开。
   
   做人要宽容,商人不就是想挣点钱过个好日子吗?想过好日子有错吗?打个失效疫苗,又不是打了一针毒药,不会立刻就死,有什么好闹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要指责别人生产了失效疫苗,要问问自己,是不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失效疫苗就打给你家孩子了。
   
   在疫苗没有被研发出来和大规模使用的日子,很多人死掉了,现在有了疫苗,死的人越来越少了,你们不但不感恩生活,反而吹毛求疵。你说人家生产的疫苗不好,你行你来干啊,换了你当疫苗厂厂长,你就敢保证自己不会利欲熏心制假售假?做人要将心比心。
   
   一些成年人就是巨婴,很不成熟,遇到点事就情绪起伏不定,遇到一个问题,就否定全盘,遇到个别企业的疫苗有问题,就质疑整个国产疫苗,几十万只问题疫苗已经都被使用了,但至今也没死几个人,死亡率如此之低,你还有什么好抱怨好激动的。吃点地沟油死不了人,更何况价格很亲民,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地沟油,疫苗同理。
   
   正值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现在冒出疫苗事件,你不用脑子想想为什么?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人民日报早就说过,“迷信进口疫苗毫无必要,我国已建立覆盖疫苗全生命周期的监管体系”,这次疫苗事件,监管体系的反应是十分迅速的,药监部门第一时间关闭了微博评论,网监部门第一时间组织了迅速有效的删帖封号,还有洗地部,也行动了起来,饱含真情的告诉大家“假疫苗”又是一则不攻自破的谣言。
   
   只是涉案疫苗厂太不懂事,各部门都在为你洗白白,你自己站出来认错了,长生生物,你装什么良知未泯,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洗地工作者的劳动成果。你在怕什么?鼎沸的民意吗?幼稚,民意有用你们早死了,民意就像你们的疫苗一样无效,别怕。
   
   今天国家药监局通报了处理结果,对长春长生立案调查,责令停止生产。也好,我也建议国内的生产先停一停,咱们一起用国外的疫苗,我就不信国外的疫苗没问题,咱们这么多孩子,一旦有一个用出了问题,就找国外索赔,别怕麻烦,国外索赔流程很清晰很容易,不像咱们这里那么艰难,而且国外索赔额度高,美国国会于1988年通过并实施了《国家疫苗伤害补偿程序》,为接种疫苗给儿童造成的伤亡设立了无过错补偿制度,使受害者能够及时得到救济,从1988年至2000年法案实施12年间,全美国有1500多人得到11亿多美元的基金救济。有这么高额的赔偿,特朗普加的那五千亿美金的关税算什么。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我们为什么喝国外的奶粉,是不放心国产的吗?不是,就是为了把国外的也喝出问题,为国赚取外汇,请祖国放心。
   
   看到有些人在很气愤的指责疫苗厂商没良心赚昧良心的钱,很替他们感到悲哀,这难道不应该早就是生活常识了吗?你们到底是天真还是蠢笨呢?你们是外宾还是刚回到国内呢?无数惨痛案例都在警告着你们,在这里生活要小心要当心,你们却还是上当,可悲,长点心吧。在中国生活不知道下面这些词,你从未活过:苏丹红鸭蛋、孔雀绿鱼虾、三聚氰胺奶粉、甲醛奶糖、地沟油、染色花椒、墨汁石蜡红薯粉、瘦肉精、假牛肉、毒韭菜、福尔马林浸泡小银鱼、染色馒头、毒豆芽、毒生姜、毒缸豆、染色紫菜、漂白大米、双氧水凤爪……。
   
   在一起公共安全事件中,我觉得最可悲的是那些指责政府的人,他们认为相关部门不去深挖问题,而是掩盖问题,不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还删帖封号洗地抓人,他们感觉挺委屈,相关部门怎么能如此对待他们。这真的挺可笑,老爷办事从来没有任何遮掩吧,办事逻辑行事风格也一直是如此,你们怎么就那么自作多情,还真以为彼此是你爱我我爱你的情感故事啊。最烦一出事就哭哭闹闹,没过两天就岁月静好了,一张嘴还是厉害了我的爷。
   
   有不少文章提到了1955年美国的疫苗危机,还着重强调了其中一个受害者安妮的一句话:如果我们不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那么它必将再次发生。这也是一句美国鸡汤,根本不适用于我们这,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但灾害依然再次发生,归根到底,是我们不重要。
   
   疫苗企业是被惩处了,但这事远远不应该结束,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其实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不是几个答案就能解决的,更何况没有,没有也罢,追问答案其实也显得可笑了,给你答案你又能如何?就是疫苗失效了,监管失效了,体系失效了,而且还会继续失效下去,你奈我何?
   
   我们的愤怒其实挺可笑,只对失效疫苗愤怒,只对黑心厂商愤怒,只是有选择的愤怒,我们对监管不愤怒,我们对审批不愤怒,我们对删帖不愤怒,我们不是不会愤怒,我们只是懦弱。我们自然不是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天子之怒,但也不应该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的庸夫之怒。“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聂政刺韩傀,白虹贯日;要离刺庆忌,仓鹰击于殿上,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算了,还是打上一针岁月静好疫苗,早日现世安稳吧。
   
   杨樾说,总有人问我,你怎么舍得把孩子那么小就送出去读书,一开始我都说没事,锻炼锻炼就好了。后来被问多了,我就回一句,你怎么舍得让孩子继续待在这里……
   
   贾葭说,总有人问我,你出去就是二等公民了,一开始我都说其实还好啦,没有那么严重。后来被问多了,我就回一句:你在这里就是一等公民么?
   
   我说,总有人问我,你怎么老是盯着政府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你怎么不说,一开始我还只是笑笑,后来被问多了,我就回一句,你以为你爱国,祖国就看不出你是个傻逼了吗?
   
   请给我来一针岁月静好疫苗,我已不想愤怒不愿愤怒,因为愤怒的事不会停歇。
   
   请给那些想移民的人来一针爱国疫苗,别让他们跑了,留下来跟我一起建设祖国。
   
   最近我在忙的事只有一件:赚钱,赚钱的目的也很简单,把孩子送出国,推荐一个很靠谱的朋友的理财微信公号,既有基础的家庭保险规划,又有长期的基金投资,不要再当韭菜了,早发早移。
   
   谢选骏指出:作者曾经一马当先,现在却心灰意冷,准备退堂,是不是因为碰上了定于一尊的假疫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呜呼哀哉。哀莫大于心死。
(2018/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