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谢选骏: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推翻共产党”标语 另一种“厕所革命”》(2018-07-23 VOA)报道:
   
   2017年12月4日,中国江苏省南通市一个公园内的厕所。“厕所革命”原本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2015年针对旅游景区不卫生的公厕条件发起的一场改造举措。截至2018年2月,中国政府已投入210亿元兴建和改造城市和农村的6万8000个公厕。


   这是成都一间儿童医院的厕所隔间里,有人在门背上用黑色马克笔写下的标语。一笔一画的字迹略显稚嫩,书写人似乎年纪不大。
   
   北京、南京、杭州、上海等地的儿童医院里据称也出现了类似的标语。互联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不同地方标语的措辞略有不同,但都围绕着和民生密切相关的主题,并公开喊出了“推翻共产党”的口号。
   
   标语的书写人说,他们是在响应“厕所革命”的号召。
   
   推特账号“厕所革命同盟”发布的据称写在北京一家儿童医院厕所隔间里的标语。
   “厕所革命”原本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2015年针对旅游景区不卫生的公厕条件发起的一场改造举措。截至今年2月,政府已经投入210亿元兴建和改造城市和农村的6万8000个公厕。
   如今,“厕所革命”却成了中国民间针对执政党发动的一场最新反对运动的名号。
   推特上一个名叫“厕所革命同盟”的账号说,这场运动的发动者全部来自中国境内,目前有15人,分布在各地。 起初他们尝试在购物中心、火车站行动,毒疫苗事件后,他们专注于发动医院里的“厕所革命”。
   “厕所墙面一般是胶合板,马克笔写上去,渗透强,无法清理干净,”组织者说,他们呼吁更多人加入,“空谈误国误己,拿起马克笔,以行动兑现民生诉求”。
   关心中国政局的海外华人也在密切关注中国民间的这场“厕所革命”。 旅美学者吴祚来说, 他看重的是这场底层运动的“和平性”和“安全性”。
   “如果大家都去上街,都像董瑶琼女士那样,那就面临很多风险,可能无法承受,”他说,‘厕所革命’具备私密性,相对安全,值得推广。
   “当所有人都在抗议的时候,实际上是安全的,”他说,“如果到处都是这样的抗议,共产党可能觉得防不胜防。”
   吴祚来说,他很少去倡导什么街头革命,但是“厕所革命”让人看到了些许希望。尽管他并不认为这会掀起一场真正意义的革命,但这种做法却可以唤醒很多人。
   过去几天来,假疫苗事件震惊中国,引发排山倒海的讨论。网上一篇名叫《疫苗之亡,中国人最绝望的一天》的文章开篇这样写道:
   2018年上半年可以这样概括:
   头等舱的早已收拾金银细软跑到对面船了。二等舱的问“好像感觉有触礁感?” 三等舱的依然在吃喝玩乐,谈养生或玩艳遇。下等舱的还在算着每月分批要还的船舱费。在底层大舱里一帮傻子还在瞎逼自豪:厉害了,我的船!
   今天,底层大舱恐怕再也喊不出声了。
   旅美学者吴祚来说,现在中国人的民愤已经达到一种临界点,这场“厕所革命”来得正是时候,有必要让共产党感受到来自底层的抗议和力量。
   他说:“这么多重大的灾难性的事故不断发生,中共最高的领导人还在外面疯狂撒币,成百亿、上千亿的资金投入到一带一路这样没有收益的、宏大的政治叙事中,这完全是一种犯罪,是卖国行为。”
   星期一(7月23日),正在非洲四国访问的习近平与卢旺达签署了15项双边协议。这些没有对外公布金额的协议包括为数个项目的建设、医院翻修和一个新机场的开发提供贷款。
   两天前,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说,习近平送给他一笔20亿元人民币的礼物,用于他所希望的任何项目。
   
   谢选骏指出:厕所革命清除人粪,很好;但还不够,还需要清除马粪——把马克思列宁主义驱逐于中国的国门之外。还我一个干净的中国。感谢上帝!
   

此文于2018年07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