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谢选骏文集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穷寇莫追的美国设计
·穆斯林比共产党更会做交易
·洪秀全死于力量悬殊的肉搏
·克服不均主义
·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核污染仍严重 福岛“鬼村”居民被迫返乡?》(德国之声 2017年2月26日)报道:
   绿色和平一份报告指出,尽管福岛核灾难发生地附近一座村庄的辐射指标仍超过国际标准,但此前疏散的居民仍被迫重返家园。
   


    日本“鬼村”饭馆村(Iitate)的村民已经获准三月底前重返家园,这是2011年发生核泄漏他们被强制疏散后,首次获准回家。日本政府宣布,三月底解除相关的疏散令。不过按照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说法,目前无法确定会有很多人重返家园。绿色和平对村内住宅进行的测试显示,尽管经过消毒处理,但此间核辐射的指标仍处于危险水准。但这一事实似乎并不妨碍日本政府以取消财政支援为威胁,敦促村民返乡。对于那些既不想返乡,但又依赖于政府补贴的村民来说,他们将面临两难境地。一个地区被宣布为安全地区后一年,政府就将中止对被疏散者支付经济补偿。
   
   辐射污染“类似于切尔诺贝利”
   
   福岛核事故当年导致16万人被强制疏散流离失所。而六年之后的今天,仍有数万人生活在临时性的住所内。
   
   饭馆村位于福岛第一电站事故核反应堆的西北部,当时这里有六千居民被迫疏散,是当地遭受核污染最严重的村庄之一。
   
   饭馆村面积的75%属于山地林区,核事故发生前,森林是居民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但周二绿色和平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饭馆村树木中的放射性指标“类似于当前切尔诺贝利三十公里隔离区内的核辐射指标,核事故发生三十年后,隔离区内仍禁止居民进入。”也就是说,绿色和平认为,2017年饭馆村仍处于放射性污染紧急状态之下。放射性紧急状态是这样定义的:“如果在核设施内测的这样的放射性指标,而不是在饭馆村,那么有关当局就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以避免对民众健康,安全,财产和环境造成严重损害。”绿色和平组织称,清除放射性污染的努力主要集中于民宅、农田和公路两旁20名范围内。
   
   但清除污染的过程中产生了数百万吨核废料,这些核废料目前被堆放在福岛县数百个不同地点。上述消毒措施并没有使得饭馆村的核放射指标降到“安全水平”。
   
   挥之不去的福岛核阴影——毁灭性的大地震
   
   这是日本战后迄今最严重的一次灾难:四年前,日本东北部海岸发生强烈海啸。9.3级的强震引发大海啸,摧毁了日本东北部海岸。15880人丧生,约6000人受伤。
   
   被正常化了的“核灾难”?
   
   绿色和平组织指责日本政府试图“将一场核灾难正常化,在2011年3月11日核事故造成严重污染仅几年之后,制造一个民众可以恢复正常生活的神话”。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民众慢慢放弃对核能发电的抵触。”
   绿色和平还批评说,对于那些正在考虑是否重返家园的被驱散者来说,政府对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并没有给出答案,即他们将面临怎样的放射性剂量?不是一年,而是今后几十年,甚至一生。
   绿色和平认为,日本政府在以民众健康为代价,试图恢复公众社会对核能发电的信任。
   “迄今为止,日本政府一味关注放射性污染的年度指标,而不关心那些返乡民众今后一辈子生活中所可能面临的潜在辐射剂量。”
   2011年以来,绿色和平组织一直在观测饭馆村的发射性污染数据,最新一次发表数据是在2016年11月。
   这些数据显示,2017年3月之后的七十年时段内,饭馆村核辐射的剂量将介于39豪西弗((mSv)和183豪西弗之间。这其中还不包括来自自然界的核辐射以及2011年核事故发生之后,人们在数天,数周或数月内所遭受到的辐射。
   这远远超过了国际核辐射防护委员会(ICRP)所制定的年度参考指标:在七十年周期内,每年最高核辐射的剂量不应超过1毫西弗(mSv)
   绿色和平表示:“饭馆村的核污染紧急状态非常复杂,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和未知风险,也就是说,福岛县饭馆村是绝对无法恢复正常生活的。”
   绿色和平呼吁日本政府收回成命,并继续为被疏散者提供全额资助,允许“民众自行决定是否返回家园或在其他地方定居,而不必担心蒙受经济损失。”
   按照绿色和平的说法,“对于饭馆村六千民众来说,目前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困难的时刻。”
   
   谢选骏指出:日本政府一向宣传,天皇是人民的祖先,日本人都是一个家庭——现在看来,这是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话!日本天皇实际上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因为苏联匪帮说了,他们就是要搞阶级斗争,就是要天天鱼肉百姓,就是要享受专政特权——他们是一群明火执仗的强盗。而日本天皇却伪装成为人民的父母,实际上却是天天真正地干着缺德操蛋的勾当。
   
   《福岛六周年:“一切正常”只是白日梦》(德国之声2017年3月11日)报道:
   
   福岛核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但是,这座核电站的清理善后工作却进展缓慢,不时还有放射性物质泄露的消息传出。今后几年,这里依旧会是全日本最为昂贵的“工地”。德国之声记者实地走访。
   
   一副口罩、一块毛巾、一个头盔、一副手套,脚上再穿两层袜子。前往福岛核电站的参观者,目前只需要上述这些防护措施。这里所有的露天地面几乎都已经浇注了混凝土,现在只要极少数的施工人员还需要在电站内穿戴白色的全身防护服。东京电力的一名高管冈村佑一自信地说:“这里的辐射值和东京银座的商场一样低。”但是,当大巴抵达目的地、参观者纷纷下车查看不远处的核电站厂房时,上述“一切如常”的幻觉顿时消失。辐射计量器发出刺耳的警报,显示辐射强度达160~170毫西弗/小时,超标将近2000倍。此时,冈村佑一警告说:“此处不能久留。”
   
   参观者只需要这样很简单的防护装备
   
   从现场看,清理工作正全面进行中。核反应堆如今就是一堆废墟。裸露的钢筋、断裂的管道、垮塌的防汛墙,这不禁让人想起6年前的海啸。当时,海浪越过防汛墙,扑向厂房,甚至连冷却系统的紧急备用电源也被摧毁。这导致核反应堆失去控制,最终熔毁。6年后的今天,福岛核电站已经是全日本最大、最昂贵的工地,每天平均有6000名工人在这里施工。这一局面还将持续数十年。东电公司的高管冈村佑一说:“我们现在主要在处理四大问题:降低厂区辐射值、阻止地下水涌入、设法移除乏燃料棒、并将已经熔毁的核燃料掩埋。”
   
   盖革计数器显示严重超标的辐射强度——强烈的辐射
   
   清理工作进展地十分缓慢。在一号反应堆旁,两台起重机正在作业,施工人员正为坍塌的屋顶搭建一组框架。据估计,仅厂房清理工作就还需要4年时间。只有在这步工序完成之后,才能从最底下的乏燃料冷却池中取出将近400根燃料棒。
   边上的二号反应堆依然具有相对完好的外壳,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人们在外墙上大约一半高度处搭建了施工平台。而在反应堆内部,情况则不容乐观。今年1月,一部伸入反应堆内部的摄像机在堆芯压力容器下的铁质脚手架处发现了黑色硬块。这意味着压力容器已经被熔穿、而两米厚的混凝土安全壳也已经至少被烧蚀了60厘米。
   
   这里储存着受到辐射污染的水
   
   不远处还有三号反应堆。6年前,安全壳内累积的大量氢气最终引发了爆炸,屋顶被炸飞,这栋建筑也形成了奇特的“鸟巢”造型。如今,屋顶部分的金属废墟已经被拆除,冈村佑一骄傲地说:“我们正在搭建一个新的屋顶。”按照计划,2018年就能进入反应堆内部取出大约600根乏燃料棒。由于内部辐射过于强烈,届时的这项工作必须依靠机器人进行。即便身穿防护服,工作人员也只能在反应堆内停留几分钟的时间。这也是之前几年清理工作进展缓慢的一大原因。
   
   这里则储存着遭到污染的土壤
   
   在参观过程中,访客的狐疑与官方人员的自信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冈村佑一正在介绍地下冰冻墙的控制室。所谓冰冻墙,就是围绕反应堆的部分土壤被冰冻起来。这堵深30米、长1.4公里的墙旨在防止过多地下水涌入反应堆地下室--那里有许多遭到辐射污染的冷却水。冰冻墙不得不留有5处缺口,否则放射性物质就有可能渗入地下。
   
   尽管还存在着诸多棘手的难题,日本政府以及东京电力依然打算在今年夏天决定究竟以何种方式取出反应堆内熔毁的燃料。陪同参观的福岛核电站厂长内田俊志也对参观者承认,虽然机器人、摄像头已经传回了许多有价值的图像,“但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反应堆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选骏指出:日本人民比苏联人民还要奴性,因为苏联人在核事故之后不几年就推翻万恶的共产党,而日本人却没有办法在核事故之后推翻天皇制,还被迫吸收核废料的污染,真是没有出息!
   

此文于2018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