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谢选骏文集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谢选骏: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吗
   
   《核污染仍严重 福岛“鬼村”居民被迫返乡?》(德国之声 2017年2月26日)报道:
   绿色和平一份报告指出,尽管福岛核灾难发生地附近一座村庄的辐射指标仍超过国际标准,但此前疏散的居民仍被迫重返家园。
   


    日本“鬼村”饭馆村(Iitate)的村民已经获准三月底前重返家园,这是2011年发生核泄漏他们被强制疏散后,首次获准回家。日本政府宣布,三月底解除相关的疏散令。不过按照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说法,目前无法确定会有很多人重返家园。绿色和平对村内住宅进行的测试显示,尽管经过消毒处理,但此间核辐射的指标仍处于危险水准。但这一事实似乎并不妨碍日本政府以取消财政支援为威胁,敦促村民返乡。对于那些既不想返乡,但又依赖于政府补贴的村民来说,他们将面临两难境地。一个地区被宣布为安全地区后一年,政府就将中止对被疏散者支付经济补偿。
   
   辐射污染“类似于切尔诺贝利”
   
   福岛核事故当年导致16万人被强制疏散流离失所。而六年之后的今天,仍有数万人生活在临时性的住所内。
   
   饭馆村位于福岛第一电站事故核反应堆的西北部,当时这里有六千居民被迫疏散,是当地遭受核污染最严重的村庄之一。
   
   饭馆村面积的75%属于山地林区,核事故发生前,森林是居民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但周二绿色和平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饭馆村树木中的放射性指标“类似于当前切尔诺贝利三十公里隔离区内的核辐射指标,核事故发生三十年后,隔离区内仍禁止居民进入。”也就是说,绿色和平认为,2017年饭馆村仍处于放射性污染紧急状态之下。放射性紧急状态是这样定义的:“如果在核设施内测的这样的放射性指标,而不是在饭馆村,那么有关当局就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以避免对民众健康,安全,财产和环境造成严重损害。”绿色和平组织称,清除放射性污染的努力主要集中于民宅、农田和公路两旁20名范围内。
   
   但清除污染的过程中产生了数百万吨核废料,这些核废料目前被堆放在福岛县数百个不同地点。上述消毒措施并没有使得饭馆村的核放射指标降到“安全水平”。
   
   挥之不去的福岛核阴影——毁灭性的大地震
   
   这是日本战后迄今最严重的一次灾难:四年前,日本东北部海岸发生强烈海啸。9.3级的强震引发大海啸,摧毁了日本东北部海岸。15880人丧生,约6000人受伤。
   
   被正常化了的“核灾难”?
   
   绿色和平组织指责日本政府试图“将一场核灾难正常化,在2011年3月11日核事故造成严重污染仅几年之后,制造一个民众可以恢复正常生活的神话”。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民众慢慢放弃对核能发电的抵触。”
   绿色和平还批评说,对于那些正在考虑是否重返家园的被驱散者来说,政府对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并没有给出答案,即他们将面临怎样的放射性剂量?不是一年,而是今后几十年,甚至一生。
   绿色和平认为,日本政府在以民众健康为代价,试图恢复公众社会对核能发电的信任。
   “迄今为止,日本政府一味关注放射性污染的年度指标,而不关心那些返乡民众今后一辈子生活中所可能面临的潜在辐射剂量。”
   2011年以来,绿色和平组织一直在观测饭馆村的发射性污染数据,最新一次发表数据是在2016年11月。
   这些数据显示,2017年3月之后的七十年时段内,饭馆村核辐射的剂量将介于39豪西弗((mSv)和183豪西弗之间。这其中还不包括来自自然界的核辐射以及2011年核事故发生之后,人们在数天,数周或数月内所遭受到的辐射。
   这远远超过了国际核辐射防护委员会(ICRP)所制定的年度参考指标:在七十年周期内,每年最高核辐射的剂量不应超过1毫西弗(mSv)
   绿色和平表示:“饭馆村的核污染紧急状态非常复杂,具有极高的不确定性和未知风险,也就是说,福岛县饭馆村是绝对无法恢复正常生活的。”
   绿色和平呼吁日本政府收回成命,并继续为被疏散者提供全额资助,允许“民众自行决定是否返回家园或在其他地方定居,而不必担心蒙受经济损失。”
   按照绿色和平的说法,“对于饭馆村六千民众来说,目前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困难的时刻。”
   
   谢选骏指出:日本政府一向宣传,天皇是人民的祖先,日本人都是一个家庭——现在看来,这是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话!日本天皇实际上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因为苏联匪帮说了,他们就是要搞阶级斗争,就是要天天鱼肉百姓,就是要享受专政特权——他们是一群明火执仗的强盗。而日本天皇却伪装成为人民的父母,实际上却是天天真正地干着缺德操蛋的勾当。
   
   《福岛六周年:“一切正常”只是白日梦》(德国之声2017年3月11日)报道:
   
   福岛核事故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但是,这座核电站的清理善后工作却进展缓慢,不时还有放射性物质泄露的消息传出。今后几年,这里依旧会是全日本最为昂贵的“工地”。德国之声记者实地走访。
   
   一副口罩、一块毛巾、一个头盔、一副手套,脚上再穿两层袜子。前往福岛核电站的参观者,目前只需要上述这些防护措施。这里所有的露天地面几乎都已经浇注了混凝土,现在只要极少数的施工人员还需要在电站内穿戴白色的全身防护服。东京电力的一名高管冈村佑一自信地说:“这里的辐射值和东京银座的商场一样低。”但是,当大巴抵达目的地、参观者纷纷下车查看不远处的核电站厂房时,上述“一切如常”的幻觉顿时消失。辐射计量器发出刺耳的警报,显示辐射强度达160~170毫西弗/小时,超标将近2000倍。此时,冈村佑一警告说:“此处不能久留。”
   
   参观者只需要这样很简单的防护装备
   
   从现场看,清理工作正全面进行中。核反应堆如今就是一堆废墟。裸露的钢筋、断裂的管道、垮塌的防汛墙,这不禁让人想起6年前的海啸。当时,海浪越过防汛墙,扑向厂房,甚至连冷却系统的紧急备用电源也被摧毁。这导致核反应堆失去控制,最终熔毁。6年后的今天,福岛核电站已经是全日本最大、最昂贵的工地,每天平均有6000名工人在这里施工。这一局面还将持续数十年。东电公司的高管冈村佑一说:“我们现在主要在处理四大问题:降低厂区辐射值、阻止地下水涌入、设法移除乏燃料棒、并将已经熔毁的核燃料掩埋。”
   
   盖革计数器显示严重超标的辐射强度——强烈的辐射
   
   清理工作进展地十分缓慢。在一号反应堆旁,两台起重机正在作业,施工人员正为坍塌的屋顶搭建一组框架。据估计,仅厂房清理工作就还需要4年时间。只有在这步工序完成之后,才能从最底下的乏燃料冷却池中取出将近400根燃料棒。
   边上的二号反应堆依然具有相对完好的外壳,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人们在外墙上大约一半高度处搭建了施工平台。而在反应堆内部,情况则不容乐观。今年1月,一部伸入反应堆内部的摄像机在堆芯压力容器下的铁质脚手架处发现了黑色硬块。这意味着压力容器已经被熔穿、而两米厚的混凝土安全壳也已经至少被烧蚀了60厘米。
   
   这里储存着受到辐射污染的水
   
   不远处还有三号反应堆。6年前,安全壳内累积的大量氢气最终引发了爆炸,屋顶被炸飞,这栋建筑也形成了奇特的“鸟巢”造型。如今,屋顶部分的金属废墟已经被拆除,冈村佑一骄傲地说:“我们正在搭建一个新的屋顶。”按照计划,2018年就能进入反应堆内部取出大约600根乏燃料棒。由于内部辐射过于强烈,届时的这项工作必须依靠机器人进行。即便身穿防护服,工作人员也只能在反应堆内停留几分钟的时间。这也是之前几年清理工作进展缓慢的一大原因。
   
   这里则储存着遭到污染的土壤
   
   在参观过程中,访客的狐疑与官方人员的自信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冈村佑一正在介绍地下冰冻墙的控制室。所谓冰冻墙,就是围绕反应堆的部分土壤被冰冻起来。这堵深30米、长1.4公里的墙旨在防止过多地下水涌入反应堆地下室--那里有许多遭到辐射污染的冷却水。冰冻墙不得不留有5处缺口,否则放射性物质就有可能渗入地下。
   
   尽管还存在着诸多棘手的难题,日本政府以及东京电力依然打算在今年夏天决定究竟以何种方式取出反应堆内熔毁的燃料。陪同参观的福岛核电站厂长内田俊志也对参观者承认,虽然机器人、摄像头已经传回了许多有价值的图像,“但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反应堆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选骏指出:日本人民比苏联人民还要奴性,因为苏联人在核事故之后不几年就推翻万恶的共产党,而日本人却没有办法在核事故之后推翻天皇制,还被迫吸收核废料的污染,真是没有出息!
   

此文于2018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